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王妃快上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人生 裘梦

  又有一本书宝宝要跟大家见面了,心情略激动。

  梦梦实在不是一个勤奋的好孩子,估计这辈子也没得治了,大家就勉强接受一下吧。当然,如果实在接受不了就无视好了。

  虽然是不大……嗯,应该是非常不勤快吧,好在梦梦一直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书宝宝的数量不断在增加,这也算是梦梦对自己人生的一个交代吧。

  作为资深宅女,梦梦越来越不爱参与社交活动,为此,梦梦的母亲大人深恨梦梦的人生太过单调。

  不过呢,梦梦倒觉得单调的人生也是一种人生,这世上的人千千万万,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独一无二的,完全没有可比性。

  相信大家小时候都经历过被母亲、父亲大人拿别人家的孩子作比较来教训,或者说教育咱们长大要成材名单不得不说,有一些人就是在这样被比较的过程中变得叛逆,甚至因此走上不归路……

  不过梦梦的人生是阳光且积极向上的,在母亲大人无数次对我的打击下,梦梦一直保持着乐观的态度,锲而不舍地挑衅着母亲大人的底线。

  母亲大人万安,要顾好自己的身体,实在没必要跟我太较真儿,俗话说“认真就输了”呗。哈哈。

  每次一本书交稿的时候,梦梦就开始愁啊,愁我下一本要写啥,愁啊愁啊书宝宝的数量就多了起来,在不知不觉中梦梦在写作的路上也走了好久,蓦然回首,哇靠,又老了一岁。

  所以说嘛,男人不问钱包,女人甭提年龄,提了就内伤啊。

  人如果不长大多好,这让我又想起了那首《不想长大》,是呀,不长大真的很好。可是,人总是要长大的。

  小时候盼着长大,长大了却又很想回到小时候,于是乎,近几年一些网站上就看到了重生之类的文章,看着看着就会想,如果我们也能重活一次该多好。

  虽然有时候特别想重活一次,但是又忍不住会想,重活一次就真的可以不一样吗?不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既然性格决定人生,所有我对重生也仅止于想一想,就当一个梦,但梦毕竟是梦,这种梦如果真的实现,梦梦倒不确定那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了。

  过去无法改变,未来遥不可及,只有当下是我们抓得住的。

  所以要珍惜所有,珍惜当下。

  第1章(1)

  三月初,郊外踏青放风筝。

  这一天不论皇亲贵胄还是市井平民,都扶老携幼到野外赏春,田野之间的生机勃勃消散了三冬的寂寂冷清。

  风雰和她的丫鬟小果也是人群中的一员,此时的她正在放风筝。

  「小姐,剪断吧。」

  听到小果的话,风雰望了一眼自己手中那只高高飞在天空中的纸鸢,伸手拿过了小果递来的剪刀,轻轻一剪,那纸鸢便乘风而去,不多时便消失在天际。

  小果在一旁微笑道:「这样就好,小姐把病和不好的运气都放掉了。」

  风雰嘴角也勾起一抹淡笑,点了下头。

  小果的目光落到那些相携踏青的人身上,说了句,「还是外面的风景好啊。」

  「你这丫头,就爱往外跑。」

  「难道小姐整日待在府中就不闷吗?」

  风雰侧头看她一眼,「没有你闷吧。」

  小果微微嘟嘴,突然眼睛一亮,指着不远处,「小姐,那边好像出什麽事了,咱们过去看看吧?」

  风雰顺着她的手指看了过去,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好啊。」

  得到自家小姐首肯,小果马上欢快地朝那边跑了过去,风雰见状笑着摇摇头,慢条斯理地跟了上去,身後几步开外,一个相貌朴实壮硕的家丁也沉默地跟着。

  还未走近便已经听到了争执声,这时小果也回来了。

  风雰问道:「怎麽回事?」

  小果喘了一下,指着河边道:「是两位小姐不慎摔到河里去了,刚被人救上来。」

  「只是这样?」

  小果立刻摇头,上前两步,声音也压得低了些,目光透着兴奋,「当然不只,现下那两位小姐和身边伺候的下人正相互指责呢,都说是对方下的黑手。」

  风雰忍不住笑了,语气带了点儿兴味,「还有吗?」

  小果故意吊胃口,「小姐猜她们是谁?」

  风雰伸手在她的额头戳了一指,「我不猜。」

  小果撇撇嘴,一脸的无趣,「小姐,您怎麽一点儿好奇心都没有呢?」

  「因为你的好奇心已经太重了。」

  小果半点儿没有被调侃的自觉,兀自往下说道:「是大理寺丞和兵部尚书家的小姐呢。」

  「然後呢?」风雰很自然地接着问。

  「小姐您忘了?」小果闻言显得有些讶异。

  「什麽?」风雰回给她一个茫然的表情。

  小果忍不住暗暗翻了个白眼,颇为无奈地道:「前些日子奴婢不是告诉过您一个大消息吗?」

  风雰皱了皱眉,「你经常都会告诉我大消息,是哪件?」

  「就是那件啊。」她试图唤醒自家小姐的记忆。

  「哪件?」

  「就是关於冀王妃人选的事啊。」

  风雰恍然大悟,却又分外不解地问:「这跟咱们有什麽关系?」

  「跟咱们没关系,可跟那边的两家小姐有关啊。」

  风雰大抵明白了,一把抓住跟跳豆一样又要跑掉的丫鬟,道:「她们都已经摔河里去了,你怎麽不吸取一下教训,还想过去?」

  小果满不在乎地说:「现在大家只管看热闹,奴婢只是个丫鬟,不会有人盯着奴婢不放的。」

  「我会。」

  小果一怔,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风雰很认真地看着她,又说了一遍,「我会。」

  「小姐—」

  「我没事的时候就会想盯着你。」有一个太过随兴的贴身丫鬟,有时候也真的是件满无奈的事,可没办法,谁教她是她的人,她也只好多花些心思照看了。

  「大树。」

  一直跟在她身後默然不语的家丁,此时终於开口应了一声,「小姐。」

  「把你妹妹拉好。」

  闻言,大树立刻上前几步,抓住妹妹的手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下意识往河边看了一眼,那边已经是是非之地了,果儿还想往上凑,难怪小姐不许她再过去。

  小果看着闹烘烘的河边,表情难掩失望。

  风雰也朝那方看了过去,随口问了一句,「怎麽会两个人都摔到河里去的?」

  精神因这话为之一振,小果嘿嘿笑了两声,「根据奴婢听来的消息分析啊,是有预谋的计画和意外之料的突发状况一起出现的结果。」

  风雰点头,这跟她想的一样。

  小果继续报告她之前打听到的消息,「据说这两家的小姐都是冀王妃的热门人选。」

  「哦。」

  「小姐,您怎麽一点儿都不捧场啊。」没得到预期中的反应,小果嘟起嘴。

  「我不是在问吗?」

  「可是您的表情好无趣。」小果微微抱怨。

  风雰一脸理所当然地道:「我不觉得这有什麽好大惊小怪的。」

  「为什麽?」

  「有竞争就会有矛盾,有矛盾出事故就很正常了。」

  「小姐说得对。」看来是她自己想太多了。

  「小果。」

  「是,小姐。」

  「你说那边的人是谁?」

  小果顺着自家小姐的手指看过去,犹豫了一下,道:「好像不是普通百姓。」

  「嗯。」

  「要不奴婢过去看一下?」

  「过去你就一定认识了?」风雰对此表示怀疑。

  「不一定。」

  「那就算了。」

  「啊?」

  「风筝放完了,该回去找我爹了。」

  「嗯。」

  主仆三人转身往来时路返回。

  他们回到凉亭的时候,风辙正在亭子里与人下棋,风府的老管家忠叔则守在亭外,在里面伺候的明显是别人的小厮。

  风雰有些好奇,以口型问了老管家,「什麽人?」

  老管家尚未给出回应,亭子里已经有人说话了,「这是你家姑娘?」

  正捏着棋子思忖的风辙闻言回头,就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不由得面上挂笑,「正是小女,雰儿,过来给先生见礼。」

  风雰走进亭子,规规矩矩地行礼问好,「先生好。」

  坐在风辙对面的男子约四、五十岁,虽然身材有些微发福,但眉眼长得还算不错,想必年轻时是个俊秀的男子。

  风雰的目光在他身後的两个侍从身上多停留了一下,他们给她的感觉有些怪,似乎随时在警惕着什麽似的。

  中年男人上下打量了风雰一遍,笑着对风辙道:「你家的姑娘不错。」

  风辙捏棋子的手微紧,面上不动声色地道:「这是在人前,私下性子颇有些顽劣呢。」

  「已经除服了吧?」

  风辙被这突然的话题问得微怔了一下,「前几日刚除。」想到妻子的亡故,他心中顿时有些酸楚,如今只有他们父女相依为命了。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说什麽,继续下棋。

  风辙的心中却忐忑起来,果然不应该在京中多做停留。

  他不过是想着女儿守孝三年没出过家门,趁着今天出来踏踏青,父女两个再扶着亡妻的灵柩归乡,谁知会碰到眼前这位大老爷,拜托可千万不要节外生枝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