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王爷夜夜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7 页

 

  “好,洗耳恭听。”

  梁璟宸微微一笑,“这里的水路运输,专家们看了地图直言,须要拦截沿途水道,再汇合成流,但这些河水要以泉水为惟一选择,经过沉淀、不含泥水,再设立控制水位的闸门来管控,如此一来,水量够、不淤积,北上的商船才有改走海运的可能……”

  “真没想到你这么清楚。”赵湘琴听到这里,眼中净是钦佩。

  “嘿,别在我面前含情脉脉的看着璟宸,我这段日子扮成你夫婿,妻妾不能抱,连在外的美人也不能抱,已经够哀怨了。”周子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抱怨,“你跟杜可儿一样是女人,想想有什么方法可以混进庆王府,还能进到她的寝卧,偷到帐本。”

  “同是女人……对了,化妆!”她眼睛倏地一亮,连忙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每个人都以赞赏的眼光看着她,频频点头,“这个好、这个好,女人都是爱美的。”

  “但哪来那么多的胭脂水粉?”周子靖是商人,反应最快。

  “我身边没什么,就是有不少错粉、栗粉、米粉,这些都是易容需要的材料,还有一些上色颜料,都是我自行研发,不伤皮肤,有胶状也有药糊,但要化身为贩售胭脂水粉的小商人,量仍不足,可能还要多买些材料回来,才能做做样子。”

  梁璟宸点点头,“需要什么材料?明儿个我跟几名师兄就帮你买去。”

  “材料挺多的,铅粉、米粉、香粉、还有以细栗米制成的粉,当然还要其他可以混合的材料,像是石膏、滑石、蚌粉、蜡脂、益母草、茉莉花仁,甚至是珍珠粉,愈特别的才能引起杜可儿的兴趣。”她微微一笑,看着这一室的男人们个个眉头愈拢愈紧,着实有趣。

  “你怎么会这么熟?!”梁璟宸诧异的看着她,真的没想到她对女人的胭脂水粉可以到如数家珍的地步。

  该怎么解释?她的两回人生都与胭脂水粉有关。

  “师父是奇人,肯定是师父教的。”伍师兄马上替她解释。

  她笑着频点头。

  “你真棒!”梁璟宸还是要赞美爱妻。

  “你才厉害。”她也是不吝赞美。

  两人四目胶着,深情与幸福都在彼此的眼底闪耀。

  周子靖看不下去,要闲杂人等包括他自己各自离去,不影响这对夫妻在查案之余也能增产报国。

  终于只剩他们两人,他拥着她到床上,放下了罗帐,春意浓浓的共度良宵。

  接下来的日子是一阵的忙碌。

  梁璟宸与几名师兄弟曾夜探庆王府,虽然看到何洋与展富鑫在里面进出,但他们身边的人太多,王府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的程度让他们也不敢冒然进入,只能在屋檐上方待一下就飞身走人。

  周子靖成功的唬过那些地方官跟商人,继续戴着梁璟宸的人皮面具上山下海的探勘水利工程。

  至于赵湘琴则窝在客栈厢房内,以送来的各式材料,做成各式的胭脂水粉。为了要在最短的时间引起杜可儿的注意,她按照疯师父做给她的人皮面具再重做一个一样的,不同的是在皮肤上的精致度,戴上面具后的她,是一个清秀佳人,不特别美丽,但肤如凝脂,粉嫩如婴儿,让人一见就印象深刻。

  至于梁璟宸,疯师父给了他一张貌不惊人的平凡样貌,让他看来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中年壮汉。

  一切准备就绪后,他们这对显眼的老少配夫妻就在扬州一处街角摆摊。

  这里真的很热闹,户户相连、鳞次栉比,若是回到未来,眼下的情景肯定不同吧,也许是斑驳的雕梁画栋、褪色的灰瓦白墙,爬上墙的青藤及青苔则记录了没落的繁华——

  赵湘琴突然觉得好感动,她就站在古代的时间线上,看着眼前的金碧辉煌,也在这个地方摆摊,真是好特别的人生经历。

  不过,她不同于传统胭脂水粉的包装,很快的引来不少姑娘、妇人伫足观看。

  “这是什么啊?”几位姑娘拿了起来,好奇的看着。

  她甜甜一笑,“全是胭脂水粉,呃,我跟我丈夫是从北方来江苏讨生活,是专卖胭脂水粉的小商人,这些全是我自己手工做的,你瞧瞧,这粉质地精良——”

  她不吝啬的拿了些擦在女客人的手上,每个人一看,频频点头,“还真的很细致呢。”

  她再拿起另一个,“还有这个,栗米制的,含有黏性,可以敷面,让肌肤白皙柔嫩……”

  “这包装挺特别的。”每个姑娘拿在手上都是爱不释手。

  那是缎面绒里的盒子,里面再分成几格,上方压出凸起的花形,很像现代的彩妆盒,这也是她做的。

  夫妻俩在江南大街上摆滩,赵湘琴靠着自己脸上水嫩水嫩的肌肤为产品做见证,不过几日,就有不少女客人特意前来购买,一天一天,生意是愈来愈好。

  当然,也终于等到了他们最想等的客人!

  “我跟你们这对夫妻说啊,在庆王府里可别乱闯,一不小心走错了,脑袋就掉了,还有,眼睛别乱瞄,跟好……”

  这一天午后,天朗气清,梁璟宸扛着一大箱的胭脂水粉,赵湘琴走在他身边,两人亦步亦趋的跟在庆王府老总管的身后。

  虽说不要乱瞄,但赵湘琴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这栋私家宅第相当的美,庭园内以叠石手法布置,亭台精雕细琢、桥连廊接、楼台掩映,美得不可思议。

  梁璟宸倒是很会装,他的表情就像他脸上的人皮面具一样,是个憨厚怕事的中年人,即使在接近另一个院落,与何洋、展富鑫对上眼时,他也瑟缩了一下,不知所措。

  “他们是谁?”何洋冷锐的黑眸在两人身上打量,展富鑫更是直接上前检查那只大箱子,翻来翻去的,却见都是女人的玩意儿。

  “启禀何爷,他们是卖胭脂水粉的,王妃听一些丫鬟说这对夫妻卖的水粉很好,就要小的去把他们找来看看。”老总管连忙拱手回答。

  何洋谨慎的看一下中年壮汉及少年妻,再看了一眼大箱子,点点头,与展富鑫就往另一边走去。

  梁璟宸和赵湘琴暗暗的松了口气,随即跟着老总管来到一个花木扶疏的院落,这里的侍从更多,三人进到厅堂内,更见富丽堂皇,接着,穿过厅堂,又走了一段路,才来到杜可儿居住的院落,但门前又有两名小厮、两名丫鬟。

  老总管跟丫鬟说了些话,丫鬟立即走进房里,不一会儿又走了出来,“王妃要他们进来,你就别进来了。”

  “呃——是!”老总管知道自己受的是无妄之灾,因为什么人进出,他奉命都得跟何洋禀报,这让一向高高在上的王妃对他相当不满。

  两人在丫鬟的带领下走进卧室,映入眼帘的是价值不菲的书画古董,大床边还摆放描金点螺的大小漆柜,但他们很快的将目光看向床头柜上方的墙壁,又迅速的收回视线。

  杜可儿一如赵湘琴印象中美丽,只是,她仅着白色单衣,素净着一张脸,表情看来很烦躁。“你们看来就是穷酸的小老百姓,能卖什么好东西?”她不耐的坐在床上瞪着两人。

  “呃,王妃,他们的东西是真的很好,好多贵夫人也买去抹,您瞧瞧,这小妇人的皮肤就是证明啊。”小丫鬟显然很害怕,急急的将赵湘琴给拉到杜可儿的面前。

  杜可儿挑高柳眉,这会儿才正眼看她,对她细致的肤质是挺满意的,只是目光再看向她身后的中年壮汉,“你丈夫?”

  赵湘琴明知杜可儿指谁,但还是故装傻愣愣的回头,再连忙转回来,“是,是拙夫。”

  杜可儿抿抿唇,“把东西扛过来!”

  第10章(2)

  梁璟宸也装成呆头愣脑的呆样,急急的扛了箱子过来,再笨拙的打开,里面琳琅满目的净是胭脂水粉。

  但杜可儿没看,倒是来回的看着两人,最后停在赵湘琴白里透红的瓜子脸上,话问得无礼,“你这么年轻,怎么找个中年人嫁?”

  “呃,是父母作主的。”她虽觉突兀,但还是回答。

  “啧!一样,本王妃也是父母作主,但是——”杜可儿突然嫌恶的朝中年壮汉挥挥手,“你先出去,又丑又老的,别杵在这儿,碍本王妃的眼!”

  他尴尬行礼,但在转身时,特意看了赵湘琴一眼,再走出房门,她明白那一眼的意思,他的内功深厚,她们在房里的对话他都能听见,若真有什么不对劲,她只要呼救,他就会冲进门来。

  “你也出去,全都是何洋的人!”

  梁璟宸才刚到房门外,就听到丫鬟也被杜可儿赶了出来,两人就和其他人在门外排排站,然后,他听到杜可儿问了第一个问题。

  “你的丈夫在床上行吗?”

  “呃——什么?”

  他听到赵湘琴声音里的惊愕,但就连他也无法理解。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