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血缘(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3 页

 

  罹病之前,聿希人也会笑,但都是斯斯文文、优优雅雅,很有教养的笑,从不曾大笑,连笑出声音来都没有,遑论笑出眼泪来;癌症复发之后就更别提了,就算有笑容,也是硬挤出来的,只为了安慰别人,那根本就比哭还难看。

  但自从关茜住进聿家来之后,就不时可以听见聿希人开怀的笑声,因为关茜总有吐不完的「苦水」,而那些「苦水」只有她自己觉得苦,别人听来只觉得她最好再多「苦」一点,他们才有更多笑话可听。

  谁教她口才太好了,再惊悚血腥的过程从她的嘴里说出来,都变成惊声尖笑里的场景了。

  「你……」聿希人原想说她的医师形象的确有点像没有结过婚的「阿嬷」,然而一接收到某道警告意味浓烈的雷射青光眼,刚溜到嘴边的话又吞回去了,但还是忍不住笑个不停。「呃,没什么,没什么!」

  「最好是没什么!」关茜横着眼恨恨道。

  一旁,聿爷爷一直在暗中观察聿希人与关茜之间的互动,在晚餐结束之前,他不落痕迹的向聿邦婷使了个眼色,后者也若有似无的点了点头,而温静秋则黯然神伤的拭了一下眼角。

  聿希人对关茜的情意是那么的明显,瞎子都看得出来。

  不论何种场合,只要关茜一出现,聿希人的瞳眸就开始发亮,苍白的双颊染上两抹晕红,视线总是像被钉子钉住一样牢牢地定在她身上,而不时绽放在他唇畔的笑意既温柔又眷恋。

  他爱她,太明显了。

  只不知,关茜是否能以相同的感情回报?

  或者,她愿意吗?

  *

  聿希人有未婚妻,关茜知道,而由他所描述的来猜测,她一直以为他的未婚妻应该是温静秋,只是有点儿奇怪,为什么聿邦婷介绍温静秋时说是她的大学同学,而不是聿希人的未婚妻呢?

  直至这日,关茜才知道,原来聿希人的未婚妻并非温静秋,而是另有其人。

  「她们是谁啊?」

  「她们在说什么?」

  一对看似母女的外国女人,耀武扬威的闯入聿宅,一开口就叽哩呱啦地喷出一连串听不懂的外国语言,开门的佣人和路过玄关的关茜听得一脸问号。

  「听不懂。」

  「关大夫不懂英文吗?」

  「她们不是讲英文啊!」

  终于,那对母女发现她们讲的语言没人懂得欣赏,于是不甘心地改说英文,腔调有点奇怪,不过发音还算标准。

  「我们是查塔斯夫人和小姐,还不快去通报!」

  查塔斯夫人和小姐?

  谁啊?

  关茜终于听懂了,但佣人还是不懂——她只懂国语和闽南语,关茜只好翻译给她听,好让她去「通报」,然后关茜自顾自上楼找聿希人。

  她是聿希人的「私人看护」,没义务要她替聿家招呼客人。

  不过聿希人一听说那对姓查塔斯的母女来了,两道挺秀的眉马上揽成两条毛毛虫,随即急急忙忙跑下楼去;关茜也好奇的跟在后头,才刚到客厅口,就听到查塔斯夫人的呱呱叫。

  「安妮娜是雅里上的未婚妻,为什么不让他们结婚?」

  咦咦咦?原来那个查塔斯小姐才是聿希人的未婚妻,那他口中那个闷得可以的 「未婚妻」又是谁?

  关茜纳闷的看看聿希人,再看回客厅里的人。

  「婚约早已取消了。」聿爷爷神情冷淡地看着张牙舞爪的查塔斯夫人。

  「谁说的,我并没有同意!」查塔斯夫人强硬地道。

  「不需要你同意,」聿爷爷的口气愈发冷漠。「当安妮娜和人同居时,婚约就自动取消了。」

  「啦啦队队长跟橄榄球队队长,真是好一对啊!」聿邦婷以嘲讽的语气嘟喽。

  查塔斯夫人窒了一下。「但他们已分手了!」

  「那也是查塔斯家的事,我表哥要的是乾乾净净的女孩子,可不是公家用的二手,甚至三手、四手的中古货!」聿邦婷斜睨着美艳丰满又放荡的安妮娜,目光轻蔑。「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安妮娜还替那个橄榄球队队长生了一个孩子呢!」

  跟人家同居又生了;一个私生子,然后再回过头来理直气壮地要求跟前任未婚夫结婚,这对母女的脸皮肯定比太空梭的外壳更耐操!

  「佩服!」关茜低低赞叹。

  聿希人瞥她一下,眼神透着困惑,好像在问她到底在佩服什么?

  而查塔斯夫人的反应更夸张,听到那种轻侮的批评,她不但不感到羞愧,竟然还得意得很。

  「对对对,这正是重点,安妮娜才跟人家同居三个多月就怀孕了呢,厉害吧?所以啊,想想雅里士就快死了,你们最好赶快让安妮娜和雅里士结婚,赶快怀孕,不然雅里上要是死了,将来他的财产要由谁来继承?」

  哇靠,这个更厉害,一点都不懂得含蓄的美学,竟然光明正大的摆明了说就是贪人家的财产,连修饰一下都省了。

  乾脆直接去抢运钞车算了!

  「走走走!」关茜拖着聿希人转身就走人。「我要到医院,陪我去!」

  应付这种事,根本用不着聿希人出面,聿爷爷一个人就够摆平了!

  不过,她也有点儿困惑,多数东方人都相当重视血统关系,尤其聿爷爷又那么疼爱聿希人——毕竟聿希人是他唯一的孙子,他们为何没想到要让聿希人留下个孩子,好让聿爷爷有个安慰呢?

  根据她的侧面观察,那位总是用深情款款的目光注视聿希人的温静秋同学,她应该很愿意为聿希人「服务」吧?

  *

  「不是说已经不用到医院来了吗?」

  「该交代的事项都已交代妥当了,就不用来啦!」

  「那我们现在又来?」

  「反正没事嘛,」关茜拖着聿希人往急诊室方向去。「我们到急诊室看看,如果不需要帮忙,我们再去看电影……哇!」

  急诊室里赫然躺了一票食物中毒的旅行团在那里哀号,上吐下泻还翻白眼,连走廊上都摆满了临时床位,急诊室里的医生和护士都忙翻了,关茜连忙把背包丢给聿希人,然后上前去帮忙,只头也不回地交代了一句话。

  「你到餐厅去,我会去找你!」

  见关茜似乎转个头就忘了他似的,聿希人不禁苦笑,只好带杨頵和石翰到餐厅等人,一直等到他快睡着了,关茜才出现在餐厅门口。

  聿希人双眸一亮,正待扬声招呼她,却见她先行被一位十分英俊的帅哥医生叫住,而且那位帅哥医生竟然一见面就低头要亲吻她,聿希人心头一紧,突然冒出一股想扁人的冲动,旋见关茜一脸厌恶地侧脸避开,如果不是帅哥医生及时退离,脸上肯定会多一副孙悟空的五指印,他才悄悄吐出一口气,随即黯然苦笑,那苦笑,带着几分自嘲。

  明知没有嫉妒的权利,更没有阻止她和其他男人交往的资格,他却见不得有任何男人在她身边,不,不要说见到,光是听到有人喜欢她、有人追求她,他就止不住心头一把炽炎炎的怒火。

  唉,大家都说他是个好好脾气的温柔男人,他自己也一直这么认为,如今才知道原来他身上也隐藏着暴力因子。

  说到底,他也是个男人啊!

  即使如此,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忍耐,因为对她,他没有任何权利,也没有任何资格,只能将自己的痴心妄想埋藏在心底。

  他唯一能拥有的,只是「朋友」的身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只能默默注视着关茜和那位男医生交谈了好一会儿后,男医生方才离去,而后,关茜直接到餐枱倒了一杯免费的冰咖啡,转头张望一下,找到他的桌位,满脸歉意的走来。

  「抱歉,抱歉,等很久了吧?」

  「还好。」聿希人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刚刚那位是?」

  「刚刚?啊,你说秦海风?」关茜哼了哼。「一个比骆天扬更猪头的男人!」

  「他也在追你?」

  「答对了。」

  「所以,他也喜欢你?」

  关茜嘲讽地哈了一声。「才怪,他才不喜欢我这个『老处女』呢,他喜欢的是关大夫。」

  聿希人怔了怔,有些疑惑。「有什么不同吗?」两个人不是同一个人吗?

  关茜横他一眼,「他喜欢的是关大夫的名气与医术,0K!」她慢条斯理地啜一口冰咖啡。「他追我,与关茜本人无关,只是捎想关大夫能够和他合开诊所,好利用关大夫的名气和医术招揽客户源,了了吧?」

  「你的名气那么大?」聿希人有点惊讶。

  关茜耸了耸肩。「其他国家我是不敢说啦,但在台湾,还有美国,不是我在唬烂,医学界里没听过我的人可没有几个。」

  「好厉害!」聿希人惊叹道。「那么,你拒绝他了?」

  「废话!不过……」关茜又是一脸不耐。「那家伙真的超白目,跟骆天扬一样就是不肯死心,老是缠着我不放,以为自己长得好看,女人见了他就非得流口水不可,真是噁毙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