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可不可以不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尽管过去三天两头就接受采访,但她总是因为太忙碌,而不曾仔细地读过杂志内文。说真的,她也很好奇,编辑们都是怎么描述她这个人的。

  行动显然快过她的脑袋,待她回过神,刘牧葳发现自己已经伸出手,从杂志架上抽出“自己”。

  泛着冰凉的手指,翻开铜西纸质的封面,内页里那张她和伙伴们一起摄于厨房的相片,像被施了魔法,瞬时将她脑中的思绪拉回了那一天……

  第1章(2)

  专业而纯熟的烹调技艺,源源不绝的创意,加之天生对味道有着不同于一般人的超凡敏锐度,让二十九岁的刘牧葳,在清一色几乎是男人天下的料理界中脱颖而出,一举跃上台北H酒店的主厨行列。

  尤其当她甜美的脸蛋,如传奇般第一次出现在杂志封面后,名气不胫而走,“美女主厨”的封号就此如影随形。

  此刻,这位美女主厨刚打完中午的硬仗。

  偌大的中央厨房里,一改方才用餐时段的忙碌步调、紧张节奏,紧绷不再、放松自在,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战斗后,静好的舒适与惬意。

  刘牧葳和几个伙伴站在水槽前,一边慢条斯理的刷洗锅碗瓢盆、刀叉杓筷,一边游刃有余的接受亚洲销售第一的W女性杂志的专题采访。

  水声哗啦哗啦……

  “请问刘主厨,你都已经是主厨了,为什么还坚持亲自清洗这些锅碗瓢盆?很多厨师都把这些工作交给菜鸟,为什么你不这样做?”

  弯唇,绽开浅笑,“在我的团队里,不只我要清洗这些锅碗瓢盆,每个人都应该要这么做。原因很简单,这些锅碗瓢盆不只是锅碗瓢盆,而是伙伴,是我们团队中的伙伴!身为一位厨师,如果连自己的伙伴都不去照顾,又能煮出什么令人感动的好料理呢?”

  话落,不只其它厨师们点头认同,就是一旁的摄影师也用连按快门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刘牧葳的敬意。

  这绝对不是漂亮话而已,但凡跟刘牧葳工作过的人都知道,这位美女主厨真的很会照顾伙伴,提携新人从不藏私。

  “Chef!”

  听见菜鸟助理厨师小桥的呼唤,刘牧葳立刻放下手边的工作,抹净双手,快步朝小桥看守多时的大汤锅走去。

  接过助理厨师手中的汤杓,舀了少许汤汁到小碗里,凑到嘴边尝了一口。

  她一手叉腰,一手轻轻托住汤碗,微眯着眼眸,专心感受汤汁滑入口腔之后,给味蕾带来怎样的冲击、留下什么程度的韵味。

  沐浴在自然光晕中的甜美脸蛋,有一种迷蒙的美感……

  “小桥,说说看你怎么熬这锅汤的。”

  看得出来小桥有点紧张,双手紧紧抓着围裙边角,深呼吸了两口,他压抑内心的忐忑,巨细靡遗的把每一个步骤、添加的香料,全都说给刘牧葳听。

  刘牧葳低头,陷入沉吟……

  小桥大气不敢喘一声,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刘牧葳。

  对刘牧葳来说,不过是几秒钟的静默,对菜鸟助理厨师来说,却彷佛过了一世纪之久。

  小桥紧张得手心直冒汗,心脏更是扑通扑通乱跳。

  刘牧葳霍然睁眼,转头看向小桥——

  “味道掌握得不错,香料的比例拿捏得恰到好处,不只提升汤汁的丰富度,也保留了蔬菜原有的鲜甜。不过,我建议你下次可以调整一下放蔬菜的顺序,比如说把红萝卜提前,会让汤头的滋味更香醇成熟。”话落,不忘对小桥竖起了大拇指,鼓励这个年轻人。

  “谢谢Chef,我下次改进。”好学的小桥赶紧抽出随身的小册子,龙飞凤舞的把刘牧葳的建议写下来。

  他才来一个礼拜,小册子已经写满了刘牧葳给他的指点。

  刘牧葳嘉许地拍拍他的肩膀,转身走回刷洗的位置。

  这时,一股渐渐浓郁的香气飘来,强烈地诱发了刘牧葳的饥饿感,她突然想起自己午餐还没吃呢,下意识的就喊——

  “David,你是跑到火星去煮面了吗?闻香不会饱,麻烦快点带着你的面回到地球好不好,大家都快要饿死了!”

  遭到点名的David,挺着媲美怀孕三十六周的肚腩,正经八百的行举手礼,朗声回答,“报告Chef,我一直都在地球,因为宇宙飞船太小,太空总署禁止我搭乘。”

  刘牧葳实在是好气又好笑,横去一记眼刀,大剌剌的开口就是恐吓,“你回嘴啊,你回嘴啊,当心饿到我一粒细胞,信不信,明年中元普渡,本主厨我先把你打得像猪头,接着把你开肠剖肚,送你上供桌。”边说还不忘高举手上沾染着泡泡的汤杓,作势要K人。

  这其实也没什么,刘牧葳不过就是想要小小的恐吓一下David,大家见怪不怪,谁叫他们这位主厨甜美的只有长相,至于言行举止嘛……咳咳咳,就是现在看到的这模样。

  文雅一点说,就是比较大而化之、不拘小节啦。

  问题是,现在厨房里还有外人在啊!

  “Chef,注意形象。”一旁的副主厨扯了扯刘牧葳,对她猛使眼色。

  “干么,你眼睛中风喔?”

  面对如此粗神经的主厨,副主厨白眼都快翻到后脑杓去了,只得咬牙明白提醒,“我的主厨大人,你还在接受采访!”

  刘牧葳顿觉脑门一凉……

  完蛋了!她竟然忘了自己还在接受采访……刘牧葳心里圈圈叉叉到了极点。

  W女性杂志做了一个专题企划,广邀各个领域的杰出女性,希望透过采访每个人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藉此砥砺更多的女性读者勇敢找寻自我。

  为了力求采访的真实与写实,W女性杂志特地派来一名资深采访编辑和一名摄影,贴身跟随刘牧葳一整天,藉以深入了解她工作时候的形象。

  问题是,她工作的时候根本没有形象可言啊!

  早知道就不该答应公关部的请求,接受什么鬼采访。

  刘牧葳一脸尴尬地对着杂志社的人笑了笑,顶着涨红的脸,低头奋力刷洗汤杓,咬牙质问身旁的副主厨,“你干么不早点阻止我?”

  前提得是她能够被阻止啊!副主厨很无辜,只能苦笑以对。

  “刘主厨跟同事的互动……好、好有趣。”采访编辑含蓄地说。

  “哈哈哈,哈哈哈……”刘牧葳表情尴尬,一径傻笑,心里却在滴血。

  毁了毁了,这下完全去了了啊,从今天开始,她刘牧葳美女主厨的甜美形象,就像变了心的情人,一去不复返了。

  当天深夜下班,男友傅子新一如既往的开着爱车来接她。

  刘牧葳一坐上车,安全带都还没系好,就别过哭丧的小脸,对着驾驶座上的傅子新大吐苦水,“学长,人家今天干了一件蠢事——”

  刘牧葳劈里啪啦地就把白天发生的采访小插曲,一五一十的全都给傅子新说了个清楚明白,终末还不忘唉了几声,以示痛心疾首。

  傅子新忍俊不禁,别过头,一双黑眸深情的望着刘牧葳,口吻宠溺地对她说:“我的葳葳怎么这么可爱!”举起手指,往刘牧葳鼓得像小河豚似的脸颊,亲昵地捏了一下。

  “别以为一句可爱就可以抚慰我受创的心灵。”尽管嘴巴这样说,刘牧葳心里却觉得甜甜的,这应该是每个恋爱中的女人会有的毛病吧,总是心口不一。

  “那……如果加上这个呢?”

  傅子新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枚钻戒,从容地递到刘牧葳面前。

  天啊,是每个女人心目中的梦幻蓝品牌欸!

  刘牧葳简直不敢相信,瞠着一双美目,满脸傻气的望着傅子新手中的钻戒。

  “今、今天又不是我的生日……”她呐呐的说。

  “傻学妹,这可不是生日礼物。”

  傅子新取出钻戒,倾身上前,一把拉起她的手,不由分说地就将钻戒套进她纤细的手指。

  刘牧葳小小的挣扎了一下,长期在厨房工作,她的手明显不像一般女孩柔细,每次傅子新握她的手,刘牧葳就会忍不住自卑,总会下意识的抗拒、想逃。

  偏偏傅子新不让她闪躲,仗着天生力量的优势,仗着刘牧葳永远无法对他说不,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戒指牢牢地套在她手上。

  刘牧葳怔怔地望着手指上灿烂的钻戒,觉得眼前的一切,美得不像是真的。

  “葳葳,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永远都那么率直纯真,即便是干了蠢事,也特别可爱迷人。”

  刘牧葳觉得自己的脑袋晕乎乎地厉害,“……我、我又没有答应要嫁你,你怎么可以自己把戒指套在我手上?”

  “因为你爱我,不可能拒绝我。”傅子新自信的说。

  “你少臭美!我才不爱你!”刘牧葳娇嗔不依,加之惊喜来的太突然,一时叫人无法消化,心慌意乱的刘牧葳握着粉拳,不假思索的就往傅子新身上挥去。

  “呕……”傅子新捂胸、弯腰,发出一记痛苦闷哼。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