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女友很陌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1章(1)

  「……你别以为我哥脑部受伤,就想藉机说自己是我哥的女朋友,你最好快点走,否则等我哥醒来,以他的脾气,他绝对会轰你走的。」留着一头俐落短发、高清瘦的女人,两手环胸,怒瞪着眼前赶也赶不走的苍蝇。

  接到医院通知她哥出车祸已够她震惊的了,没想到还冒出一个自称是她哥女友的人,这年头女人不都很争气吗?要钱要地位就该拿出自己的实力,而不是像眼前这只苍蝇,只不过凑巧看到她哥出车祸,随着救护车来到医院,就说是她哥的女朋友……

  真好笑耶,不过她是踢到铁板了,别人家兄妹的感情她不敢说,但她和她哥可是从小相依为命,感情好到「如胶似漆」,她哥有女朋友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那我们就等你哥醒来。」一脸疲累的霍天香,尽管面对男友妹妹不友善的质疑,仍坚持留下来等到病床上的男友醒来。

  也难怪男友的妹妹会不相信,因为是她答应他不对外公开两人交往的事,他小心翼翼保护着才刚萌芽的爱情,甚至连自己的妹妹都不知情,可见他多重视这段感情。

  虽然和他认识才短短半年,显少在外头正式约会,可她真的感觉到他对她的用心——

  像今天,他一知道她因为生理痛,请半天假在家休息,还特地买姜汤来给她喝,他离开后,她发现棉棉没了,苍白着一张脸撑伞外出补货,看到路边有车祸,探头一看,赫然发现是他的车,据目击者说是一辆大货车闯红灯,天雨路滑加上视线不清,直接拦腰撞上他的车。

  见他昏迷,她心急的哭喊着,好不容易救护车到了,她便随车一起到医院,不久他的妹妹来了,从她报上自己「身分」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斜瞪她,将她视为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拜金女。

  「哼,你这个人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也不照照镜子,你有哪一点配得上我哥?」将眼前的苍蝇上下打量一番,严九茵嗤之以鼻,「我哥的『前』女友们,个个腿长都超过一百公分,没有人腿像你这么短的。」

  「那大概是他终于知道自己并不爱长腿美女,才会选择我。」霍天香凉凉的说,她不想战,也没力气,可维护自己基本的尊严,她可是不遗余力。

  腿短又怎样,要走要跑也不一定会输,况且,她觉得自己的腿也挺美的,可惜没穿短裙出门,要不然可以让严大小姐见识一下短腿界中最上镜的美腿,不过因为她实在太担心男友,一时想不起来自己参加过哪个比赛,得过最上镜头美腿奖。

  严九茵气得咬牙切齿,真想往她脑门抡一拳,若不是大哥从小就教导她女生要有气质,尤其在公众场合一定要维持良好的名媛形象,不能被别人嘲笑是没有妈妈的孩子,不懂规矩,否则现在这只苍蝇早就脑袋开花了,还容得了她在这里耍嘴皮。

  「你出去。」

  「我不走,我说过我要看到你哥醒来我才放心,而且,他会想看到我的。」

  「你?你以为我哥对一只大苍蝇会感兴趣?」严九茵冷笑。

  推推鼻梁上过大的黑框眼镜,霍天香不以为意,「我和你哥见面,每回我都是戴这副眼镜,不戴的话说不定他会认不出我,不过他说会带我去配一副新的……」

  「够了!」严九茵听不下去了,「我哥每天忙到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哪有空陪你去配什么眼镜。」

  「我知道他很忙,所以我会等他有空的时候再去。」

  严九茵一肚子火,「要配眼镜你不会自己去配吗,为什么要麻烦我哥?」不对,她肯定是被这只苍蝇气疯了,她根本就不是她哥的女友,她干么跟她「讨论」配眼镜的事!

  「这不是麻烦,我想你应该没交过男朋友,所以不懂被男朋友呵护的感觉,就像冷冬里的一杯热奶茶,不但暖手还暖心。」

  「我还暖肠胃咧!」

  「没错,五脏六腑,整个身体都暖和了。」霍天香望向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嘴角勾着微笑,医生包紮并做过检查后说他不会有事,现在只要等他醒来,让他亲口告诉他妹妹,她的确是他的女友,让这只以腿长自傲的白鹭鸶哑口无言。

  她想,他妹知道他们是男女朋友应该没关系吧,重点是,没见到他醒来,她不能离开。

  严九茵翻了下白眼,怎会有这么不知羞耻的女人,硬是缠上车祸受伤的人,谎称自己是人家的女友,还净说些会让人得内伤的恶心肉麻话,她中午吃的牛肉饭都快吐出来了。

  「你给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我说过我要等你哥醒来……」

  「那你就到外头去等!」严九茵用力指着门的方向。

  「是我送你哥到医院的,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既然如此,该出去的人应该是你。」霍天香补了一句,「我不反对你留在这里,但如果你不想看到我,只好委屈你到外面等。」她没想到男友的妹妹这么难沟通,要等大家一起安安静静的等不是很好吗,干么非要跟她吵?

  「你,什么香的?」严九茵气得想杀人。

  「霍天香。」

  「霍地臭,你,滚出去!」

  「你怎么可以随便改人家的名字?」终于被激怒,霍天香站到她面前争论,尽管比白鹭鸶小姐矮了那么一点点,她仍挺直身,据理力争,扞卫己之名。

  「我就要改你的名字!」严九茵鼻孔喷出的两道怒烟,拂在她脸上,「如果你不出去,我就一直叫你霍地臭。」

  「你,你……」忍到最高点,霍天香豁出去了,「你这个阴毒的九阴真经!」她可是看在男友的分上,才一直隐忍他这个没礼貌的妹妹,但她非得拿她的名字作文章,实在让她忍无可忍,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名字何尝不是,「霍天香」可是她阿爸足足想了三天才决定赐予她的,怎容别人诬蔑。

  严九茵怔愣住了,想当年有个不知死活的国小男同学这么笑她,被她揍得鼻青脸肿,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这样取笑她,没想到今天她又从眼前这个「冒牌女友」嘴里听到……

  气到浑身发抖,严九茵咆哮着,「霍地臭,你给我滚出去,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我不要,我要留在这里等你哥醒来。」

  两人鼻对鼻,对峙好半晌,就像要过桥的黑羊与白羊,两人谁也不让谁——

  霍天香的眼角余光瞄到病床上的男人不知何时已坐起身,马上放弃对峙,微笑迎向一脸狐疑盯着她们的严九歌。「九歌,你醒了?」

  同时间回头的严九茵看到哥哥醒了,大步一跨,推了霍天香一下,捷足先登,赶在她之前来到病床边。「哥,你醒了!」

  严九歌皱着眉,头很痛,「我怎么了?」他怎么不记得发生什么事了,而且,这里怎么这么吵?

  「你出车祸,不过你福大命大,没什么大碍,医生说只要你醒来,大致上就没事了。」严九茵喜极而泣,「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真不知该怎么办。」

  严九歌努力撑出一抹笑容,「除了头有点痛和一些皮肉伤,我想,我应该没事。」

  喜极而泣的不只他妹,她身后的女人也是,他将目光移到一直盯着他看的女人身上,一脸狐疑。

  「九歌……」

  「哥,什么话都不用跟她说,直接叫她滚!」严九茵抬高下颚别过脸,一副不想再见到谎话连篇「霍地臭」的嫌恶表情。

  「九歌,我……」霍天香犹豫了下,她不确定他是否愿意在妹妹面前公开,方才因为严九茵一直想赶她走,情急之下她才不得已说出两人的关系,但这会儿,她却迟疑了,若他不愿意,那她岂不是给他制造麻烦了。

  直视她好半晌,严九歌按着发疼的头,「九茵,她是……」

  陡然顿住话语的严九歌,成为两个女人的目光焦点——

  霍天香嘴角微扬,心头悸动,她以为他是要向妹妹坦露实情,说出他们已交往半年的事。

  严九茵则是屏息以待,听大哥的语气,该不会是想告诉她,眼前这只苍蝇真的是他新交的女友?不,这女人浑身上下没半点配得上她大哥,她不要听到大哥说出跌破她眼镜的答案。

  「九茵,她是……」严九歌的视线从霍天香身上移到妹妹脸上,轻咳两声,严肃的语气中略带一丝叹息,「你的,女朋友吧?」

  病房内陷入一片寂静,三人面面相觑,男的尴尬,另外女的则是傻愣住。

  厘清大哥说了一个跌破严家祖先八代眼镜的「答案」,严九茵突地放声大笑,而瞠目结舌的霍天香,不可置信的盯着一脸尴尬又有点严肃的严九歌。

  很遗憾,经过医生再次诊断,确定严九歌真的「头壳坏了」——

  起先,她以为他故意说她是严九茵的女朋友,只是在「故布疑阵」,未料,他是认真的,他一醒来就看到她和他妹在斗嘴,两个人靠得极近,双唇几乎要贴在一起了,活像情侣在吵嘴,所以他才会做出那种惊人的臆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