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鸟笼里的暹逻猫(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 页

 

  「迪亚尼?还不错嘛!」

  「接下来若有女儿就叫依芬妮和法兰西丝卡。」

  「……」

  谁跟他接下来,还两个呢!

  几天后,午餐刚过不久,夜丘的酒庄负责人亲自送来几瓶酒庄精选珍藏二十年以上的佳酿,每回布罗杰家有小鬼出世时总是如此,珍藏的佳酿就是为了特殊时刻开瓶庆祝的。

  「先生、夫人不在吗?」

  「爸爸、妈妈去赴宴了,我先陪你聊聊吧!」

  大家都上班、上课去了,只有她仍在产假期间,可以悠闲的躲在家里啃瓜子、看小说,闲来无事再去逗逗小娃娃。

  说笑片刻后,酒庄负责人似是想起什么似的啊了一下。

  「对了,记得你曾经问过我关于埃米尔.裘雷欧瓦的事,对吧?」

  「对,不过……」

  她想说不需要知道太多了,但酒庄负责人却兴匆匆的抢她的话。

  「当时熊熊一下我记不起太多,但后来我又陆续记起了一些,我太大也提醒了我不少,譬如埃米尔的确结过婚,最有趣的是,他妻子的名字和你一模一样,也叫雪侬呢!」

  「耶?!」

  「还有,他的长子也叫雅克。」

  「骗人!」雪侬惊诧地失声大叫。

  「不,不骗人,是真的!」酒庄负责人笑道。「他的次子叫迪亚尼,我想不会那么巧,你第二个小子也叫迪亚尼吧?」

  「迪……迪亚尼?」雪侬惊骇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是的,迪亚尼。」酒庄负责人点头证实。「而且啊,他闹的那件丑闻其实并不真算是丑闻,呃,这么说也不对,应该说,那的确是件丑闻,但事后不久,他的名誉就被澄清了。」

  「澄清?能不能……」觉得喉咙有点干哑,雪侬硬吞了一下口水。「能不能麻烦你说清楚一点?」

  「可以啊,嗯,让我想想该怎么说……」酒庄负责人抚着下巴沉吟片刻。「其实,起初那也不是什么丑闻,毕竟在那时代里,已婚男人有情妇,已婚女人有情夫都是很正常的事,埃米尔已婚却又去追求卡帕娜夫人,那也没什么大不了……」

  「卡帕娜夫人?!」雪侬再度失声尖叫。

  酒庄负责人颔首。「是,她是义大利烧炭党安排在法国的密探,利用沙龙做掩护,在那些政治人物身上挖去不少国家机密……」

  「原来她就是那个女间谍!」雪侬喃喃自语。

  「没错,就是她,烧炭党的女间谍,我想你应该知道烧炭党吧?那是十九世纪活跃在义大利各国的秘密民族主义政党,所追求的是统一自由的义大利,但义大利人的利益在克里米亚战后的巴黎和会上被忽视了,愤怒的烧炭党因而密谋行刺拿破仑三世……」

  「一八五八年一月十四日,义大利民族主义者Felice Orsini意图行刺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但失败了。」雪侬低喃。

  「对,对,就是那件事,但在刺杀行动之前半年,埃米尔就不知从何得知烧炭党计画对法国不利,于是开始积极追求卡帕娜夫人,想尽办法从卡帕娜夫人那儿探知烧炭党的刺杀计画详细内容,并及时对官方提出警告,烧炭党的刺杀行动因而失败,不然拿破仑三世的生命应该会提早十五年结束……」

  「天!」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事发当天,卡帕娜夫人立刻被逮捕,隔天,丑闻便爆发出来,说埃米尔爱上了女间谍,还有人说埃米尔也应该被逮捕,因为他也有可能参与出卖法国的计画。幸好,再隔日,官方便出面澄清,说明事实真相,强调埃米尔是忠心向着法国的,拿破仑三世还亲自接见并赐封埃米尔为男爵……」

  拿破仑三世册封了三十四位贵族,原来埃米尔也是其中之一。

  「这就是他所闹的丑闻?」雪侬啼笑皆非的喃喃道。

  「事实上,只有一天而已。」

  「……」雪侬捂着额头,已经不晓得该说什么了。

  埃米尔牵扯上的果然是够大条的大事,却不是以她所以为的方式被牵扯上,再说得更正确一点,埃米尔根本就是自己一头栽进去的。

  但最重要的是,埃米尔并没有爱上女间谍,相反的,是女间谍爱上了他,才会被他利用,而不是他被她利用,这么一来,他说他爱上她,或许是真的呢!

  想到这,雪侬不觉偷偷笑了起来,心头喜孜孜的直冒香槟泡泡,不料酒庄负责人的故事才说到一半,还没讲到最精采的部分呢。

  「不过,事情并不是这样就结束了。」

  「不……不是吗?」雪侬的笑容僵在半途。

  根据历史上记载,烧炭党并没有再试图刺杀拿破仑三世了呀!

  「好好一件完美的刺杀计画被破坏了,你想烧炭党会不生气,不会想办法报复吗?」酒庄负责人理所当然地反问。

  「报复?」雪侬的喉咙好像被一颗大石头卡住。「他们……想如何报复?」

  酒庄负责人咧咧嘴。「辛辛苦苦计画了那么久,总得要有一个人死吧?」

  雪侬倒抽了口寒气——正宗北极吹来的冷气,还夹带着刚从天上飘落下来的雪花,保证一口就凉到心里头去。

  「死?」她尖声惊叫,旋即呼吸窒住、心跳冻结,一整个人定格在某个不太清晰的画面上,使她的脸显得十分模糊——因为惊惧得变形了。「那……那是……是谁……谁……」

  酒庄负责人耸了一下肩。「还用得着问吗,刺杀重重护卫的皇帝不容易,暗杀没有护卫的小卒子就简单多了吧?那年三月,埃米尔……埃米尔……」

  不知为何,流畅的叙述说到这里竟然开始出现严重delay,只见酒庄负责人攒起眉头显得有些困惑,似乎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说不下去了——多半是记忆体不足,急得雪侬差点抓狂。

  「他怎样了,快说呀!」

  「他……」酒庄负责人又认真思索了好一会儿,「他好像是在巡视工厂时被狙击,中了两枪,但没死,可是……」他的眉头愈皱愈紧,揪成一团乱线。「半个月后他还是死了,因为发炎,你知道,那时候还没有抗生素……等等,等等,不对,他没死……咦?死了吗?……呃,好像没有……但又好像死了……」

  够了!

  雪侬立刻展现坦克车暴走的威力,猛然虎跳起来往楼梯方向狂奔,一头撞上刚回来的费艾,踉跄退两步。

  「正好,费艾,客人交给你了!」

  再继续暴冲,三两步跳上三楼,冲入雅克的房间,又翻又丢的,三分钟就把一间整整齐齐的卧室改造成天摇地动后的灾难现场,好不容易找到那本日记,随即拔腿冲回自己的房间,把日记扔在床上,开始找「门」,两分钟后……

  冲过「门」那一边,她一眼便注意到埃米尔从肩膀到胸部扎满了厚厚的绷带,安安静静的睡在床上,就像死人那样。

  「雪侬?」

  根本没听见伊德讶异错愕的惊呼,她屏住呼吸,慢慢走到床畔,提心吊胆地倾身俯向埃米尔,凝目仔细端详,唯恐他已经失去了生命,一切都已来不及挽回了。

  就在这时,原处于昏睡状态中的埃米尔突然睁开了眼,彷佛可以感应到她的到来,过度明亮的眸子显示他正在发高烧,但他却勾起了一弯她熟悉的温柔笑意,唇瓣蠕动却没有声音出来,但她依嘴型可以猜出他说了什么。

  你来了!

  「我不能不来!」感谢上帝,他还没死!「他怎样了?」她转注伊德,急问。

  伊德没有回答她,目光投向床对面那个头发斑白的男人。「医生?」

  医生用奇怪的目光打量雪侬——穿长裤的女人。「伤势很重,不过还能处理,子弹也取出来了,问题是,发炎十分严重,这个就相当麻烦了……」

  「发炎是吧?那容易……」雪侬喃喃自语,一边转身离开,「要抗生素,你们这边没有,我们那边多得是!」话还没说完,人已回到了「门」另一边。

  紧急状况时,总是不需要寻找,「门」就在那儿了。

  宛如抓狂的南非水牛,雪侬一路狂奔出卧房、狂奔下楼,外加惊天动地的十六声道音效。「费艾!费艾!」一路嘶声狂喊,她气急败坏地冲到费艾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你有没有医生朋友?快说!」

  费艾深深注视她一眼。「有。」

  雪侬面现喜色。「好,快带我去找他!」

  三秒钟后,兄妹俩消失了,留下酒庄负责人一个人坐在那里满头露水,搞不清楚状况。

  他来错时间了吗?

  *

  第4章(2)

  雪侬再度跨到「门」另一边时业已是晚餐时间,埃米尔床边只剩下伊德守在那里,医生不在,大概是用餐去了。

  「你想干什么?」

  眼见雪侬从袋子里取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伊德疑惑地询问,但雪侬根本不理睬他,自顾自忙她自己的,先用温度计测量埃米尔的体温……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