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血缘(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1 页

 

  关茜静默片刻,忽又绽开明亮的笑容。「过去的事就算了,还是来担心如何避免她们的骚扰吧!」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最珍贵的,她不想浪费时间去计较那种无意义的事。

  「对!对!」聿爷爷忙道。「我想,就换个地方吧!」

  「换地方?」

  「我在内湖还有另一处……」

  「等等,不管爷爷还有多少栋房子,重要的是,其他地方都没有那么齐全的急救装备吧?」关茜指出重点。

  聿爷爷怔了怔。「啊,对喔,那怎么办?」

  「怎么办啊,嗯……」关茜沉吟了会儿,继而转头环顾四周。「好吧,那就只好继续留在车屋上罗,反正这里的急救装备也很齐全,只要找个适合的地点停放就行了。」

  聿爷爷点头赞同。「这个办法很好。」

  关茜想了想,又问:「那科拉姨婆那边怎么办?」

  「不管她们!」聿爷爷很乾脆的说。「有管家应付她们就好了。」

  幸好王管家和王妈一直跟在聿爷爷身边,所以他们也是懂希腊语的。

  「好,那我去叫杨頵想想,该把车屋停到哪里比较好。」说着,关茜起身要到前面驾驶座去,忽又被唤住。

  「小茜。」

  停步,回头问:「什么?」

  「希人还剩多少时间?」

  「……」

  没有回答,关茜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继续往前面驾驶座去,因为,她说不出口。

  就是这几天了。

  第9章(1)

  杨頵选择的停车地点其实离聿宅并不远,也在聿家所拥有的山区内,加油、加水很方便,购物也不难,而且十分隐密。

  然后,聿邦婷来了,温静秋也来了,除了姑姑和表哥,聿希人的亲人都到了。

  至于查塔斯家那三个女人,管她们去死,就丢在聿宅那边,随便她们爱吵、爱闹,要发射太空梭侵略火星也行,随她们去。

  只是,聿希人已进入昏睡状态,几乎整天都在睡,清醒的时间并不多,连按时吞药都有困难,只能打针、吊点滴,所有人都围在床边陪伴他,聿邦婷在哭,温静秋也在哭,聿爷爷频频拭泪,只有关茜愣怔地望着聿希人,半滴眼泪也没有。

  不管怎样,她绝不能在聿希人面前哭,就算他已熟睡。

  「不是说,你们还在想办法吗?」她突然出声。「还没找到那个你们说很厉害的家伙吗?」

  聿邦婷和聿爷爷相对一眼,黯然垂首。

  「大哥找到联络人了,可是……」聿邦婷抽噎一下。「联络人说那人今年已经救过一位濒死的患者了,其他的只能等明年……」

  「明年?」关茜不敢置信地覆述。「有没有搞错啊?也许明天就是希人的最后一天了,哪能等到明年?」

  「大哥也想尽办法要说服对方啊,可是联络人根本不肯再接大哥的电话了!」

  「可恶!」关茜猛然起身,大步走到窗前,视若无睹地望出窗外,双拳困扰地握紧。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翌日,聿姑姑和聿希人的表哥聿邦彦也赶到了,一见聿希人那样枯槁虚弱的样子,聿姑姑当下就失声哭了出来,聿邦彦的眼眶也红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说服不了那个人,对不起啊!」聿姑姑大哭。

  聿邦彦张嘴想说什么,旋即又阖上,下颚抽搐,喉头颤动,看得出他有多么困难才忍住不掉泪。

  「希人,醒醒,希人,姑姑和表哥来了!」

  关茜小心翼翼地呼唤着聿希人,但他已经很不容易叫醒了,关茜耐心的一而再地呼唤,好不容易他才勉强睁开眼来,茫然的目光似乎已不认得眼前的人。

  「我是茜茜,认得吗?」

  又重复多次后,聿希人的眼神终于清亮起来,认出她是谁了。

  「茜茜。」

  「希人。」关茜微笑,俯身温柔地在他额上亲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聿姑姑和聿邦彦。「瞧,姑姑和表哥来了。」

  聿希人循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勉强笑了一下,目光定在聿邦彦身上;关茜当即让开位置,好让聿邦彦近前来听聿希人说话,而聿邦彦必须倾身把耳朵贴近聿希人的嘴,才能够听清楚聿希人微弱的话声。

  只见聿邦彦一边听,一边把视线移向关茜,那眼神是严酷的,但也有宽容。

  「你放心,我会照顾他们的,」听完后,聿邦彦轻柔但坚定的对聿希人许下了承诺。「他们一定会过得很好的,我保证!」

  聿希人安心的笑了,然后,似乎用尽力气地闭上了眼,又昏睡过去了。

  见聿希人虚弱得连跟她说句话的力气都没有,聿姑姑不禁抱着女儿聿邦婷又痛哭了起来。

  「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他?他才二十七岁,还这么年轻啊!」

  她一哭,其他人也跟着又哭了,连杨頵与石翰也背过身去拭泪水,却有两个人连半滴眼泪也没有掉。

  关茜,她甚至连红一下眼眶也没,只是拧眉若有所思的注视着聿希人的睡颜。

  还有聿邦彦,他的眼眶红红的,但并没有掉泪,反而凝着一双严酷的目光盯在关茜身上。

  他,正在评估她。

  *

  一整日没有人有胃口进食,到了晚上,为了老人家的身体,关茜硬把所有人都赶到客厅去吃三明治,只留下杨頵和石翰看护在聿希人床边。

  「还有人要红茶吗?」

  「我,谢谢。」

  关茜持着玻璃壶为聿邦婷斟满茶杯,转头看,聿爷爷一手三明治、一手茶杯,在发呆。

  「爷爷,你不想让希人为你担心吧?」

  聿爷爷看她一眼,叹气,勉强咬了一口三明治,关茜安慰地拍拍他肩头,再回身要为其他人服务,却见聿邦彦深沉的眼正狠狠地盯在她身上。

  一见到聿姑姑,关茜就可以断定聿邦婷肖似母亲——九成像东方人;而聿邦彦则酷似父亲——九成像西方人,尤其那浓眉挺鼻的深邃五官,十足十的洋鬼子,不像聿希人只有眼睛、鼻子透着洋味儿。

  虽然两个人同样拥有一八五上下的高个子,但一个身形单薄瘦削,一个体格刚劲有力;一个清俊斯文,一个深沉严峻,两个人两种型态,要说好看,聿希人比聿邦彦高雅俊逸,然而很明显的,聿邦彦比聿希人耀眼得多,因为聿希人太温煦、太内敛,不喜欢引人注目,也不容易引人注目,而聿邦彦那种霸者的强悍气势是藏也藏不住的。

  聿邦彦对她有敌意。

  不,说是敌意也不太正确,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应该说,他有极强烈的保护意识,不容许亲人受到任何伤害,而她,对他来讲,仍属于「外人」之列。

  所以,那应该是近乎敌意的戒心。

  「你究竟有何意图?」注意到关茜也在看他,聿邦彦就直接把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

  关茜方始怔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聿爷爷就愤怒地骂过来了。

  「邦彦,你在胡说些什么?」

  「外公,向来不近女色的表弟,」聿邦彦丝毫不为外公的愤怒所动。「竟然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和这位关大夫结婚,甚至有了孩子,您不觉得很有问题吗?」

  「是我!」聿邦婷忙道。「是我请表嫂这么做的!」

  「是我叫邦婷去向小茜要求的。」聿爷爷再把整个责任揽过去。

  「为什么要这么做?」聿邦彦不悦地质问。

  「为什么不能这么做?」聿爷爷沉声反问。「既然希人喜欢她,只要她能够让希人在最后这段日子里快乐,就是要将聿家所有财产全数拱送出去,我也愿意,不行吗?」

  不是不行,只是……

  聿邦彦瞥着关茜,不说话了;而关茜耸了耸肩后,迳自回到流理台前多做几份三明治——杨頵和石翰还没吃呢!

  「无聊!」她只咕哝了这么两个宇。

  聿邦彦双眸猛睁,怒意骤闪而出。「如果你对希人是真心的,为何不哭?」

  关茜淡淡瞟他一眼。「你又为何不哭,如果你是真的关心希人?」人家挥过来一拳,她要不踹回去一脚就太不礼貌了。

  聿邦彦吸气,看似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说出来。

  「你不能哭,因为你必须照顾其他人。」关茜替他说了。「我也不能哭,因为希人最担心的是我,我不想让他放心不下我,不能安心的走。」

  聿邦彦似乎有点意外,深深凝视她片刻。

  「那么,你愿意放弃他的财产吗?」

  聿邦婷张嘴又想抗议,聿爷爷却拍拍她的手阻止她,他知道,不管其他人如何为关茜辩护,聿邦彦始终会怀疑她是别有企图的女人——毕竟那种人他们聿家看太多了,包括他自己的父亲在内,如果不让他释怀,他永远不会接受关茜是自己人。

  聿邦彦只是想保护聿家。

  「我是个医生,自己养活得了自己。」关茜不以为意地说,再补一句,「还有孩子。」跟他老妈一样,她也是个好战,不,好强分子,请别太看不起她了。

  天下女人何其多,可不只他老妈一个女人拥有不输男人的自尊心。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