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血缘(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喂,老大,你有烦恼对不对?」第二步,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省事也省口水。「真巧,我也有耶,这样好不好?我们可以各自说出自己的烦恼,帮得上忙的话就帮,就算帮不上忙,起码能够把烦恼说出来一定会舒服一点,你觉得如何?」

  春天的微风,无声无息。

  呿,真别扭!「反正你不认识我,我呢,也不认识你,将来大概也没机会再见面了,你不认为向这种对象吐槽心事最合适吗?」

  落雪无痕,静悄悄。

  超别扭!「我发誓,绝不会把你的烦恼说出去,至于我的烦恼,随便你爱说溜嘴就说溜嘴,无所谓。喏,够大方了吧?」

  深夜的街道,万籁俱寂。

  不过,男人的目光总算抬起来了,幽邃的黑瞳犹豫地注视着她,唇瓣微掀,欲言又止。

  耶!耶!上钩了!上钩了!

  红女郎心头狂喜,趁胜追击,「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吃亏一点没关系,让你先吐槽,吐到你高兴为止,OK?」就这么一尾虾,绝不能让他溜了。

  男人拧起眉头,慎重考虑中。

  「好好好,我保证一定帮你想到办法解决烦恼,这总行了吧?」年终大放送,阿沙力啦!

  再不行的话,乾脆给他翻桌好了!

  又迟疑了好半晌,好不容易,男人终于下定决心似的举起他那杯酒——亚历山大,向她敬了敬。

  「亚历山大。」然后仰杯饮下一大口,呛咳两下,立刻染红了苍白的脸色。

  红女郎失笑,「是喔,那么我就是……」同样端起血腥玛丽喝了一大口,也挤眉弄眼的向他敬了敬。「玛丽罗!」

  就说吧,笨虾早晚会上钩的!

  「好,你先说吧!」说话算话,她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势,等他先开讲。

  男人——亚历山大沉默半响,忽又举杯轻啜一口酒,然后抬眸望定她。「要如何才能够让人讨厌我,讨厌得恨不得我赶快死掉?」

  干嘛,这人活腻了不成?

  玛丽怔了一下,继而恍然大悟。「有美眉想把你,但是你不喜欢她?」

  两秒的面无表情后,亚历山大两眼往下掉,又落回酒杯上,静默片刻。

  「未婚妻。」

  未婚妻?

  难不成是……

  「父母安排的?」

  「嗯。」

  果然,虽然十足天涯落魄一浪人的模样,但还是看得出他隐覆在落魄外表下的高贵气质,举止优雅,谈吐温文,显示出他的良好教养,身上穿戴的亦无疑是名牌货,这家伙八成是出身豪门世家的名牌贵公子。

  而世家名门大都有一项陋习:婚姻多半是由父母操控安排的。

  或是为了政治因素,或是为了商业因素,甚至是为了讨好某某人,就硬要让两个毫无感情的男女睡在一起,当事人毫无置喙余地。

  管你喜不喜欢,老爸、老妈呷意就行了。

  他不喜欢。

  但既然父母替他定下了婚事,哪里容许他随意退婚,于是他只好期望女方主动退婚,对,九成九是这样。

  小CaSe!

  「你另有喜欢的马子?」

  「没有,不过……」

  了,了,反正他跟未婚妻就是不来电,对吧?

  「你的未婚妻喜欢你吗?」

  「应该是吧!」

  原来是阴极有电,阳极没电,结果不通电。

  「那还不简单!」

  「简单?」怀疑的语气。

  「你说得没错,要让对方主动退婚,就得先让对方讨厌你,」玛丽开始热心大放送,全力教导迷路的小孩应该如何走上「正途」。「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她『发现』你喜欢别的女孩子,然后……然后……」她选修心理学可不是白修的。

  第1章(2)

  但她还没说完,亚历山大就开始大摇其头。

  什么意思?

  啊,用过了,无效吗?

  没关系,还有备用第二招。「好,换个方式,她喜欢你,那就给她来个惊天动地大震撼,从明天开始,你换个人给她看……」

  「换个人?」

  「看你的样子嘛……」两只眼在他身上来回溜达,玛丽摸着下巴沉吟。「唔唔唔,你应该是温和内敛型的人,既然她喜欢你这种型的男人,你就换个嚣张任性的型给她看,保证她……」

  亚历山大又开始摇头。

  玛丽挑眉,眯眼。「喂,喂,请问先生你头晕是不是?又在晃什么脑了?」

  「她不相信。」亚历山大简洁的回道。

  玛丽翻了一下眼。「不奇怪,像你这种人啊,叫你变个样子来,你最多也只是说话大声一点,表情冷淡一点……」

  亚历山大缩了一下。「那……那还不够吗?」

  哪里够了?

  「要让人家讨厌,不给她凶一点、狠一点、绝一点、无情一点,谁会讨厌你了?」玛丽咬牙切齿地瞪他,马上示范给他看。

  「凶……狠……绝……无情?」亚历山大似乎有点惊吓到。

  「没错,缺一不可!」再示范:语气好像要把他当成肯德基的家庭号炸鸡块啃光光似的。「来,先给我记住三项原则:刁钻任性、野蛮霸道、无理取闹、」念得太顺口了,舌头滴溜溜地停不下来,免费再多加几项附赠品。「狂妄嚣张、凶悍粗鲁、穷凶恶极,不过……」

  「你说只有三项的。」亚历山大喃喃道。

  双拳握紧,忍住一石头K出去让对方爆脑袋、喷脑浆的冲动,玛丽两眼瞪得更用力。

  示范,示范,这是示范……

  「不过就算你记住『以上』所有原则了,我想你也不一定懂得该如何做,喏,现在我就传授你本山人修练千百年的真功夫:如何淋漓尽致的发挥出『令人嫌恶、讨厌、憎恨』的精髓……」

  总之,变只大尾流氓给那位未婚妻小姐欣赏一下,就不信她还会喜欢他!

  于是,一半基于承诺,一半基于对这件事的兴致,玛丽十分热心的贡献出脑细胞里的邪恶因子,该说什么没良心的话、该表现出什么样的恶魔行为,她都不厌其烦的一再教导他,讲解得比教育部国语辞典更详尽,还示范动作给他看,就差没自愿做替身去帮他演一场戏。

  讲得太忘形,不觉时光飞逝,结果时间拖到太晚,等她发现已近午夜时,惊恐的尖叫一声跳起来拔腿就跑。

  「完蛋,我明天还要上班耶!」一溜烟,不见人影了。

  望着才眨个眼就失去主人的空位,亚历山大目瞪口呆,抬腕看了一下手表——差两分十二点,再抬起头来,仍是一脸错愕。

  灰姑娘?

  *

  「啊~~完了!完了!真的要迟到了!」

  一大清早,公鸡没有叫,某只母鸡就呱呱叫着跳下床,连滚带爬地一头钻入浴室里,三十秒后梳洗完毕,再鸡飞狗跳的窜出来,跳着脚穿裤又套衣,穿鞋又拎提包,三十秒后咻一下飙出大门。

  呜呜呜,生平第一次迟到,竟然是因为晚睡晚起,好后悔,早知道昨晚就别和那家伙聊那么久了!

  三十分钟后,贵恩综合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内,刚下车的关茜飞快的瞄一下手表——只剩下三分钟,旋即以最快的动作拎起背包,锁上车门,跑向电梯,正待按下开门按钮,忽又定住。

  瞪着电梯门上的两个大字:恩光,一如以往,熟悉的怒气再度涌上心头,火花噼哩啪啦狂飙。

  「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把医院夺回来!」她咬紧牙根,第N次对自己发誓。

  这家医院应该是她的,是她父母要留给她的两家医院之一,可是关家那些贪婪的亲戚,竟然趁她在美国修博士学位时,不但「一时忘了」通知她父母因飞机失事而去世的消息,又乘机大钻特钻法律漏洞,将原本应该由她继承的医院抢去,大局底定之后才「想起来」要通知她回家奔丧。

  等她匆匆忙忙赶回台湾,一切已成定局,医院早已变成表姑、表舅的,连名字都改了。

  恩光慈善综合医院变成了贵恩综合医院。

  其实那原也没什么,她是医生,治疗病人她在行,看是内科、外科都没问题,可就是对经营医院方面一窍不通,真要放手让她去搞,搞不好三天就倒,所以说,换个了解经营的人去负责更好。

  只要他们能够老老实实的遵循她父母原先的经营理念,一家贵族医院负责赚取富人的钱,来贴补另一家慈善医院的亏损,她绝不会有任何怨言。

  可恨的是,他们一接手医院之后,就硬把原先的慈善医院转型为纯以赚钱为目的,超高品质、超高收费的贵族医院,不再让那些穷困的低收入户享受免挂号费、免药费的医疗,一整个违背了她父母的理念,这点她就无法接受了。

  然而,经营权掌握在他们手上,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在这里跟他们ㄍーㄥ下去。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一定要抢回来!

  喃喃自语着,她跨步进入电梯,十五分钟后,她已在个人私有的办公室内扮妥上班装束,然后拿起小镜子左看看、右瞧瞧。

  很好,老上到会让人脑袋抽筋的黑色粗框眼镜,大得足够掩去半张脸,脑后是老气到不行的阿嬷髻,再多几根白头发就可以升级为阿祖髻了;还有又矬又呆板的套装,送去资源回收都没人要,整体来看,最保守估计也有三十岁以上,说她快四十岁了也不勉强,怎么看都是个即将迈入骨董级的老处女,再继续「保鲜存放」下去就要变成考古级的了。

  正是她要的「最佳形象」。

  她满意的套上医师白袍,就在踏出办公室那一刹那:心情也已整理完毕,恢复平常心情,脚步稳定地走向护理站。

  既是专业医师,就不能让心情影响到工作,她可不想为了医疗纠纷跑法院。

  「Miss陈,我的病患有变更吗?」

  「……」

  又来了!

  眼看护理站里的护士只是随便瞥她一下,就差没有从鼻子里哼一管鼻涕给她,然后用一种十分轻蔑的态度扔出几份病历表,好像丢两枚铜板到乞丐的铜罐里头似的,她真想把病历表砸到那女人脸上去。

  够了没有,再怎么样,医生也比护士「大」吧?

  真是,她被整家医院的所有员工排斥,这点她早就知道了,不必再提醒她了好不好?

  关茜暗暗嘟囔着自柜枱上拿来那几份病历表,一份份看下去,一口口气不断的叹,全部看完,这一辈子的气也差不多被她叹掉一半以上了,这才转身走向第一份病历——608号病房。

  「可恶,老是要我中途插手麻烦的病例!」

  她咕哝着,满脑子怨念,一整个不甘心,尽管如此,她的脚步依然轻快得像在跳迪斯可。

  幸亏她还有被利用的地方,不然早就被列入拒绝往来的名单上了。

  不过一旦进入病房内,她立刻收起轻松的神态,换上最严肃、最沉稳的专业医师形象,一边详阅手中的病历,一边站定在病床边。

  「周老先生您好,我叫关茜,是您的主治大夫……」

  「你?」床上的病人——周老先生先是一愣,继而失声大叫。「请等一下,我说过我只要男医生,你这个老处女来干什么?」

  耶,看不起女人?

  好,很好,很好!

  关茜咬紧牙根,更用力绷紧脸皮,刹那间,表情又严酷了一百万倍,就差没冒出两支恶魔角来戳翻病床上的老家伙。

  「老先生,据我所知,你还想抱曾孙,对吧?」

  老而不死是谓贼,这个看不起女人的老家伙还想再贼下去就对了。

  「那还用问,虽然我老人家已经六十八岁了,可是在还没抱到曾孙之前,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说着,老先生赶苍蝇似的挥两下。「去,去,去换个真正有本事的男医生来,你这老处女别在这里闹笑话了!」

  真正有本事的男医生?

  哼哼哼,要有那种「东西」,就轮不到她来表现了好不好!

  「老先生以为他们为什么把你这个病人转给我?」

  「你走错病房了!」

  最好是。

  「我有老先生的病历。」

  「你偷来的!」

  老顽固!

  「真不要我为老先生看诊?」

  「除非我死了!」

  「好吧!既然老先生不想抱曾孙了,」总算他有自知之明,愈活愈贼,再活下去就变乌贼了。「就换那些『真正有本事的男医生』来吧!」她还乐得少一件令人头痛的病例呢!

  于是,她满不在乎的离开了。

  可是不到三分钟,她又不情不愿地被主任大夫押进来了,堂堂主任大夫一副狗腿样的说尽好话,发誓兼赌咒,就差没去斩几只老母鸡的头,信誓旦旦保证说她确实是个学有专精的留美博士,执有美国医师执照的正牌大夫,拥有十分丰富的问诊经验,总之,超一流的啦!

  虽然她是女的。

  「我保证!」

  「是吗?」

  老先生这才眯起眼来再仔细打量关茜,怀疑地东看西看、上看下看。

  说眼前这个「古意盎然」的老处女是曾到那种思想开放,性更开放的美国留学过的博士,谁会给她信!

  不过……

  「好吧!就让她试试看。」只是试试看。「不行再换个男医生来吧!」

  关茜没好气地直翻白眼。

  男人,就是喜欢把女人踩在脚底下!

  第2章(1)

  喀!喀!喀!喀!

  红色高跟鞋又出现在「忘情水」酒廊里,这回,鞋音才响两下,四面八方就涌来七嘴八舌的热烈欢迎。

  「玛丽,好久不见了,来来来,到我们这桌来聊聊吧!」

  「来我们这桌啦,玛丽!」

  「这边,玛丽,这边!」

  在热情的召唤声中,玛丽一手血腥玛丽、一手腰果,笑咪咪的环颅一圈,蓦而双眼一亮,迳自扭着性感的小屁屁,举步走向角落那一桌,沿路走沿路笑着和两旁的人打招呼,娇艳的妩媚净在顾盼之间。

  然后,她放下酒杯和腰果,再扬手挥回其他人的邀请。「下回!下回!」她落坐,笑吟吟的向对面的人打招呼。「嗨,你又来啦!」

  「原来你真的叫玛丽。」

  玛丽端起她那杯血腥玛丽,「因为我都喝这个,就像你……」她用下巴指指桌上另一杯亚历山大。「都喝那个。」

  「原来如此。」亚历山大逸出一抹柔和的浅笑。

  玛丽倾身向前,「怎样?成功了吗?」兴致勃勃地问,以为他是来向她「报告」好消息的。

  因为今夜的他看上去不再像两、三天前那样憔悴落魄、阴阳怪气的了,虽然眉宇间仍挂着轻愁,脸色也还不是很好,但显得有精神振作多了,俊逸温煦、尔雅不凡,难怪他的未婚妻不肯解除婚约。

  换了是她捞到这种优质贵公子,她也会死巴着不放手。

  亚历山大笑容微敛,迟疑一下。「我想……还需要一点时间吧!」

  玛丽怔了怔,再耸耸肩,靠回椅背。

  「也对,才几天而已,像你这种人啊,想要你在一天之内就翻天覆地的变个人出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她悠然地捻起一颗腰果丢高高,再用嘴去接,「一步步来吧!总之,只要你能够按照我的话去做,」傲然比出一根大拇指。「信用保证,早晚会吓跑你的未婚妻的,不然你来拆我的招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