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皇上,本宫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4 页

 

  “去你的,给我滚出去!”她转向自己的夫君,“牛哥,如果你再跟他说话,我就休了你!”

  牛嫂子的闺名叫水柔,但可一点都不柔。夏涣然翻了翻白眼,“笑话,自古只有男人休妻,没听过女人休夫的。”

  “我就偏做第一个!”

  “好啊,你们一分开,我就立刻给三弟找几个比你温柔又比你貌美的女子为妻。”

  “你敢!”亮晃晃的刀又指到夏涣然面前。

  牛向南被夹在两人中间,搔着头,帮哪边都不对,索性两边都不帮,只弱弱的问了句,“大哥来是为什么?”

  “你管他——”

  “为我此生最重要的女子。”

  牛嫂子的嘴巴惊得大开,手中的刀掉了下来。

  牛向南险险接住,“娘子啊,小心些。”

  “嘴巴闭上。”夏涣然不自在的动着身子,“有这么吓人吗?”

  牛嫂子嘴巴一闭,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此生最重要的女子?”

  这真是天下红雨,马生角,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没错,而且这件事还要三弟跟……”看着自己兄弟一副妻奴的样子,夏涣然认了,“这件事还要三弟跟弟妹帮忙。”

  “弟妹?!”牛嫂子快被吓死了,“你叫我啊?”

  夏涣然的嘴一撇,“是。”

  “好吧。”牛嫂子心情大好,“看你叫我弟妹的分上,先说说,要我们帮什么忙?”

  “其实也没什么,宫中有人生了歪念头,所以我得要离宫几日,让他们沉不住气,我知道你们夫妇俩在倚凤山上有狩猎木屋,你们想些办法让我与她困在山上,我要跟她在那里待几日。”

  “喂,既要离宫,你一个人走就好了,为什么非得要带着个女人,也不想想这会儿天寒地冻的,老实说,你不会勾引什么良家妇女,要带人上山去非礼吧?”

  “胡扯!她是我的皇后!”

  “既然是皇后,你又何必……该不会有人想害她吧?”

  夏涣然沉默。

  牛嫂子忍不住发出啧啧声,“你这男人就是害人不浅,十之八九是后宫摆不平,所以女人为难女人。”

  夏涣然叹了口气,倒也没有否认,“她想过些自在的日子,我想带她离宫,让她能快乐些。”

  看着他一脸诚挚,倒让牛嫂子不太情愿的闭上了嘴,对一旁的牛向南使了个眼色。

  牛向南立刻笑得灿烂,拍了拍胸脯,“大哥放心!一切包在小弟身上,我家都是我说了算。”

  “先谢过了。”夏涣然拍了拍牛向南的肩膀。

  可怜啊!以为他没看到牛嫂子跟他使的眼色吗?牛向南这辈子就栽在这女人手上,偏偏还沾沾自喜。

  “牛嫂子,这门口的马是你家的吗?有客人啊?!”

  “是村长。”牛嫂子瞄了一眼,大声嚷道:“是啊!京里来的朋友,就要走了。”

  “这马倒挺俊的,西北来的汗血宝马!”

  牛嫂子闻言,忍不住瞪了夏涣然一眼,“你就不能骑匹平常点的马吗?是怕人家不知你身分尊贵是吧?”

  “你说这什么话?我骑它又不是为了彰显身分,只是单纯它跑得快,你以为我一个人出宫容易吗?我得在被发现前速去速回。”夏涣然说完大步转身走了出去。

  牛嫂子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的呢喃,“看来宫里真要出事了,竟然让他不顾自己的安危只身出宫,这女人似乎真的很重要。”

  牛向南没答腔,只是在一旁盯着自己的娘子,不发一语。

  牛嫂子瞄着他,“盯着我瞧做什么?”

  “听娘子说话,”牛向南振振有辞的说:“娘子聪明,说话好听。”

  牛嫂子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脸,“我说话好听,但你每次都听你大哥的。”

  “听大哥的话,但命是娘子的。”

  “我的牛哥真会讲话。”也不顾她的胡子扎人,她用力亲了他一口,“这次就帮你大哥一次,若过些时候宫中有变,他让你进宫你就去吧,不过就这一次,我可不要我的牛哥有危险。”

  “知道了。”牛向南点头,“没有娘子点头,我哪里都不去。”

  一道红墙分隔出两个世界,有人对皇墙里的世界羡慕,有人追求皇墙外的生活,最重要的不过是知道自己一生要追求的是什么……

  后记

  散慢的步调 子纹

  昨天为了庆祝生日,所以全家出去吃饭,突然,我有感而发的冒出了一句,“今年的夏天还真是来得比较晚,这两天才觉得热……”

  我妈和我弟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我弟立刻回道:“天气早就已经热毙了!什么夏天来得比较晚?!”

  当下我一整个困惑,六月底了,天气是该热了,但是我真的没感觉。

  我向来以懒散过日子为人生最高指导原则,自然不会让外头天气变化影响自己生活太多,原则上我一天得出门两趟,一次早上七点送小孩上学,一次傍晚四到五点接小孩放学,其他时间要我出门可比登天还难——

  要不是这两天假日,我带着我弟的儿子趴趴走,终于晒到了火辣辣的太阳,我还真不觉得夏天已经来了,看来,我这个人的神经果然是属于恐龙那个层级的。

  正值夏日炎炎,照常理我应该跟着儿子们一同放暑假,但据他们的计画,他们要打工,白天不在家,晚上回来也不想我去吵他们,突然觉得有一个双子座、一个射手座儿子的自己有点落寞,纵使你再想黏着他们,他们也想要拥有属于自己独立的天空,当妈的人通常只能选择尊重,所以说句直白点的就是今年暑假被嫌弃的妈妈没事做,应该会乖乖的写作。

  至于这本作品——在小小拖了几天的稿之后,终于完工(谢天谢地),絮绢打电话来要后记,我嘴巴上说好,但还是硬装死了好几天,弄得她不得不再打电话来催,当下我还很厚脸皮的问了一句,“可以不要写吗?!”

  她立刻哀嚎说:“不行!”

  所以我只好说:“好!我会写!”

  要挂电话前,她很尽责的再交代了一次,“明天喔!明天一定要给我!”

  她的话令我忍不住笑了,因为当嘴巴说会写的时候,我心里还真是想着应该还能再拖几天吧……我还真是没救了,她开了口说了期限,我就只能保证明天一定交给她。

  挂电话之后想想实在汗颜,让人家百忙之中还要打电话给我,虽然我很散慢,但也不敢误了正事,新月一年一度的大事之一——香港国际书展就要到了!

  这本《皇上,本宫乏了》是特地为香港国际书展准备,我花了不少时间和精神,希望大家会喜欢!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