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王爷夜夜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春末时分,京城一座古色古香的园林宅第。

  “又被拒绝了怎么办,我们的女儿湘琴该怎么办?”

  “怎么办?从十四岁开始就替她找夫家,可每一次人家都想尽办法的婉拒,还真是丢脸!”都察院御史赵柏庆看着妻子郭芸愈说愈火大,“女儿是被你宠坏了,骄纵跋扈、打骂下人、逢高踩低,在外头,多少人私下称她为‘恶女’,没有一句好话!”

  “现下说这些又有何用?你看看,其他家未及笄的闺女,说媒求亲的都快将门槛给踩平了,反观我们家……”郭芸说着说着又急了。

  “真的找不到,也只能退而求其次,找个家境较差、人品不错,愿意入赘的了。”两鬓斑白的赵柏庆也头疼,但又不能放任不管,不然独生女嫁不出去,丢人啊!

  就在赵柏庆、郭芸夫妻为了女儿的婚事焦头烂额时,房门外,一个偷听的纤细身影气得频频颤抖,俏脸横眉竖眼,只见她咬着牙,气呼呼的转身就往庭园跑去。

  “主子!主子!”贴身丫鬟小芷急急的追了过去。

  “别跟过来!”赵湘琴回头吼道,身上因穿金戴银发出的叮叮咚咚声响,让她愈跑火气愈旺,低头要扯掉碍事的项链时,因没看前方,不小心撞到一名丫鬟,害得她差点跌倒,她气急败坏的咆哮,“你怎么走路的?没长眼吗”接下来便对着那丫鬟拳打脚踢加上疯狂辱骂。

  “大小姐,饶了奴婢,对不起!对不起!”脸色惨白的丫鬟跪地抱头,泪如雨下的哀号求饶。

  但赵湘琴一想到刚刚爹娘交谈的内容,心口的怒火愈烧愈炽烈,将怒气一股脑儿的全出在唉唉痛哭的丫鬟身上。

  丫鬟痛得东躲西躲,拚命的挪移位置,赵湘琴也是气疯了,她又打又踢,完全没注意到对方已退到池塘边,还频频追打,不料一个重心不稳,她脚一滑,扑通一声,整个人跌落池塘。

  “咳……救、救命!”她惊慌失措的在池塘里载浮载沉,眼看就要灭顶了。

  追上来的小芷原本见主子失控暴打丫鬟,吓得不敢吭声,但这会儿出了事,她跟一旁的几名丫鬟顿时惊慌大叫,“快来人,主子跌下池塘了!”因她们不谙水性,也不敢冒然下水。

  小厮们匆匆跑过来时,已担搁了一些时间,几个人急急忙忙将已无意识的赵湘琴救上来,再三步并作两步的将她抱到房里。

  赵柏庆夫妇也得到消息赶来。

  不一会儿,大夫过来看诊,并开了药。

  当晚,赵湘琴因受寒发高烧而意识不清、镇夜呓语,这状况持续好几天,赵家夫妇是心急如焚、寝食难安,遂前往近郊的灵安寺为女儿的健康祈福。

  就在这一夜,小芷跟另一名丫鬟守在房里,照顾仍昏厥未醒的赵湘琴,突然,趋近床铺照料的丫鬟失声大叫,“小芷!主子断气了,快去叫老爷、夫人来!快!”

  小芷脸色丕变,转身就跑,正要拉开房门时—

  “等等,等等!小芷,主子又有气了!”

  小芷紧急煞住脚步,再跑回床边,害怕的吞咽口口水,“你不是说主子断气了?”

  她看着小芷摇摇头,“刚刚明明断气了,可是现在—”她指了指眼皮微微颤动的赵湘琴,“好像又要醒了……”

  “痛……好痛……全身都好不舒服……”

  “赵湘琴”发出低如蚊蚋的呻吟后,终于张开了眼眸。

  她微喘着气儿,虚弱的坐起身来,困惑的眨了眨眼,看着站在床前两名穿着古装的年轻女子,再瞧瞧她们身后如古装剧的厅堂、木头雕花的糊纸窗格……

  她柳眉一皱,低头看着正坐着的床铺—古色古香、雕工精美,再左看、右看,两边还有纱帐

  两名丫鬟也困惑的看着甫坐起身的主子,她一手抚着额头,一双眼眸却东看西看,一副什么都好陌生的样子。

  奇怪了?汪语曼心想,她不是正在好莱坞片场替拍狼人的演员画变脸的特效妆吗?怎么莫名其妙跑到古装剧片场来了?!

  第1章(1)

  晋阳王朝.夏

  京城近郊有一座名为灵安寺的古刹,四周古树参天、肃穆清静,一年四季除了冬季外,都能见到泉水潺潺沿着回廊外的渠道流过,还有崖壁瀑布飞溅而下的美景。

  古刹建筑分为东、中、西三部分,西有祠堂、文昌殿,中间则是菩萨殿、玉皇殿,殿内后方有十八罗汉塑像、几座亭台、古朴的厢房、竹林院、方丈院及藏经阁,占地极广,但开放给寻常香客的仅限几个殿,还限制一日的参拜人数及时间,规矩多如牛毛,导致香火不盛。

  此刻,一名小和尚领着今日“惟二”的香客—郭芸跟赵湘琴母女,来到庄严雄伟的中殿里。

  “请两位施主在这里稍候。”语毕,小和尚双手合十的行个礼,静静退下。

  这座殿堂内的左右两面绘有佛像壁画,正中央则供着一尊法相庄严、坐在莲花座上的菩萨铜像,长长的供桌上备有素果鲜花,两边设有烛台,香烟袅袅的香炉前站立着一名穿着白色袈裟的老和尚,他一边拨着身上的佛珠一边敲着木鱼,嘴上喃喃念经。

  “湘琴,他就是空峒大师。”郭芸低声的对身边的女儿道。

  赵湘琴微微点头,看着半阖着眼诵经的老和尚,一边回想刚刚在马车里,母亲跟她提到有关空峒大师的身分背景。

  大师俗名梁京晖,原是个武艺高强的亲王,身为当今皇帝的哥哥,深受皇帝敬重,但生活优渥、顺风顺水的他却突然想学佛,并且身体力行,真的削发当和尚。多方游历并习得各种技艺后,他进到灵安寺,多年来收了几名男弟子习武亦传承技艺。

  真是怪人一个!

  但自己又算是什么?汪语曼在心里反问自己,一个现代灵魂附身在古代女子赵湘琴身上,还年仅十四岁。

  好惨!她怎么就死了呢?她才二十六岁,在现代是个才崭露头角的特效化妆师,受聘到好莱坞任职,不料才工作半个多月就香消玉殒。

  她想起来了,当时拿来当道具车的跑车突然在片场暴冲,正在替临时演员补妆的她首当其冲,连闪都来不及闪就这么被撞死了!再醒过来时,竟然就成了跌落池塘生病的赵湘琴,这是幸抑或是不幸?总之,汪语曼的人生已经结束了。

  思绪翻涌间,空峒大师已经结束诵经,朝她们走过来。

  郭芸连忙迎上前去,双手合十的先向大师行个礼,再低声说了些话,回头看了女儿一眼。

  空峒的目光也落在赵湘琴身上,一边听着郭芸说着。

  “一个月前,小女重病昏迷,好不容易清醒,却忘了一切,连家人都不认得,也变得不爱说话,但总算大病初愈,先前我与夫婿曾来到这里为她祈福,此刻是带她来还愿的。”

  空峒点点头,为母女点了两炷清香,两人各持一炷膜拜感谢菩萨保佑后,他接过香,将香插到香炉,转身看着有倾国之貌的赵湘琴,“施主可有烦心之事?”

  郭芸微笑的看着女儿,“湘琴,从你病后能起身,整个人都静了许多,娘真的好担心,你就跟空峒大师聊聊吧。”

  于是郭芸先行走出中殿,往另一边的厢房走去,那里是专为香客准备供小憩的房间。

  赵湘琴看着庄严沉静的菩萨铜像,再回身,定定的看向相貌仍见俊逸的老和尚,“湘琴没事,是我娘太过担心了。”

  空峒抚着下巴,仔细的瞧着她那双过于平静的黑白明眸,彷佛想从中看出端倪,事实上,他也真的看出不对劲,这绝非一个十四岁姑娘会有的眼神,而且,她还是传闻中惯于欺凌奴仆、骄蛮跋扈的千金小姐。

  “你娘私下跟我提及,你病愈后性情与过去南辕北辙,是经历生死有所领悟,还是另有隐情?”

  赵湘琴大概能猜出何谓南辕北辙,过去的赵湘琴动不动就欺凌下人,骄纵难侍候,现在她不但不要下人侍候,态度温和,就连请、谢谢也常挂在嘴边,吓坏府内一大票人,纷纷私下议论,她肯定是烧坏了脑袋,才会忘了自己是谁、个性丕变。

  空峒拧眉看着赵湘琴不禁一愣,在听到他问话后,她露出彷佛自我嘲弄的带笑眼光令他奇怪,自小到大养尊处优的赵湘琴不可能会有这样的眼神。

  赵湘琴沉沉一叹,“大师,湘琴实在不知该如何说,但就算说了也是无解,所以就别浪费大师的时间了。”

  “施主听来很是烦恼,何不考虑透露一二,或许老衲可以替你指点一条明路。”

  她苦笑,“人生原本有其他打算,但上天却另作安排,湘琴只是有些无所适从,”她深深的吸了口气,语气又转为坚定,“无妨,我一向擅于调整自己,大师也不必为我担心。”她过去的生活与寻常人不同,经历人间冷暖,早已养成一颗坚毅的心。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