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皇上,本宫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晋元三年

  远处传来的丝竹声,直入云霄,可以想见今日封妃的场面有多热闹。

  徐嘉佟想她当年被选为太子侧妃,入府之时不过才十四岁,太子妃是个温柔大度之人,开心的迎她入门,待她极好,也因为有太子妃,她在府里的日子过得还算自在。

  只是不过短短四年间,太子妃难产,香消玉殒,她这个侧妃扶正,更在太子风风雨雨中登基成为一国之君后统掌后宫,成为一国之母。

  自从太子妃徐甄云死后,皇上这些年对她一直冷漠,纵使位居中宫,她做得再好也得不到他一个笑容。

  而今,她娘家甫发丧,待她最好的祖母归天,她因此大病一场,身子还未养好,皇上就赶着封妃,彻底不给她这个皇后脸面。

  “娘娘,”一个宫女拿了件披风上前,“天气凉,你还病着,进屋去吧。”

  徐嘉佟浅浅一笑,声音轻得像是叹息,“兰儿,昨儿个我作了个梦。”

  兰儿将披风披在主子肩上,眼底写着担忧,“瞧娘娘这表情,该是个好梦才是。”

  好梦吗?徐嘉佟还真没答案。

  “我是梦到以前,”她的目光看向远方,却没有聚焦,“梦到我来的那个地方……”

  兰儿一惊,小心翼翼的问道:“娘娘指的可是辅国公府?”

  徐嘉佟忍不住轻笑出声。

  她是辅国公长子的嫡长女,天下百姓哪个不知这天下是辅国公一生戎马替夏家打下,辅国公的三名子嗣,包括她爹在内,为了夏家的江山死了两个在战场上,最后仅存自小便弃武从文的受宠么子。

  先皇为表彰辅国公一生为国,对其遗族大行册封,让她叔父一路顺顺利利的登上丞相大位,徐氏一门显赫,先皇死前还命其辅政,所以纵使当今圣上坐在皇位上头,还得对丞相顾忌一二。

  天下人皆知,皇后在辅国公府被祖母教导到十四岁嫁予太子,但只有徐嘉佟自己心里清楚,她才不是什么辅国公的孙女,她不过是莫名其妙被困在这身子里的一抹灵魂。

  不过是场车祸,她一个原本二十岁的现代人竟然穿越过来,成了年仅十岁的小娃儿,真正的徐嘉佟因为跌进府里的水塘,芳魂早就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几年过去,就莫名其妙的成了今日的局面。

  忆起过去,她的神情若有所思。

  她当时还想尽一切办法要回去,不想待在这个什么都讲规矩的鬼地方,那时众人还以为她疯了,把她给绑在树上,说要请道士来驱邪灵,多亏祖母独排众议,将她养在房里,慢慢的教规矩、讲道理,让她接受了回不去的现实,认命的陪在祖母跟前。

  想起祖母,她的目光一柔,她真是待她最好的一个人,只是她老人家年事已高,在上个月撒手人寰,她就像是失了根的浮萍,没了方向,哀恸的大病一场,身子才好一些就接到皇令,说皇上要册封静妃李氏为贵妃。

  手握京城兵权的刺史大人的掌上明珠—李墨芸,她出身名门、才貌出众,十五岁入宫,才不过两年时间,便因怀上孩子登上贵妃之位,可说是荣宠正盛,不仅如此,李墨芸那长相还跟死去的太子妃有八分像,有时看着她,徐嘉佟都会恍神的以为甄云姊姊死而复生,不过再像也不过是那副皮囊,没有姊姊的温柔大度。

  晋元帝夏涣然羽翼渐丰,现在抬了有身孕的李墨芸用意已经很明显,他要告诉天下,他才是天下之主,不再忌惮徐家的势力,而她这个不得他心又无所出的皇后若再不知进退,只怕离废黜之日不远,想到自己的将来如砧板上的鱼般任人宰割,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着她的笑,兰儿脸上的担忧更甚。

  徐嘉佟自然没有忽略兰儿脸上的表情,她是她的陪嫁侍女之一,对她向来忠心耿耿,也只有对着她的时候,她才能说些真心话,等再过几年,到了要放兰儿出宫的年纪,她可能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

  她的目光越过兰儿,看着后头那些一字排开的宫女太监,个个一脸恭敬、严肃,腰杆子挺得笔直,一动也不动,半点人味都没有。

  这宫中还真不是人待的地方,但她却被死死的困在这里,一辈子都无法脱身。

  “我想起我来的地方,要玩什么就能去玩什么,不像这里。”她的手一挥,神色一正,“从小不能抛头露面,像朵娇花被养着,若人生能再来一次,纵使再怎么喜欢他,我绝不进宫,也不嫁他,我要做我自己,那才是我要的生活。”

  “娘娘!”兰儿一惊,连忙上前轻扶着徐嘉佟,她的年纪比皇后小了两岁,但对于当年娘娘“疯癫”一事可是印象深刻,“奴婢求你别说了。”

  “怎么?你是怕我曾经是个疯子的事传了出去吗?”徐嘉佟脸上的笑意更深,“放心吧!除了祖母房里的人外,知道的下人哪一个不是这一辈子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兰儿的脸色微白。确实,当年知道徐嘉佟神智不清的那些下人们一个个都被灭了口,要不是因为她奶奶是老夫人房里的人,她从小就在老夫人房里当差,小命可能也没了。

  当初徐丞相为了让徐嘉佟顺利嫁入太子府,可不在乎那几条人命,私自下令,心狠手辣、手段凶残,气得老夫人病了好些时候,这么些年过去,徐嘉佟的“病”是秘密也是禁忌,一句都不可提。

  “要不是怕会害了更多人,还真想这么继续疯下去,这样我就不会进宫,不会走到这个局面。”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她累了也倦了。

  病了一场,就像又死了一次似的,若她真的从此一睡不醒,死后万事空,不也一了百了?可惜她没死,只像是作了一场好长、好长的梦,哭着醒来后,依然得继续活着。

  “皇上驾到!”

  徐嘉佟微楞,在封妃的这个时候,他竟然来了?她转身看向宫门,只见他身后还带着一票的王公大臣,其中自然也包括了自己的叔父。

  扶着兰儿,她上前跪了下来,“臣妾给皇上请安。”

  夏涣然看着她,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初见时,她不过是个十岁的小丫头,从辅国公府偷跑出来,冰天雪地的赤脚走在街上,喃喃的说要回家,眼神中的绝望令人心疼,但没想到她竟是个蛇蝎女子,若他当时不出手救她,太子妃或许就不会死了,太子也不会如他一般,年幼就失去生母。

  他没有叫她起身,只是冷着脸看她,“你贵为中宫,今日封妃,竟然缩在这中宫殿里不出面,是存心丢朕的脸面吗?”

  徐嘉佟敛下眼,早知道自己不出面会引来风波,只是没料到来得这么快。他就这么在乎李墨芸,舍不得她受到一丁点委屈?

  想到这,她心中一阵阵发疼,脸上却十分平静,甚至有些冷,“臣妾知罪。”

  “后宫最忌讳嫉妒,更何况你是皇后!静贵妃为此还内疚不已,连膳食都不太用,现在还不顾自己有了身子跪在自己的仪秀宫前请罪,这就是辅国公府教你的规矩?”

  徐嘉佟在心中叹了口气,现在她动辄得咎,不论做任何事都会扯上辅国公府,看来为了他的大好江山和年幼的太子,夏涣然非赶尽杀绝不可了。

  “皇上息怒!”丞相徐尚允连忙跪在徐嘉佟身旁,一脸铁青。

  她冷冷的瞧着看似恭敬的叔父。

  在先皇卧病之时,朝政便渐渐握在徐尚允手中,“徐半朝”的能力足以翻天覆地—他位居高位,气势如日中天,朝中官员均对其拍马逢迎,极尽巴结之能事。他将亡兄的掌上明珠送给当年还是太子的的夏涣然当侧妃,不是为了她这个亲侄女的一生幸福,而是明白若想让徐家的权势更加稳固,世世代代风光,后宫之中绝不能没人。

  她不屑一哼,不过就是一场各取所需的权谋婚配。这宫廷内外的斗争从没有停歇的时候,夏涣然虽是嫡长子,但上头还有两个兄长,这条迈向君王的路走来并非无风无雨。

  他运筹帷幄,广交三教九流的能士,踏过了无数的尸体,其中还包括自己的两位兄长,最终坐上了今天的位置,为了巩固皇权,他连手足都可除去,自然不会为了多杀几条人命而耿耿于怀。

  辅国公孙女如何?宰相又如何?纵使曾经权倾一时,如今这男人已掌握天下,徐氏一门的好日子是到头了。

  她抬头看着夏涣然,与他四目相接,脑中想起十岁那年与他在大雪中第一次相遇,他眼中盈满温柔,轻声安抚着因穿越而手足无措的她。

  他可知,她是为他而留下,一颗心早在当初就全牵挂在他身上,纵使心知肚明她的一生终被当棋子使,但为了他,她依然心甘情愿的被困在这深宫后院,为他的将来费尽思量。

  她知道若朝堂之上少了她这个辅国公府出来的皇后,他做事将可以更加顺利。她直视着此生唯一爱过的男人,心里明白他心头顾忌的是什么,她会为他扫清障碍,包括她自己……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