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可不可以不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2 页

 

  “钱梁裴说了,有了陆橒这手资料压着,京禾企业要想在来丰镇搞什么渡假村,肯定要先赔半个身家进去。”

  “对了,那个钱梁裴不是还挺有能耐的,处处关照着陆橒,怎么这次连个傅子新也搞不定?”

  “陆橒不让。陆橒说了,反正大城市不缺老师,他顶多是从这个偏乡,踢去另一个偏乡,他还是教他的书。”

  “没出息!”

  “爸,陆橒真要没出息,就不会有你手上这份资料了,你想,要是我们广新跟着傻傻投资,到时候还怎么抽身?再说,陆橒要真没出息,你还会希望他回来吗?”

  宋然没好气的瞪着大儿子。

  “爸,这几天看着新闻,我突然有个想法,其实陆橒做的是比赚钱更神圣的事情,现在他拉了那个孩子一把,相信往后那个孩子有了能力,也会去拉别人一把,若是这些孩子能够一个拉一个,背后的社会效应,可不是陆橒回来接班可以达到的,虽然他没回来接班很可惜,可我也真心替这样的陆橒感到很光荣。”

  “那个钱梁裴给你洗脑了?”

  “不是,他只是随口提起陆橒的外公外婆,当年是怎么把他从坏孩子的行列拉回正途的往事。爸,赚钱人人都可以,可能够有这样的胸怀去扶持弱势,是很不简单的,我们应该要支持陆橒才是。”

  宋然虽没吭声,却也没反驳。

  “京禾的事情还是要处理。你去安排一下,我要亲自见见那个傅子新。另外,你让钱梁裴也来一趟,我有话要跟他说。”

  “爸,钱立委也是好意,你……”

  “我是能吃了他吗?叫你去你就去。”

  尾声

  诱拐少年的新闻热潮过了之后,各家记者转而追逐起刘牧葳的创业故事,小食堂的消息在媒体版面又撑了两三天,一切总算归于平静,小食堂终于可以不再风声鹤唳大门紧闭。

  “可以过平常人的生活了!”刘牧葳边感慨边摩拳擦掌,准备好好的专心做顿丰盛大餐。

  今天是周末,小食堂不营业,所以这顿大餐是专门给自己人准备的。

  刘牧葳一边做菜,一边把步骤、注意事项,口述给一旁见习的张廷伟听,他很认真的把刘牧葳说过的每句话都详实记录下来,更不放过她的动作、手势。

  忽地,一记怯哑的女嗓响起——

  “请、请问有人在吗?”

  “廷伟,看一下是谁来了。”

  “喔。”张廷伟走出厨房,看见站在檐廊下的身影,他神情蓦地大变,整个人像是触电,怔了半天回不了神。

  “廷伟,怎么了?”见他一动不动,刘牧葳停下烹调的动作,纳闷地问。

  只见张廷伟握着拳头,开始轻轻颤抖起来,转眼,翻涌的男儿泪已经让他的视线澈底模糊成一片,像个倔强的孩子,不住的抹着眼睛,愣是不让眼泪掉下来。

  刘牧葳刚走到他身边,就看见檐廊下,一样站着一名热泪盈眶的人。

  是一名妇人,五官轮廓依稀和张廷伟有些相像。

  “是妈妈,对不对?”刘牧葳柔声问。

  张廷伟别过头去,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伟伟……”妇人已经泣不成声。

  一旁的刘牧葳见状亦是红了眼眶。

  这时,林秀英蹦蹦跳跳的进来,后头还尾随着一大群棒球队的人,包括陆橒。陆橒快步进来,走到刘牧葳身边,细问:“这太太是谁?”

  “廷伟的妈妈。”

  大家都知道,廷伟的妈妈当年因为受不了殴打,抛下张廷伟逃了,难怪张廷伟乍见她会是这样的反应。

  陆橒赶紧朝李青旭打了个手势,让他带着棒球队的人撤退一个小时,转而领着张廷伟的母亲入内坐下。

  林秀英走过来,推了推张廷伟,“你明明说过,你很想妈妈的,快去!不要因为赌气错过了。”张廷伟踉踉跄跄的上前,在陆橒安排的椅子上坐下。

  “你们慢慢谈。”陆橒对张廷伟母子柔声说,就把林秀英和刘牧葳也一起带走了,将小食堂让给了这对母子。

  “你说,他们能不能好好的谈?”刘牧葳问。

  “我不知道,但是不管是吵架还是痛哭,总是好的,累积了那么多年的情绪,是时候好好宣泄一场了。”

  他们都很有耐心的在外头等着,就是棒球队的男孩们也展现难得的耐心。

  是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张廷伟和妈妈出来的时候,虽然都哭得一塌糊涂,但手是紧紧牵着的。

  刘牧葳看到这一幕好激动,紧紧的拽着陆橒,“太好了,太好了。”

  “嗯,真的是太好了。”

  原来,张妈妈是看见新闻,认出了张廷伟。当初不得已抛下了爱儿,张妈妈心中一直很内疚,可又惧于丈夫的暴力,始终提不起勇气回来找人,直到在新闻里看到日夜思念的儿子,她再也压抑不住悔恨和思念,耐心等着新闻热潮退去,才悄悄找了来。

  对于陆橒和刘牧葳在儿子误入歧途的时候拉了他一把,张妈妈很是感激,说什么也要来亲自谢谢这两位恩人,同时也要向儿子说声对不起。对不起,许多年前的那个晚上,被丈夫沿着马路追打的她没敢回来接他,让他吃了这么多年的苦。

  那天晚上,刘牧葳坐在檐廊下,说了一个重大公布——“我决定了,以后小食堂就叫‘不再见食堂’。”

  打从开店,刘牧葳就一直对店名没啥灵感,呕心沥血还是想不出个好店名,可经过这阵子的风波,加上今天看到廷伟和母亲的重逢,脑中顿时有了想法。

  “不再见食堂?”陆橒纳闷瞟她一眼。

  “对,不再见食堂。对讨厌的人是永远不再见面,可对心里牵挂的人,是永远不说再见。”

  “那我们是哪一种不再见?”

  挑眉,“我哪知道,可能是第一种,也可能是第二种,人生漫漫,谁知道呢?”

  陆橒偏过头,笑意森森,“姊姊,你现在是在质疑我的真心吗?”下一秒,伸手朝白净净的脖子发出“啊,陆橒,不要掐我脖子啦,臣妾不敢啦……”

  “说,我们是哪一种?”

  “不说再见,永远都不说再见那一种。”刘牧葳讨好的笑说。

  “哼,这还差不多!”拽过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陆橒。”软声唤着。

  “嗯?”

  陆橒刚低下头,旋即被柔软的唇瓣突袭。

  这么美妙的突袭手法,他陆橒岂能不好好反击?大手一把按住刘牧葳的后脑,霸道地加深这个吻。

  ***

  傅子新在约了N次广新集团的宋董事长后,总算如愿见面了。

  “我不会跟你合作。”头发花白的宋然很是明白果断的一口拒绝傅子新的合作提议。

  “宋董事长,您都还没看过我们京禾的企划书,为什么就拒绝和我们京禾合作呢?我相信,只要你看过一眼,就绝对不会后悔选择京禾做为你们广新的合作伙伴。”

  傅子新自认他点子好、能力棒,这个渡假村的案子绝对可以替双方创造更大的利益,聪明人都会选择跟他合作。

  “我就不瞒你了,我一直是沈县长从政的幕后大金主,听说你最近找人向沈县长施压,要他调走一位来丰高中的老师。”

  “宋董事长,区区一个高中老师,跟我们的合作应该没有关系吧?”

  “有,因为那区区的高中老师陆橒正是我的小儿子,而我宋然天生护短,不喜欢有人动歪主意动到我的家人头上。”

  陆橒是广新集团董事长的小儿子?!靠,有没有这么刚好啊!

  “抱歉,我年纪大了,不喜欢夜生活,先走了,傅董事长可以慢慢在这里喝杯酒放松放松,我买单。”

  宋然起身,优雅离去,留下目瞪口呆的傅子新。

  尽管宋然已经年纪不轻,可举手投足仍有绅士风范。走出包厢后,一名男子迎面走来,是钱梁裴。

  “宋董事长,您好。”

  “钱立委还没用餐吧?上车,一块到我的私人会馆去吧,我让人准备了一些菜式,我们边吃边聊。”

  前往会馆的路上,宋然对钱梁裴说:“谢谢你这些年始终在小儿身边照顾他,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宋某绝无二话。”

  “我只是遵守我的约定罢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校长和师娘临走前可都是千般叮咛万般嘱咐,他怎敢不好好守着陆橒这小子。

  再者,他也不过是出张嘴而已,环评资料不是他做的,就是今晚给傅子新致命一击,也还是陆橒他自家老爸,他顶多就是做个顺水人情。

  “这次选举经费还够吧?不够就来跟我说。”

  “谢谢宋董事长,经费目前都还够用,若有短缺,我一定不会跟董事长客气的。”

  “别喊什么董事长,喊我宋伯伯吧。”

  “是,宋伯伯。”

  “你可不可以跟我说说,陆橒那孩子以前都是什么样子?”

  钱梁裴愣了一下,旋即会意过来,“当然!宋伯伯不知道,陆橒那小子从小就是皮啊……”

  番外篇

  陆橒的车子才刚在停车场停下,等在树下的一群人已经蜂拥而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