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谁准你上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韩洛霆有些讶然地看着她,他见过她保护玩偶的那份执着,但教他讶然的是,她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便决定了要保护龙湖?

  其实说真的,他对自己这个决定也是抱着怀疑,让一个如此瘦弱的女孩当影卫,真的合适吗?尤其经过几天的训练,他从导师那里得到的资料可以看出,她根本就连最基本的体能要求也做不到,日后的训练只会更辛苦、更吃力,这样更教他不禁想,自己的决定会不会害了她?

  可她眼中的那份坚决,教他无法撤回这个决定。

  事实上,她的话,也教龙家的人深深地震撼了。

  一个七岁的娃娃,应该像龙湖一样的天真无邪,然而杜铃兰眼中,除了纯真,还有着一抹与她年纪绝对不相符的成熟。

  他们相信她。

  只有龙湖呀呀地抗议着,“小湖会保护你的,你不用保护小湖!小湖有爸爸、妈妈,有哥哥,还有霆霆跟其他叔叔、伯伯保护,你不要保护小湖,你让小湖保护你!”长期被大家保护爱惜的她,很想像其他人一样,好好的保护杜铃兰。

  杜铃兰很高兴,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心中的那份激动感觉,那是自双亲不在后,再也无法感受到的感觉,但她还是坚决地摇头,“铃兰会保护你的。”

  因为她知道这样,韩洛霆会高兴。

  天使,是他最重要的人。

  为了他,她就算不惜一切代价,都会好好地守着天使。

  为这个念头,即使日后再苦、再艰辛的训练,她都咬牙撑过了。

  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这份感觉代表什么,直到那个春暖花开的日子,她终于觉醒,原来,从韩洛霆自孤儿院抱起她的那一天开始,他的影子便已经深深地在她的心头,扎了根。

  然而也是在同一天,她也了解了另一件事,她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一个下属。

  他最重要的,由始至终只有龙湖,那个美好纯真得教人无法不爱、无法痛恨的天使。

  自那天起,她便收起自己的情感,只敢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他,暗暗地恋慕他。

  她不求他会知道,也不求他会回应,直到被他深深拥抱时,他喊的却不是她的名字。

  那一刻她便知道,她该清醒了。

  第2章(1)

  杜铃兰侧躺在床上,她的身子还有着纵欲过度的酸疼,但那已经好多了。

  蓦地敲门声响起,她一怔,不知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还会有谁来找她。

  披上睡袍,她拢了拢及肩的长发,赤着脚走向门,将门打开。

  门外伫立的人,是她绝对意想不到的,所以她有片刻的失神了,但也只是片刻而已,很快地她便收拾起自己的心情,恭敬地垂下头,“统领。”

  韩洛霆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个时间来找她,但刚刚发生的事,教他无从反应,他知道龙湖一向都会听杜铃兰的话,所以来找她去说服龙湖,这是唯一的方法。

  但他万万也没想到,会瞧见只着单薄睡衣的杜铃兰,少了平日纯黑的深色衣物,只着一件粉色睡衣的她,看起来十分的羸弱,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见到了十五年前,那个瘦弱无比的小小铃兰。

  那时候的她,总会握着他的手,他去哪里,她便跟到哪里,只不过她很懂分寸,当他真的忙起来时,她绝对不会在一旁烦着他,她会乖乖的去做她自己的事,或者去练习新学的武术,或者是照顾她的盆栽。

  原来,那时候的情景,他还记得那么的清楚,反而是属于龙湖小时候的记忆,却没有来得如此的深。

  或许,是因为这个丫头,乖巧得教人心疼吧?他这样地告诉自己。

  “统领?”他久久不语,教她有些困惑,但她还是没有抬起头来,只是出声唤他。

  他从记忆里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依旧冷漠,让人无法窥探他的想法,更不会有人发现他在发呆。

  “五小姐要去日本。”他淡淡地道出刚刚与龙湖争执的事。

  “那我马上准备。”龙湖要去日本,身为她的影卫的杜铃兰也必须随行,所以杜铃兰马上回应,并准备在他离去后开始收拾行李,只是她困惑的是,这么小的事情,需要由他亲自来跟她说吗?

  “这一次,五小姐打算一个人去。”他强调著“一个人”三个字,这也是他与龙湖争执的主因,“她不要任何人跟着她,包括你、包括我。”

  杜铃兰垂下眼,假装没有听到他语气中的无力,这些全都轮不到她去关心,而他也不需要她的关心。

  他与她,只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她只需要等着他下达命令,然后达成,就是这样简单的事而已。

  她不需要开口将事情再复杂化,她告诉自己,也警告自己。

  只可惜,她没有办法对他难得流露而出的无力坐视不理,明知道这样她会难受,但她还是开了口说:“我会劝五小姐的。”

  他最终的目的,其实只是想要她去说服龙湖,答应至少让一个影卫跟着去日本而已。

  也只有龙湖,才值得他花这么多的心思以及时间,在这样的时间登她的门,用着无力的口吻去拜托她。

  在心中无力地嘲笑自己,怪不得自己会受伤、怪不得自己会难过,因为这一切全都是因为她的不忍。

  她该狠心点,如果,她可以的话。

  杜铃兰已经答应了他,会去劝龙湖,韩洛霆理应离开,不应再留在她的房间门前,只是眼角的余角却瞄到了,不该出现在她皓颈上的痕迹,他对那样的痕迹一点也不陌生,因为过去荒唐的岁月,他比谁都清楚那是什么。

  胸臆中翻腾着激烈的怒火,他失控地伸手,拨开她垂落脸侧的长发,让那一片片的吻痕,忠实地呈现在他的眼前。

  一个又一个吻痕,盘踞在她雪白的皓颈上,一直蔓延到衣领的上方,不必看,他都可以猜想得到,那些被衣服遮住的肌肤,铁定会跟她的颈项一样,遍布吻痕。

  显然,留下这些吻痕的男人,对她的身子有多么的不餍足、有多么的留恋,那一个个的印记,好像在宣告所有权似的。

  韩洛霆突如其来的举动,教杜铃兰反应不及,她失措地退后,躲开他的手,让柔顺的发丝再次垂落在自己的颊边。

  她的退后,犹如心虚的表现似的,教他胸臆间的怒火,更汹涌、更炙热。

  “是谁?”他沉声地问,一点也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有多像一个发现妻子不忠的丈夫那样,狂怒而醋意大发。

  杜铃兰这下才意识到,自己颈间的吻痕还没有消失,而自己此刻只是穿着什么都遮不住的睡衣。

  伸手抓过一件高领的外套穿上,只是她的手还来不及穿过衣袖,就被他用力地擒握住。

  她皱起眉,因为他掌间失控的力道。

  韩洛霆稍稍放缓了手劲,但却没有放开她,依旧钳握住她的手,“是谁?到底是谁碰了你?”焚原似的怒火,几乎教他失去所有的理智,更让他想将那个在她身上留下吻痕的男人,碎尸万段。

  他不曾如此地愤怒,那样的感觉他不曾经历过,他只知道,他痛恨这样的感觉。

  她咬着唇,不语。

  他要她怎么说?对他说,她趁着他酒醉时,冒充他的天使,跟他翻云覆雨了一整夜?

  这样的话,她说不出口,宁死也不会说。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她不要连最后一丝的尊严也没有了。

  她的沉默,让他彻底地怒疯了,掌间的力道控制不了地加重,“你不说?就这么袒护那个男人?他有什么好?值得你在这个情况下还不说?”

  手腕,好像断了一样地疼痛,她的眉皱得更紧,但她还是不开口。

  “你!”她宁死不从的模样,教他好像被火烫到似地甩开她。

  失去平衡的她跌坐在地上,好像一只失去生命力的玩偶一样,久久没有反应。

  就在他准备拂袖而去时,她的嗓,幽幽地轻吐:“我爱他。”

  三个字,轻轻软软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杀伤力,但韩洛霆却觉得自己好像被人用刀捅了胸口一下,“你说什么?”

  难以置信,或者是说,他根本就不想去相信。

  “我爱他,爱到连命都不要了。”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为了他,她可以用自己的命去保护他最重要的人,十几年来风雨无阻的,这不是爱他爱到连命都不要了,还会是什么?

  “闭嘴!你应该知道,你的命是五小姐的,不是其他什么野男人的!你从第一天踏进龙门时,我已经告诉过你了,现在忘了那个男人所有的事,你要记住,能要你的命的,只有五小姐一个人,你的生死,全凭五小姐。”失控了的理智,教他说出一堆平日不会说的话来。

  龙门的影卫,的确是为此而生,但龙家的人,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样对他们,他之所以会这么说,全只因为他的理智通通消失无踪了,就在她一再地袒护那个男人,还有她说出一句她爱“他”时。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