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血缘(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7 页

 

  眼见他受苦的心痛,她一点也不习惯呀!

  既然下定决心要爱了,两个多月来,两人便竭尽所能把握住每一分、每一秒,抛开一切顾忌、撇下所有忧虑,不再含蓄,没有任何保留,一心付出所有感情去接受对方、爱恋对方,直至此刻,这份感情已是那么刻骨铭心,情深缙蜷了。然而……

  只有今天,没有明天,这是一份绝望的爱。

  爱意愈是甜蜜就愈是心痛,情意愈是深刻就愈是绝望,这注定是一场无望的悲恋。

  光是看着他,她的心就好痛好痛,陪着他一步步走向生命的终点,一点一滴的不舍在心头蓄积,她的铁石心肠出现了裂痕,她已经没有办法用冷漠的心情去面对他即将来临的死亡了。

  她是那么爱他呀!

  眼眶湿热、泪波盈盈,她死命咬住下唇,不让哽咽声溢出半丝,并警告自己不能在这时候就崩溃。

  原来爱的另一面就是痛苦。

  *

  痛楚消失了。

  聿希人徐徐吁出一口气,再睁开眼睛,旋即一怔,继而扬起一抹温柔的浅笑,很高兴醒来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她清秀稚嫩的脸儿,宛如扇贝般的睫毛静静地躺在素净的肌肤上,显得格外纯真柔弱。

  但事实上,她的个性可强悍了。

  然而此刻,她只是像一个纯洁无邪的天使,收拢了翅膀,毫无防备地躺在他身边熟睡着。

  大概是看书看累了睡着的吧。

  他暗忖,悄悄抬起手来,修长的手指从远山般的眉弯,徐徐移到挺秀的鼻端,停顿了会儿,再往下滑落到嫣红的小嘴儿上,好半晌后,方才抚上嫣嫩的双颊。

  外表明明是青涩的少女,表现出来的却是成熟女人的风情,有青春少女的活泼俏皮,也有成年人的冷静稳重,十分矛盾的组合,却那么自然的融合在她身上,毫无半点突兀之处。

  这个女孩子一点也不美,虽然很秀气,但真的不美,不多不少只是个平凡的少女而已,然而,她本身所拥有的独特魅力,使她在平凡的外表下亦显得格外耀眼,尤其她那双水汪汪的杏眼,总是闪熠着生动慧黠的光芒,彷佛会说话似的,彻底掳获了他的心。

  天,他是如此的眷恋她!

  情不自禁地,他俯唇覆上她的檀口,怜爱地轻啄细吻,好一会儿后,当他离开她时,她的眸子也打开了,四目情深的交缠片刻,她慵懒地抹出一弯妩媚的笑,柔荑抚上他的脸。

  「嗨。」

  「嗨。」

  「想要我吗?」

  「我……我……」

  他的脸爆红,却没有否认,她嫣然一笑,慢条斯理地自行褪下T恤和短裤,再慢吞吞的一颗颗扭开他睡衣的钮扣。

  「你会是我这一生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她呢喃。

  他闭闭眼,而后睁开,瞳眸中是无尽的感动与深情。

  「而你也是我这一生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女人。」他沙哑地道。

  她笑得更娇柔,双臂圈住他的颈项。

  「咦?原来你还是处男啊!啧,二十七岁的在室男,有没有问题啊?」

  「茜茜!」

  「我有带A片来喔,需不需要先参考一下?」

  话刚说完,关茜整个人就被聿希人覆盖在身子底下;聿希人一脸愤慨,眼底却是一片温柔笑意。

  「你会知道我需不需要参考!」

  话落,他俯首吞没她的唇,片刻后,再顺着颈项一路婉蜒而下,同时,他的手也下落「唇」后地在她身上四处「探险」——先占先赢,明目张胆地攻城掠地,于是,两人的呼吸愈来愈急促,也愈来愈粗重了。

  不久,他的睡衣落地了,她的胸罩也落地了;男人的三角内裤落地了,女人的丝质内裤也落地了……

  卧室门外,杨頵与石翰额际布满了黑线,两滴汗珠,还有愈来愈多的趋势。

  咽了口唾沫,两人不约而同扭头看看餐桌方向,再转回来瞪住前方,阵阵暧昧的「音效」透过门板清晰地传人他们耳内。

  车屋对外有隔音效果,里头的门板可没有。

  情欲的喘息、柔媚的呻吟、交合的律动、燃烧的节奏,谁来听都不可能不知道里面在「干」什么。

  「我想,呃,他们应该还不饿吧?」杨頵呐呐道。

  「不饿!不饿!」石翰拚命摇头,向来沉默寡言得像哑巴的人,说话突然大声起来。

  「那我们先吃吧!」

  「好。」

  于是,两人动作一致地转身,一人一边在餐桌旁落坐,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捧起饭碗来吃饭。

  可是,不过一分钟后,两支饭碗又落回桌面上,两张尴尬的脸再度面面相觑。

  「少爷不是病了吗?」

  「应该是。」

  「那为什么还能那么『勇猛』?」

  「呃,呃,他下面没病到?」

  「……我们到前面吃吧!」

  「同意。」

  话落,两人把菜夹到饭碗里,各自捧到前面驾驶座,还戴耳机看电视,免得被「噪音」吵得吃不下。

  卧室里的人正在「埋头」苦「吃」,卧室外的人怎能认输呢?

  吃吃吃,吃吃吃,里面吃,外面也吃,大家一起努力吃吃吃……

  *

  第7章(2)

  海风悠扬的飘,飞扬起空气中的咸湿味,犹如海上男儿的汗水,历经无数惊涛骇浪的岁月,谱写出讨海人的四季舞曲。

  这就是出身渔村的东港,充满了渔村独特的文化与景致,日落海景、鱼塭与蚵田,还有处处可见的历史遗迹与寺庙,以及大鹏湾的生态景观,一一述说着渔村的过去与现在的点点滴滴。

  不过,东港最出名的,除了三年一次的烧王船,毫无疑问是新鲜的海产,这也是关茜决定要停留在东港最主要的原因——随时都可以吃到最新鲜的海产。

  可是……

  「要看烧王船,时间不对,吃海鲜嘛……」

  望出车窗外,关茜瞪着那颗高高挂在天空上,赤焰焰、火辣辣,嚣张至极的大太阳,强烈怀疑是否能够让聿希人出去?

  台湾南部的夏季艳阳天,只有一个毒字可言,生牛排放在大太阳底下,不用生火就可以直接烤焦,南部人也许习惯了,不当一回事,但北部人可就不太受得了,尤其聿希人还是个病歪歪的身子,那无疑是要他提早到老家报到。

  连聿希人自己也觉得不太妥当,人还没出去,脑袋已经开始转圈圈了,两眼也有点冒花花,他真的不太想试探自己身体耐力的极限。

  可是,一想到关茜到东港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吃海鲜,他实在不想让她失望,于是把心一横,硬着头皮跟在杨頵后面出去,孰料,才刚踏出车外一步,甫吸了一口闷热得令人窒息的空气,当即眼前一黑,失去意识了。

  他的身体已经毫无耐力可言了。

  「少爷!」杨頵与石翰齐声惊喊,手忙脚乱的一人一边扶住聿希人。

  关茜闻声回头,神色一变,「快把他扶回车上来!」果断的下命令。

  魁梧高大的石翰立刻双手一抄,将人事不省的聿希人打横抱起来,火速回到车屋上。

  待关茜诊视过后,她严肃地决定,「我们最好白天都不要出去。」

  于是,他们只好改变作息时间,品味一下吸血鬼日夜颠倒的生活,白天休息,傍晚近天黑的时候再骑脚踏车出去,在东港镇内到处巡游。不过东港镇并不大,就算他们白天都不出去,脚步也相当宽松,数天后也差不多全解决了。

  即使如此,他们并不是一般观光客,自有适合他们自己的行程。

  通常,在夕阳余晕之际,他们会先到镇海公园,两人亲昵地搂在一起,观赏远方渔舟点点,静静地品尝那份心灵相依偎的滋味。

  天黑之后,再沿着延平老街闲逛,经过生源医院、便民当铺,还有一乙茶庄、东港郡役所、光复眼科等,一座座传统闽南三合院与日式的古宅,一户户仿古典西洋与闽洋混合式建筑,见证了东港当年的繁华景象。

  「原来这就是三合院啊!」关茜在一户早期三合院民居门口探头探脑。

  「不晓得能不能进去参观一下?」聿希人跟着她巴头巴脑。

  「门是开着的,应该可以吧?」

  「你确定?」

  「当然……不确定!」

  两个人都有点贼头贼脑的样子,路人都用怀疑的眼光看他们,好像他们脸上写着「闯空门」三个大字,看得关茜浑身不自在,赶紧拉着贼伴跨上脚踏车,速速闪人去也。

  再不走,待会儿说不定就会有警察ㄣㄟㄣㄟ来「关心」一下了。

  「听说花莲有一家福园客栈,是传统闽南四合院建筑,到时候我们去住两天好了。」

  「那现在呢?」

  「还用问,当然是:吃!」

  若问关茜有什么不爱吃的东西,答案是没有;但若问什么是她最爱吃的东西,她一定会告诉你是:海鲜,吃海鲜自然是愈新鲜愈好,所以,东港最适合她了。

  而光复路正是东港最热闹的魅力商圈,右边看过去是海鲜餐厅,左边飘过来的也是海鲜腥味,除了东港三宝——黑鲔鱼、油鱼子、樱花虾料理之外,各类海鲜创意料理更是享誉国际。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