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谁准你上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离去的脚步声,让杜铃兰抬起头来,眸底已经泛起了一阵的泪意,她就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如此懦弱无用的一面。

  女人的眼泪,除了龙湖以外,对他而言全都是不屑一顾、不值一哂的东西。

  她都知道,伴在他身边十多年的她,统统都知道。

  十五年前。

  粉嫩的娃娃,坐在安静的角落里,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看着前方围在一起玩耍的孩子们。

  她的手里拽着一只有她半个人高的大兔子玩偶,她总是离不开这个兔子玩偶,因为这是她的爸爸妈妈,留给她的最后一份礼物。

  那天……是她的生日,她在家里等着父母回来,可是,她等了很久很久,最后等到的,是社福机构的职员,以及这只兔子玩偶。

  社福机构的职员说她的父母出了车祸,当场死亡,由于她的父母都是孤儿,所以他们必须将她送到孤儿院,两天后,她就被人送到这里来了。

  初到陌生的环境,她好害怕,晚晚都呜咽着要找爸爸妈妈,直到照顾他们的职员不耐烦地对她吼道:“你爸妈已经死了!死了!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死了?就是说,他们永远都不会再回来,永、远、都、不、会!就算你哭死了,他们也不会再回来,你懂了没有?”

  她呆在原地,用一双泪眼盯着那个职员,后来,她再也没看过那个职员,听说好像是院长听到了她吼她的话,所以解雇了那个职员。

  虽然再也听不到那些伤人的句子,但那些话,早已经在她小小的心灵里扎了根。

  她变成了一个没有人要的小孩,如果没有人愿意收养她的话,她就会待在孤儿院里,直到成年,就要离开。

  年纪小小的她不懂得什么叫做收养不收养,她只是一直缩在大厅的角落,抱着自己的兔子玩偶,不问世事、不理会其他的人。

  第1章(2)

  来孤儿院收养孩子的人很少,因为大多数的人都不想要来路不明的小孩,生怕会给自己带来麻烦,随着孩子的数目越来越多,资源的分配也越来越沉重了,而照顾他们的职员,也经常忙得不可开交,没有空去理会总是静静坐在一角的她,也没有空去拯救被其他孩子欺负的她。

  一个身形高壮的小孩冷不防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缩了缩,知道他又来找她的麻烦。

  这些天,那个带头的孩子王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居然总是来欺负她,不是扯她梳得整整齐齐的小辫子,就是推她跌倒、让她摔疼,也因此,她的身上,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瘀青。

  “小哑巴,又坐在这里想爸爸妈妈了对不对?”难听的称呼,伴着发辫被扯疼的感觉,传入耳中。

  她咬着唇,不看不理他,以为他会像过去几天一样,玩够了就会自讨没趣地离开,只是她忘了,今天她还抱着她最重要的玩偶。

  手中的玩偶,冷不防地被抢走了,她睁大了水眸,惊慌地看着那个孩子王将她的玩偶扔到地上,用脏脏的脚往上头猛踩。

  看到米色的小兔子被踩得脏兮兮,她心疼得哭了起来,上前想抢回自己的玩偶,可是瘦弱的她完全不是孩子王的对手,他双手一伸,就把她推开,失去平衡的她往后退了几步,小脚更是大意地踩上地上的一颗小皮球,白晢的额在下一刻,重重地叩上坚硬的墙壁。

  “砰”的一声巨响,在大厅里响起,原本吵闹的大厅瞬间陷入一片的死寂。

  小铃兰只觉得自己的头很昏、很痛,而且她还感觉到有液体从她的额上流下,甚至流进了她的眼睛,只是,她没有像以前那样倒下来大哭,要其他人帮她抢回玩偶。

  她伸手,抹去眼里的液体,撑着踉跄的小身子,一步步地走向那个已经吓得六神无主的孩子王。

  她推开他,珍惜地拾起自己的大兔子,小唇忍不住地绽起一抹浅浅的笑花,全因玩偶虽然有些脏了,可是没有破,一点损伤也没有。

  她的头湿湿的,所以她不敢把脸埋进大兔子的怀里,她抬起头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可是她的脚,不知道为什么,出奇地没力。

  不行,她要去把脸洗干净,她告诉自己,这样才可以紧紧地抱着她的大兔子。

  一步,又一步,脸上的血,因为她一步步的走动,而滴落在地上。

  她的逞强、她的强撑,一切都落入不知何时出现在大厅里的两个少年眼里。

  其中一个少年,在她快要撑不住倒下前,上前扶住了她。

  异样的感觉教她困难地抬头,迎上一双没有什么情感的冷静墨眸。

  “阿霆?”另一个温文的少年,好奇地挑眉。

  “不用挑了,就她。”话好像冰块似的,一字字的吐出。

  “你肯定?这丫头筋骨奇差,绝对会吃上许多的苦头。”温文少年提醒着,他们来的目的不是来捡宠物,他们来是为了寻找新一代的影卫。

  “我知道。”

  “那你还挑她?”

  “但我知道,她可以。”不但可以,而且还会很出色,从她可以如此倔强地保护她的兔子玩偶,便知道只要她认定了,就算不要命,她也会好好地保护。

  这样的人,很适合当影卫。

  温文少年讪笑,“好,我相信你的眼光,现在先带她去止血吧,再流下去,你其中一个下属就会流血流死了。”

  少年低下头,看着怀中被血染污了的小脸,“你,愿不愿意跟我走?”他给她选择。

  两手抱着玩偶,小铃兰看着冰冷表情的少年,迟疑地点了点头。

  他在她快要倒下时抱住她,所以他应该不是坏人,在她天真单纯的概念里,韩洛霆的确不是坏人,从来都不是。

  遇上他,是她人生的一个转捩点。

  她,成为了新一代的影卫。

  从孤儿院里被领走,在医院里休养了足足两个星期,然后被带到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宅,中间的这段时间,小小的杜铃兰只敢跟在沉默寡言的韩洛霆身旁,任凭旁人再怎么逗她、哄她,她也是不发一语,又或者是先看看韩洛霆的意思,再作决定。

  韩洛霆被一只小尾巴跟着,却半点不悦的感觉也没有,理论上,他的确是该感到不便与不悦,但他欣赏这丫头的倔强、欣赏她的执着,更欣赏她对要保护的对象的那份坚持。

  只有这样,他才可以放心,将她放在自己最重要的人身边。

  牵着杜铃兰的小手,他往主宅的方向走去,甫走进大厅,一个粉粉嫩嫩的娃娃便像炮弹一样地往他们冲来,冲进他的怀里,一张粉色的小嘴还高兴地喊着:“霆霆、霆霆!”

  他放开杜铃兰的手,伸手把小人儿抱了起来。

  这娃娃,是把他从地狱深处救出来的天使,他发过誓,必定会以他的生命、他的全部来保护她。

  被放开手的杜铃兰下意识地伸手,想握回他的手,被他大大的手掌牵着,她会有一份莫名的安全感,就好像再也不会有什么人可以伤到她,抢走她的玩偶,又或者是扯她的辫子等等。

  可是,她的手捞了很久,都没有握到他的手,所以她抬起一直垂得低低的小脑袋,看向那个抱着一个像小天使一样美丽可爱的女孩的少年。

  “哥哥……”她轻唤,希望他会从小天使身上分点注意力给她。

  韩洛霆回过脸,看到她小脸上的希冀,他心一动,放下手上的小天使,重新将她牵到自己身前,让两个粉嫩的小娃娃面对面地站着。

  小龙湖看着跟自己差不多高,但明显比自己瘦弱的女孩儿,下一刻,她眼儿发亮,冲上前抱着杜铃兰,“你就是要来跟小湖一起玩的小朋友对不对?你好,小湖会保护你的!”

  她的童言童语,逗笑了四周的人,而杜铃兰,则是傻愣愣地被她抱着。

  她的怀抱好温暖,跟韩洛霆的不一样,但还是让她感到好温暖、好舒服,而且小天使还说会保护她。

  不过,她已经知道自己的“使命”,从第一天被带走时,韩洛霆已经跟她说过了,她被带到这座大宅的原因,她要做的,是保护眼前的小天使,用她的生命去保护他的天使。

  事实上,她不懂什么叫做保护不保护,她只知道,龙湖就好像她的兔子玩偶一样,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龙湖,她会好好地守着龙湖的。

  在这一瞬间,她便已经决定了。

  “洛霆,这娃儿太瘦弱了。”而且筋骨奇差,不是当影卫的材料,龙家的当家,开了口,眼中有着不赞同。

  这些日子,杜铃兰已经听到很多人这样说过她了,而事实上,她也开始接受那些所谓的“训练”,比起其他一同受训的孩子,她明显是比较没用的那一个,体能不行、不够敏锐。

  可是,她要保护小天使,也不要韩洛霆对她失望,所以她抬起小脸,鼓起勇气对着那个看起来很严肃的男人说:“铃兰会很努力保护小湖,像保护小兔一样。”稚嫩的童嗓,软软的、甜甜的,却有着无人能及的坚定。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