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借种新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一待香味四溢的牛排端上桌,她不再计较餐费,开开心心地大快朵颐。

  第2章(2)

  虽认真品尝美食,她也不禁观察对面他的吃食习惯,见他除了吃牛肉,配菜的马铃薯有食用,但花椰菜跟番茄则完全未动。

  “花椰菜也不吃?”她探问。知道他不吃番茄。

  “喔。”他这才以叉子插起其中一朵花椰菜吃食。

  原没打算吃的,因她一提,不想又听她劝说,只好吃起这并不讨厌但也没特别喜爱的花椰菜。

  餐后,他驱车送她回到住处大厦,将车停在一楼大门外,因她是骑车来的,不需载她到地下室让她再搭电梯上来。

  “谭劲学长,谢谢你的晚餐,明天见。”下车前,她再次笑笑地向他道声谢。

  前一刻用餐时间,两人不像上司下属,完全像朋友般轻松闲谈,她非常开心有机会与他共度晚餐。

  “嗯。”谭劲先是应一声,这才想到什么,唤住已打开车门要下车的她。“等等。”

  她回头看他,再度往车里坐。

  “今天的打扫费用。”掏出皮夹,抽出三张千元钞要递给她。

  她一怔,连忙摇头。“不用了。”

  “说好要给的。”他坚持付费。

  虽说他常要她做些额外的私人杂事,却多是在上班时间差遣她,不会太过意不去,但今天却是找她放假时来出劳力,还忙了一天,理当另支付酬劳。

  “真的没关系啦!就当帮学长免费服务一回,何况刚才也让你请一餐了。”那顿晚餐可就上千元,她想自掏腰包,他坚持由他买单。

  “那不一样。我原本就打算出去吃饭,顺便找你作陪。”他解释道。若一个人去那餐厅吃牛排,反倒怪异。

  “还有,不是免费服务一回,你若不收费,我下次还怎么找你来打扫?”

  “啊?”她眨眨眼,有些不明所以。

  “你知道,我现在没女友,最近工作又忙,没时间自己整理家务,如果你不介意兼差,一星期拨个半天或一天,过来我这里做些清洁整理的工作如何?”

  一听他提出的委任工作,想到假日也能正大光明看到他,就算零酬劳,叶佳欣也非常乐意而为。

  她忙用力点头应诺:“没问题!”

  “那这费用就收下,免得我被说成是公器私用、白白奴役员工的恶老板。”他莞尔道,将现钞再递给她。

  他唇角那抹难得温和的淡淡笑意,教她心口怦跳。

  “那……一张就好。”怕被他看出她心思,叶佳欣有些不自在地低头,抽过一张千元钞,觉这费用已太足够。

  “一张太少了吧?你可没那么廉价。”他微笑又说。

  “那就……两张。”她从他手上再抽过一张千元钞。

  其实打扫他住处不是太累人的差事,尽管先前看似一屋子紊乱,但多半是纸类资料,收纳归位便可。他不是生活习惯邋遢的男人,不会真把住家弄得脏乱不堪。

  “好吧!两张,再加一顿晚餐。下星期日中午再过来就可以。”他替客气的她订下半日的钟点清洁薪资。

  这次是因累积几个星期的紊乱,若她之后能每周来做整理,其实只要半天时间便足够。

  于是,叶佳欣固定在星期日中午到谭劲住处打扫,他多半是留在家里忙未完的工作,在她打扫结束后,便载她出门一起吃顿晚餐。

  偶尔他因出差不在,她则自行前往,做完打扫后便骑车返回租屋处。

  接连两个月,拚完几起设计案后,原本天天加班到人仰马翻的办公室,突地一片平静,众人无事一身轻。

  下午三点,去趟银行返回的叶佳欣见同事无聊的滑起手机,边嗑起鸡排、配饮料,悠哉吃着下午茶。

  “佳欣,回来了,有帮你买珍奶,还有一份咸酥鸡给你。要不要梅粉薯条跟甜不辣?”刘启泰拎起桌上一大袋香味四溢的食物,与她热络分享。

  “还是没案子进来?”叶佳欣不免纳闷,大伙已悠闲快一星期,竟没半起案件上门?

  “这几日老大在接洽一桩大case,要我们把小案件先推掉。”李士豪边打手机游戏边说道。

  他跟另一个设计师张凯辉这两日都有案件上门,是老大要他们推掉,就怕那批设计案谈成,将无暇应付其他客户。

  “这样喔!”叶佳欣意会地点点头。“学长还没回来?”看向里面那张办公桌仍空着,他中午前便出门去跟客户吃饭。

  “还没。看来是谈得很尽兴。”正跟五岁儿子玩Line的邱振玮说道。他能在上班时间陪儿子童言童语的机会不多了。

  不多久,谭劲精神抖擞地返回公司。

  “各位,至鼎豪宅案件确定接到了!”他大声宣告好消息。

  “Yes!老大不愧是老大!”众人吆喝鼓掌。

  “那也表示,未来几个月大家要卯足全力,卖力拚下去。”他先精神喊话。

  “OhNo!”原本兴奋的众人,转而抱头哀嚎。

  虽没工作很无聊,却也怕再度经历焚膏继晷的非人生活,又要被操到昏天暗地。

  “至鼎大厦豪宅有近五十户,其中十户委由我们做室内设计,室内空间坪数从一百二十坪至一百八十坪不等,这次预算很够,我们放胆翼。”谭劲一脸自信道。不用被单一个案预算绑手绑脚的大宗案件,令他充满干劲,期待大作为。

  也许十户听来不多,但以预算和设计空间计算,完成这批案件的利润就比公司去年度获利还高,是公司成立以来难得接下的大批案件。

  “各位努力付出,我绝不会亏待你们,届时定好好跟大家分红。”谭劲对员工向来不吝啬,除固定薪资外,常会大方发放额外奖金。

  “晚上请大家吃顿好料,明天去看现场,做好各空间纪录,后天就开始着手工作。”

  稍晚,才四点半,谭劲宣布提早下班,带一群人去大肆吃喝一顿,庆祝拿下大案件,并先慰劳往后要辛苦数个月的工作伙伴。

  这一顿饭吃了好几个小时,转战两个地点,这会在KTV,大家亲歌又灌酒的。谭劲因拒绝唱歌,只好一再被罚酒;叶佳欣虽不会喝酒,倒是很大方跟大家争抢麦克风,尤其身为现场唯一女性,只要有人点男女对唱,她理当配合高歌。

  “哇塞!佳欣简直是歌后!连这么老的台语老歌都能对唱!”又一曲罢众人对她再度热烈鼓掌。

  想想这还是她第一次跟大家在KTV欢唱,他们过去也鲜少有机会来KTV.

  前一刻耗时近两小时吃完吃到饱的烧烤大餐,有人认为时间还早,打算续摊转移阵地,她随口提议KTV,四个男人无意议通过,只有付钱的老大皱皱眉,一副想开口反对,却又难得配合大家而妥协。

  “老大,难得机会就跟佳欣妹妹合唱一首呗,开开你的金嗓。”邱振玮再度鼓吹坚持不拿麦克风的谭劲,把麦克风推给他。

  “我不会唱。”已被罚酒罚到醺然的谭劲,还是把麦克风推开。

  “又不是要比赛,哪有什么会唱不会唱,看着字幕跟着音乐出声就行了,还可以帮你调原音配唱。”刘启泰不死心,又把另一支麦克风推给他。

  “我没你脸皮厚。”谭劲朝他翻个白眼。他对自己的歌喉没信心,有自知之明,不像某人,可以一再厚脸皮对着麦克风杀猪似的嘶吼。

  “老大这么KTV,那就再罚酒。”劝不了他唱两句,只能吆喝他继续喝酒。

  “学长喝太多了吧?”见他轮番被四名男同事敬酒又罚酒的,俊颜已有些涨红,叶佳欣不禁担心他喝醉。

  “安啦!老大是海量。”说着,刘启泰又倒一杯酒给他。

  就这样一群人唱闹着,眼看已晚上十点,服务生进来问是否要续包厢。

  “不用了。”李士豪代眼色迷茫欲开口的谭劲回道,感觉老大已差不多喝挂了。

  稍后,一行人步出包厢,谭劲脚步不稳,摇摇晃晃,差点撞到走道的盆栽。

  “学长,小心。”见状,叶佳欣忙上前拉他一把。

  “真难得,老大会喝醉。”张凯辉笑说。过去好几回与谭劲和客户一起应酬拚酒,还没见他醉过。

  “我看是不是让佳欣送老大回去?免得他坐到家已经睡着。”有人提议道。

  而他们四人住处虽不同却因同一方向,刚好可搭一辆计程车返回。

  叶佳欣还是决定先送他平安返家后再回自己住处,虽然谭劲说不需要,她还是这么做了。

  第3章(1)

  当计程车到达谭劲住处大厦,叶佳欣原是目送他下车,便要继续搭原车前往租屋处,却见他才跨下车门,便身子一歪,一手扶着车门,脑袋似一阵昏茫。

  她不放心,只能匆匆跟着下车,并告知司机在楼下稍等几分钟,她送对方上楼后便会下楼搭车。

  她扶着谭劲的手臂,陪着他一步步走进大厅,她先向管理员打声招呼,告知送喝醉的老板回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