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一品妙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7 页

 

  当然,闵天雪也第一次看到苏子远,跟苏子卿不像,苏子卿很像苏夫人,五官好像复制贴上那般相似,苏子远样貌应该像到父亲苏定邦。

  至于个性嘛,真不知道像谁,很古怪,表面上说恭喜弟弟深得皇上信任,帮忙处理西夷事宜,表情却又阴阳怪气,还不断说“要不是我身体不好,还真想也去西疆,然后挣个一品官职,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让人讥笑无用”,当个一品?你以为一品是长在地上的,随便拣都有?那是苏子卿花了七年,然后用命换回来的啊。

  然而苏夫人很吃这套,马上就一脸爱怜的说:“西疆有你爹跟你弟就够了,你在家里陪我,也是孝顺,你就算没功勳,那也是一品门第的二爷,人人羡慕你还来不及,谁会讥笑你无用。”

  闵天雪很佩服苏子卿,他一定从小到大就听二哥这种讽刺言论,但他完全不动如山,假装没听见,照样吃菜,照样喝酒,在康哥儿跟平哥儿跑过身边时,捞过来亲一下,小娃儿很敏感,从大人身上得到善意,很快也会回以亲吻。

  吃完饭,自然是守岁。

  苏夫人真的是偏心怕人不知道一样,让苏子卿先去睡,等子初再起来守岁,换句话说,苏子远只需要守到子时,然后就可以回院子一觉到天亮。

  闵天雪觉得不太爽,但见苏子卿都没说什么,也只能算了,告诉自己,正常人不跟他们计较。

  回到羽光院,苏子卿似乎有话想说,闵天雪便等着。

  远远传来爆竹的声音,冷空气中除了梅香,还有不知道哪里飘来的淡淡烟花味,抬头望天,没有月亮,星光满天。

  闵天雪就着灯笼看着苏子卿的脸,原本忿忿不平的心静了下来,她有他,她很幸福,幸福的人不跟他们计较。

  “九娘。”他唤她。

  他们说好,穿越之事不让第三人知道,从此以后她就是闵九娘,两人都要习惯这名字,省得露出马脚,当然,她以后可不能再喝酒了。

  闵天雪微笑,“我听着呢。”

  “你今晚……睡我房里好不好,别回去了。”几句话,让那张有刀疤的俊脸涨得通红。

  闵天雪在内心嚎着,小鲜肉害羞了,好可爱啊。

  她温柔爆发的牵起他的手,“好。”

  在后头伺候的齐嬷嬷连同几个丫头都面露喜色,不约而同想着,小姐虽然受姑爷喜欢,但分房睡也不是道理,总要怀上孩子才是正经。

  于是人人都喜气洋洋的伺候两人梳洗。

  闵天雪却不知道几人的想法,只觉得秋月今天帮她擦背擦得特别用力,手啊,身子都是,好像她很脏一样。

  第10章(2)

  天冷,水凉得快,加了两次热水后,觉得也该让粗使婆子休息,于是她便起身,在春花的搀扶下出了澡间,苏子卿自然早就洗好了,坐在拔步床沿等她。

  几个炭盆已经烧了起来,室内温暖如春。

  丫头跟婆子都识相的退下,四爷跟四少夫人第一次同房呢,可不能不长眼还留着。

  闵天雪吹熄烛火,就着窗户透进来的微光走到床边,脱了鞋,拉着苏子卿躺下,盖上锦绣百子被,准备睡觉——他子时就要起来了,能眯一刻是一刻。

  然后就听到他咳了咳。

  闵天雪奇怪,“你着凉啦?要不要起来喝点姜汤?”

  “不,不是。”

  “那怎么咳嗽?”

  她伸手想摸摸他额头是不是有发烫,手却不小心拂到他下身一个东西,很烫。

  那是啥?暖床用的汤婆子吗?但汤婆子怎么会放在那种地方啊,何况他又不怕冷,用什么汤婆子?‘

  正在奇怪,苏子卿却转过身子,一把抱住她,轻咬她的耳朵,那个被她以为是汤婆子的东西就抵着她的身体……闵天雪脑袋一炸,不是汤婆子,是他的生理反应!

  因为是预期之外的东西,所以一下子反应不过来,闵天雪懵了,他不是不行吗,但她现在感觉他兄弟的精神很好啊。

  还有,他解衣服这什么速度?

  “你不是身体不好吗?”

  苏子卿已经在跟她的亵衣带子奋战了,“谁跟你说我身体不好?”

  “你自己说的。”

  “我哪有说过那种话。”

  好了,她已经光溜溜了,这男人是天才吧,蜡烛都被她吹熄了,他居然也能摸黑快速的脱掉她的衣服。

  “我是说我的身体跟一般人不一样。”

  咦,对耶,他好像是这样说的,她是怎么理解成他说自己不行的?

  可,可是,他也没跟别人不一样啊,两个眼睛,两只手,两只脚,怎么看都是普通人。

  苏子卿很快的也解开自己的衣服,抓住她的手往自己身上贴。

  闵天雪只觉得手感很怪,各种凹凸跟线条,很粗,正在想应该是什么,脑中灵光一闪:是疤!

  他拉着她的手直到自己的大腿,有一个很大的凹洞,大概有碗口那么大,不只这个,往下还有一个更大的,腿部有很粗的痕迹,像是被严重鞭打过。

  闵天雪心中一软,这是受了多少多狠的刑求啊。

  “这个疤有点吓人,我们以后都熄灯睡,这样你就看不见了。”

  闵天雪推了推他,“去把烛火点起来。”

  苏子卿迟疑,“会吓到你的。”

  “我不怕,快去。”

  放在桌上的红色烛火重新亮了起来,房内又看得清东西了。

  闵天雪看见他口中那个不|样的身体了,没一块好皮,都是疤痕,刀伤,箭伤,鞭伤,腿上有两个洞深深的凹了进去,不难想见当时受了多重的刑,仔细看,他的左膝也显得很不自然,也是受过重伤的吧。

  这一身皮肉换来的边界和平,以及他的一品将军。

  苏子卿的表情有点忐忑,“还是可怕吧,我把烛火熄了。”

  “不用!”闵天雪把他拉回拔步床,“我不怕。”

  “真不怕?”

  “有什么好怕。”闵天雪拉起他的手,覆在自己腰上,对他耳边吹了口气,“你可是我的英雄哦。”

  苏子卿忍耐多时,哪禁得起她这样戏弄,一下子便扑了上去。

  没经验?不怕,本能战胜一切!

  闵天雪觉得自己真是误会大了,苏子卿的问题不是不行,是太行了好吧,这根本不是人,是狼!

  两人直闹到快子夜,齐嬷嬷来敲门,苏子卿这才起床更衣,依依不舍又神清气爽的去前厅守岁。

  闵天雪刀伤养了五十几天,然后就是大雪,根本也没出去走动,体力不足,现在只觉得全身骨头都要散架。

  齐嬷嬷跟秋月扶着她去洗澡,两人都笑得见牙不见眼。

  齐嬷嬷是奶娘,胆子自然比较大,“老奴恭喜小姐。”

  秋月跟进,“婢子恭喜小姐。”

  闵天雪想到古人在新人过夜时有听房的习惯,又想起自己刚刚忘情演出,一下子脸都红了,自己刚刚好像叫得太过火……

  齐嬷嬷笑咪咪说,“小姐别害臊,圆房是好事呢,四爷体力那样好,很快会有孩子的。”

  “孩、孩子?”闵天雪苦笑,嬷嬷,她跟苏子卿才圆房,怎么就讲到生儿子了?

  “是啊,苏家历代生儿子多,生女儿少,小姐肯定也会是男胎,而且算起来是苏夫人第一个亲嫡孙,肯定会疼爱的。”

  孩子?她是不排斥,但没想过这么快有,她还想跟苏子卿再多过过两人世界呢,这么说来,她上次生理期什么时候?闵天雪脑子飞快算了起来,突然觉得不太对,她今天是危险期耶。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她跟婆婆说苏子卿不举,婆婆这才举双手欢迎她,但他现在举了,她是要怎么跟婆婆交代这件事情?

  啊,好累,不想了,等过完年再想,就算怀孕也不会一下子就凸出来,她还能想想要怎么讲。

  ***

  一年后。

  苏家的过年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了,镇西将军苏定邦驻守西疆十年,去年十月终于回到京中,这是苏家睽违十年的团圆饭。

  最让苏定邦高兴的除了回家过年,就是见到小孙子了——子卿跟闵氏生了一个儿子,壮哥儿。

  他十月回京时壮哥儿刚出生,现在两个多月,白白嫩嫩,爱笑得很,虽然天气寒冷,但他还是每天都跑去羽光院看孙子,对他来说,这世间可没什么比金孙笑到冒口水泡泡更好看,孩子真神奇,每天看都觉得长大了些,怎么看都看不腻。

  至于平哥儿跟康哥儿他自然也疼爱,那是他大哥的孙子,对他来说也是孙子,将来苏家也少不了他们的。

  年夜饭,一家人围成一圈,因为苏定邦回家是大喜,于是苏夫人发话,姨娘不用站在后头伺候,也开一桌,凑凑趣,于是苏定邦的两个姨娘跟苏子远的七个姨娘都落坐吃酒席。

  远处点烟花的声音一阵一阵,屋内也很是热闹,平哥儿跟康哥儿正是好奇心旺盛的时候,每一盘菜端上来都要问一问,尝一尝,然后评论一番,逗得大人哈哈大笑。

  闵天雪心想,孩子就是这点好,有他们在,气氛就不会冷,等明年自己的壮哥儿也会满场跑了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