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财迷药娘(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听罢,蔺巧龙眼底顿时堆叠了许多疑惑。

  所以,她十七岁了?那么,是因为曾伤了脑子,所以她什么都记不得了吗?

  小蝶口中的老夫人是她祖母吧?大爷是她爹?为了她好,把她安置在这破烂的屋子里养病?瞧瞧,外头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的,到处漏水,风还不断从屋角灌进来,这是适合养病的地方吗?锦州城蔺家又是个什么人家,很穷吗?不然怎会把她丢在这种地方?

  还有,小蝶没有提到她娘,她娘呢?她没有娘吗?

  「小、蝶……」

  十天过去,当蔺巧龙叫出这个名字时,别提小蝶有多兴奋了,她几乎快蹦上了天,整个人焕发出光彩,满屋子打转。

  「小姐会说话了!小姐会说话了!」

  原来小姐的哑疾只要喝药便会好,那为什么当初在蔺家时,请来的大夫都说治不了?

  又过了几日,蔺巧龙能开口流畅的说话,可她脑子里仍是白茫茫的一片,依然什么记忆都没有,所有的事都是从小蝶口中得知。

  原来,她有娘亲,但她娘亲的情况跟她差不多惨,不,可能比她更惨,因为她还能走,她虽瘦弱,四肢还是健全的,但她娘亲已不良于行了。

  蔺家是锦州城的大商家,她爹蔺荣焕做的是海运生意,因大满朝的商业很是发达,开放了许多港口,而她爹做的生意便是在大满朝买货物,拉到万里外的各国将货物卖掉,再从各国买货物回来大满朝卖,如此一趟,虽然耗时又要担负海上的风险,可利润却有千倍,且是纯利。

  蔺家的大型商船有二十来艘,生意越做越大,如今在大满朝提起蔺家海运,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般的风光,自当要有个接班人来继承衣钵了,偏偏她娘的肚子不争气,产下她的同时血崩了,大夫断言不能再受孕,她爹在她祖母做主之下纳了姨娘,那姨娘名为沈银凤,是她祖母的表亲侄女,进门后很快怀上了,生了对双胞胎女儿。隔年又怀上了,生了个大胖儿子,从此之后地位扶摇直上,执掌府里中馈,有如当家主母一般。而她可怜的娘亲犹如深宫弃妇,失了主母位置不说,还生了重病,面黄肌瘦、声音沙哑,双腿不良于行,长年缠绵病榻,被丈夫冷待,对她这个被送到破庄子上的女儿也有心无力,根本帮不了她。

  至于她住的地方说好听是庄子,实则根本是个年久失修又无人打理的破落小屋,有些瓦都已经掉下来了,山柳村是个穷乡僻壤,只有她和小蝶两人在此相依为命,哪天她们若死在屋里,也要那胡嬷嬷来才会发现,根本是把她丢在庄子上自生自灭,把她这个嫡女弃之如敝屣。

  「小姐,吃饭了!」小蝶摆好碗筷,精神奕奕地喊主子吃饭。

  自从蔺巧龙醒来后不傻了,还治好了哑疾,小蝶就跟吃了仙丹似的天天活力充沛,像是什么都再也难不倒她似的。

  蔺巧龙坐了下来,她看着自己拿筷子的手,又黑又乾,毫无水分,像个八十老妪的手,这不是病,肯定也是中毒。

  「小蝶,明天多加一副药方。」她才十七岁,这样一双手实在不般配,谁看了都毛骨悚然,一定要治好。

  「小姐……」小蝶都都磨磨地放下了碗筷。

  蔺巧龙看着小蝶。「你说吧,不管什么事都可以说,咱们只有两个人,也不需要有所隐瞒。」

  「嗯!」小翠点了点头,这才润了润唇说道:「事实上,咱们没银子了,这些日子积攒的两百文钱,全买了小姐要喝的草药。」

  蔺巧龙一听是如此严重的民生问题也暂停了动作,郑重地问道:「那么,咱们还有吃的吗?」

  「有的有的。」小蝶慎重的点头,扳着指头如数家珍地说道:「还有半袋粗米、一筐番薯、一些腌菜和一片咸肉,省着点吃,勉强可以撑到下个月胡嬷嬷来时。」

  蔺巧龙蹙眉。「小蝶,咱们的月银是多少?」

  小蝶眼神飘着,小小声地说道:「一两银子。」

  蔺巧龙蹙起了眉。

  两个人,一两银子过一个月,比个丫鬟还不如,看来蔺家是存心要她死在这里。

  她根本没有记忆,可她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冒出来,如此坐以待毙不是她的作风,她不但要过吃得饱的日子,还要把她身上所有的毒都解了,不再仰人鼻息!

  第一章 我跟你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2)

  第二日,蔺巧龙提出上山采草药去卖的主意,吓了小蝶好大一跳。

  小蝶的眼睛立刻就瞪圆了。「可奴婢不懂草药啊。」

  蔺巧龙笑了笑。「你不懂,我懂就行了。」

  小蝶头上冒着问号。「小姐哪里懂草药啊?」

  她蓦地想到小姐醒来头日写下的药方,难道小姐真的懂草药?

  因此她不再质疑了,照蔺巧龙的吩咐去向隔壁奉大叔家借了两把小铲子和两个竹篓子,备好中午要吃的玉米饼和水,主仆两人便往后山寻去。

  「小姐,您先跟奴婢说说,草药长什么样,奴婢也好帮忙注意。」

  蔺巧龙一愣。

  要她具体说草药长什么样,她也说不出来,正思考要怎么跟小蝶说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浓烈香味,她二话不说便往草丛里寻去,果然发现了一丛丛伞状的草药,是川芎!且茎上的节盘显着突起又略带紫色,这便是可以采收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