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可不可以不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1 页

 

  “傅子新。”

  “这位傅董真的很厚待你,连今年度的老师调派令都要插一手,县政府教育局没少被施压,我说你到底有多讨人厌啊你!”

  “也没怎样啊,就是长得比他帅了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帅,最大的缺点还是帅。”要不是在洗碗,手上都是泡沬,陆橒真想帅气的拨浏海。

  “妈的,你小子还真敢讲啊你!”钱梁裴狠嗟他,“所以你现在想怎样?需要哥我去给你出气吗?揪几个人去给他盖布袋,这事我还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的!要吗?”

  “你还小啊,居然还想盖布袋,不用了,我原本就没想怎样,只是不想当糊涂鬼,问个清楚而已。”

  “欸,小子,人家可是想动用特权把你踢走,你还不反击啊?”

  “是能踢去哪里?大城市不缺老师,我顶多是从这个偏乡,踢去另一个偏乡,我还是能教我的书“是,就你陆老师心宽。”

  “我不是心宽,这不是有钱子哥罩着我嘛,送去的环评资料你看了吧?到时候就麻烦钱子哥多方帮忙,千万!千万!不要让我们美丽的来丰镇被财团吞吃了。拜托拜托,小弟感恩。”

  “知道啦!资料都送来了,涉及的层面甚广,我若不出点力阻挡,还对得起来丰镇的乡亲选民吗?你放心,我会搞定的。”

  “谢啦,钱子哥!有空来玩。”

  第10章(2)

  陆橒示意刘牧葳挂掉电话。

  “怎啦?”陆橒好笑的望着瞬也不瞬地盯着自己的刘牧葳。

  “傅子新真的向县政府教育局施压,想把你调走?”

  “听起来是真的。”

  “他怎么可以这样!他实在太可恶了!”刘牧葳好气愤,“不行,我们不可以这样什么都不做,免得他以为我们真怕了他!”

  “别为那种人生气,就算县政府教育局抵挡不住傅子新的施压,把我调到其他地方,只要还是在偏乡服务,做我想做的事情,我都没关系。”

  “可是他这样未免太霸道了。”

  “姊姊打抱不平的样子好可爱。”

  没好气的打了他一拳,“欸,在跟你说正经的呢!”

  “好好好,说正经的,那我问你,如果我真的被调走了,怎么办?!”

  “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

  “那就好啦,有你在我身边,只要有学生需要我,荒山野岭我都去。”话锋一转,他偏头笑盈盈的望着刘牧葳,“欸,姊姊,你不会是在跟我求婚吧?”

  “我哪有?”

  “明明就有!你自己说啦,我去哪里你就跟我去哪里,这不就是一整个嫁鸡随鸡的概念吗?”

  她小脸泛红,娇嗔不依的道:“概念你的头啦!我问你,刚刚你跟你钱子哥在说什么环评?我怎么听不懂?”

  “喔,那个啊……你应该知道,胖达的阿祖是来丰镇的大地主吧?”

  “这跟环评有啥关系?”

  原本是没啥关系的,不过前阵子一直有自称是台北某大财团的人,三番两次的找上胖达的阿祖,希望他能卖出手中的土地,据说是要盖什么渡假村还是观光大饭店之类的。

  问题是,老人家根本不想卖祖产啊!对方不死心,一天到晚来骚扰阿祖,胖达的阿祖很困扰,吃不好睡不着,搞得胖达也很不安,来学校的时候随口提起,他也就顺便了解一下,才知道傅子新的京禾企业是整个案子主要的发起者,广新集团也在可能投资的行列中。

  陆橒当下就联络了在广新集团工作的宋桧宋桧给他的答覆是,内部评估中,尚未定案。

  来丰镇附近,包括来羲、来德一带,确实是风景优美,可是若要开发成大型的观光饭店,势必会对当地的天然美景造成不少冲击。台湾从来就不缺乏开发,甚至可以说是已经被过度开发了,长久下来,财团赚了大钱,可真正的输家永远是居民!所以陆橒当时就想,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这些财团以利益为主的过度开发?

  宋桧他是信得过的,只要宋桧说尚未定案,那就一定是集团内部意见尚未统合,只要有人能提出不利开发的证据,广新集团的内部就会审慎思考这笔投资,也就很有机会挡下这个案子。

  陆橒二话不说,联络了以前在美国念书时认识的朋友,这些朋友现在都是在环境保护议题上很知名的专家,陆橒邀请他们到来丰镇假旅游之名,低调的做了一趟初步的环评。

  当然,他不过是一个小小高中教师,哪里有这样的财力,这中间自然也麻烦了宋拾不少。

  宋拾以内部评估为由,派出集团的私人飞机,接送这些专家来台,等完成环评后再低调的把人送走。

  现在这份报告资料不只宋拾手上有一份,陆橒也给钱梁裴送了一份去,为的就是希望钱梁裴可以动用他在政界的人脉,挡下这件开发案,好让来丰镇不被财团分食。

  他不否认这其中确实掺杂了一些私人情绪——他不是心宽,他只是懒得跟傅子新做拳头上的意气之争,像这种可以让傅子新急得跳脚的事情,他可是很乐意去做呢!

  他陆橒是善良,但也不是人人可欺,该出手的时候,他可是不会手软的。

  就在陆橒耐心解答刘牧葳的好奇的同时,钱梁裴正对着一旁的宋桧摇了摇手机。

  “你都听到了吧,你弟弟就是这脾性,砍人都砍大条的,小拳头他不挥,我真庆幸我是他朋友,不是他敌人。”

  “陆橒跟你最亲,你就不能帮我多劝劝?”

  “我跟他哪里亲?别讲得我跟他好像有一腿。真要说亲不亲,我跟他有你这个亲哥哥亲吗?”钱梁裴笑说。

  “你明明就懂我在说什么,又何必曲解我?”

  宋桧真心觉得可惜。陆橒确实是个有能力的,以他的聪明才智,何愁管理不了一个广新集团?可他偏偏就是不肯,宁可窝在偏乡教他的书。

  “这话你都说上百次了,我不是不帮,而是你那个弟弟有多顽固你自己也知道,陆橒想要做的事情,百来个人都拉不住。”

  “可我爸是真的希望他能回来接班。”

  “接班的事情不是还有你吗?”

  “可论能力,我确实不及陆橒,而且我总觉得,陆橒的成就可以更高更好,广新集团就是他的舞台。”

  “但这不是他要的舞台啊!”

  “梁裴,这次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如果陆橒不只是一个高中老师,傅子新敢这样欺他吗?”

  “问题是,傅子新这下也占不着好处啊,这一手环评资料压着,京禾企业要想在来丰镇搞什么渡假村,不先赔半个身家进去我输给你。陆橒的反击能力比你我想像的要好,有时候他只是心善不想作绝,真要出手,也不是不能。”

  “这是当然,陆橒虽然不姓宋,但还是我宋家的人,我们宋家的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还有一点你没说,你们宋家的人还很护短,尤其见不得自家人被欺负。”

  “那是。”宋桧笑了笑。

  “其实,你应该说服伯父成全陆橒,到偏乡服务这不仅仅是他的梦想,也是他对他外公外婆的一种感念,再说,陆橒做得可是比赚钱更神圣的事情,若是有你和伯父的支持,他肯定很高兴。”

  “或许你说的对。”

  其实宋桧也不止一次在想,成全陆橒,他是不是会更快乐?再者,只要陆橒快乐,他这个当大哥的又有什么好觉得可惜的呢?

  ***

  “少爷,你可回来了!”管家像是等了他许久似的。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老爷一直在书房等你,说是要你回来立刻去书房见他。”

  “发脾气了?”

  “这倒没有,就是感觉情绪闷闷的。”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把手边的外套交给管家后,宋桧转身就往书房的方向去。

  举手往门上敲了两下——“进来。”威严的嗓音穿透门板。

  宋桧推开门,“董……”幡然醒悟过来,现在不是在公司,旋即改口,“爸找我有事?”

  宋然放下手中的书籍,抬起头,取下嘴边的烟斗,“去哪了?”

  “海燕的陈总请满月酒,我过去致个意。”

  挑眉,黑眸迸射着精光,“我以为这件事情你已经交代秘书去走个过场了。”

  “爸……”

  “还不打算说?真以为你让秘书把报纸藏着掖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宋然神情淡漠的望着大儿子。

  “爸,这次是有人故意针对陆橒,想刁难他,陆橒其实是无辜的。”

  “教书教到闹上新闻,他能有多无辜?更别说都让人欺到头顶上了,他再无辜也是活该,谁让他无能,连自保也不行!”

  “陆橒才不无能,这就是他的反击。”宋桧把关于来丰镇的渡假村投资环评资料递到父亲桌案前。

  宋然瞟了宋桧一眼,沉吟须臾,伸手接过资料,慢条斯理的看了起来。

  直到阖上手中的资料,宋然都没说话。可宋桧却看到,父亲嘴角明明就微微的勾起,摆明很满意,尽管他一句话都没说。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