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姑娘出手富满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6 页

 

  虽然后来大部分的人都回去了,还是有几个带头的被她拿来杀鸡儆猴。那些人和赵姨娘、孙姨娘、闻姨娘关系匪浅,因此她被记恨上了,几个被夺权的姨娘闲到给她使绊子、告黑状,想办法暗地算计,她成了她们共同的敌人。

  「先帝?」莫长欢一怔,接着想到她口中的「先帝」是刚驾崩的皇上。

  「赵姨娘她们还老想捉我把柄,她也不想想败在我手上几回了,我是手下留情不跟她们计较,不然一个个压成肉饼。」再过几年年老色衰了,看她们还有没有本事蹦跶。

  「跳梁小丑而已,不必理会。你将身上衣物换一换,随我入宫哭灵。」她这一身太鲜亮,宛若盛开的花朵。

  「还是得去。」她气馁地叹气。

  孟淼淼在丫头的服侍下换上素色衣裙,连鞋子都是粉白色,膝盖上特意绑上两块厚实棉布,希望三跪九叩时能少受点罪,小燕子的「跪得容易」来不及做,先应付着。

  两人不算太快,他们到达皇宫正殿时已有人大声哭灵,哭得死去活来,像要跟先帝一起去,一看竟是花容憔悴的周贵妃,她额头上有以头磕棺的红痕,梨花带泪很是可怜。

  「你来了。」

  莫长欢扶着妻子在顾清莲身边跪下,拜托顾清莲照顾怀有身孕的妻子,而后走到百官之位行叩礼,放声大哭。

  孟淼淼一见到抬起头的顾清莲,差点惊声大叫。

  「天呀!姊姊,你怎么这副鬼模样,几天没阖眼了?」宝宝不惊,那是你姨母,不是索命不成的女鬼。

  顾清莲出苦笑,「皇上弥留三日,这三天我一步也没踏出皇宫,就在宫里守着……」

  她连孩子也没法回去看,只能让人带话给已成为翰林院掌院学士的父亲,要他将孩子带回顾府,万一有什么事也有人照料,隔壁的孟府和娘家人走得近,必要时他们会带走孩子。

  「姊姊,辛苦你了。」最难熬的不是死亡,而是等待,因为不知何时到头。

  「不辛苦,接下来才是最累人的,先帝灵柩要停柩七七四十九天才送入皇陵,一天三次哭灵,每回半个时辰,妹妹,你吃得消吗?」她看向妹妹的肚子,担心她腹中孩子。

  孟淼淼很无奈的假嚎着,边嚎边用帕子拭泪,「吃不消也得忍着,家里那两个小魔王我已扔给我三哥。祖父年岁大了,不好让他太操劳,他是先帝的先生不用哭灵,可也要跟着一群光头和尚念经,回去后真得炖些人鸡汤给他补补……」

  说到一半她似想到什么,从怀中掏出一只荷包,自荷包中拿出一片片的切片,浓郁的参香味传来。

  「给。」

  「你……」顾清莲真的无语了。

  她默默地将参片含入口中,微微的苦味在舌尖泛开,虽苦入喉头,精神却好上许多。

  「有备无患。」怀孕了,凡事都要小心,她还准备了白凤丸、清心丸、解毒片和惊风散。

  顾清莲哭着,泪流满面,嘴角却是上扬着,「妹妹帮我。」

  一顿,孟淼淼轻叹,「不就在帮了,不然七皇子姊夫能走到今日?三皇子上位,我们只会一同陪葬。」

  「你们要怎么做?」顾清莲心里很慌。

  「已经在做了。」几年前便开始布局。

  当年的状元郎主动请命,进入户部从六品主事做起,一年一年过去,他以卓越的能力升至户部侍郎一职,掌控户部实权,架空投靠三皇子阵营的户部尚书莫盛天,让三皇子无法再从中「周转」银两,壮大实力。

  孟明森等于掌管了户部的财力,他倾向哪一边,另一边便会在财务上陷入困窘,捉襟见肘。

  而今的老二孟明鑫也今非昔比,他种稻种出心得了,连三季稻也被他摸索出来,他不再种稻,而是成为本朝的粮商,教别人种稻,然后买他们收成的粮食,将粮食翻倍地卖到北地。

  如今他名下有三千顷土地,所收的粮估计约全国的一半,如果他喊停,不卖粮,朝廷会立即陷入粮食荒,米粮贵如金,百姓的一切运作也会暂停。

  靠着粮食得以掐住国家的命脉,无粮可食便会灭亡。

  老三孟明焱俨然已是一代皇商,并吞多个小商铺,从南到北共有一百多间大型商铺是他的,商铺中南货北货都买得到,论起南北货他最齐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几乎没人没买过商栈里的东西。

  这是经济,足以动摇国本,若是连吃饭的筷子都买不到,要教百姓如何活?削竹为筷吗?

  而孟淼淼赚得更快,她的「万有书肆」不卖文房四宝只卖书,尤其是小说类最畅销,其次是游记和话本,不过「黄书」有并驾齐驱之势,内容极其露骨写实,不只男人人手一本,女人家也会偷偷看。

  《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儒林外史》等书也陆续岀版,深获好评,不过内容稍微有所修改,书中有意无意的将三皇子和七皇子导入其中。

  恶名昭彰的三皇子是毒龙潭恶龙转生,是上天派来为害人间的孽畜,他生食人肉,诛杀手足,用童男童女炼丹,食百姓的鲜血以延寿,他要令生灵涂炭,本朝沦为一片死地。

  而七皇子是心存仁道的白龙,本已修炼有成,名列仙班,但因看见百姓有难而心生不舍,故舍去仙身化身为肉躯,在人间种福果,施善雨,行仁德救民于百难间。

  本书的威力有多大,看民间的力量就晓得。

  在先帝停灵的四十九天里,原本呼声最高的三皇子被一面倒的舆论淹没了,众人高喊七皇子才是真龙,他是为救世而来,不得放肆,世人需尊他为圣,乃天界圣子。

  有舆论的造势,他很快的成为众人眼中的天授神子,在孟淼淼和莫长欢暗中派人推波助澜,他的声望节节高升,还未登帝已有人高喊皇上。

  被当成恶龙看待的三皇子急得嘴角生燎泡,眼看着要被踩入尘埃里,他再不奋力一搏就完了。

  灵柩一入皇陵,放下千斤石,兵变便展开了。

  只是结束得很快,不到两个时辰,死伤五千人。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我才是有兵权在手的人,为什么你的兵比我多?」

  身穿一身白金盔甲,从将士队伍中走出的七皇子高举长剑,以怜悯的眼神睨视兵败如山倒的三皇子。

  「因为蒋将军是我妻子的亲舅舅,他率十万大军前来相助。」这是三皇兄失败的最大原因,错估了局势。

  「是,亲舅舅,我娘的兄长。」穿着皇家亲卫军服的顾清真咧开一口白牙,开宫门迎进舅舅的兵马。

  「蒋仲诚不是在边关吗,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三皇子的双目赤红,不甘心败在这支暗军。

  「父皇病危时,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真用上了。」

  「无诏入京视为造反。」三皇子架吼。

  「他是平乱。」

  「呵呵……话是你在说,我有什么乱,无嫡立长,我为长,皇位本来就该是我的,不对的是你,你抢我的皇位!」他狂吼着,想把心中的不服气喊出来。

  「三皇子,哀家准备收七皇子为哀家之子,那算不算嫡?」一道女声出现在尸横一地的大殿中。

  「皇后?」

  一身犒素的妇人头簪白花,苦笑着走来,「哀家不是皇后,哀家是太后,先帝一死,哀家也移至慈宁宫了。」

  「你要在这节骨眼上收他当儿子?」好笑,好笑,真好笑,这世道疯了吗?连皇后……不,太后都倒戈了。

  「是。」她不管谁当皇帝,只要她皇太后的地位不变。

  闻言,三皇子忽然笑出声,越笑越大声,笑到嘴角流出血来,他还不停止,放肆的笑。

  「周贵妃已悬梁自尽了。」这个女人抢走她半辈子皇上的宠爱,到头来还是死在她前头。

  「什么!」他笑声一止。

  「周贵妃留有遗言,说是她给先帝下毒,与你无关,要新帝饶你一死。」她说时看着三皇子。

  「母妃死了,她死了……」那他还有什么盼头?死了,都死了,父皇、母妃……他失神的喃喃自语。

  看到太后询问的眼神,七皇子深思了一下,轻轻一颔首,「三皇兄,既然周贵妃以死换你一命,那么我也不取你性命,就让你守皇陵吧。」

  不杀是为了昭显仁德之心。

  「皇陵……」三皇子骤地爆出大笑,连双眼也流出血泪,「要我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我还不如死——」

  一说完,他引颈向前,死在侍卫横在颈上的剑上。

  三皇子,殁。

  见状的莫长欢立即对七皇子俯首称臣,「国不可一日无君,请皇上登基,吾皇万岁万万岁……」

  其他人见了也一并跪下,高呼吾皇万岁万万岁。

  在一片绵延的呼声中,七皇子龙行虎步、走向金碧辉煌的龙椅,一转身,坐下。

  「众卿平身。」

  「谢吾皇,万岁万万岁——」

  平成一年,新帝登基,立顾氏女清莲为元后,其长子西陵守成为太子,西陵守业为广陵王,长女西陵莞为玉珠公主,召告天下十年内不选秀,此举减税三年。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