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王妃快上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3 页

 

  “怎么可能?”他挑眉,“最怕你不高兴的就是本王了,本王怎么会明知故犯?”

  风雰吸了口气,道:“王爷,如果你还记得我是个孕妇的话,就不会让我处在紧张的氛围之下。”

  龙安恪微怔。

  她继续道:“我知道头三个月得小心,可是,我的身体没有问题,而且我也不是不知轻重,这冀王府又不是龙潭虎(雪),你真的不觉得自己太紧张了吗?”

  龙安恪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抱着怀中的人,轻声道:“本王最怕的就是你这么严肃认真地跟我说话。”

  风雰扬眉。

  “本王知道了,不让他妈这么守着了。”他最终还是妥协了。

  自己的王妃一般情况下都会顺着他,但是一旦触及底线,她就会爆发,龙安恪承认自己其实很怕她那莫样,让他有一种仿佛只要一个不小心,她就会从此离他而去。岳父说过,不行就让她自己好好过,她一直觉得雰儿很热衷把他撇到一边去自己好好过。

  这种事怎么可以?

  他绝对不允许!

  “我困了,先回房了。”

  “本王抱你回去。”

  风雰闭眼靠在他怀中,道:“听说你城外有庄子。”

  “想去庄子静养?”

  “嗯。”

  龙安恪下意识便要答应,但话临出口时却生生咽了下去,“府里待得不舒服吗?”

  “你连二门都不让我出,你觉得我会待着舒服吗?”风雰不答反问。

  “外面那些闲杂人等你何必要看,只看本王就够了。”

  风雰无言了。

  小果在后面偷笑,王爷的醋劲最大了,有时候真的就像王妃说的,无理取闹。

  “龙安恪,”风雰伸手揉揉额际,“你准备让我一辈子就困在这方寸之地吗?”

  “雰儿——”

  “出门戴帷帽,不让旁人看到我的脸也就罢了,现在似乎连我看别人也不成了吗?你是不是打算把府里的侍卫都换成太监?”此话一出,把明暗卫们吓得直打哆嗦。

  太可怕的设想了!

  龙安恪嘴角微微抽搐,“本王哪有那么不讲理。”

  “那就让我出门,再憋在这座冀王府,我的心情一点儿都不会好,你要知道我是孕妇。”她最后提醒他。

  “好吧。”

  “你答应得这么勉强是怎样?”

  “没有,雰儿想出门散心,本王哪能不让,更何况你现在还怀着咱们的儿子,肯定不能让你不高兴的。”

  风雰抬头看他,“你还记得答应我的事吧?”

  “嗯?”

  “如果这胎是女儿——”

  “记得记得。”

  说话间,夫妻两个已经回到了卧房。

  将侍女都请退之后,龙安恪抱着妻子坐在床头,一双手极不老实地在她身上游走,含着她的耳垂道:“那雰儿要为本王多生几个孩儿。”

  风雰想躲开,却未果,不消一会儿,两个人便赤裸着滚到了床上。

  风雰伸手撑在他胸前,喘着气,道:“不行,我怀着身孕……”

  龙安恪的手已经探到她的蜜(雪)之内,哑着嗓子道:“满三个月了,我问过太医可以了。”

  “不行……”她怕他不管不顾伤了腹中胎儿。

  “本王会小心的,听话。”

  最后,风雰还是屈服在他的身下。

  自从妻子诊出喜脉,近两个月没能近身的龙安恪终于如愿以偿地畅快耕耘了一番,觉得身心前所未有的舒畅,反观被他折腾得困乏的风雰已经有些睁不开眼。

  “雰儿。”龙安恪搂着妻子,眉开眼笑的。

  风雰没理他,她累极了,责任就算顾忌了她的身子也没多收敛,果然不该心软的。

  龙安恪一边抚着她的身子,一边道:“我们去坪水镇安胎,你说好不好?”

  风雰一下子清醒过来,一双明眸中满是不可置信,“坪水镇?”

  “好不好?”

  风雰狐疑地看着他,“真的?”

  “当然,本王怎么会骗你。”

  风雰笑了起来,“好啊,不许反悔。”

  龙安恪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如花绽放的娇颜,暗哑着嗓音道:“雰儿以后不许跟别的男子多说话。”

  “出门一定要戴帷帽。”某王爷继续要求着。

  她伸手捶了他一记,啐道:“我都已经被你圈养起来了,你还不满意?”她自嫁他,哪次出门不是从头遮到脚?

  至于跟别的男人说话,她更忍不住眼角微抽,就连她参加宫宴之类,除了必须的应答,她何曾与旁人多说过一句话?

  “你答应我,我就许你在坪水镇长住。”

  风雰吸了口气,责任是拿捏住了她的七寸,死不要脸的压迫啊。

  “雰儿——”

  “长住?”她确认。

  “长住。”

  “那行,我答应你除非必要,我不会跟别的男人多说一句话,我爹除外。”她最后补充说明。

  “我就知道雰儿最听话了。”

  “滚,我要睡觉了。”

  “天色还早,睡什么啊?”

  风雰一把抓住某人不安分的爪子,微微眯眼,“再乱来的话,孕期内你都别想碰我了。”

  “好吧。”龙安恪识趣地收起了不良心思,老实地环住她,认真地说:“你睡啊。”

  第二天,冀王便带着妻子出城,美其名曰到城外的庄子去散心。

  等皇帝收到消息,说他家老七直奔坪水镇而去后,忍不住派了个人去质问。

  然后,冀王让使臣带了答案回去。

  “我在坪水镇有处庄子,简称城外的庄子,何错之有?”

  皇帝顿时无语,又上这小子的当了!

  ——全书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