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艳女诱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所以,目前最重要的是要找一个强而有力的葡萄酒顾问公司,让它为酒庄的品质背书,酒庄的酒自然能顺利销售出去,解除经营及资金上的危机。

  当然,她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如蓝斯所言,一个酒庄如果没有出色的酿造师,注定会失败,但时间太过紧迫,紧迫到她只能先找到行销通路上的大靠山,再来寻找可以协助她的酿造咨询师虽然这一点也不容易。

  \"既然如此,那你只好自求多福了。\"蓝斯一笑,优雅的转身。

  一只手再次的由后头扯住他,他顿住脚步,却没有回头。

  \"好,我愿意,只要你可以成为如意酒庄未来三年的葡萄酒顾问。\"

  唇边的笑意瞬间敛去,蓝斯背着她的眸透着一股冰冷的寒意。\"你说……你愿意做什么?\"

  姜卡洛深呼吸了一口气,瞪着他的背,像是要把他的身体给射穿。

  这男人,简直恶劣到了极点!非得要她在这种公开场合把这种出卖肉体的事说出口吗?这样,他就得意了?

  \"跟你上床。\"她咬牙,压低了娇嗓。

  反正这男人生得人模人样的,有钱有势又有莫大的影响力,最重要的是他未婚,还是个黄金单身汉,她就当是跟一个喜欢的男人发生一夜情,想想也不是一件太让人不能忍受的事……

  总之,她豁出去了!

  蓝斯回眸,眸子定定的落在她极度困窘不自在的美艳脸上,然后下移到她纤细好看的颈项、浑圆饱满的酥胸及那盈盈一握的腰身,再往下移,来到她一双修长均匀的美腿上。

  姜卡洛被他那极尽放肆的目光打量得又羞又恼,整个身子隐隐颤抖着,连脚都发软。

  他的目光,就像那些艺廊买家在评估一幅画是不是值得买回家收藏,再三巡礼,连一些枝微末节都不放过……

  她只能忍受!至少,他把她当成一幅画似的审慎打量着,而不是当成路边一个待价而沽的妓女!

  半晌,蓝斯才慢条斯理开了口

  \"你想跟我上床?\"嗓音,很冷,像北极的雪,还会让人感到痛。

  \"不是我想跟你上床!\"姜卡洛将背挺得笔直。\"是我愿意答应你的条件跟你上床,这两者并不同。\"

  \"对我来说,这是一样的意思。\"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笔生意究竟成交了吗?\"

  蓝斯看着她,她也望着他,半点也没有屈居下风的意味,美丽小巧的下巴抬得高高的,将她性感的颈部线条彰显得更完美。

  他笑了,不顾四周宾客开始偷偷往他们两个这边瞧过来的目光,长手一伸勾住她的腰,瞬间便将她带进怀里

  \"你……\"她愕然地从他怀中抬眸,突来的亲密拥抱让她心跳加速且不知所措,更意想不到的是,这男人的臂膀竟是如此沈稳有力,被他抱着,竟让她刹那间有被人用心保护着、呵疼着的感觉。

  这,当然是错觉。

  而且大错特错。

  深黑神秘的眸陡地漾出一抹夺人心魄的笑,像顽皮的孩子,也像残酷的恶魔。

  蓝斯轻喊着她的名字,\"听好了,卡洛儿,我的答案是……我拒绝。\"

  第2章(1)

  他拒绝?

  那个男人说,他拒绝跟她姜卡洛上床?

  真是够了!这个该千刀万剐的大男人沙文主义猪!他竟然这样公然耍她?而且还是在露出那存心迷死所有女人的笑容之后,温温柔柔的开口拒绝她……还不是存心要玩她是什么?

  该死的!只要想到那张笑得十分得意张狂又嘲弄的脸,她就忍不住直想骂脏话!再骂他个祖宗八代!

  姜卡洛被拒绝之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喝酒!她没有委屈的夺门而出,而是深呼吸了好几次,直接走到品酒会中摆满试酒杯的长桌前,从第一杯开始,每一种酒都喝它一杯,连喝了十几杯之后,她才推开落地门走到外头的露台,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如意酒庄的总管何叔。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可是一听到何叔的声音,一股酸意却蓦地涌上姜卡洛的鼻尖和眼眶,让她的话硬是梗在喉间吐不出来—

  “是卡洛小姐吗?”没听到声音得何雅各担心的开口问。

  姜卡洛吸吸鼻子,在用手捣住,过了一会儿才到:“嗯,是我。”

  “怎么不说话?事情进展得不顺利?”

  “嗯… …不是,我只是喝多了,头有点晕。”

  何雅各当然一听就知道是谎话,姜卡洛可是这世上难得可以千杯不醉的酒国英雌耶,这事别人不知道,可瞒不了他这个待在如意酒庄数十年的老人啊。

  “不顺利的话就回来吧,我们在想想办法,葡萄酒顾问公司又不是只有蓝海一家,虽然蓝斯执葡萄酒进口销售之牛耳,但也不是一定要他不可—”

  “何叔,我漂亮吗?”姜卡洛突然打断他。

  “嘎?当然… …是顶尖的漂亮,有人说小姐不漂亮吗?”如果有,那人的眼睛铁定是瞎了。

  “性感吗?”

  “当然啊,我说小姐啊,你—”

  “如果何叔年轻个二十岁,会不会拜倒在我裙下啊?”

  嘎?真是越说越离谱了!何雅各脸上三条线。

  “不会。”跟本就是耍着他玩嘛。

  他年轻个二十岁,这小丫头才七岁耶,七岁的她皮得要命,根本就不穿裙子,只会穿裤子,而且每条裤子还穿不到三个月就这里破那里破了,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太难了。

  “不会?”

  “是啊,因为高攀不起性感美丽的小姐。”

  闻言,姜卡洛格格格的笑了。“听何叔这样说,我的心情好多了,是真的吧?只要是男人,都应该会喜欢我的性感美丽吧?”“那当然。”

  “如果不是呢?那是为什么?”

  何雅各皱眉,突然问道:“蓝斯先生… …不喜欢小姐吗?”

  听到蓝斯那个臭男人的名字,姜卡洛的心情一下子又掉到谷底,不由地嘟起红艳的双唇,轻声道:“这世上不可能有男人不不喜欢我的,何叔,我会让他承认他是喜欢我的… …”

  至少,她的身体与美丽无可挑剔啊。

  会拒绝她,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他是个正人君子所以不喜欢女人投怀送抱?还是他讨厌太主动的女人?又或者他只是嘴里说不,欲擒故纵?

  “小姐,你绝对不可以用身体来当交换条件,知道吗?这样,先生和夫人在天之灵一定会很伤心难过的,如果我是先生和夫人,宁可不要如意酒庄,也绝不可能要小姐用身体去交换的,这一点,请小姐务必明白才好,听见我的话了吗?小姐?绝不可以那样啊。”

  唉!姜卡洛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更觉自己没用了。

  “知道了,何叔,我不会的。”就算她想给,也得人家想要啊,偏偏,他最引以为傲的东西人家还不屑一顾哩。

  “那小姐好回来了吗?要不要我开车去接你?”

  “不了,我还要参加这里的晚宴,如果可以,我应该会玩到天亮再回去,你不必等我了。”她姜卡洛绝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女人,不到最后关头,她,咬紧牙根也会撑下去。

  如意酒庄的姜卡洛,成了今日海蓝晚宴上最出风头的人物。品酒会上,他不仅百分之百猜对蓝海要进口的五种葡萄酒,更让人错愕的是,他竟对百分之五十折扣的进口外贸在场的第二名——来自法国勃根地的酒商高恩。

  高恩是个蓝眼褐发的法国男人,高大英挺,风度翩翩,所有卡洛儿喜爱的有点他全都具备,而卡洛儿一口流利的法语,美丽动人的外貌,亲和力十足的微笑和惊艳全场的舞姿,也在在迷眩了高恩的眼。

  从头到尾,高恩只是在场外看着她微笑,直到她跳累了,像只蝴蝶般的飞到他身边栖息,他绅士的替她倒酒,用痴迷的眸光瞧着他举杯将葡萄酒一饮而尽,就像喝的是白开水一般,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要是别的女人这样喝他倒的酒,他可能早就掉头走人,可这卡洛儿太特别,特别到就算亲眼看到呀这样糟蹋上等的葡萄酒,他也只是微微一笑,再替她斟了一杯。

  “这是昂利。佳叶所酿造,最有名的葡萄酒,口感如何?”高恩见她又是仰头饮尽,怕她醉,便开口跟她说话。

  姜卡洛看着高恩,嫣红的粉颊让她笑起来更加可口动人,对于他的问题,她只是轻应了一句:“嗯,很棒。”

  “就这样?”高恩莞尔,以为她会高谈阔论一番,将这款美酒的美感抒发到极致。

  姜卡洛又看了他一眼,笑得更迷人了。“非常棒,这样行了吧?”

  她不懂,喝酒就喝酒,好喝酒好喝,干什么非得正经八百的对这些酒品头论足不可?啊,法国得男人,果真挺无聊的,伸长手,他决定自己倒酒,高恩却早她一步帮她将杯子斟满。

  “谢谢,这样就不必一直倒酒,真爽!”说着,仰头又是咕噜咕噜喝下肚。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