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鸟笼里的暹逻猫(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 页

 

  只要妻子尽责地为丈夫生下继承人,之后夫妻两人就可以各过各的生活,丈夫有丈夫的情妇,妻子也有妻子的情夫,两方皆大欢喜,这才合乎潮流。

  埃米尔似笑非笑地浅撩唇角。「你忘了吗?我是个落伍的人。」

  「那我要睡哪里?」雪侬脱口问,但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不,不必告诉我,我知道了,我睡……」她想说睡客房,可是……

  「自然是跟我睡。」埃米尔泰然自若的递出一杯酒给她。

  可恶,他是故意的!

  雪侬恨恨地抢过酒杯来,泄愤似的灌下一大口,不到两秒钟,那柔丝般的神奇滋味就让她忘了前一刻的怨怒,一脸惊喜地咂舌回味口中的余韵。

  「红果和樱桃的气息,优雅愉悦的芳香,我喜欢,这是哪一年的?」

  「五三年。」埃米尔也浅酌一小口。

  「好年分!」雪侬又轻啜一口,连连点头。「可惜,生命周期似乎不太长,最多五年。」

  埃米尔的眸子从杯沿上方凝视她。「看来这九年里,你学了不少。」

  雪侬耸耸肩,拎起裙摆在桌前坐下。

  既然暂居在这时代,就得乖乖换上这时代的服饰,虽然她的硬纱衬裙已不符合这时代流行需求的那么宽大,不过在家里就不必太讲究了,夏天穿长裙就够辛苦了,她可不想太委屈自己。

  至于头发,她也没有闲情逸致去戴这年代流行的卷曲发条,搞不懂戴上满头义大利螺旋面到底有什么好看的,随便在脑后梳个发髻,再插个发梳就够多了。

  「听雅克说,艾莎和你堂哥的三个孩子都由你扶养?」

  「是。」

  「他们也住在这里吗?还是夜丘?」

  「不,他们住在巴黎市中心的新建公寓里,对他们而言,夜丘太无聊了。」

  在她看来,巴黎才无聊呢,每天都是宴会、舞会、歌剧,真是浪费生命!

  「你常常去看他们吗?」

  「从来没有,但他们每一年都会回夜丘去住上十天半个月。」

  「咦?既然你负责扶养他们,怎能不常常去探望他们?」

  「我不想离开夜丘,事实上,自从解决那位越南公主的麻烦之后,我就不曾离开过夜丘了。」

  「为什么?」

  「怕你回来的时候找不到我。」

  那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听在雪侬耳里却有如被人扔了一瓶冒烟的硝化甘油到她手上,而她全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它,屏息了两秒,她猝然起身走到落地窗前,视若无睹地望向绿意盎然的森林,心头宛似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焰住似的揪成一团,胃也抽紧了。

  他甘愿守在夜丘整整九年不离开,就为了等她?

  她无法理解,只不过是一时迷上她而己,短暂的迷恋总是有清醒的时候,但他却执着了整整九年,为什么?

  因为他们没有正式道过别,所以他终结不了这段迷恋吗?

  「雪侬。」

  不知何时,埃米尔悄悄来到她身后,双臂亲昵地环住她的腰,一阵甜蜜的温暖立刻包围住她,她轻飘飘地倚入他怀里,贪婪地品味散发在空气中的愉悦。

  「嗯?」

  「九年前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头一次见到你,我就迷上了你……」埃米尔低沉地呢喃。

  「我知道。」日记上写得清清楚楚的,不知道才怪。

  「但当时我以为只要能够得到你,很快就可以抛开对你的迷恋了……」

  「这我也知道。」她也认为应该是如此,特别是经过了九年的分别之后,他早该将她抛到宇宙另一头去了,谁知他竟然……

  究竟是为什么?

  「可是……」埃米尔将下巴轻轻搁在她头顶上,嗓音轻柔如丝。「那一夜风雨中,你逼使我发泄出心中的怒气,当风雨停歇时,你也抚平了我心中的暴风雨,当时我就明白,我不再迷恋你了……」

  「……」是吗?那他干嘛守在夜丘等她九年?

  「因为我爱上了你,雪侬,这就是我忘了告诉你的事。」

  他……爱上她了?

  乍闻这震撼性十足的告白,雪侬先是一阵错愕,然后是激动、狂喜——按照以上的顺序各三秒钟,但不到十秒钟,情绪忽又急转直下,一路狂泄到冰点以下,狂喜化为惶恐、慌乱、骇异——同时发作,她猛然回身推开他,好像被人自身后捅了一刀似的,一时失措得说不出半个字来。

  不,不对,他怎能爱上她,他爱的应该是另一个女人呀!

  然而眼见埃米尔总是深沉不可测的眼神因她拒绝的姿态而流露出受伤的表情,显然他是真的受到伤害了,才会突破他钢铁般的自制而显露出来。

  这个成熟的男人依然有他的弱点啊!

  「埃米尔……」她不由吐出叹息似的呢喃,僵硬的身子悄然融化,坚强的意志又迟疑了。

  她主动趋前环出双臂圈住他的腰,眷恋地贴在他温暖的胸膛上好一会儿,再徐徐仰起脸来与他四目相对,晶莹的目光中充满了无奈,难以割舍的痛楚刺穿了她的心,理智与感情在脑中激战。

  「雪侬?」他俯下唇来覆上她,声音低哑而饱含无限柔情。

  「你……」她忧愁的轻叹。「不能爱上我啊!」

  「不能?」

  倘若埃米尔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没有在历史上留名,也没有留下任何纪录的阿猫阿狗,她就不需要这么在意,在发现自己怀孕当时,她一定会设法说服自己,既然他只是历史洪流中一粒无关紧要的小砂子,可有可无的小卒子,那么她跟他搅和在一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二十世纪也罢,十九世纪也无所谓,只要影响不了历史就没什么关系,然后,她会被自己说服,纵容自己顺着感情而行。

  可是……可是……

  「不能。」

  「为什么?」

  为什么?

  她能说吗?

  如果可以,她全心全意希望能够抛开一切顾虑,放纵自己的感情,爱他、陪伴在他身边,直到世界末日来临的那一天。

  如果他只是历史上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卒子的话。

  但事实偏偏不是,虽然他并不是什么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可是在勃艮地的地方性图书馆里还是找得到有关于他的纪录——因为他是康帝酒园历代主人之一,虽然不多,毕竟还是有,而且纪录上还明载他曾经闹过一件丑闻,既然有纪录,那件丑闻便非发生不可,因为有纪录的历史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不过这还不算什么,如果只是一般性的绯闻,影响也大不到哪里去,重点是,他是爱上了一个女间谍。

  不用怀疑,只要跟「间谍」这两个字搭上边,无论发生任何事肯定都是超大条的,就连打个喷嚏都可能把凡尔赛宫吹到北京去,否则以这时代的潮流,已婚男人另有情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实在不太可能闹出什么丑闻。

  除非那个女间谍牵扯上什么大事件。

  而一八五七年正是好战的拿破仑三世在位,八九不离十跟战争有关系,即使她万分痛恨必须眼睁睁看着埃米尔和那种肮脏事扯上关系,但那是历史,不是小学生写作文可以随心所欲想修改就修改的,无论是好是坏,都只能按照既定历史去走,不然她干嘛这么辛苦的压抑自己的感情?

  但现在他竟然说他爱上她了,难道她终究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了历史,造成历史的变动,成为改变历史的大罪人?

  上帝,历史不会有什么可怕的大变动吧?

  搞不好是扭转了某场决定性的战役,譬如英法联军被打败了,或者奥地利在义大利打了大胜仗,也可能法国会打赢普法战争,结果好大喜功的拿破仑三世继续做永世不朽的革命皇帝,还有四世、五世、六世……直至征服全世界……

  见鬼,不会这么恐怖吧?

  不不不,不会的,或许埃米尔只是自以为爱上她,但总有一天他会碰上命中注定的女人,当他爱上那个女人时,才会发现此刻他对她的爱其实只是一种错觉。

  最好是这样!

  「埃米尔。」

  「嗯?」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能告诉你,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当他真正爱上那个女间谍时,他就会明白了。

  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希望自己所爱的男人也能爱自己,她也是,但事实是,她不能享有这种奢求。

  谁让她和他是分属于两个世纪的人呢!

  *

  雪侬担心雅克会闯祸,没想到先招惹上麻烦的却是她自己。

  不过说是麻烦,其实也不真算是麻烦,真正的问题是会牵连上埃米尔,但当时的她并不知道……

  「希金,请帮我准备马车,谢谢。」

  「请问夫人要上哪儿?」

  随便哪里都好,只要能躲开埃米尔就行了!

  倘若他没说过爱她,即使分开是必然的结果,她依然渴望能够把握这难得的机会,珍惜与他共处的每一分每一秒,浓醇的情意,美妙的回忆,不管经历的时间多么短暂,都会在她心中逗留一生一世。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