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借种新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先前她曾好意要替他买早餐,甚至主动买了几次,但他都没食用,还要她之后不用多买。而她替其他同事买的早餐,皆以她当日想吃的食物为主,再顺道替他们买相同的便可。

  “不用,我不吃萝卜糕。”他直接拒绝,又道:“先替我泡杯黑咖啡,你再去我住处替我拿套干净的正式衣物,我上午要去会见客户。”转身便打算去厕所简单盥洗。

  “没吃早餐不能喝黑咖啡。”她细眉一蹙,劝他吃早餐。“还是学长想吃什么?我去帮你买。”昨晚晚餐的便当他也没吃完,她担心他若没吃早餐怎么有精神展开一天忙碌的工作。

  “算了,你回来顺路替我买个三明治。”谭劲挥挥手,不想再听她多叨念。

  他原就没吃早餐的习惯,之前曾被她婆婆妈妈叨念好几回.之后他索性告知在家里或来公司路上先吃过了,但这次因睡在公司,这借口不管用。

  “喔,好。那我快去快回。”她这才匆匆步出办公室。

  第1章(2)

  叶佳欣骑车约莫十分钟,到达谭劲的住处大厦。

  一踏进大厅,她先向管理员礼貌地问候一声。

  “叶小姐,这一期的管理费要缴了喔!”管理员一见熟面孔的她,笑笑地提醒,从抽屉拿出缴款单。

  “陈大哥,谢谢。”叶佳欣接过缴款单道声谢,又道:“我今天没多带钱,明后天再过来缴费。”

  “没关系。来替老板拿东西?”他清楚她是十五楼住户谭先生的员工。

  “老板昨晚睡公司,要我来替他拿套衣物换穿。”叶佳欣如实说道。

  “你老板能请到你真是好福气,不仅公司工作要做,还得替他打理私人琐事。”管理员笑夸道。

  一年多前,她便开始陆续来替谭先生缴管理费、收信件,之后更频繁见她出入,不是替老板拿文件、衣物,就是代买些日常用品、食物等,不免佩服她这员工真的是服务到家。

  一开始,他难免对年轻的她与俊帅多金的谭先生有些不单纯联想,后来屡屡见谭先生带不同女友回来,也就不再往那方面胡乱揣测。

  叶佳欣与管理员亲切交谈两句,随即走往一旁的信箱柜,开启谭劲的信箱,拿出几封信件,接着转往另一扇大门,穿过中庭搭电梯上楼。

  走到他公寓大门外,她掏出钥匙串开启两道门,踏入屋里。

  要将钥匙收进包包前,她不禁望着手上这串钥匙怔忡半晌。

  这串钥匙,除她租屋处的钥匙、公司钥匙及机车钥匙,还有最重要的两把,他私人公寓的钥匙。

  回想一年多前,当他交给她这两支备用钥匙时,她当下受宠若惊,心跳加遽。

  尚来不及多余的幻想,他已淡漠交代要她去他住处,替他拿份买妥的礼物,原是今晚跟女友吃饭要送对方的礼物,他上班前忘了带出门,又没时间多跑一趟,要她代为跑腿。

  当下,她心凉了大半,也对自己一时的妄想感到窘迫,甭说他当时有交往女友,就是没有,他也不可能对她有其他想法。

  那日,她去他住处,从客厅拿回来一只精品提袋交给他,也欲将他给的两支钥匙还给他,没料他竟要她留着,教她一时不明所以。

  没两天,他便要她去他住处缴交已过期被催缴的管理费。

  因他是开车往返,回住处时便由车道驶进地下停车场,再搭电梯上楼,除偶尔到一楼开个信箱,很少会特地去一楼大厅跟管理员照到面,是以常收到管理费催缴通知。又因他住的大厦没有办理管理费自动扣缴功能,每个月缴费令他觉得很麻烦。

  于是,自那次之后,他住处管理费全由叶佳欣负责缴纳,她会在固定时间,下班后骑车到他住的大厦,向管理员缴交当月费用,拿取单据后,翌日再向他请款。

  刚开始,她只负责他私人公寓管理费问题,渐渐地,他常交办她额外杂事,她时不时会出入他住处,甚至还替他拿过棉被到附近洗衣店送洗。

  对于他交办的私人差事,她不仅没怨言,还非常乐意替他服务。

  他愿意把住处钥匙交给她,把个人私事委由她处理,代表对她全然信任,听说他历任女友,还不曾有人握有他家的钥匙。

  那表示她对他而言,有不同的意义,不仅止于学妹和员工关系。

  即使暗恋只能永远深藏,可是能被他信任和依赖,已令她心生宽慰与满足。

  稍晚,叶佳欣返回公司办公室。

  “谭劲学长,这是你要的衣服。”她交给他一只大提袋,里面是她从他衣柜挑出的西装和衬衫、领带。“还有,早餐三明治,我这就去泡咖啡。”递上另一个小塑胶袋,她便要转往茶水间。

  忽地想到什么,她回身又道:“对了,今天帮你收信箱,有一封喜帖。”她从包包掏出红色信封递给他。而几封广告或传单,她便先代他过滤拿去回收。

  谭劲接过喜帖,直接拆开,看了两眼,又把喜帖还给她。“替我用现金袋寄一万二礼金。”

  这喜帖是父亲那边某位亲戚要娶媳妇,因他父母已移居美国数年,他也没时间与一干亲戚热络,若有婚丧喜庆,顶多包份大礼金示意。

  他掏出皮夹递给她。“里面现金看够不够,不够的话先从公司零用金垫一下,晚点再替我领钱补上。”虽习惯刷卡,但他皮夹也常会放上万元现钞。

  他对她确实全然信任,不仅早交给他住处钥匙,任她自由出入,还把一本存褶、印章交给她,以便有需用,她可代他直接领现,虽说那本存褶的存款流动不过几十万元。

  而除公司存褶外,他个人另有两三个资金进出的户头,也常会委由会计的她去银行经手代办,她算是唯一清楚他名下动产有多少的女性。

  “喔,好。我泡完咖啡就去趟邮局寄现金袋。”她接过他的皮夹应诺。

  “等等。”谭劲唤住才转身要离开的她。

  “还有什么事?”她转头疑问。

  “这个,里面的菜帮我挑出来。”他拎起方才她递上的小塑胶袋,里面三明治有新鲜的绿色菜叶,令他嫌弃地眯起眼。

  “嗄?”她先是一怔,随即笑道:“那只有一点点而已,要吃蔬菜才健康。”虽早清楚他不爱吃蔬菜,但她以为不过两片莴苣叶,他不会特别计较。

  “挑出来,否则我不吃。”他坚持道。对这方面他任性又执拗,他不爱吃蔬菜,许多菜碰都不碰,对生菜更是避之唯恐不及。

  “好啦!替你挑出来就是。”她没,只能取过小塑胶袋,这才转往茶水间。

  两人互动情景,办公室几双眼睛全看得一清二楚,内心不免腹诽——老大一抓狂简直像恶魔、像老虎,可这挑食任性的模样,倒像个小孩子。

  众人不禁发噱,相互看一眼,不敢对老大多建言,各自低头继续工作。

  谭劲自跟女友分手后,全然投入工作,就是假日也不用拨出时间陪女友,在这案件繁忙期间,他反倒觉得单身轻松,不用被牵绊,只管拚工作就好。

  只不过,公司紊乱景况,有会计兼总务的叶佳欣随时帮着收拾打理,还不至变猪窝,可他住处少了女友偶尔来住宿,加减帮忙收拾整理,整整一个月只全心工作的他,待一回神已被住处的凌乱吓到,他连个资料都找不着。

  他考虑找钟点清洁工来打扫清理,又不放心让不认识的人在家出入,更怕对方不懂,把重要的资料丢到纸类回收。

  眼下只有一个人适合,他于是拨打了一通电话。

  星期日放假,没有外出活动的叶佳欣,在租屋套房追看韩剧,她看得入戏,鼻头一酸,两泡泪已溢满眼眶。

  忽地,手机响起,她忙抽面纸拭泪,再吸吸鼻子,拿出手机接听。

  一见来电显示,她心怦跳了下。

  虽说他偶尔会打她手机,却不曾在假日call她,令她不由得莫名紧张。

  “谭劲学长,有什么事吗?”她开口先问道。心想会不会是今天设计师们临时要加班,请她过去公司帮忙。

  “你在家吗?”那头的谭劲问道。

  “在家。临时要加班吗?那我这就赶去公司。”尽管电视看到正精采感人之处,但只要他一声命令,她不敢多担搁。

  “不是。想请你过来我这里帮忙。”

  “呃?要买什么?”

  “帮我打扫住处,整理一下资料,一天两千。”不清楚钟点清洁工价码,他先随口开个报酬。

  过去他常自己做居家打扫,后来工作愈来愈忙,少有闲暇自己动手,因一直断断续续有交女友,偶尔便请女友帮忙打扫,或待工作案件告一段落,自己也会做清洁工作。

  这次却因仍在赶case中,住处环境已被他搞得一团乱,不得不请她来帮忙。

  “欸?”她一愣,诧异他突来的要求。

  她有时去他住处,虽会顺手替他收拾一些东西,但他不曾特地要她到他住处做打扫工作。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