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皇上,本宫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2 页

 

  李墨芸压下心中的惊慌,露出泫然欲泣的柔弱模样,“太后可是真的会替臣妾做主?!”

  “你说这什么话,”太后微皱了下眉,有些动怒,“这里全是自家人,放眼看去,你以为谁的令能大得过哀家,东西呈上来便是。”

  李墨芸闻言一惊,这才将手中的木盒交上,“太后,这是皇上亲下的圣旨,请太后过目,皇上早已废后。

  太后身旁的太监立刻恭敬的接过,呈到太后的面前。

  太后淡淡扫了夏涣然一眼,早在他要废后前她便知晓,还试图劝他打消念头,但当时他被高傲的徐丞相给气得失了理智,依然故我。看着眼前的圣旨,想起当年因为夏涣然的坚持,所以他们彼此各退了一步,他如他所愿的废后,但却得听她的秘而不宣,以防后宫纷乱,影响朝政,但现在……

  “皇帝,”太后幽幽的开了口,“这圣旨哀家是该看还是不该看?”

  夏涣然一笑,“母后方才所言,这里全是自家人,谁的令能大得过你老人家?一切就由您处置。”

  太后这才伸出手,打开了圣旨,原本严肃的神情却在看完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皇帝是聪明人,看来哀家此次是担忧过了头。”她语气中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释然。

  “儿臣自小养在母后身边,纵使真聪明,也是母后教导有方。”

  太后抿嘴一笑,“哀家老了,实在不该再过问后宫事务,只是这次兹事体大,才不得不出面。”她转而看向李墨芸,神情一正,“静贵妃,当年哀家便知道你是个不安分的,所以你生子之后哀家便与皇上商议给孩子赏了个陆郡王的封号,让皇子一出世便为王爷,就是要你少些心眼,没料到你终是让哀家失望。”

  “臣妾惶恐!”李墨芸连忙跪了下来,“皇上与太后的荣宠,臣妾一日都不敢忘。”

  “不敢忘还整天惹是生非,你可仔细看了圣旨?!”

  听着太后的问话,李墨芸心微抖。“回太后,臣妾看了。”

  “看了?”太后摇头,“俗话说的好,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打眼。”她轻挥了下手,要太监将圣旨给交给夏涣然,“哀家老眼昏花,处置不来,皇帝你就自己定夺吧。”

  夏涣然似笑非笑,拿着圣旨,冷眼看向李墨芸,“母后,儿臣从未下过这道荒谬的旨令,若真要废后,为何还要将太子养在皇后跟前?”

  “皇上,君无戏言!”李墨芸似乎早料到夏涣然会出此一招,立刻转向太后,急急的说道:“圣旨明明白白的摆在这,太后,你要做主!”

  “闭嘴!给朕睁大眼睛看个仔细!”夏涣然直接将圣旨丢到李墨芸跟前,“看这料子,还有上头的用印和金龙是否为朕所书?”

  李墨芸一惊,颤抖着手拿过圣旨,这绢布虽然细致,一样是上好的贡缎,可上头两头金龙不是皇上才可用的五爪金龙,而只有四爪,用印更非夏涣然,而是长平公主,方才她太得意忘形,所以没有发现蹊跷。

  她真是糊涂了,怎么会错看?!

  她整个人跪坐在地上,看着夏涣然,这才知道自己陷入了陷阱里,她真是错了,心里恨自己没听父亲的话沉住气。

  “臣妾糊涂,”她心中有怨也有恨,更有深深的惧意,喃喃说道:“皇上饶命……”

  “你栽赃皇后,朕如何饶你?”

  “臣妾从未想要谋害娘娘,只是娘娘……”她下巴一扬,依然在做困兽之斗,“这道旨意确实是在清碧阁搜出的!”

  “大胆!皇后的殿所也敢擅入?!”

  李墨芸压下恐惧,振振有辞,“将军下令将娘娘给拘在清碧阁,但娘娘不顾将军所令,溜出了清碧阁,皇后又该当何罪?”

  “是朕下令要皇后来见朕,朕的旨意与将军下令,孰轻孰重?”

  这句话彻底将李墨芸给弄得哑口无言,谁知道明明昏迷的夏涣然会突然清醒,这道圣旨还是假的,这一切就像是设计好的,就等着请君入瓮,让她踏入陷阱之中。

  她不甘心,她是高高在上的剌史千金,与中宫之位只差一步,还有她的陆郡王岂可只当个王爷?

  她立刻转向太后,“太后快替臣妾说句话,皇后在未出阁时曾经疯癫,徐氏一门上下瞒着此事,竟让这样不堪的人成为太子侧妃,皇上吃了皇后呈上的糕点晕了过去,被将军给拘在清碧阁,臣妾去探望才发现皇后私自出殿,意外搜到这道圣旨,为了皇上安危,情急之下才一时糊涂,臣妾这可全是为了皇室!太后,你可得替臣妾做主!”

  “证据何在?”太后只淡淡的问了一句。

  “你说皇后毒害皇上,但皇上现在人好好的站着,何来将军拘禁一说?你口口声声皇后疯癫,可有证据?”

  李墨芸一时语塞,踌躇半晌才开口,“徐氏一门因意图毒害皇后,所以已满门抄斩。”

  “真是够了。”太后一副不耐,“胡言乱语,哀家看来,疯的人是你,你已贵为贵妃,代行皇后之职,心里还不安分,图谋不轨,哀家纵使有心也保不了你。”

  “皇上,”牛向南在小六子的通报下,大步走了进来,“抓到一百二十余宫外人,已经招了是静贵妃下令开宫门放入。”他像是背诵似的声调没有起伏的继续说:“此外,臣在议事阁内发现包括剌史大人的几名大人正意图假造圣旨,说皇上驾崩,立陆郡王为帝,一干人等已全被押入大牢听候处置。”

  到了这一刻,李墨芸的美梦醒了!她一张俏脸苍白如雪,整个人失了心神。看着她的模样,徐嘉佟在心中苦笑,这还真印证了那句“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谁也不知道终究是谁能笑到最后。

  这个女人的死已经是注定,争了一辈子,怎么就没想过,人一死,就什么都没了……

  看着站立在太后身旁的丽贵妃,她嘴角那抹自得的笑使徐嘉佟皱眉,权势使人丧了心志,也跟畜生没两样。

  李墨芸最后不吵不闹的被押了下去,李氏一门也全都压入大牢,静候审判。太后叹口气,“真是无药可救。”

  “太后可千万别为了不值得的人气坏了身子。”丽贵妃连忙上前,关心的道。太后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无药可救的人是你!”

  丽贵妃心头一震,“太后?!”

  “哀家累了。”太后神情一冷,“回宫!皇上也累了一宿,早些歇息吧。”

  “恭送太后。”夏涣然站起身。

  丽贵妃看着太后严肃的神情,心头隐隐不安的陪着太后离开清思殿。

  送走了太后,夏涣然一脸的若有所思,久久才道:“看来太后此次是不会再护着她了。”

  徐嘉佟亲自拿了小六子送上的茶放到夏涣然面前,明白他口中所言的“她”指的是丽贵妃,只是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惹恼了太后。

  她原本想问,但话到了口中终是沉默,这宫里的是非太多,她毋须每件事都得知道得清清楚楚,她只要夏涣然他们父子一切安好就好。

  想到了夏宏询,她立刻神色一振,“我得去看看询儿才是。”

  “朕头晕得很,”夏涣然立刻就把她拉住,“你还是先看看朕吧!”

  她看着他,目光有些无奈,这人还装,明明就好得很,也不想想自己的儿子今日坠马……

  “询儿今日的事——”

  “与朕无关,又不要存心让你把朕当仇人看,怎么敢对那小子下手,是静贵妃……”他摇头,硬是把她搂个满怀,不让她离开。

  “别提了,今晚就好好陪陪朕,那小子多得是人关心,你不用去凑数。”

  “关心皇上的也不少——”

  “是不少,但缺你一个。”

  反正怎么说都是他有理,今天发生的事太多,她也无心与他争辩,其实她也只有在他身边,心中才真正踏实。

  太后被丽贵妃扶上了銮轿,脸色一沉,开了口,“今天抓到了个药膳房熬药的小太监,正给陆郡王的药里下毒,招了是你派人要在陆郡王的汤药里下痴傻药,你趁着宫中大乱,出这阴损的招数,真不知我母家为何会出你这么一个畜生!”

  丽贵妃脸色大变,吓得全身发抖。

  “哀家不治你的罪,是因为不愿皇室家丑外扬,丢了皇上的颜面,”太后紧皱的眉头显现她心头的怒气。

  这丫头平时机灵,却不知分寸,不懂什么事说不得更是做不得,“但此生不许你再踏出慈云宫一步,若哀家死了,你就拘在哀家的陵墓前,尽孝道过一辈子吧。”

  丽贵妃整个身子都快软了。她一无子,二无权,若少了太后撑腰,她将来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最近夏宏询总是带着靖王爷府的世子爷一起捉弄宫里的太监、宫女,有时一时兴起,两人还会一起出宫,京城里几个王侯、大臣的府第,除了在将军府还有点分寸之外,哪家没被两个小祖宗闹腾过,偏偏他们一个是将来的皇上,一个是将来的王爷,各王公大臣也只敢怒而不敢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