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穿到古代嫁只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朱府跟我们可有交情?”

  “有……”

  两人这样简单的交流,周嬷嬷没听到交谈的声音,又不曾想过一个打农村买来的丫头会识字,便也懒得过来看着,自顾自地绣着手中的绷子,思忖着再给小孙子绣双鞋。

  周嬷嬷很专心,完全没注意到惜玉已经偷偷摸向太夫人的床头,将那雕花木栓左右移动数次找到暗格,取了一包东西出来塞进衣服,冬衣厚重,倒也不是太明显。

  莫约一个时辰后,温润玥跟林氏回房,惜玉很明显看到林氏跟周嬷嬷在打暗号,类似“这丫头有没有搞什么鬼”,“姨娘放心,我看着呢”之类的。

  回到院子,惜玉关上了自己的房门,又放下半边床帐子左思右忖,杉天府到平安府虽是不远,可难就难在怎么样无声无息出府……

  隔日,惜玉找来温润玥的奶娘,交代了一番,奶娘一听林氏想害自己一手奶大的小姐,岂有不急,自然是能多快就多快,出去一趟买回了四个年纪差不多的丫头,两个留在院子,其余两人惜玉自有安排。

  等林氏的人发现温润玥不见已是几天过去,两人早已姊妹相称,一路到了平安府。

  第2章(1)

  “姐姐,再说一个故事给我听吧。”

  “还说啊?”惜玉又好气又好笑。

  原本看润玥太紧张,所以说了铁达尼号给她听,没想到小丫头听上瘾了,居然要再来一个。

  “嗯,我给姐姐倒茶。”

  惜玉将她按回椅子上,“你啊,坐着吧,这茶壶冷着,小心冻着你。”

  因为不知道林氏什么时候会发现,因此两人从出府后衣着都很普通,加上赶了四天的路,未曾好好梳洗,气色自然也是不太好,朱家下人大概以为她们又是来攀关系的远亲,连热茶都不上。

  惜玉给自己倒了半杯水,小口小口润着喉咙,好冰。

  正想着要怎么把阿凡达变成古代故事时,门外传来一阵喧嚷,隐隐约约听到少爷啥的一阵八拉八拉,声音越来越近,然后有人进来了。

  一个穿着锦绣披风的年轻人在最前面,旁边跟了两个俐落的俏丫头,头有珠翠,身披轻裘,显然也很得主人家喜爱,最后则是管事模样的中年人。

  “少爷,这两位姑娘要见老爷。”接着又转头跟她们说,“两位姑娘,这是我们家少爷。”

  少爷啊——惜玉心想,真是失策了。

  大概是在温府过得太快乐的关系,她居然忘记正常富户是要摆架子的,她都说了要见朱老爷啊,老爷,老爷,老爷,为何会在她们等了一个多小时后来了一位少爷?

  朱家少爷有三个,眼前这位不知道行几?还有,那什么眼神,以为她没看出来吗,见到她时那一闪而逝的惊讶——也不过就是觉得客栈浴桶不干净,三天没洗澡而已,她哪那么脏。

  重点是,名为少爷,作不作得了主都很难说,如果是嫡长少爷当然是最佳,如果是二少爷也行,万一是无权无势的庶出三少呢?

  只是,现在是她们有求于人,又不能直接问对方行几,不管怎么样只能见招拆招,没出招的分。

  惜玉按了按温润玥的肩膀,示意她站着就好,接着往前微一欠身,“温惜玉见过少爷,奉祖母之命有事要亲禀朱老爷。”惜玉从怀中拿出翡翠,“祖母说,朱老爷看这翡翠翠便知。”

  惜玉在温府十多年,对珠翠也小有监定能力,这翡翠不只是上品,还是老古董,绝对是定信好物。

  而这翡翠显然对朱家来说颇有意义,因为朱少爷的脸更微妙了,那是在笑,还是单纯的抽 动嘴角?

  不知道为什么,惜玉总觉得这位朱少爷怪怪的,看她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是块上好的肥肉,一副想把她拆吃入腹的样子,令她浑身不自在……这家伙看起来也才二十上下,怎么有种老狐狸的感觉?因为是商人的关系吗?可温任远明明就是个老实人。

  “温姑娘一路劳累,只是家父家母陪同奶奶前去浴佛山进香,最快也要一个月后才会回来。”

  惜玉心想,一个月?那可不行,林氏又不是没脑子,她布下的障眼法最多只能拖个几天,万一林氏的人找来朱府,“冲喜”这大帽子压下来,那润玥的下场可就不妙,嫁了,一生就毁了,不嫁,不孝之名压下,一生还是毁了。

  “那敢问朱家现在由谁作主?”

  男人一笑,“由我。”

  所以是嫡长少爷……

  根据她这几天跟车夫打探的消息,朱家三个儿子中最受宠的就是嫡长子朱行云据说有年太夫人柳氏病重,眼见不行,朱夫人卢氏却在这当下产下嫡长子,喜事一来,柳氏居然慢慢痊愈,朱富戎孝顺,自然对这儿子另眼相看。

  朱行云应该是可以作主的,只是接下来的事情有点棘手。

  温太夫人那日说,八年前朱富戎因生意之故曾到温家作客,同行的儿子对她十分喜爱,当场便开口跟温家求了儿女亲事,温朱两人大乐,遂允,但由于只是酒后约定,加之温太夫人也是后来才听自家儿子提起,因此并不知道润玥的亲事是定给了朱富戎的哪个孩子。

  而惜玉的任务便是找出结亲的对象,想办法让两人快点定下名分——朱太爷虽然已经过世十余年,但满朝武官有大半都是跟着他打过仗的,路经江南,几乎都会上朱家给昔日大将军上个香,更别说皇上为了彰显自己记得功臣,每隔三五年便会派钦差南下赏赐事物,故朱家虽然早无功名,却也不是一般人敢轻易招惹的,只要朱家认了,润玥便是安全,林氏无论如何也不敢跟朱家争。

  可是困难之处在于,眼下这情况,能凭藉的也只有惜玉的片面之词跟一枚翡翠,万一当初开口求亲的朱少爷不认,以这时代的价值观,自己上门的润玥便会成了世纪大笑话,再不会有人敢娶她。

  如何是好啊!

  啊啊啊啊——

  惜玉头正抱着烧的时候,朱行云却开了口,“温姑娘所为何来,我大抵知晓,晚晴,去请池姨娘跟三弟,初晓,让人尽快把牡丹院收拾出来。”

  嗷,是天籁!

  惜玉闻言知意,顿时觉得情况乐观,至于那两个俏丫头看她的奇怪眼神,她倒也不太介意。

  古代丫头总是想很多,尤其跟主人家亲近的,难免就想更多了,那晚晴跟初晓现在应该已经在心中把她大卸八块,但她不介意,重要的是正义站在她这边。

  朱行云走到桌边坐下,“朱福,两位温姑娘来到现在,果子饼子没有,热茶也没有,告诉帐房,扣偏厅管事一个月的例银,下不为例。”

  朱福应了一声,内心暗暗诧异,又是牡丹院的,又扣了管事例银,看来这两位温姑娘大有来头,以后可得小心接待。

  朱行云发作完,转头问惜玉,“这时间温姑娘只怕饿了吧,喜欢吃点什么?我命人准备。”

  不过是一句普通的话,惜玉又再次见识到朱福脸上的精彩表演,两道黑黑的眉毛动啊动的。她心里奇怪,朱家的管家也太容易大惊小怪了吧,准备吃的又不是准备龙肉,有那么惊愕吗——她自然不知道朱福此刻的二度冲击,他家的大少爷啊,连对自家人都没这么客气,看着少爷长大,少爷什么个性他自然是清楚。

  想之前表小姐刚到时,跟大少爷撒娇说,“表哥,你怎么都不问人家想吃什么?”

  如花似玉的姑娘开口了,没想到大少爷只道,“你想吃什么关我什么事。”表小姐丢了脸,当场便红了眼眶,可惜他们家大少爷不懂怜香惜玉,见状觉得不耐烦,筷子一放直接走人,表小姐这下真的哭出来了。

  夫人卢氏只得安慰道,“这孩子从小就这样。”

  惜玉对朱家内的事情不甚清楚,自然也不认为这句话有多奇怪,只想,人家既然发了话那也不用客气了,朱家家大业大哪怕她们吃呢,直接便跟朱福要了炖燕高汤——富贵人家四季厨房必备,朱家十几个女人,美容圣品绝对二十四小时温在灶子上的。

  果然,燕窝很快端上来,惜玉拿起托盘到温润玥身边,见她神色局促不安,微笑道,“不用怕。”

  温润玥嗯的一声,惜玉摸摸她的头,“姐姐在呢。”

  第一眼见到润玥,只觉得这小娃可爱,很合她的眼缘,后来润玥越大,五官长开了,她渐渐看出来润玥长得像谁——像自己在二十一世纪的异母妹妹温可霞。

  越大越像,现在的润玥完完全全就是可霞国中时期的脸孔。

  惜玉有时候会觉得这穿越就是一场时空错乱的回圈,她倒退了几百年,原本叫黄来弟,后来被姓温的人家买走,改叫温来弟,然后温太夫人喜欢她,希望将来她能好好扶持润玥,玥中有玉,把她取名为“惜玉”,于是她折腾了一大圈又叫回二十一世纪时的名字,然后跟长得超像可霞的润玥以姐妹相称。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