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王爷夜夜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我拜师甘你何事?”

  她竟然直接对呛梁璟宸有点诧异的看着她冷冷的眼神,随即嘲讽一笑,“只是怕你浪费生命,虽然你这张脸是该易容一下,免得一出家门,故作媚态却无人理,那时一定可悲又可笑。”

  “你!”她平静无波的明眸冒出火花。

  “如何?”梁璟宸挑眉瞪她,他早就听过她的恶女名声,更甭提还曾在几次官家设宴上见过面,她高傲做作的态度、好几回偷觑他又假装对他不感兴趣的虚伪……呿,表里不一,让人生厌!

  “瞧,这古刹里老是静悄悄的,你们一斗嘴,一来一回的,就多点人气了。”空峒一双眼珠子早就来来回回的在两人身上兜了几圈,笑得嘴儿开开。

  梁璟宸受不了的回道:“师父,她恶名昭彰,拜在您门下会坏了您收徒弟的水平,您再考虑考虑。”

  赵湘琴恼怒的反问,“师父都没意见了,你批评什么,根本存心挑衅!”

  “反应迟钝!我这哪是批评挑衅,是开门见山的说你不够格。”他一挑浓眉,“你拜师有何居心?是在外面四处寻婆家吃了闭门羹,想在这里享受一下众星拱月的滋味?那你可是走错地方了,有眼、有脑袋的人都知道你像瘟疫,娶进门包准鸡飞狗跳。”

  “璟宸,莫妄下断语,湘琴的个性与过往可有大大的不同。”空峒马上笑着插话,想为赵湘琴平反。

  但她已不屑再跟梁璟宸闲扯下去。“师父,今日的灵安寺空气污浊,湘琴想提前回府了。”她屈膝一福,转身就走。

  “空气污浊”梁璟宸黑眸倏地一眯,他可没有笨到不知她在指什么,“你这女人难道忘了本王是谁”并非他自满,若说他是京城的万人迷,绝没有人会出言否认。

  空峒看着大表不满的梁璟宸,再看着连话都懒得回,气呼呼走得远远的赵湘琴,他笑得眼儿弯弯,这里出现一对小冤家啦。

  日子流转,灵安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赵湘琴来访要不遇到梁璟宸很难,因此,她也见识到他的臭嘴原来不只是针对她。

  今儿个,一名师兄正在木雕房创作木雕,但他怎么弄、怎么敲就是不对,就见梁璟宸走进去说起了风凉话,“伍师兄,没天分就要认分,再学下去也只是浪费生命而已。”

  嘴贱又恶毒,没救了!但见伍师兄一脸挫败,她着实不忍的走进去,先不以为然的瞪了梁璟宸一眼,才看着伍师兄笑道:“不会啊,我看伍师兄挺有天分的,是块未琢的璞玉,雕得挺好,若这里—”她伸手拿走伍师兄手上的雕刻刀及木雕,俐落的雕了几刀,木屑一一削落。

  两人都颇讶异于她拿刀的轻巧熟练,但她不在乎,身为一名专业的特效化妆师,常得做一些辅助道具黏贴在客户的身上或脸上,那些重量尺寸可大可小,她一人照扛,这一个小小的木雕一点也难不倒她。

  “看,这样就很像伍师兄要雕的猪了。”片刻之后,她巧笑倩兮的将手中的小猪仔递给他。

  伍师兄原本就黝黑的脸庞顿时涨红,他搔首挠耳的,却没伸手接。

  梁璟宸很不客气的爆笑出声,“哈哈哈,伍师兄雕的是狗啊。”

  啥粉脸顿时涨得红通通的,而某人还很嘴贱的接一句,“俗话说,画虎不成反类犬,你这是刻犬不成反类猪……哈哈哈—”

  赵湘琴很想弃刀逃逸,但她更想做的是让梁璟宸那张开开阖阖、说着调侃话语的嘴巴闭上,于是,一个反射动作就这么做出来,连她自己都吓到了。

  她穿着绣花鞋的脚用力的踢倒放在一旁、伍师兄用于清洗刀上木屑的水桶,混合着木屑脏污的水整个泼溅到梁璟宸袍服的下摆与皮靴上。

  他脸色大变,“脏死了!该死的,你这个恶女!”他怒不可遏的狠狠瞪她一眼后,头也不回的急奔而去。

  难得见到尊贵的敦亲王如此狼狈,就像一只惊慌奔逃的沙漠蜥蝪,她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伍师兄却看傻眼,“师妹,梁师兄有很严重的洁癖,你不知道吗?”

  她知道,这段日子她已经听了不少,不过,她仍忍住笑意,装出一脸的惊讶,“喔,是吗?我还真的不知道—喝!”这一声惊呼是因为梁璟宸竟然飞身掠回,速度快如闪雷,着实吓坏了她。

  “骗子!”梁璟宸咬牙切齿的丢下这句话,再度飞掠而去。

  原来古代真的有轻功这回事!她余悸犹存的看着那轻巧飞去的高大身影。

  不管如何,两人结下梁子,都不愿与对方打交道,偶尔见到她跟空峒聊得愉快,梁璟宸还会凉凉的丢来一句,“小人得志。”

  话不投机半句多,她的反应只是漠视,但心里嘟囔着他就是嘴坏臭脸王!

  而他也毫不逊色,见到她,下巴抬高、掉头就走,心里嘀咕的是傲慢虚伪女!

  日子一天天的过,总的来说,多了前往灵安寺的“修行”生活,赵湘琴的穿越之旅还算是愉快的,空峒的确拥有十项全能,但个性古怪,常有疯言疯语与疯癫的行为,更以整自己的徒弟为乐——

  灵安寺的塔楼设有一口铁铸大钟,是寺中人生活作息的重要依据,但他这个老师父不按时辰敲钟,尤其喜好清晨或半夜时分,看一干人呈现兵荒马乱的状况,最为开心。

  冬天时,溪流结冰,他却严肃的说着要磨练心志、锻链筋骨,率众在冰上坐禅,直言他没起身,徒儿们一个也不许起来。

  结果,他在屁股下偷塞了厚垫子,其他弟子们全冻伤尾椎,好长一段时日,就见大家走路困难、东歪西扭的,不小心碰触到屁股或是脚步施力不均,都让他们痛得要喷泪,没良心的老师父却前俯后仰的捧腹大笑。

  身为惟一跟他谈得来,还能分享一杯苦咖啡的赵湘琴则备受宠爱,不曾被他整过,自然也在这次冻屁股事件中逃过一劫,原因无他,两人同是从现代穿越来的,算是自家人。

  所以,看着师兄们个个走路怪模怪样的,她也数度忍不住的捣嘴笑出。

  只是令她感到可惜的是,梁璟宸因朝政忙碌,没前来灵安寺“参与盛会”,不然,她铁定会笑得更愉快。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渐渐适应这个古代世界,但偶尔抬头望天,仍会有小小的困惑,“我们怎么会穿越来这里?是太幸运,还是该悲哀?”她不禁开口叹道。

  此刻,时值深秋,处在灵安寺的后方院落,枫红层层,落叶遍地,一股萧瑟的凄凉涌上心坎。

  但资深穿越人早已无感,“当然是幸运,你不是告诉我现代世界太拥挤,人人重养生,已呈现老年化社会?所以,老天爷就干脆让我们换个时空生活,我们绝对是千万中选二的幸运儿啊。”空峒笑咪咪的回答,但闪闪发亮的老眼却对着手上一块粗缝的黑石头东瞧西看的,还不时敲了敲。

  她忍不住以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可不可以认真点回答我的问题?”不是她不满足,只是往往她发出感慨,他总是答得不正经。

  “老衲可认真了,哎呀,你知道的,我在现代可是个天才,说真的,再让我多活一年,我肯定能拿到诺贝尔奖,但天妒英才,所以有人说,天才也是一种病,通常不长命……”他碎碎念又碎碎念,这也是跟她在一起才可以畅所欲言的“抱怨”,“你瞧瞧,这块石头要是拿到现代……”

  空峒继续念个不停,她只能摇头。没事做的他,耗上一个月,攀山越岭的去敲了一块石头回寺里,说是要研究地质、要想办法分辨金属矿跟非金属矿,替这个古世界做点好事,于是他做了一些没人看得懂的怪实验,嘴里喃喃的说着这块石头内应该有缌、锗、铅、锌……

  她无言的看着他整天学东学西的,很多人都很佩服他,他也相当自傲,说自己博览群书、四方游历、见闻广博,但她觉得他根本是个有病的怪老头,有学习上的强迫症。

  但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人沟通无碍、彼此了解,在外人眼中更像一对父女,或许是耳濡目染,也或许是另类的近朱者赤,寺中人都发现她变得率真直爽、聪慧有主见,不时还会戴着老师父的人皮面具小小整他们一下,但都无伤大雅,所以她在灵安寺也备受其他师兄们喜爱,惟一的例外就是梁璟宸。

  不管师兄弟跟他说她如何如何的率真、聪慧,他都只是哼哼两声,久而久之,大家也学会闭嘴了。

  灵安寺里,梁璟宸、赵湘琴仍是一对相看两相厌的冤家。

  第2章(1)

  时间匆匆已过两年,年节甫过,京城四处还是喜气洋洋的充满年味,但也因为是初春时分,天气还是冷飕飕的,这两日仍终日不歇下着鹅毛大雪,啥也瞧不清,就像赵湘琴的未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