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艳女诱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6 页

 

  婚礼后,依约,如意酒庄还是归姜卡洛所有,三年内蓝斯将以私人名义无条件资助酒庄所有开销及担任葡萄酒顾问的工作,不过三年后,如果姜卡洛不能交出一张漂亮的成绩单,酒庄将更名为蓝海酒庄。

  这真是一个怎么看都象是交易的婚姻,蓝斯却坚持签下这样的婚前协议。

  姜卡洛始终不明白,这男人到底在坚持什么,为什么非要她抗下酒庄不可?否则誓不甘休?

  他爱她吗?她老是这样问自己。

  一个男人爱女人,为什么会爱的这样斤斤计较?蓝斯对她酿酒的要求始终未改,这让她好几次产生离家出走的念头。

  “究竟,你是为了什么娶我呢?”她还是弄不明白。

  正在看报的蓝斯望了自己的老婆一眼。“你问过很多次了。”

  “是什么?”她还是赖着问。

  他没回答,他干脆把他手上的报纸给很无耻的

  挤开,整个人直到挪到他怀里去给他抱。

  他也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因为我爱你。”这阵子他已经把这样的肉麻话训练到说起来象是在说早安一样的平常。

  “可是,你爱我不是应该要爱我的全部吗?包括我不会酿酒这一部分。你不该强人所难。”

  又来了……

  蓝斯在心里再次叹了口气。

  好象不管他怎么做,这女人都依然故我,打算耍赖到底就对了?因为他说他爱她,所以想把他的爱用的更彻底些。

  “生个孩子吧。”

  “嗄?”生孩子跟她酿酒有什么关系?

  “一个孩子抵五年,两个孩子十年,只要你一直生,咱们那份约无限期延长。”

  他说的象是在吃早餐一般容易啊。

  当她是猪吗?一直生孩子?!姜卡洛不是很满意,气呼呼的瞪住他。

  他索性低下头,把她吻到怒气全消,满脸羞红。

  “怎么样?要不要帮我生个孩子?”蓝斯嗓音低哑的附在她耳边问到。一大早的,她老是要考验他的耐力呵,这样抱着她,很难不欲火焚身,她不知道吗?

  他有些哀怨的问:“一定要帮你生孩子才能跟你做吗?”先前那些不安与猜他爱不爱她的心思,早飞3到九霄云外去了。现在的她,只想当他怀里的乖女人,被他爱着抱着宠着。

  话又说回来,这个男人很卑鄙,老是用这样让

  她不能说不的方式来达到目的,每次后悔还是每次

  上当。

  “摁。”他的手指开始不安分,探进她衣领内,抚摸着那片没穿内衣的柔软。

  “决定好了吗?”

  “摁......”她轻声应着,神志老早飞离。

  他笑了。“那就让我们生个儿子吧。”

  “我喜欢女儿”

  “那就女儿,下一个再来生儿子……”他依她,没笨到在这当下跟她争这个自己也无法决定的事。儿子女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得替姜家生出个真正可以传承家业的继承人,才不枉孩子的外公交付给他的神圣使命啊…任重道远,他认了。

  反正也没人拿着枪逼他爱上姜卡洛这女人,他怎能不认?

  只不过偶尔他会想,自己是不是一脚踩进了姜海勒的计谋,莫名其妙的成了对方的瓮中之鳖?

  这答案,已无解,想想还真的有点闷…

  第10章(1)

  又是一年一度的品酒大会,今年蓝海葡萄酒顾问公司扩大品酒会的规模,不只邀请美法两地的中盘及品酒大师,连亚洲地区的总经销和酒商们也都受邀参与盛会,占地上千坪的会场挤满前来品酒的宾客,照例要在其中选出最好的五种酒,当成蓝斯今年的主力进口。

  两个双胞胎小娃一左一右的坐在蓝斯的两只胳臂上,灵活大眼骨碌碌转着,可甜哩,小酒窝都跑出来。

  满室飘散的酒香对他们而言就像是每天要喝的牛奶一样,迷人又让他们喜爱,见一人一杯的喝着酒,也嚷着要。

  “是花,不是草!”男娃又有意见了。“好好好。”蓝斯安抚的拍拍男娃的脸,又转发同女娃。“你可以用闻的就找出那杯妈咪的味道吗?”

  “当然,我连作梦都会梦到那个味道。”

  “真是太好了,那你现在就去找找看,找到的话,爸比就带你跟弟弟去迪斯尼乐园玩。”

  “耶!”女娃大叫一声,身子动了动,滑下了蓝斯的臂膀,往那一堆酒靠过去,可惜个子太矮,跳啊跳的也碰不到酒杯。

  蓝斯示意一旁的安妮去帮忙,怀里的男娃也拚命扭动身子,要滑下去跟姊姊一起!

  “我也要去!”说着,一溜烟也跑了。

  “你作弊!”一个柔柔的嗓音从蓝斯身后冒出来,是剪去一头长发的姜卡洛,此刻的她看起来俏丽有型而且非常有古典美,和四年前艳丽性感的她简直判若两人。虽是如此,骨子里的个性是不会改变的,当妈咪的她虽然看起来温柔典雅,可是当她单独面对蓝斯时,依然热情如火得令人招架不住。

  被指控作弊的蓝斯一点都没有心虚的样子,一把揽过妻子的肩,俯身便给她一个吻-

  “我只是在测试他们的敏锐度罢了,如果糖糖真的可以在这上百杯的酒里找出妈咪的味道,那么她就是天才。”

  “不是想要藉这个机会否定掉我的酒,然后把如意酒庄改成蓝海酒庄?”

  “如果要,也得再等九年,你一次为我生了两个娃,合约自动延长十年,现在才过了四年。”

  “听起来,你非常的迫不及待啊。”

  “是啊,迫不及待看见爱妻的成果。”

  “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如果今年的品酒大会选中了我三年前酿的酒,你就输了。”“我没忘,牢记在心。”“那以后我就不帮你生孩子了。”

  啥?蓝斯的脸闪过三条线。

  “这是什么意思?”

  “自然是……”她突然压低嗓音靠在他怀里道:“不跟你上床的意思。”

  他环住她的腰,眯起眸子。“当真?”

  她无辜的眨眨眼,伸手挑弄着他的上衣钮扣。“不是主要帮你生孩子才能做吗?既然我不帮你生了,自然就不跟你做了,明白吗?”

  大庭广众的,这女人却偎他偎得很顺便,一点都不觉得尴尬。

  “这样公然挑逗老公的行为,不是良家妇女会做的事,老婆。”蓝斯眼眸带笑的警告。

  良家妇女?哈,当个良家妇女,就会老公疼、婆婆爱吗?还是可以多赚一点钱?在社会上功成名就?“喔,我本来就离那四个字很遥远了。”姜卡洛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不是属于那块料。“亲爱的老公,你不会是对我还有那种期待吧?”

  他可是她名正言顺嫁的老公,就算别人看了觉得碍眼,又能拿她如何?

  先别提她这几年因为那场拍卖会及一夜之间嫁入豪门的连续曝光,名声响亮到了无人能及的地步,光蓝斯,喔,不,是小威廉斯,他的事业版图就已经扩大到欧美非亚四大洲了,她的靠山真是厉害到不行呵,她相信,就算她酿的酒难喝到要死,还是会有一堆人为了讨好她老公而捧着钱来买她酿的酒,这就是托他老公的福。

  不过,就算是这样,她的亲亲老公还是不放过她,非得亲自验证她的酿酒功力,是否会碍到意境名酒的美名,坚持要让她的酒也参加这场品酒大会比赛,若能胜出,整个如意酒庄就真的鸡犬升开了。

  为此,当年嫁给他后的整整一年,她可是卯足了劲跟他拼了。放弃了最爱的画画不说,连社交场合都懒得去了,最后还怀了双胞胎,一整个给她忙到天昏地暗,差点成了黄脸婆。

  除了何叔,没有人知道其实当年她那场婚礼宴请宾客的酒,就是她的杰作,她利用其他废弃的三分之二的葡萄所酿出的类似香宾的水果甜酒,因为发酵时间不需要太长,所以刚好赶得及她的婚礼。

  没想到那酒让人猜了三、四年,当真有趣至极,也让她产生了实验及决心让人惊艳的志向。

  不过她这人极爱面子,越勉强她的事她就越不愿意去做,不让蓝斯对她报持期待,才可以全力以赴,她只是不愿意承担那份期待吧,她想,因为那只会让她喘不过气来。

  如今,是成果揭晓的时候了,她几乎紧张得一个星期都睡不着觉,每天紧巴着蓝斯做爱,因为累了比较好睡,再者,也希望用这一点讨好老公,免得她当真无法达到他的要求,哪一天被他给扫地出门。

  是啦,她承认自己用了点女人的小心机,不过,她可是用得理直气壮,因为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聪明的女人。

  “我对你,什么期待都没有,你只要是你,原来的那个姜卡洛,不管是任性耍赖还是不求上进,只要是你,我就爱了。”

  他的话让她好感动,比所有的甜言蜜语都还要轻易的攻进她的心坎里。

  一个女人,要的不过就是像这样无所要求的爱-只要她是她自己,他爱的就只是单纯的一个她而已。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