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血缘(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0 页

 

  杨頵欲言又止地叹了口气,回眸看一下石翰,后者依然沉默寡言得像是哑巴,但泪水却已潸然滑落。

  「少爷……还有多少时间?」

  「最多两……两个星期……」

  「那么,接下来的行程,我们必须加快速度了。」

  至少,最后一个心愿,他们一定要替他完成,这是他们唯一能做的。

  *

  第8章(2)

  「这里就是南方澳,看,看,那是龟山岛!」

  车屋上的卧室里有两面临窗,关茜正在临海那一面窗指指点点,客串旅游小姐做介绍;而聿希人则半躺半靠在床头,透过窗户凝目看出去,因为他已经下不了床了,还戴上了鼻氧管以利呼吸,剩下的路程,他也只能这么度过了。

  「最迟明天我们就可以回到台北了。」她回到床边,温柔地握住他的手。

  既然他连床都下不了了,巴士就直接开回台北,顶多开慢一点,好让他看看沿途的风景,偶尔他也会要求停下来多看几眼。

  能多看一眼是一眼,往后再也没机会看了。

  「回台北……先到公证处结婚。」气息虚弱的声音,吃力的交代。

  旅程即将结束,他的模样也与旅程刚开始时截然不同了,瘦骨嶙峋的脸孔几乎只是一层薄薄的皮包在骨头上,双眼凹陷,唇瓣毫无血色,露在被单上的手臂更是消瘦如乾柴,简直就像是一副活骷髅。

  如果不是一直看着他,谁也认不出他就是那个俊雅温文,一派贵公子风范的聿希人。

  「好。」她温柔地同意。

  「然后……登记户口。」

  「好。」

  他放心的闭上眼,累了,想睡了。

  待他呼吸平稳地熟睡之后,她才倾身在他额上亲了一下,然后起身静静地离开卧室,静静地在客厅的沙发上落坐,静静地蜷缩起自己的身子,静静地抱头饮泣,无声地流露出她的哀痛与不舍。

  不知过了多久……

  「关小姐。」

  她抬起泪下交颐的脸,抽噎着。「他……他说要先到……公证处,我……我们要结婚……」

  杨頵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

  「再……再到户政事务所办……办户口登记。」

  「户口登记?」杨頵想了一下。「那我得先和老爷联络,要他派人把户口名簿拿到户政事务所等我们。」语毕,他回到驾驶副座,掏取手机和聿老爷联络。

  关茜继续抱头啜泣。

  她不要他死,她真的不想要他死呀!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

  公证结婚通常要先登记,然后排日子,但法理不外人情,总是会有特殊情形不得不破例。

  当关茜和聿希人来到法院公证处时,聿爷爷早就在那里等候他们了——唯一的孙子要结婚了,他怎能不到场!可是,一瞧见孙子乾瘦枯槁的模样,他根本就认不得那就是他的宝贝孙子,聿爷爷当场就开始辙泪,涕泗纵横、泪流满面。

  他可怜的孙子,还这么年轻就要……就要……

  聿希人光是要坐在轮椅上就已经十分吃力了,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安慰老人家,只好用眼神拜托关茜帮他安抚爷爷;关茜好说歹说,好不容易终于止住了聿爷爷的泪水,大家才一起进入公证处。

  之后,从开始办公证手续到法官为关茜和聿希人公证完毕,前后不到半个钟头就结束了。

  他们结婚了。

  然后,当巴士车屋转往户政事务所时,躺靠在床上的聿希人才撩起一弯孱弱的笑,说出肯定能让爷爷开心的事。

  「爷爷,茜茜她……怀孕了,是……我的孩子。」

  「咦?她……」聿爷爷先是错愕地来回看聿希人与关茜,好一会儿后,他的脑子终于消化了这项讯息,随即失声痛哭,是哀伤,也是宽慰。「谢谢你,关大夫,谢谢你!」老人的手紧紧地包住关茜的柔荑,声音在颤抖,手也在颤抖。「我……我……谢谢你!」

  拜托不要哭啊!

  现在她一看到人家哭,她就想哭啊!

  「爷爷叫我小茜或茜茜吧!」咬着牙,笑笑笑,笑得一脸灿烂辉煌。「还有,不客气,只要希人高兴就好。」不能哭、不能哭,她绝不能在希人面前哭!

  「好好好,小茜,我叫你小茜。」聿爷爷欣慰地挂着泪水笑了。

  对,对,该收泪了。

  关茜暗暗松了口气,递出纸巾盒。「爷爷。」

  「谢谢。」聿爷爷抽纸巾拭去泪水。「不过,你们结婚的事最好暂时不要说出去。 」

  关茜不解的呆了一下。「为什么?」不是反对,只是奇怪。

  聿希人则微微蹙起下眉宇,杨頵眯起双眼,三个人三种表情。

  「科拉夫人她们还在?」杨頵沉声问。

  不是吧?都快半年了,她们还在?

  那么死心眼,到底是怎样啊?

  「这么久了,希人都没有回去,她们应该知道没什么希望,不,应该是完全没希望了,」关茜困惑地问。「干嘛还不肯死心呢?」

  杨頵望向聿老爷,后者点点头。

  「少奶奶,」杨頵恭敬的转注关茜。「我想我最好先向您解释一下查塔斯家族的状况,或许您就能够了解了。」

  少奶奶?

  关茜忍不住搓一下手臂,把鸡皮疙瘩搓掉,再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0K,我听着。」

  「查塔斯家族曾是希腊数一数二的大富豪,几乎与已过世的希腊船王欧纳西斯同样富有,只不过那是在六十年前。」杨頵说。「自从上上任主事者去世之后,由于缺乏强悍能干的继任者,经商手腕太过于保守,一连串的投资失利,一而再的决策错误,查塔斯家族因而日渐没落,直至今日,已经只剩下空壳而已了。」

  「可是……」关茜看看聿爷爷,再看看聿希人,又看回车爷爷。「聿家不能帮他们吗?就像当初他们资助聿爷爷一样……」

  「有,从十几年前开始,老爷子就一再提出钜款为他们填补亏空,起码七、八次,直到五年前,他们竟然为了一项风险极大的投资案将查塔斯公司整个抵押出去,而事实证明他们的决定是错误的,他们输了整家公司,为了请老爷子替他们赎回公司,他们承诺那是最后一次请老爷子帮忙……」

  最后一次?

  是可以重复无限使用的最后一次吧!

  「嗯嗯,我猜他们一定后悔做出那种承诺了吧?」

  「确实,一年前,他们的公司再度因为错误的决策而陷入困境,倘若没有钜额资金投入,恐怕用不了多久就得宣布破产了,虽然老爷子愿意再帮他们一次,但条件是主事者得换老爷子指定的人……」

  正确的决定,公司一再出问题,又很明显的是主事者的责任,要保公司,就非得撤换主事者下可,连她这个商业外行人都知道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不过,查塔斯家族肯让「外人」插手他们家族内的问题吗?

  「他们同意了?」最好是。

  「不,他们不同意,所以……」

  果然!

  「自作孽,不可活。」关茜喃喃道。「他们只好自己寻求资金,而用的竟是这种下流到不行的方法,呿,超逊!」

  「少奶奶了解了?」

  「是了解了,可是……」关茜转头看,见聿希人又睡着了,柔荑不舍地抚上他枯瘦的脸颊。「希人的时间不多了,难道还要让他在那些女人的吵吵闹闹中度过最后这几天?」

  「说得也是,」聿爷爷灰白的眉毛也揽了起来,不觉陷入深思之中,想着该怎么办才好?「何况连妮可拉也来了,她……」

  「老爷子!」

  杨頵一声惊呼,聿爷爷方才惊觉自己在无意中脱口说出了不该说的话,但已来不及了;关茜一双杏眸睁得大大的,先瞄一下熟睡的聿希人,再拉回眼来狐疑地来回看他们。

  「请问,妮可拉又是谁?」

  「这……」杨頵不知所措地和聿爷爷对视一眼,旋即很没种的撒腿落跑,「我去跟石翰说不要直接开回家!」匆匆逃离现场。

  望着杨頵逃之夭夭的背影,聿爷爷又气又懊恼,又不好意思把人叫回来。

  说溜嘴的是他,又不是杨頵。

  犹豫再三,他终于硬起头皮一个人面对关茜。「呃,你也知道,希人是很内向的,长这么大居然没交过半个女朋友,我很担心,尤其在他第一次发病痊愈之后,我有点急了,就……」

  他尴尬的乾咳两下。「就自作主张替他找了几个合适的女孩子,希望他能挑一个喜欢的尽快结婚,当时……当时他选中的对象就是妮可拉,她是查塔斯家族的远亲,不过,我也知道,其实希人并不特别喜欢妮可拉,只是因为我催促得紧,为了让我安心,他才挑一个的,所以……所以……」所以就说不下去了。

  关茜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也看不出她是生气了还是怎样。「那后来他们为什么没有结婚?」

  聿爷爷轻叹。「在订婚前夕,希人的病就复发了。」

  换句话说,倘若不是聿希人的病又复发,他们早就结婚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