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借种新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以为她讶异是因价码太低,他追加道:“两千五。还太少的话,三千可以吗?”

  对于她,他可大方给予,眼下只希望能信任的她,尽快替他好好把这一室凌乱给归整还原。

  第2章(1)

  叶佳欣来到谭劲住处,虽有备份钥匙,仍基于礼貌按了电铃。

  不一会,谭劲匆匆来开门,似等不及她到来。

  只是一见她,他不由得怔了下。“你——哭过?”

  她眼眶泛红,小巧的鼻头也有些红红的,他想起先前打电话给她,她的声音听来有些沙哑异常。

  “发生什么事?”他浓眉一蹙,担心她无端悲伤情绪。

  她一向活泼开朗,记忆中只曾在大学时代,她外祖母致丧期间见过她伤心哭红眼。

  “呃?没有啊!”叶佳欣忙抹抹脸,有些尴尬地摇头。她方才只不过掉几滴泪,竟被他看出她哭过?

  以为她故作无谓,没想多逼问她的私事,他于是道:“要是心情不好,今天就在家休息,明天晚上你再过来整理。”

  “我没有心情不好啦!”她再度摇头澄清。“只是……刚才看韩剧看得太投入,所以……”她捉捉头,笑得尴尬。

  一听这缘由,他俊眸微眯,轻嗤:“无聊。”

  看个连续剧也能哭?害他一度替她担心。

  他转身,迳自往客厅走去。

  叶佳欣踏进玄关,尾随他走往客厅,倏地,惊吓一跳。

  “这里……怎么像台风过境?学长遭小偷吗”

  地上、茶几、沙发一堆大小不一的纸张四散,资料夹、杂志期刊、书籍等,乱七八糟堆叠。

  上次她过来替他拿衣服,也不过是一个月前的事,那时屋里还颇整洁的。

  “我在找一份期刊资料,一时找不到就愈翻愈凌乱,还加上先前工作累积出的结果。书房跟卧房也是。”谭劲说得有些无奈。

  最近接手的设计案,因客户诉求,他所要参考的资料太多,这才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局面。

  “那……学长要的资料找到了吗?”她弯身,先动手捡拾地上纸张。

  “找到了。但我没空间能继续工作,你先替我整理书房,我去冲个澡,稍晚再回来工作。”昨天他熬夜到凌晨,因太倦累直接便倒在床铺睡觉,早上起来先简单漱洗,喝杯咖啡又继续找那份资料,既然现在暂时无法工作,他想去好好沐浴一番。

  “喔,好。”叶佳欣点头应诺,忙往书房走去。

  约莫二十分钟,谭劲沐浴完,踏出与卧房相连的浴室。

  他没拿衣物进浴室,下身只围条白色浴巾便半裸地步出来。

  这时,刚推开门要进卧房,一手捧着几个厚资料夹的叶佳欣,无预警与他撞个正着。

  “啊!对、对不起……”她一惊,不小心让资件夹滑落,摔落在地板上。

  “我不知道学长这么快就洗好,才没先敲门的……我只是要把放在这里柜子的资料夹归位……”她说得很尴尬,脸庞不由得泛热。

  方才,乍见他半赤裸的精壮好身材,教她心口重重一跳。

  他短发半湿,略覆盖额头,少了平时的严肃感,赤裸胸膛、肌肉结实,点点水珠流淌,有种要命的性感。而下身只用一条浴巾遮掩,露出结实有力的大腿和布着腿毛的小腿。

  短短两秒,她将眼前美景尽揽无遗,心头有如万只小鹿齐跳。

  不好多欣赏,她蹲下身,忙捡起地上几份厚资料夹。

  “没关系。”相较她的慌乱无措,被看的人倒是很淡定。

  谭劲迳自转往一旁的更衣间,消失在另一扇门内。

  一见他走离,叶佳欣这才敢抬起头来,抚抚仍悸动不停的心跳,用力吸口氧气。

  有没有这么刺激啊?甭说他是她心仪多年的对象,这还是她第一次撞见男人出浴图!

  稍晚,当谭劲吹干头发并着衣完毕,走来书房,已将书房整理差不多的叶佳欣,不禁看着他身上的淡蓝色短袖衬衫,想像那薄衣料下他结实的麦色胸膛,还有那性感的两点……

  要命!她被跃上脑海的遐想吓到,忙低下头,感觉脸红耳热,一阵羞窘。

  “我……去整理客厅。”匆匆退出书房,她暂时不敢和他太近的独处。

  谭劲感觉她有些怪异,却没多做他想,环顾一眼她只花半小时便恢复整洁的书房,满意地扬起嘴角。

  他坐在书桌前,盯着笔电,开始埋首工作。

  接近中午十一点半,叶佳欣来敲书房门——

  “学长,你中午要吃什么?”推开门板,她站在门口问道。虽然客厅才整理一半,她心想该先为他外出买午餐。

  谭劲头也没抬,“随便。你吃什么就买什么。”此刻专心构思设计图的他,不在意午餐要吃什么。

  “喔。”看出他正忙着,她不好多打扰,只能掩上门板离开。

  只是她清楚他吃东西从不随便,他挑食得要命,跟公司几位只要能吃饱的男同事截然不同。

  尽管知道他挑食,许多东西不吃,她却一直不清楚他究竟爱吃什么。

  她出门,骑车到附近绕一圈,猜不出他可能想吃的东西,最后勉强做出选择,还交代老板将两份餐食做些区分。

  返回谭劲住处,已过中午十二点,把外带餐食放在餐桌,她去敲书房门,唤他出来用餐。

  原不急着吃午餐的谭劲,不想她一再催促,遂先来餐桌解决午餐。

  “我买了羊肉羹面跟贡丸汤,可以接受吧?”知道他吃羊肉也吃过贡丸,才做此选择。

  “嗯。”他往餐椅落坐,等着她拆开塑胶袋倒入纸碗。

  “啊,我叫老板不要加葱,不过老板有加芹菜,可以接受吗?”拎起两袋汤,她这才发现有芹菜。知道他很讨厌葱,但不清楚对芹菜的接受度如何。

  “不能接受。”谭劲想都没想便回道。“那贡丸汤我不喝了。”

  “我一会帮你把芹菜挑干净就是。”她只能咕哝说。

  刚开始她总试着说服他多少吃些青菜,后来见他屡屡听得心烦,她就不太敢要他改变饮食习惯,只能顺他的意。

  拿起另一袋羊肉羹面,先倒出来让他食用。

  他拿起塑胶汤匙,舀一下内容物检视,浓眉微拢。“有笋丝。”

  才把贡丸汤倒进碗里,准备替他挑碎芹菜的叶佳欣,抬眸微愣:“你也不吃笋丝?”

  “不吃。”他用汤匙舀起,连羹汤也一并舀进空塑胶袋里。

  “学长,你真的太挑食了!”叶佳欣忍不住叨念。“一堆青菜不吃,连笋子都不吃,饮食太不均衡,营养会失调的。”

  她探出双手捧过他正舀起第二匙羹汤要倒进塑胶袋的那碗羊肉羹面,叨叨絮絮又念道:“我用筷子帮你挑掉啦!用汤匙舀,连最美味的羹汤都浪费了。”

  说完,她抽出免洗筷,低头认真地夹起羹里一丝丝的笋丝。

  不多久,她把挑完的羊肉羹面还给他,紧接着又挑起贡丸汤里的碎芹菜。

  谭劲吃一口已没笋丝的羊肉羹面,不由得望向对面,仍低头专注挑碎芹菜的她。

  他不禁怔忡半晌。

  这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认真仔细替他挑掺进食物的碎青菜,先前虽要她把三明治的生菜挑掉,但那不过是三两下就能完成的小事。

  过去不论在公司跟大家一起吃饭,或偶尔请员工在外面餐馆吃饭,他都不曾跟她单独用餐。

  即使知道他挑食,她也不曾从中帮忙他挑菜,反倒是藉机说教,劝他要尝试吃点青菜。

  他不是所有青菜一既不碰,但愿意吃的种类确实少之又少。从小到大,他一直是肉食主义者。

  “好了好了,都挑干净了。”把汤碗推回他面前,她还是忍不住劝说两句:“偶尔试吃一两口,慢慢的就不会那么讨厌。”

  其实就算把芹菜末挑掉,汤里仍渗有芹菜味,若是之前他会推拒不喝,但看到她这么费心替他挑芹菜末,他不好再拒吃,难得把这碗充满芹菜味的贡丸汤喝完。

  解决完午餐,他又返回书房继续工作。

  而她的打扫工作,直到傍晚五点半全部完毕,还替他把几篮待洗衣物洗妥晒在阳台。

  “谭劲学长,我都打扫好了,你工作还没做完吗?那我先走了。”她再度来到书房,对着仍坐在书桌那端的他说道。“对了,要不要先帮你买个晚餐?”

  “不用。”谭劲抬眸,看向门口的她。“我也刚做完,晚餐一起去外面吃。”脱口便道。

  “呃?”她一诧。意外他突来的晚餐邀约!

  尽管他没其他意思,但想到这是首次只有两人在外用餐,她不免一阵心喜。

  叶佳欣以为只是去附近吃个简餐,不料谭劲开车带她到一处餐厅,点了两客很不平价的菲力牛排。

  “怎么?你不吃牛?”见她神情惊愕,他问道。

  方才他直接就替她点相同套餐,因这是这间餐厅的招牌套餐,却忘了问她有无饮食禁忌。

  “还是要换海鲜?”他扬手要叫唤才离开的服务生,改换餐点。

  “呃,没有,我吃牛。”她摇摇头。只是觉得这顿晚餐太高档,可她都跟他来了,也不能说不吃。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