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血缘(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 页

 

  是他的脑袋有问题吧?

  「喂,」关茜用手肘推推聿希人,小声道。「那家伙大概也欣赏过你的『超级魔鬼秀』吧?」

  聿希人淡然一哂。「是。」

  魔鬼变身天使,难怪那家伙看得眼睛都比竹竿还直了!

  「啧啧啧,我真是太厉害了,大家都拿你没辙,只有我能够『收服』你这只魔鬼耶!」关茜装模作样的赞叹自己,「唉,真是太崇拜我自己了!」

  「那也是你教我的呀!」聿希人嘴里在抗议,唇畔的笑意却更深了。

  杨頵和石翰默然相对一眼,心头一阵心酸的感动。

  自从医生宣布少爷的病已是药石罔效之后,少爷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真正的笑容了,直到认识关茜,笑容才又回到少爷脸上,而且他是真的笑得很开心。

  只要少爷能笑着度过最后这几个月,这已是他们唯一的期望了。

  *

  「听说你要把我丢给别的医生?」

  一进入病房,周老先生劈头便质问过来,表情不太高兴;关茜神色自若的顶了一下大黑框眼镜,拿起病床尾的病历表察看。

  「周爷爷的手术很成功嘛,接下来只是吃药的问题,任何医生都行啊!」

  「好,算你厉害!」周老先生不甘心的承认,所有医生都说没把握而不敢动刀的手术,这个老处女竟然成功了,真是老天没眼!「但虎头蛇尾可不行,我老人家还没出院呢!」

  「没办法,我得去陪他嘛!」大拇指往身后的聿希人比一下。

  「是喔,男朋友比我老人家重要?」工作中还把男朋友带来,太不专业了!

  不是男朋友,是男的朋友好不好!

  「没错。」

  「你……」

  「至少周爷爷还看得到曾孙出世,他却连明年的春天都看不到了!」

  整整十秒钟之后,周老先生才会意过来关茜所说的话,老眼蓦睁,闪着骇异的目光,瞪住聿希人差点说不出话来。

  「你……你说什么?」

  「他呀,」放回病历表,关茜走到床边,「只剩下不到半年生命了。」掀开周老先生的睡衣,仔细检查手术伤口。「你说,我该留下来恭送周爷爷你活蹦乱跳的出院呢?还是陪他度过最后不到半年的时间?」

  周老先生依然瞪着聿希人,后者含笑歉然以对。

  「对不起。」抢了老先生的主治大夫,他也不想,可是现在他比老先生更需要关茜,只好说对不起了。

  他竟然还笑得出来!

  「你……」周老先生艰涩地挤出声音。「去陪他吧!」他能跟一个快死的人计较什么吗?

  尤其是那个人还那么年轻,年轻得……不该死……

  中午,关茜带聿希人到医院附设餐厅用餐,杨頵和石翰特意坐另一桌,好让关茜和聿希人能够自在的聊天。

  「如同你说的,除了病人以外,医院里的员工都对你,呃,不太亲近。」

  聿希人说出他观察了一上午的心得,护士们不把她看在眼里,也没有其他医生和她亲切的打招呼,连警卫、清洁工跟她说话也带着很明显的轻忽,如此不友善的工作环境,亏她还能工作得那么开心。

  关茜嘲讽地哈了一声。「说得可真含蓄!」

  「需要我帮你吗?」

  「你已经帮我了。」

  她说的是星期六贫诊的事,但他想帮的是更深入的问题。

  「不,我的意思是说……」

  「关茜,你怎会在这里?我以为你在聿家……咦咦咦?聿……聿少爷?」

  骆天扬端着餐盘站在桌旁,惊愕地瞪住俊颜温雅的聿希人傻眼了,如同所有那些曾到聿家见识过「聿少爷魔鬼秀」的医生们一样。

  聿希人微笑颔首。「你好。」

  骆天扬还在傻眼,关茜左右张望一下,叹气——没有眼科医师。

  「你妈妈和未婚妻又到哪里去玩啦?」不然他是不敢主动来找她哈啦的。

  人尚未回神,嘴巴就愣愣地回答了,「韩国。」说完才尴尬的回过神来。

  关茜马上向聿希人使了一下轻蔑又不耐烦的眼色,聿希人顿时恍悟,这家伙就是那个背叛了关茜的「前男友」。

  「你啊,别过太爽了,」关茜很好心的提醒「前男友」。「虽然你妈妈和未婚妻不在台湾,抓耙子可到处都是,小心有人去跟她们讲一些五四三,你就准备迎接一场超级龙卷风吧,保证直接把你刮到外太空去替外星人看病,不用两年你就削爆了,乾脆自己开医院,恭喜,恭喜,你终于成功啦!」

  面颊扭曲了一下,骆天扬涩涩地说:「我们还没有结婚,而且……」表情忽转强硬。「你是我的同事,她们没有权利管到这里来。」

  没有权利?

  怎么他还是不懂,孝子的老娘都有权利管孝子管到死呢!

  「真的没有吗?」关茜低头吃饭,懒得再看他。

  「我……」

  骆天扬还想说什么,却被广播的声音打断,他的一位住院病人出状况了,他只好匆匆离去,关茜这才抬眸瞥一眼,不屑地哼了一声。

  「愚蠢的男人,亏我还喜欢过他,真应该把眼珠子拿下来清洗一下!」

  「那么,你现在还喜欢他吗?」聿希人轻声问。

  「你以为我脑残啊?」关茜瞥一下手表,舀起一匙烩饭。「早八百年前就把那些喜欢丢进焚化炉里了,现在啊,最多只剩下同情,毕竟大家都是人类嘛!」

  聿希人悄悄吁出一口气。「同情?」

  关茜耸耸肩。「有那种AIDS型妈妈、癌症末期型未婚妻,他这辈子肯定不会太快活了。」

  两者都是绝症,无药可救,就算没死,也得病一辈子,家属最辛苦了。

  聿希人失笑,然而笑着笑着,最后却是一声黯然轻叹,「换了是我,我绝不会跟他一样傻,轻易就屈服,只要他认真想想,总有解决的办法。只不过……」嘴角弯起,却是苦笑。「恐怕我连做傻事的机会都没有了!」

  心头一阵痉挛,关茜张嘴想说什么,却连半个字都想不出来该说什么。

  像他这种绝望的心情,她听过不知多少回了,向来也有千百种制式回答备用,然而在这一刻里,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那千百种回答都不适用在他身上。

  那种空泛的激励言词,太无意义了!

  可是一时之间,她也想不出其他回答,正急得快抓狂,蓦地,耳际传来急促的广播声——

  「关大夫,请到急诊室帮忙!关大夫,请到急诊室帮忙!」

  「Shit!」丢下汤匙,关茜立刻起身,「我先去,你吃饱了再来!」转头,再吩咐。「杨頵,麻烦你,看着你们孙少爷,他没吃饱,别让他离开这张椅子!」语毕,拔腿就跑。

  第5章(2)

  稍晚,聿希人来到一楼急诊室,血迹斑斑、处处哀号,一团急乱的景象看得他惊心动魄。

  听警察和家属的谈话,才知道原来是出了连环车祸。

  当他找到关茜时,正好看见她面无表情地将白布单掩上急救无效的死者脸上,回眸,见他在看,忽又将白布单拉下来,让他看清楚那是一个身着制服的高中生。

  聿希人看了好一会儿,再将目光拉回关茜脸上,明白她要表达的意思。

  他比你更年轻。

  生命太无常,有人年过百岁才寿终正寝,也有人刚出世便夭折,无论如何,这只是生命的循环,有生,就有死,早死或晚死都不算特别,终归要死,没有人能逃过这一劫。

  至少,他已经拥有二十七年的生命了!

  *

  对聿家人来讲,关茜不仅仅是个医生,还是个创造奇迹的女孩子。

  她不但一出现就「制止」了聿希人的飙火三千里,而且两人上楼谈过一番话之后,聿希人便由无法无天的超级恶魔,回复到原来那个没脾气的好好少爷了。

  更惊人的是,他又会笑了,不是那种硬挤出来安慰人的笑,而是真正的笑。

  譬如此刻,晚餐桌上,他又在笑了,而且是开怀大笑,因为关茜说了一个急诊室里的「笑话」。

  「他以为他是谁,张议员的宝贝儿子?谁啊他,竟敢说我要替他疗伤,就得先让他量一下是B罩杯还是C罩杯,不然掐掐屁股测试一下弹性够不够也行,有没有搞错啊?屁股上被碎玻璃插得像剑山的是他又不是我,火大了,我再给他插几支针筒!」

  餐桌旁的人也在笑,因为聿希人在笑。

  「明明人高马大、横眉竖目,」另一个笑话。「一看就知道是道上混的,身上还背着两道血淋淋的刀伤,没想到一见到小小的针筒,马上就放声大哭,叫护士小姐阿母,叫我阿嬷,说他不要打针……

  「阿嬷?阿嬷?我有那么老人家吗?」哼哼冷笑。「好,好,他可以叫得更过分一点没关系,『阿嬷』我就给他来一针特大号的,结果他一看到针头,眼一翻就躺平了,我还以为他会叫阿祖呢!」

  听她夸张到近乎滑稽的愤慨,聿希人已经笑到开始擦眼泪了,众人不由惊讶地面面相觑。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