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血缘(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什么招牌?

  「我相信你。」亚历山大莞尔。

  「还有,还有,」又捻起另一颗腰果,「记住,千万别人家随便贡献出两滴盐水来,你的决心就变节了喔!」玛丽好心警告得意高徒。

  「我记住了。那么……」他举杯浅啜。「今天该换我听你说了。」

  今晚,他就是特地来听她吐槽的。

  闻言,玛丽如梦初醒的猛拍了下桌子,「啊对厚~~换我了!」表情一转,「你听我说啊……」马上进入状况,连酝酿心情的时间都不必,开关一按,直接切换过去。「我真的很生气很生气,为什么呢?告诉你,我啊……」

  难怪人家说女人长舌,一开讲,汤锅就破底了,哗啦啦啦流个下停。

  说爸、妈要留给她的事业被表舅、表姑「偷」走了,说她要在公司里工作就得看表舅、表姑的脸色,说公司里所有员工彻底排斥她,集体无视她。

  总之,表舅、表姑就是要让她日子不好过就是了。

  「其实我也知道啦,大多数人都是想讨好表舅和表姑,但也有少数人是不得已的,景气不好嘛!丢了这份工作,想找到其他工作并不是那么容易,凭良心说,这也不能怪他们……」

  她哀声又叹气,真的是在抱怨、在吐槽,也不管人家跟她熟不熟。

  而他,相对于那一夜她对他的热心,这时候也付出所有的诚意,认真扮演一个最忠实的听众,专注的聆听她诉苦,不显无聊,也没有不耐烦,虽然他很少出声,偶尔才会问一句。

  「你不甘心?」亚历山大仔细端详她的表情,猜测。

  玛丽马上横给他一眼。「不是你以为的那种不甘心好不好,是另一种不甘心可不可以!」

  不甘心还有很多种吗?

  亚历山大有点困惑,但他并没有追问,倘若她想讲,他不问她也会全盘托出,她若是不想讲,彼此交情尚浅,他也不好追究太深。

  「不过总有一天,我会抢回来的!」玛丽咬牙切齿地发下第N百次誓言。

  不管是十年、二十年,就算是五十年、一百年,她也一定要抢回来!

  *

  「关大夫,请别忘了,十点整要开会。」

  「……今天几号?」

  「十五号。」

  「又来了!」

  关茜呻吟着瞥一下手表,不情不愿地向后转,一边嘀咕一边朝电梯走去。

  十分钟后,她进入院长室隔壁的会议室,拉出一张椅子坐下,默默环顾其他座位上的医师,全都是医院里各科最顶尖的医师,跟拜土地公一样,每逢初一十五就得参加一次这种超级没营养的谄媚会议,不是为了谄媚院长,而是……

  「袁医师,梁董的老太爷中风,你去。」

  「多久?」

  「直到他能用拐杖自己行动。」

  「明白了。」

  「赵医师,钱总的媳妇即将生产,你去。」

  「直至她生产?」

  「没错。」

  「好。」

  「邱医师,聿老的孙子,你去。」

  「什么时候?」

  「下午就过去。」

  「知道了。」

  「今天只有这三件case,好,散会。」

  这就是他们医院特有的「应召服务」,专门应召为政商界大佬出诊,若是有必要,还得住在人家那里成为某人的私人看护。

  浪费一位专科医生的人力时间,只为了奉承讨好,真想一脚踹飞他们!

  可是她什么也不能做,为了保住一个星期一天的贫户免费诊疗,只能咬紧牙根忍忍忍,一忍再忍,忍不下去了还是要继续忍,就算忍过了头也要再忍,虽然她最想做的是叫他们去关窗烧煤炭。

  不过幸好,她少有机会被派去「应召」,因为她不会去奉承人家,也不会去讨好人家,相反的,还得担心她会得罪人家。

  所以,她又逃过一劫了。

  *

  「咦?你又来了?」

  「上回你好像还没说完。」

  「对,对,是还没讲完,我再跟你说啊……」

  见面不到三秒钟,炒菜锅也破底了,整箩整筐的抱怨有如滔滔长江水般泉涌而出,惊涛骇浪,澎湃汹涌,要是泳技不够好,不用三分钟就会灭顶了。

  「……总之,他们太可恶了,为了钱,什么都肯干!」

  亚历山大默默看着她忿忿地喝光一杯酒,再招手要另一杯。

  「你认为,钱一点也不重要吗?」

  「少扯了,没钱会饿死耶!哪里会不重要?可是没重要到可以出卖自尊吧?」

  玛丽恼火地咬一口薯片,屑屑喷得满桌都是,亚历山大不落痕迹地掩住自己的酒杯口。

  他喝酒向来不配薯片的。

  「确实,不过曾吃过苦的人通常会视金钱重于一切。」

  咬薯片的动作顿了一顿,「或许吧!」再继续。「听说,他们来向我爸、妈求助之前,也曾吃过不少苦头,还差点去要饭呢!但就因为如此,他们不是更应该同情其他穷人的苦吗?」将心比心,他们不懂吗?

  「我想,你也不能太责怪他们,毕竟,人都是自私的。」

  「也不是所有人……」

  「难道你就一点也不自私?」

  喂,客气一点好不好,她哪里自私了?

  玛丽张嘴就想反驳,然而一对上他那双幽静深邃,彷佛能透视人心的眸子,她的声音就卡在喉咙里,出不来了。

  是啊!谁敢说自己彻彻底底的不自私?

  人天生就是自私的,再不自私的人也是自私的,就算只有一点点,终究也是自私的。

  而她,也只不过是尽力做到不要太自私而已。

  「亚历山大。」

  「嗯?」

  「你呢,你自私吗?」

  沉邃的眸子忽尔漾出一抹哀愁,亚历山大轻轻叹息。「为了自私的目的而不惜伤害别人,我能说我不自私吗?」

  是在说他的未婚妻吗?

  「那也不能怪你嘛!想想,硬要把两个不相爱的人凑在一起,将来不是更痛苦吗?」见他似乎在自责,玛丽忍不住脱口替他辩解。「不如现在就分开,痛苦也只是一时而已,不是吗?」

  谁知她一辩解,那双哀愁的眸子反而更增添几分痛苦,向来喝酒总是轻啜慢饮的人,猝然仰首灌下大半杯酒,旋即剧烈的呛咳着,咳得差点喘不过气来了。

  玛丽连忙招手要一杯水,并移到他身边的座位,小心翼翼的抚顺着他的背。

  「真是的,不会喝酒就不要喝得这么壮烈嘛!」

  好一会儿后,亚历山大终于慢慢舒缓过一口气来,慢慢喘息着,并就她凑至他唇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目注他那难掩痛苦的表情,玛丽脑际忽地闪过一道灵光。

  莫非事实并非如他所说的那样,而是他也深爱着他的未婚妻,只不过为了某种原因,致使他不得不逼她离开他?

  是怎样?八点档啊?

  *

  第2章(2)

  相较于其他医师的大型个人办公室,关茜的个人办公室几乎跟鸽子笼一样小,不过一张办公桌、两张椅子、一小排书柜,再加上一株马来巴利树盆栽就已经爆满了,连呼吸都有点困难。

  不过,对一个只要求拥有一个私人空间的人来讲,这已经够了。

  「进来。」忙着记录病历表,关茜漫不经心地回应敲门声。

  来人开门自行进入,又自动在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下,她淡淡瞄一眼,继续自己的工作。

  「什么事?」

  「下班后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你妈妈又和你未婚妻上哪儿玩去了?」

  「……日本。」

  「所以你又来找我填补空档?」

  「关茜,你明知不是如此,为何要这么说?」

  「那你要我怎么说?」关茜不耐烦的停下敲键盘的手指,双眸转注办公桌前那个同样穿着医师白袍的男人。「说我很高兴你还记得我?」

  「关茜,你……」男人脸颊闪过一丝痛苦的抽搐。「还不能原谅我吗?」

  「原谅?」

  关茜转动椅子往后靠,双臂环胸,静静地打量眼前这个姓骆名天扬的家伙,英挺的容貌,成熟的风采,年轻有为,医术精湛,订婚前,他就是医院里的头号黄金单身汉;订婚后,依然是年轻护士们作白日梦的对象。

  这个男人,曾经苦苦追求她两年。

  「你应该先跟我分手的。」

  「但我并不想和你分手。」

  「所以,你想光明正大的玩劈腿游戏?」

  「不,我不是……」

  关茜倾身向前,咧出一嘴假笑。「你和我表姊订婚,又要我做你的地下女友,请问,这不叫劈腿叫什么?劈柴?」

  骆天扬嘴角抽搐一下。「但你说过你不想结婚,也许……」

  「也许我愿意成全你劈腿的心情?」关茜语气嘲讽地替他说完。

  「我……我……」能承认吗?

  还真的咧!

  关茜敛去假笑,靠回椅背,眼神冷淡。「不,你不需要我的原谅,好好孝顺你妈妈,等着结婚就行了。」

  「可是,我不爱她,我……我真的很痛苦……」

  那也是他自找的。

  她知道,骆天扬爱的人是她,才会苦苦追求她两年,但那是在她父母尚未去世之前,那时她还是医院院长的宝贝女儿。

  「骆天扬,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关茜面无表情地说。「我喜欢你,曾经;爱你,从来没有:如今,你都已经订婚了,我更不可能爱上你,你缠着我到底想干嘛呢?要我做你的二奶吗?很抱歉,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不,我只是……」骆天扬苦笑。「想找人谈谈,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够忍耐多久。」

  「我很忙,没空听你吐苦水。」

  「关茜……」

  关茜霍然起身,忍耐已到尽头了。「抱歉,我要去巡房了!」话落,迳自离开办公室,把那个她曾经喜欢过,幸好不曾爱过的男人丢在她的办公室里。

  人生难得两全其美,既然他已选择了那一全,就别再捎想另一全了!

  *

  「你喜欢他?」

  「曾经。」玛丽很大方地坦承。「毕竟,他是个相当出色的男人,学有专精,工作态度认真,人长得也不赖,个性也还0K,就是优柔寡断了点,那是他唯一的缺点。」

  亚历山大的眼色突然多了几分抑郁的沉黯。「所以,你就跟他交往了?」

  「No.no.no,」玛丽摇头否认。「我早就决定要做一辈子单身贵族,终身不结婚了,所以不想跟任何男人交往,没想到他却说不想结婚也没关系,只要我愿意和他交往,他绝不勉强我一定要结婚……」

  「也许他是认为早晚有一天,你会被他的心意感动吧!」

  玛丽不以为然地嗤了一声。「男人就是爱异想天开!」

  女人不也是。

  亚历山大说在心里,没敢讲出来。「但你终究还是和他交往了。」

  「是不得不好不好!」玛丽一脸夸张的苦相。「我一再拒绝,可是他就是不肯死心,一有空就缠死我,像那种死缠烂打的追求法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工作了,害我差点抓狂……」

  因此,她不得不「恩赐」给那家伙一个男朋友的名分,偶尔陪他吃顿饭、聊聊天,想再进一步,十年后再说吧!

  没想到,用不着十年,她父母一去世,那家伙那个爱钱如命的妈妈就坚决反对他继续和她交往,并积极促成他和她表姊的婚事,那家伙先是不肯,但他妈妈以死胁迫他,他只好屈服了。

  结果,那家伙和她表姊订了婚,却老是趁他妈妈和未婚妻不在台北的时候来找她,因为他仍然深爱着她。

  他不是坏人,但对女人而言,却是天底下最不可靠的男人!

  唉!从头到尾一点创意都没有,全都是偶像剧的剧情,那家伙想演大悲剧,她却只想换角退出。

  「所以,你并不爱他?」

  「当然不,我是喜欢过他,但从没爱过他!」

  「但你不能原谅他?」

  「我应该要原谅他吗?」

  「既然你不爱他,为什么不能原谅他?」

  「我不能原谅他的背叛!」

  是的,背叛,她真正不能原谅的是背叛!

  表舅、表姑背叛了她父母对他们的信任,她不能原谅;那家伙背叛了她这个「女友」,她不能原谅!

  任何事她都可以原谅,就是无法原谅背叛!

  就算当时她也不是真有意和他交往,但至少他们的确是在交往了,而且开口要求交往的人是他,口口声声说深爱她的人也是他,然后,突然有那么一天,他订婚了,对象不是她,最后一个知道的人倒是她。

  起码先跟她分手嘛!

  男女交往本就没有一定的结果,交往后发现彼此不合适,自然就要分手,那也是不得已的。

  男女之间,只要有一方感到勉强,双方都会痛苦的。

  所以,如果他是先跟她分手,再和表姊订婚,她不但不会生气,还会乐得摆脱了一桩麻烦呢!

  偏偏他不是,他不但没跟她提分手,也不想慢慢跟她疏远,还在订婚翌日就约她出去喝咖啡聊天,并再次强调他有多么深爱她,甜言蜜语一大去ㄨㄚ,随时可以免费更新。

  爱屁啦!

  如果不是表姊特地跑来跟她呛声,要她别再跟她的未婚夫搁搁缠,天知道什么时候她才会知道他早已背叛她了!

  那家伙一开始就打算劈腿了!

  「但有时候,背叛也是不得已的。」亚历山大的声音轻细得几乎只是在他嘴里绕了一圈。

  他又是在说他和他的未婚妻了吗?

  「你……」有那么一瞬间,玛丽有股冲动想要追问个一清二楚,但很快又改变主意,她自己也有不想被人穷究的秘密,凭什么追问别人不想说的事?「至少我没有背叛过任何人,所以我有权利不原谅别人的背叛。」

  「你没有做过的坏事是坏事,做过的坏事就不是坏事,这就是你的认定吗?」

  玛丽哑口无言,好半晌后,她才泄愤似的灌下一大口酒。

  「亚历山大。」

  「嗯?」

  「你真的很会挑人家的语病耶!」她真的很佩服,佩服得恨不得海扁他一顿。

  「我说的是事实。」亚历山大轻轻道。

  「狗屁的事实,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猝然噤声,僵了两秒后,她懊恼地猛灌下一整杯酒,粗鲁的横臂拭去唇边的酒渍。「总之,就算你杀了我,我都可以原谅,就是背叛,我绝不能原谅!」

  因为,她不想再害死更多无辜的人了!

  *

  匆匆往断层扫瞄室而去的脚步猝而定住,关茜的目光往右转,探进某间儿童病房内,但见病床上沉睡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床边是默默垂泪的父母:心脏专科的齐大夫正在向他们解释。

  「她的病只能换心,但她已等待了两年多,至今犹未等到适合的心脏,现在,她的情况已恶化,再也等不下去了,最多再撑个一、两个月就……」

  冷酷的词句,无情的宣告死期,令人听得心都颤抖了。

  可是……

  关茜一脸冷漠,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心弦连半根也没抖到,冷硬如石,毫不在乎。

  生生死死看多了,早八百年前她就已经麻痹了,不想在乎,也不能在乎,不然就不要做医生。医生不是神仙,再是高明,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身为医生,这是她必须看清的事实。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