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1章(1)

  杜雅臻看着自己在铜镜里的脸,镜子映出她有一对弯弯的眉,一双灵秀的眼,鼻子小巧,嘴巴也小小的,虽然脸色苍白带有病气,但也算是一张眉目清秀的脸。可她却看到发抖,因为这不是她的脸,而是一张小女孩稚嫩的脸蛋,她身上穿的衣服也像是古装剧才有的衣服。

  她穿越了!

  她最后的记忆是她在下班途中,搭上了死亡公车,公车疑似煞车失灵,在陡峻的山路失控下滑,冲出护栏,在山坡上翻滚几圈后,她看到火光四射,骇人的焰火刺激了她的眼,她还来不及尖叫出声,火舌就朝她卷来,瞬间她没了知觉……公车爆炸了,而她—当场死亡。

  但她却不是在地府里,当她再次睁开眼时,竟是发着高烧难受的躺在床上,有个穿古装服饰、绑着双心髻的丫鬟在照顾她,房间里的摆设也古色古香的,像是古装剧里才有的布景。而今天她终于退了烧,有体力爬起来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却看到一张不属于她的脸,她只能用“自己穿越了”来解释这诡异的情况。

  那么这个孩子又是谁呢?该不会捱不了高烧死了,她才会附在这具躯体上吧?

  这孩子多大了?八岁?九岁?十岁?

  杜雅臻前世是个二十五岁的女子,现在居然穿到了一个小女孩的身体里重生了,要她怎么能接受?

  丫鬟端来汤药进房,看到她不知何时下了床,坐在镜子前发呆,连忙搁下汤药问道:“小姐,您怎么下床了,您好些了吗?”

  杜雅臻转过头,望向那十岁左右,长得灵巧可爱的丫鬟。她心里再慌,也得先弄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她是附身在什么样的人身上、这是什么朝代?

  “我很好,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杜雅臻问。

  丫鬟一脸呆滞,小姐竟会客气的谢谢她,还叫她妹妹、问她叫什么名字?“小姐……奴婢叫小弥……小姐,您是不是病傻了,才不记得小弥……”

  杜雅臻心里喊了声糟,急欲掩饰道:“呃,我发了烧后,脑袋变得不太灵光,有些事都忘了,才会一时忘了你叫小弥……”

  小弥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

  杜雅臻见她没有起疑,又大着胆子提出,“小弥,我忘记很多很多事,我可以问你吗?”

  小弥年纪小,当真以为小姐病傻了,点了点头等着杜雅臻发问。

  问了好些问题,杜雅臻才知道,原来她穿越到一个历史上没有的赤阳国,她这副身躯的主人叫做余孟娴,出身将军之家,却是姨娘所生,是个爹不宠的庶女。

  可怜的余孟娴跟娘亲也不亲,总被她娘嫌弃她是女儿身,而非男儿身,无法得到爹的宠爱,也因为娘生性懦弱,活在嫡母的阴影下,余孟娴受到影响个性自然也是唯唯诺诺又怕事。

  最后她娘被嫡母诬赖偷了她房里的珠宝首饰,被软禁在宗庙反省,幸好祖母深知嫡母不容人的性子,又想怎么说她也是余家的孩子,怕嫡母欺凌年幼的她,才将她接过膝下教养……

  小弥说了好多,说起她家小姐从小到大可怜的际遇,眼眶不由得泛红,说完,她忙不迭将汤药端到她面前,“小姐,您赶紧喝药,喝了药,养好身子,自然会恢复记忆……”

  喝药?杜雅臻看她手上端着的那碗黑抹抹的汤药,实在是不想喝,“我已经退烧了,好很多了。”

  “不行,小姐得喝药。”小弥一脸哀求,“这药很珍贵,不行不喝……”

  杜雅臻见她那么忠心耿耿,不忍让她失望,勉为其难的喝下一口。

  好苦,是加了多少黄连!她吐吐舌。

  小弥见她喝了,安心一笑,“小姐应该饿了,小弥去煮点粥。”说着转身走向门口时,不由得倒抽口气,“二小姐,您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

  一名长相俏丽、一身绫罗绸缎的少女踏进房里,后面还跟着四个丫鬟,一下就把这间小房间挤满了。

  杜雅臻望向她,想起小弥提及她有个长她一岁、嫡母所出的二姊余孟婷,性子骄纵跋扈,总是将她当奴婢使唤为乐,看来就是这个女孩了。

  余老夫人虽然将余孟娴要去抚养,但余孟婷仍会趁余老夫人不在时欺负她,这次竟在余老夫人回老家探亲时,要余孟娴去捡她掉入池里的簪子,天寒地冻的,余孟娴就这么发高烧病死了。

  现在,余孟婷又来了,瞧她那气势,恐怕是要来找她麻烦。

  余孟娴已经病死了,现在是她杜雅臻附在这身子里,她可不是余孟娴那个懦弱好欺的小女孩,她在现代可是个长她十来岁的大人,还是个幼稚园老师,最懂得对付小孩,有的是招数,岂会怕她一个十一岁的小屁孩?

  “二姊,你来看我吗?”杜雅臻没有从椅子上站起,只是客气的朝她一笑,等着看她怎么撒野。

  余孟娴连日发烧,病得很重,余孟婷还真怕她病死了,现在看她好端端能下床了,暗自松了口气。

  她依然忍不住想再欺负她,她哼道:“是你自己身子弱才会病倒,祖母明天回来,你可不要胡说些诬赖我的话。”

  原来是怕她向祖母打小报告,特意来警告她的。

  “我当然不会怪罪二姊了,二姊来看我,我很高兴呢。”杜雅臻笑得一脸天真无邪。

  余孟婷见她那么懂得讨好,下巴抬得更高,“既然没事了,就到我房里来陪我喝茶刺绣,我一个人挺无聊的。”

  她才不会让这个丫头那么悠哉,她要她到房里来是要她倒茶、帮她捶捶肩,当丫鬟伺候她。她讨厌余孟娴,祖母不在这些天都是这么欺负她,祖母明天就回来了,她以后不好找理由叫她来,得趁今天尽情的奴役。

  闻言,杜雅臻想起小弥说过,余孟婷最喜欢将她叫到房里,把她当作丫鬟使唤她做事,看来这次也是。她才刚退烧,她就急着欺负她,小小年纪就如此,真是恶毒。

  杜雅臻一副顺从的自椅子上站起,下一刻,她看准床铺位置跌过去,扶着额头道:“哎呀,我的头好晕……”

  “小姐!”小弥赶紧走过去扶住小姐,对余孟婷是敢怒不敢言,老夫人不在,小姐又要被欺负了。

  余孟婷压根儿不信她头晕,指着她命令道:“少装模作样了,快给我起来!”

  杜雅臻坐在床上,揉揉额道:“二姊,我去了地府一趟,受到了惊吓,现在仍觉得很不舒服。”

  余孟婷震惊的瞠大眼,“你说地……府”

  杜雅臻半捂着嘴,好捂住她得意上扬的唇,“你知道我看到什么吗?我看到牛头马面在拔人舌头,那是生前口出恶言的人所受的惩罚,还看到一个很大的油锅,生前心肠恶毒、做坏事害死人的人会被丢入油锅里炸……”

  “我又没想要害你!”余孟婷听得都起鸡皮疙瘩了,毕竟她年纪小,会对阴间心生畏惧,加上自己就是害她生病的元凶,心虚着,一下子就被杜雅臻糊弄了。

  杜雅臻心里一笑,故作病弱道:“那情景真是太可怕了,我只要闭上眼就会想起来……”

  “你就好好养病,暂时不用过来!”余孟婷逃命般的离开,丫鬟们也鱼贯的踏出房间。

  “小姐……您好厉害!”小弥本来还怕小姐会被欺负,结果反倒是二小姐跑了,先不说小姐是不是真的去过地府,小姐能吓跑二小姐,这可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呢。

  “小弥,我以后不会再受她欺负了。”杜雅臻微笑道。

  小弥詑异得嘴巴张大着。小姐脸上虽然带有病气,但双眼很亮很有神,也不再懦弱。“小姐好像变了个人……”

  杜雅臻没有说话,既然上天给她重生的机会,无论如何她都要好好过。

  前世的她是个孤儿,从小在育幼院长大,很早就知道自己没有父母依靠,因而学会独立,不曾吵闹哭泣,她还会像个小大人般的照顾比她年幼的弟妹。

  也因为照顾小孩一把罩,她半工半读选择幼保科就读,毕业后,进入幼稚园当老师,和同事们处得很好,园长也对她照顾有加,让她觉得纵然她身为孤儿,她也可以过得很好,活出自己的一片天。

  她还计划好要在二十八岁前找到喜欢的对象结婚,建立幸福的家庭。

  但如今,她居然死了,她从没想到自己会那么早死,她的人生就这么结束……

  杜雅臻真的很想哭,但向来坚强有韧性的她,最先想到的是,她该如何活下来!

  生命得来不易,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她想活下去,前世她一个人都能活得好好的,如今身处这种艰难的处境,她同样有办法活下去。

  从今天起,她得习惯刚刚镜子里的那张脸。

  她要告别过去,忘记前世的一切,以余孟娴的身分重生。

  岁月如梭,四年过去,拥有现代人灵魂和智慧的余孟娴,如今抽高了身子,略圆的下巴变尖,变成娉婷少女,虽然称不上倾国倾城,但是长相清秀娟丽,笑起来温柔,加上个头纤瘦,第一眼给人的印象就是文文静静、娇娇弱弱的,没有杀伤力。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