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王爷夜夜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8 页

 

  “不用害羞,这里只有我跟你,但是我警告你,要是在外面听到我今日跟你谈话的内容,我一定叫人拔了你跟你丈夫的舌头!”

  “是、是!”赵湘琴的声音有紧张跟害怕。

  他也知道她是装的,但杜可儿是疯了,干么找人聊床笫之私?他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角。

  “我现在命令你,我说什么,你都要仔仔细细的回答我。”

  “是,王妃。”

  “你的丈夫可曾用手、用舌一寸寸的尝遍你的全身,让你酥麻到连脚指头都要卷起来?”

  “噗——咳咳咳咳……”赵湘琴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这在他听来实在有些怪异,但湘琴反应会不会太大了?

  “咳咳……没、没有,那个——没有的。”她咳到声音都有些哑了。

  “哼,赵湘琴那个贱人果然是胡诸的!根本没人会有那样的经历,也不会有男人用舌头——你脸红什么?算了,我是疯了吗?买这些做什么?连大门都不能出去一步,连找个人聊天都不行,华服不必穿,妆更不必化——出去!出去!”

  房内的杜可儿突然抓狂的赶人。

  “等等,那个,其实——是有的,是有的!”赵湘琴突然又开口。

  为了要留下来执行下一步,明明知道在门外的梁璟宸会听见,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承认了。

  杜可儿的声音很疑惑,“什么有?你是指——”

  “是、是的,我的丈夫可以让我——咳,那个……”她说得结结巴巴的。

  门外的梁璟宸突然好想笑,他好像听出什么端倪来了。

  “你说真的?!”

  “真的。”

  “所以,赵湘琴那个贱人是说真的,有洁癖的梁璟宸真的碰了她,还将她碰得彻底……”杜可儿这话是对自己说的。

  但赵湘琴要疯了,杜可儿是有病吗?这种事干么那么在乎,还记得这么牢!她完全不敢去想像门外的梁璟宸的表情。

  “我、我的丈夫爱极了这款乳膏,王妃请闻闻看,这香味很特殊,用玫瑰、兰花等鲜花制成的,我天天都涂,丈夫说我全身的肌肤粉嫩如婴儿,他就很爱摸、很爱亲……就像王妃刚刚说的那样——咳,对。”

  这一席羞涩的话显然打动了杜可儿,“拿来我闻闻。”

  接着是一阵静默,但这也是预料之内的事,那款鲜花制成的乳膏渗了迷香,这时的杜可儿应该已经失去意识。

  “王妃也觉得很好闻吧,什么?要我帮你将全身都涂一涂,当然好,要我交代丫鬟,好的,我马上去说。”

  这些话其实都是要说给梁璟宸听的,代表一切都在掌控中。

  她很快的走到房门前,打开一条小缝,示意丫鬟靠过来,小小声的道:“王妃要我为她全身涂上乳膏,吩咐你不可让任何人进来。”

  “是。”

  话一说完,她完全不敢对上梁璟宸像是探知了什么的视线,急急的关上门,开始进行“偷天换日”。

  约莫一个时辰后,她走了出来,对着丫鬟道:“王妃在床上睡着了。”

  丫鬟一愣,连忙进房查看,果真见到王妃全身香喷喷的躺在床上熟睡。

  “我可以叫我丈夫进来扛这一箱吗?那东西很重,我拿不动。”

  丫鬟觉得没有什么,就点点头。

  梁璟宸走了进来,扛起箱子,丫鬟也要小厮唤来老总管,再由他带着两人离开,没想到,两人来到庆王府大门前,又再度遇上何洋跟展富鑫。

  “怎么箱子看来还是一样重?”何洋实在可怕,竟然注意到这个小细节,叫展富鑫再检查一下。

  “王妃试用了乳膏就睡了,什么也没买。”赵湘琴表现出好失望的样子。

  展富鑫是个粗人,一打开箱子,看到又是女人的脂粉,连手都懒得下去翻看,就朝何洋摇摇头。

  “走吧!”何洋朝两人挥挥手。

  梁璟宸跟赵湘琴并肩走出庆王府大门,坐上在一旁等候许久的马车。

  “得手了?”

  驾车的是伍师兄。

  “东西到手了,快马加鞭的直奔京城吧!”梁璟宸笑道。

  伍师兄笑着往另一边街道的另一辆马车挥手,另一辆马车也立即跟了上来,那是灵安寺所有的师兄弟们。

  每个人都很开心,终于可以回到灵安寺,过着规律又简单的生活了。

  马车内,赵湘琴也很高兴,但她怎么也不愿对上梁璟宸狡黠的眼神。

  “我全听见了。”他的黑阵异常的炯亮,“听见什么?”她一定要装蒜到底,即使她的脸蛋已经红透了。

  他邪笑一声,“脚指头——”

  她急忙捣住双耳大叫,“什么?我没听见,我听不到……”

  马车内一直有梁璟宸可恶的笑声传出来,驾车的伍师兄则主动的关闭耳朵,因他谨记疯师父教的非礼勿听,乖乖驾车就好。

  第22章

  杜鹏栽了!

  梁璟宸那一箱女人的胭脂水粉下藏着的就是一本本他贪渎所得的帐册。

  因罪证确凿,一干关系密切的官员全数遭到逮捕,有人免职、有人革职流放、有人斩首,他不管在朝廷还是地方的势力一夕瓦解,也因帐册内并未有赵柏庆的相关收贿记录,他全身而退,一场牵连极广的贪渎风波就此落幕。

  杜鹏的贪污所得,除了在襄王府内搜出,藏放金子、珠宝、白银的地下金库、墙壁内的夹层及阁楼外,再加上他名下的酒楼、当铺等,总额都快超过晋阳王朝国库五年的总收入,堪称是史上最大的贪污犯。

  也因此这桩案子由皇上亲自审判,判斩立决!至于亲戚如杜可儿,一干手下如何洋、展富鑫等人,全数入狱。

  梁璟宸、赵湘琴、周子靖等人因查贪有功,赐黄金、白银、华屋。

  至于灵安寺的空峒及所有徒弟,虽然立下功劳,但惟一想要的赏赐就是请求皇上忘了他们所立的功劳,不对外提及他们、不要任何有形或无形的功成名就。

  于是,他们仍是名不见经传的疯师父及徒弟,在灵安寺过着简单的生活。

  而杨平功过相抵,空峒也早早放他自由了。

  时间流转,匆匆数月已过。

  京城的春日阳光已渐暖。这一日,在灵安寺内,梁璟宸与赵湘琴结伴而行,散步般的走到幽静雅致的亭台,抬头看着高耸入林的青松、翠柏,头一低,则儿到来水淙淙的流经回廊水池。

  总的来说,灵安寺景色依旧,却少了灵魂人物空峒大师。

  他再度云游四海,誓言要带回适合在灵安寺种植的咖啡种子,要他最爱的咖啡不再断粮。

  “我还真的挺想念师父……”赵湘琴看着蓝蓝天空低语。“再来,你不会有太多的时间想念他。”

  梁璟宸搂着她,轻吻她的粉颊,一手则抚着她已八个月大的肚子。

  她微微一笑,一手叠上他的手,“我的肚子好大。”

  “你放心,我一点也不认为你看起来像正在吹气的牛蛙。”

  “你!”她鼓起腮帮子,这个男人死性不改,还是爱耍嘴皮。

  “但你这样就像了,哈哈哈……”

  她笑不出来,气呼呼的瞪着他。“傻瓜,开玩笑的,你不知道情人眼里出西施?”

  她靠向他的肩上,“这听起来是赞美吗?”

  “当然不是,原来怀孕会让女人变笨的话,是真的。”

  她再次瞪他。

  他却笑了,“但怎么办呢,我就特别爱这时候的你。”他的手温柔的摸了摸她凸起的肚子,深情的黑阵则定视在她怀孕后更为美丽的容颜。

  突如其来的甜言蜜语让她白皙的脸蛋染上了红潮,“骗子。”

  “我承认,所以我要说实话,其实我更爱可以让我胡作非为时的你。”说到这点,他显得有些哀怨了。

  这一次换她笑了,因为她怀孕害喜的关系,他不得不禁\\yu\\,再加上怀孕前期,她害喜得相当严重,孕吐得乱七八糟,他的洁癖也因此完完全全的治愈了。

  “皇上不是说,如果你有意愿,他马上再赐个美妾给你这个敦亲王,你可以去说,这样就有女人可以让你胡作非为了。”她是刻意提醒他的。

  古代三妻四妾很正常,几个月前他立下大功,但皇上给的这个赏赐他拒绝了。

  “没良心的湘儿,你明知道我只能碰你,因为你是我惟一深爱的妻子啊!”他笑着又啄了她的唇一下。

  是的,他的洁癖在某一部分并未治愈,前几日,小芷给茶时不小心碰到他的手,他可是一而再的洗手。

  瞧她嫣然一笑,他温柔凝睇,“明白了吗?好在有你,不然,我梁璟宸今世绝不可能会有妻儿,谢谢你。”

  或许,她之于他所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他拥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庭,而他之于她,亦然。

  “也好在有你,我这恶女才能拥有这一世的幸福。”

  “这一世?”

  她用力点点头,上一世的她若没死,此刻一定还是一个人吧。

  她环住他的脖子,倾注所有深情的主动吻上他的唇。

  他热情回应,虽然,他不是很清楚她的话,但他不在乎也不打算问清楚,他只知道此生最重要的事,是他要让怀里的妻儿,一生一世都幸福。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