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皇上,本宫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3 页

 

  徐嘉佟听到太子的这些“丰功伟业”,是一个头两个大,偏偏夏宏询这些把戏不是别人教的,而是他皇帝老爹亲自传授,弄得她只能无奈的意思意思斥责几句。

  “怎么有你这么当父亲的?”夜深了,暖帐里传来了徐嘉佟的低斥,“亏你还是皇上。”

  夏涣然一手搂着她,昏昏欲睡。“皇上又怎么了?那小子也是将来的皇帝,现在就让他自在个几年,别拘着他。”

  “都快成了小霸王、鬼见愁了,还要让他多自在?”

  “就是要让他成了小霸王、鬼见愁。”夏涣然的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你走了这一遭,难道还看不明白,仁义道德有时行不通,要有些阴损才能生存。”

  “捉弄人还能学阴损吗?”她嗔怪的看他一脸得意,没好气的敲了下他的额头。

  夏涣然没有生气,反而笑得更惬意,“别烦,打小让那些家伙怕了他,将来咱们就不用担心询儿受欺负了。长平和依风的儿子满月,朕允你去一趟西北,出宫去恭贺,不过说到这个,你什么时候给朕生个儿子?”

  她的脸一红,轻摇着头,“不生儿子,要生个闺女。”

  夏涣然笑了笑,“成!不论是男是女,我都爱。”

  她搂了搂他,“不行,我一定要生个闺女,像长平公主一样。”

  “像长平?!”夏涣然的声音陡然拔高,什么人不好像,像长平?

  她一脸带笑的看着他,“怎么?像长平公主不好吗?”

  他表情迟疑,虽然是自己的妹妹,但他实在觉得她泼辣得很,一点都没个大家闺秀的样子,自己的女儿怎么能像她那副德行?

  “不然——”她趴在他胸前,眼底尽是笑意,“像牛嫂子!”

  “她?!”夏涣然吓得差点摔下床。

  她忍不住轻笑出声,窝进了他怀里,“我真的希望像她们。牛嫂子自由自在,知足常乐;长平嫁出宫,离开宫中的繁文缛节,不用一辈子被困着,若闺女像她们,该有多好。”

  说到底不过就是这宫中红墙绿瓦太不自由,关起门只有两人时是可以自在做自己,但出了宫门,母仪天下的责任就绑着她,她不单纯是他的妻子,还是个皇后。他叹了口气,“是朕对不起你。”

  “你没有。”她吻了下他的唇,在他的怀中尽情享受他给的温柔,“是我的选择,我从没后悔过。”

  ——全书完

  番外篇

  计(一)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虽然嘴巴塞了一堆好吃的东西,但花儿还是不忘记自己该忠心的是谁。

  “因为朕爱你的皇后娘娘。”

  花儿怀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宫中的人都很怕他,听说他一句话就可以要一个人的脑袋,但他没有要她的脑袋,而是叫她来,给她吃一堆好吃的东西,现在还跟说他爱娘娘?可是明明就是他把娘娘给逐到清碧阁,让娘娘脸上都没了笑容。

  “你骗人!”花儿一点都不留情面。

  夏涣然皱起了眉头,他已经拿出最大的耐性,这个丫头怎么都说不清,又不是要她出卖自己的主子,只是要她做点事而已。

  “这阵子,朕去了清碧阁之后,”他继续柔声说道:“你看皇后的心情如何?”

  花儿又塞了口桂花糕,想了一下,“开心,娘娘笑的次数比过去几年还多。”听到花儿的话,夏涣然一阵内疚,“你想不想让她继续开心下去?”

  花儿用力点头。“所以你要帮我,对不对?!”

  花儿看着他,依然没有点头或摇头。“朕可以赏你金元宝。”

  她摇头,金元宝没有用。

  “上好的衣料。”

  她仍是摇头。

  “不然你要什么?”

  花儿指了指桌上的糕点。

  他眼睛一亮,“你喜欢吃好吃的东西?”

  她点头。

  “好,那以后朕每天都派人给你送好吃的,可是以后有关皇后的事你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这样我才可以保护她,不让别人伤害她,知道吗?”

  “你也不会伤害娘娘吗?!”

  “我以性命起誓!”

  花儿又塞了一大口的枣泥糕,想了一会儿,用力的点头,就这样成交。

  计(二)

  “记得了,朕会在那里掘个洞,若清碧阁的宫门有人守着,就叫皇后从那里出去。”

  “皇上为什么要娘娘钻狗洞?”花儿皱着眉头,实在很怀疑这个皇帝口口声声说爱着娘娘、要补偿娘娘,一辈子对娘娘好的话是骗她的,不过她帮着他,把娘娘的事全都告诉他之后,娘娘脸上的笑容确实是比以往多了很多。

  “那不是狗洞,只是怕有坏人的时候以防万一。”夏涣然耐着性子对花儿说:“你很机灵,所以该知道宫里坏人很多,要小心一点,对吧?”

  花儿点头,“嗯,坏人很多,静贵妃和丽贵妃都坏,但最坏的是皇上!”

  夏涣然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因为这都是皇上的嫔妃,是皇上招惹来的!”

  夏涣然一时哑口无言,想否认,但想想花儿的话也没错。

  “总之若有事发生,就记得告诉娘娘有那个狗……不是,是有个出口,明白不?!”

  “明白。”花儿点了点头。“下去吧。”

  花儿点头,打算离开。

  “对了。”夏涣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对她说道:“盯着娘娘,别让她再爬屋顶。”

  “不让娘娘爬屋顶,那要爬什么?清碧阁有棵百年老树,比屋顶还高,叫娘娘爬树好了。皇上放心,花儿机灵,知道怎么做的。”花儿想想有道理,立刻一溜烟的跑了。

  夏涣然看着人一下子就没了身影,不由得拍着额头,他输了,真是彻底败了!韩依风走了过来,“皇上。”

  “要长平拿的东西可拿到了。”

  韩依风将手中的圣旨交上来,“哪有你这么做兄长的,竟要皇妹偷东西!昨日长平从清碧阁拿回来的,另外她还自作主张的拟了道假的放进木盒里。”

  夏涣然一笑,接过手,“我皇妹倒是聪明。”

  看着手中这道废后的密旨,他心头一阵快意,这东西将不能再威胁徐嘉佟,“对了,朕记得你麾下有个姓余的副将,此次也跟着你回京。”

  韩依风点头,“确实有这么一个人,皇上怎么突然提到他?”

  “看来相貌堂堂,朕查过他,为人忠厚,克尽己职,父母双亡,因投身军旅,一晃眼多年过去还未娶亲。”

  韩依风有些意外,“皇上查得还挺清楚的。”

  “皇后跟前有个宫女叫花儿,朕过些时候会下令将她配给他,你就让那名副将去守着清碧阁,让花儿喜欢他,不然那宫女的性子直,她若不喜欢,可是会巴着皇后不肯离宫。”

  “没想到皇上会为了一个宫女如此上心,果然是爱屋及乌。”

  “一方面是爱屋及乌,一方面是她的忠心,她该有好日子。花儿是皇后跟前的人,配他也不算配不上,他父母双亡,花儿将来嫁过去就当家做主,也没有伺候的问题,总之你看着办,别让人委屈了。还有你来看看,这墙对皇后来说是否太高了点?”看着清思殿外的高墙,夏涣然问。

  “娘娘都敢爬屋顶了,这堵墙不算高吧。”

  “爬屋顶有梯子,这墙可……”他灵光一闪,“看来得在墙外放些石块,墙内还得堆些摔不疼的落叶才行。”

  韩依风忍着笑意,“皇上真有把握你昏迷的消息一出,皇后拿着我的令牌会选择不出宫,而是连命都不要的赶到你身边?”

  “这是自然。”夏涣然回得一脸自傲,“朕可是她心头最重要的人!”

  “比太子更重要。”

  夏涣然没好气的看着韩依风,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韩依风立刻识趣的看着窗外,“只是皇上,这清思殿外有四面墙,你怎么知道娘娘会爬哪面墙?”

  夏涣然抚着下巴,想想也是有道理,“那就叫小六子趁着天黑,无人注意时,四面墙全都放石头,记得要找平坦些的,别让她跌伤了。”

  一切都准备好,他低头微笑的接过韩依风递过来的红烛,直接将手中的密旨给烧了,目光尽是一片冷然之色。

  他发誓不会让历史重演,之前是她用命护着他周全,从今而后,由他守护她!

  计(三)

  “你又来做什么?”

  “你别每次见了我都拿把大刀不成吗?”看到牛向南那泼辣的娘子,夏涣然皱起了眉头。

  “谁叫你每次来都没好事?”牛嫂子也不客气,手中的大刀又挥了挥,“给我滚出去!”

  “喂!我可是皇帝!”

  “我管你是谁!”牛嫂子吼道:“有种你砍了老娘,我看牛哥不跟你拚命才怪。”

  “你——”

  “大哥!”牛向南狩猎回来,一看到夏涣然立刻兴奋的冲上前,“这阵子想着你不知过得如何?都快睡不着觉了。”

  “牛哥?!”牛嫂子的声音拔高,“你想他想到睡不着,你没毛病吧?”

  牛向南还来不及说话,夏涣然就先开了口,“我与三弟兄弟情深,你这无知妇人懂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