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可不可以不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陆橒天生对数字有着别人所没有的敏感度,思绪明快逻辑清楚,不管是吃饭睡觉洗澡走路,通通都不影响他用最快的速度,在脑中建构出一张结合财务收支的执行计划表。

  曾经有个人对他说,他若从商,将会是个很棒的生意人,他可以给他机会。

  但对陆橒来说,人生不该只有赚钱这个选项,应该还有更多更多的可能。

  而他现在就在挑战这些所谓的更多的可能。

  用他自己争取来的机会。

  原本一门心思都摆在经费规划上头,直到敏锐的耳朵察觉到有一串脚步声正朝这里接近,陆橒本能地抬起头——

  前方有群人,团团簇拥着一位重要人物,正浩浩荡荡的往陆橒的方向走来。

  看见被包围的重要人物,陆橒深邃而清冽的眸底,一抹几不可见的异色倏忽闪过,机警如他,连忙闪身躲向转角一个大型观赏植栽的后方,尽可能的将自己的身影妥贴地隐藏起来,从头到尾没有半点迟疑。

  直到那群人经过眼前又澈底远去,陆橒这才重新走了出来。抿着唇,黑眸幽幽地望向人群中远去的背影,脸上表情讳莫如深。

  许久,薄唇轻扯,带点玩世不恭的散漫少年气质的他,吹了吹额前的发。

  “呼!好险!”

  说真的,方才要是被逮到,他今天肯定很难脱身。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不惜冒险前来,才顺利为球队争取到经费,拿到这张宝贵的支票,不是吗?严格说来,这应该可以说是一次“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概念实践,若是能运用到棒球场上,应该也是个挺不错的战术。

  陆橒自我解嘲的歪了歪唇。

  脚跟一旋,转身,陆橒当场楞住,整个人像是被点穴,完全无法动弹。

  “陆橒?!”

  惊诧中揉着一股乍喜的男嗓,让陆橒无奈地闭了闭眼。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来告诉他,这只黄雀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什么他半点都没注意到?

  眼见逃不掉,陆橒索性摸摸鼻子,乖乖束手就擒。

  不,他是自投罗网。

  陆橒挤出花一般的笑容,主动迎上前去,“嗨”字的音阶才发了一半,就被突如其来的一记猛烈撞击打得溃散飞扬,陆橒的胸口也跟着隐隐作疼。

  “你这臭小子,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

  被抱紧处理的陆橒苦笑望天。

  “呃,你要不要先松手,我、我……快要喘不过气了……”

  宋梒才不管,楞是多抱了一会,才心满意足的放开陆橒。

  “是不是想清楚了,愿意回来帮董事长了?太好了,这样做就对了!虽说你现在还年轻,也不能老窝在那个小学校里虚度光阴。”宋梒一把搭在陆橒肩上,“见过董事长没?走,刚好我有事要找董事长,我们一起过去。”

  相较于宋梒的激动、主动,陆橒却是一动也不动。

  饶是宋梒再迟钝,此刻也从陆橒脸上淡漠的表情嗅到了不对劲,“怎么了?你不会还是不想回来帮董事长的忙吧?”

  “从来就没考虑过。”陆橒一脸淡笑地望着宋梒。

  宋梒不能理解他为什么就是不肯,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机会,难道他就不想好好地发挥他这身天分和才能?

  “为什么?陆橒,你明明那么优秀!你若能回来,董事长一定会很高兴。”

  “我的人生从来就不是为了让他高兴才存在的。”

  宋梒瞬时语塞,和陆橒有几分神似的俊逸脸庞上明显写着失望。许久,呐呐低喃,“……我还以为你今天来是已经回心转意。”

  “抱歉。”陆橒真心道歉。

  宋梒理解的拍拍他肩膀,尽管觉得遗憾,“董事长知道你今天会来吗?”

  “当然不知道,否则我还能在这悠哉悠哉地逛大街吗?”

  宋梒一脸狐疑地望着陆橒,“那你又是为什么来?”

  陆橒天生是个倔脾气,能够不踏进这里一步,就打死不来。换言之,他既然来了,就肯定有事。这也就是为什么宋梒一见到他,便误以为陆橒是打算接受安排,进入广新集团。

  “领支票。感谢贵集团热心公益,愿意赞助偏乡孩子的棒球梦,我谨代表来丰高中棒球队向广新集团致上十二万分的谢意。明年的黑豹旗全国高中棒球大赛,我保证,我们一定会表现的比今年更好!”

  即便内心再不喜欢踏进这里一步,可为了争取棒球队的经费,陆橒愿意勉为其难的走一遭。

  “就只是为了这个?!”宋梒简直不敢相信。

  “当然!因为广新集团是所有提供赞助的单位里,最慷慨的一个啊。”十万块欸,陆橒晚上睡觉作梦都会笑。

  宋梒都快要厥过去了。这个陆橒是脑子坏掉了吧?只要他愿意,他所能拥有的又何止是这区区十万的赞助经费?!

  “陆橒,你明明可以拥有更多。”

  “我不需要更多,十万块恰恰好。当然,如果你愿意出资认养球队,我们来丰高中也非常欢迎。”眸光闪烁顽皮。

  宋梒真是拿陆橒没辙,“完全认养我恐怕没这能力,友情赞助一二还是可以的,回头我让人寄张支票过去。既然回来,晚上一起吃饭。”

  “不了,球队周末还要训练,我今天就得赶回来丰。下次吧,下次我会狠狠地敲你一顿的。”

  “不过去跟董事长打声招呼吗?”

  努努嘴,沉吟须臾,“还是别打扰大忙人了。”耸肩,挥挥手,陆橒转身大步离开。

  宋梒无言目送陆橒离去。

  其实他很羡慕陆橒,正因为羡慕,所以不能理解,明明就是个人才,却偏偏只想窝在偏乡小镇当老师,唉,真的是很可惜。

  走出广新集团,陆橒抬头看了看头顶上这片晴朗的天空——

  可以想象,他离开后,宋梒肯定又要对着他的背影唉声叹气个老半天,说什么好可惜之类的老话。

  对陆橒而言,可不可惜这种事,别人说的都不算,得他自己说了才算。至少截至目前为止,陆橒都不觉得当一个偏乡教师有什么好可惜的。

  这原就是他一直想要从事的工作,打从他很小、很小,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时,他就已经在心里立定了这个志向。

  他想要像外公、外婆当年那样,守护偏乡的孩子,守护这些一不小心就会被粗心又自私的大人们忽略掉的孩子。

  不过,他也不是个满脑子空有理想,不甩现实为何的傻瓜,绝对不会天真的以为梦想可以靠吃空气就能活,钱还是很重要的。

  像现在他就觉得心里特别地踏实。

  陆橒拍了拍背包里的支票,心情美美的,昂首阔步地准备搭车回来丰镇。

  车站大厅人满为患。

  刘牧葳拎着简单的行囊来到购票窗口,买了一张回老家的单程车票。

  距离发车时间还有十几分钟,她没有半点悬念,径直走向车站大厅的便利商店给自己买一罐瓶装水。

  站在结帐队伍里,刘牧葳昔日明亮的黑眸,黯淡地宛若两滩死水,有泰半时间都呈现失焦状态,整个人一动也不动,活像尊石雕像,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拒绝和外界产生连结的腐败气息。

  直到身体被一名拎着大包小包、抢着买饮料的冒失妇人狠狠地撞了一下,刘牧葳才有了反应。

  掀眸,冷冷淡淡地朝始作俑者瞟去一眼——

  但也就是一眼。

  对方没有道歉,刘牧葳也并未指责,波澜不兴地收回目光。

  目光一看、一收之间,刘牧葳不经意地在右手边的杂志架上,看见被选作封面人物的自己。

  接受W女性杂志专题采访时,刘牧葳还处在爱情、事业两得意的人生颠峰,尽管只是一袭最普通不过的白色厨师袍,穿在她身上就是特别地自信醒目。

  曾经,大家都说她前途一片看好,甚至私下揣测,也许再过不了多久,她就能成为台湾五星级饭店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行政主厨。

  可谁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做出离开的决定。包括她自己。

  响应内心的召唤,刘牧葳毅然决然的辞去H酒店餐厅主厨的工作,抛下令人欣羡的大好前程,挥别她亲爱的家人、她狼狈不堪的爱情,一个人离开她自小熟悉的城市,选择回到记忆中的老家重新开始。

  这是她经过反复思考后所做下的决定,并不是一时冲动为之。

  原因很简单,在信任瓦解的同时,心,也跟着支离破碎,她无法自欺欺人,假装自己很好、没有受伤,勉强自己继续扮演那个光鲜亮丽的美女主厨,扭曲着心继续她热爱的烹调。

  离开,对现阶段的刘牧葳来说,是她所能想到最好疗愈自我的方式。

  她需要一个人慢慢地舔拭伤口,慢慢地把在爱情中破了洞的心,一针一线地重新缝补起来。

  如果……她还可以的话。

  未来或许不确定,但,这并不能动摇她的决心。

  想想,这应该是自己最后一次以美女主厨的身分,接受杂志专访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