书拟人生 > 穿到古代嫁只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1 页

 

  “我不会再赶你了。”

  很好。

  “你对我如何,我自然是知道的,即使我不读女诫,不读从夫,但也知道你对我比一般夫妻还好上许多,我为求金银卖了自己,你付了银子已经是银货两讫,本无须理会我的诸多要求,可你帮我安置了润玥,打听太夫人的消息,通知了任远的妻子暂时别归,又安置了有孕的霜月,都说无利不商,可你却为我做这么多的事情,那日你在湖上为我祝贺生辰,对我来说那是千金不换的回忆,刚开始虽然想回温家,可是后来却是真心盘算起要怎么在朱家过日子,所以才停了孤老茶想给你生个孩子,我在想,你一定会高兴。”

  好,以上糖果,接下来要给鞭子。

  “只是怎么样也没想到,张夫人跟晚晴会联合算计我,而你母亲会将计就计令你躲在凤凰屏风后面……你转身离去,我可理解,气我几天也没关系,可是你连听都不听就赶我走,实在令我害怕,你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比三人成虎更可怕吗,那就是“眼见为凭”,没有前因,没有后果的眼见为凭是最可怕的,即便对方愿意听解释,要说清楚都很困难了,何况对方不愿意。

  “别人见我听闻晚晴被送回家之事便是喜上眉梢,定以为我是狠毒之人,殊不知晚晴欲置我于死在先,我的反应不过人之常情。眼见为凭?只要天时地利外加足够的聪明,眼见为凭便可拍死无辜之人。

  “那日你赶我回温家,我虽然生气却也知道自己算是死里逃生,可是没人能保证这事将来不会再发生,若是有第二次,而你对我感情已淡便是直接打发了,卖了,我又该如何是好,我的孩子怎么办?黄来弟有家人,但温惜玉却是孤身一人,我不求享福,只求平安。在朱家长辈不待见我,枕边人又不信任我,我宁愿带着孩子在北虞过着小门小户的生活,也不想在大宅院里过荣华富贵,却得日日担心的日子。”

  说完,还叹息了一声。

  并不是她爱玩心机或者想折磨他,只是这个时代对女人太没保障了,古人的一些观念也需要再教育——不能生气就赶人,也不能“我都亲耳听到了,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不怕误会,只怕没解释的机会。

  朱家的宅子那样大,墙壁那样高,人那样多,她才十九岁,人生还很长,她总得要些心安,让自己好过一些。

  朱行云的优点就是言出必践,只要他说出口的一定会记得。

  只要他记得,她才比较有底气。

  “惜玉,我知道你受委屈,我跟你保证……”

  来了?

  “以后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我都会再问你一次,那屏风之事绝对不会再发生。”

  很好,完全有接收到她的讯息。

  再说一些。

  “我知你心眼小,我答应你,无论如何不会再纳人。”

  噗,很好很好,不过如果就此答应,效果会打折,根据现代心理学,此刻要以退为进,承诺的效果会加倍,“那倒不用,若三年内我生不出儿子,你便找个合意的丫头收了吧。”

  “我说了不再纳人便是不再纳人!”

  自己讲的话可得记牢啊,“可你是嫡长子,怎能没儿子呢?”

  “若戊如此,将瑞云的长子修文过继即可,瑞云跟我同母所出,母亲应该不会反对,至于瑞云夫妻,此事对修文只有好处,更不可能反对。”朱行云道,“如此,可愿跟我回去了?”

  “初晓呢?”她可受不了院子里有个女人对自己的男人虎视眈眈。

  “在书领院。”

  惜玉真的惊了,“她……你把她给二少爷了?”

  不是吧……她是汪大人的女儿,怎可能把她送人,那不是摆明要汪大人来找朱家麻烦吗?!

  “是她自愿的。”

  “自愿?”

  “她明知道我膝下犹虚却帮你找孤老茶,光是这点我也容她不得,要送她去朱家别院,没想到瑞云的妻子却来找我,说不如把初晓给她,我才知道瑞云对初晓十分上心,只不过碍于初晓的官家身分,不能开口要。”

  所以说朱瑞云的妻子知道丈夫一直心仪初晓,知道初晓要被送去别院,此后不能再见,赶紧过来要人,免得丈夫遗憾。

  古代人的妻子会不会太了不起……

  “她就愿意了?”

  “当时不愿意,弟妹跟她说书领院中就她一个正妻,若初晓愿委屈当平妻,只不过是名义上吃亏,平日相处以姐妹之仪即可,让初晓不用对她行礼,又拿了十几幅画来,原来瑞云对初晓十分钟情却又不可说,常在院中画画一解相思,初晓见了那画才点头。”

  懂了!

  初晓在定将院被晾了两年,朱行云视她的美貌与才气为无物,可居然有人惦记了自己两年,感觉肯定是不同的。

  何况朱瑞云年十八,房中也不过一个正妻跟两个还三个通房,就大户人家的嫡子来说算是非常克制了,以东瑞国女子的价值观而言,与其在别院终老,不如跟个对自己有心的人。

  “如此,可放心了?”

  女人心里有那么一点诡异的甜蜜——即便赶了她,可是对于害她的人,他也是不愿意就此作罢。

  “还有一事。”这次不是装模作样,这件事情很重要,“我身分寒微,你娘……不喜欢我……”她虽然有现代人的智慧,也斗不过他娘那位深宅老狐狸。

  “我在路上已经想到办法,只不过不知道可不可行,所以现在还不能说。”

  卖关子!

  惜玉本想顺势跟他坦承自己是穿越人的,可是因为他卖了关子,于是她很幼稚的想,好,那我也不要说。

  当时朱行云打死不说,但不用多久惜玉也知道他所谓的办法是什么了——让温太夫人收她为义孙女,不只是口头上说说,是在户籍上正式落了名字,成了正牌的温家大姑娘。

  卢氏对她这个新身分自然不甚满意,但无论如何,说出来也算有个名义。

  再者,温润玥在郡公主府中数月,跟郡公主成了闺阁好友,于是乎,惜玉除了是温家大姑娘,还是“郡公主的好友的姐姐”,跟皇亲国戚沾到边,身分感觉又抬了一些——惜玉虽然觉得好笑,但由于对她有好处,因此她也就接受这奇妙的附带眼光了。

  然而,卢氏让步的关键主要是因为她怀孕了,而且大夫把脉说是儿子,还是双胞胎儿子。

  惜玉觉得,“双生子”就像仙女棒一样,点亮了卢氏阴暗的心。

  卢氏不待见她,可是望着她的肚子时嘴角会有笑意。

  第10章(2)

  当时,她是以平妻之仪入门,故只有家宴,外人只知朱家大少娶了温家女,其他倒是不太知道。

  倒是六王爷对于自己席上一句醉话,令八公主府和朱府鸡飞狗跳,导致人家的嫡长少爷年过二十却还独身,虽然有点歉意,但话已经说出口却是无法收回,故得知朱家大少总算纳了个平妻,心里愧疚之情稍减,又听闻朱行云夫妻感情甚笃,可由于新妻是义女出身,因此在朱家地位不高,想便让王妃来探探。

  六王妃突如其来的拜访,让一向重视出身地位的卢氏又惊又喜,极力接待。

  王妃已经五十几岁,世事看得精透,不过一盏茶工夫已将卢氏与惜玉的关系看得一清二楚,见惜玉肚子十分大了,又知道是男孩子,便道自己孙媳妇刚刚给王府添了小女娃,将来孩子长大了,若有机会倒可以认识一下,临走之前又留了两块玉佩说是给孩子当见面礼。

  好像说了些什么,事实上又什么都没承诺,但就这样模棱两可的一句话,卢氏开始对惜玉和颜悦色了,要说她地位瞬间上升也不为过,婆婆不但态度亲切了,还会要她一起去赏花什么的……惜玉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厉害的一个人,这么会算计的一个人,怎么会把王妃的随口话当真?

  朱家的丰功伟业早已过去,至于朱家的金银,想来王妃还不放在眼底,对方说那句话其实也只是客气话,但她婆婆好像以为两家真要结亲一样。

  只能说人都有弱点,而卢氏最大的弱点便是注重名门家世,扯到这上面便看不清了。

  也好啦,对她是有好处的就好,反正等卢氏发现王妃只是客气话,那玉佩只是单纯见面礼非关婚事,也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了,而现下她既然可以感受婆婆的善意,又因为婆婆的善意让小卢氏对她更顾忌,生活只有更顺风顺水,她又何必跟婆婆点明这残酷的事实呢?让老人家高兴高兴也好啊。

  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不顺心的话,就是小卢氏那两个女儿了。

  张兰儿因为个性温顺,因此润玥对于朱勉云收房之事是同意的,惜玉也觉得既然润玥无论如何都会替朱勉云纳妾室,那不如要了张兰儿,让润玥给卢氏一个顺水人情。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