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女友很陌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他因为车祸受伤,脑部有些血块,记忆有一部分因为不明原因而上了锁,但「九阴真经」却说因为她哥和她交往的这半年来,心灵受创太严重,出现创伤后症候群,才会得了暂时性失忆症,可见他恨不得抹灭掉「霍地臭」这个人的身影……

  她想,严九茵绝对偷练过九阴真经,说话才会这么狠毒,说到底,严九茵就是不相信她霍天香是她哥的女朋友。

  偏不巧,严九歌丧失的就是和她交往这半年来的记忆,他不认得她,自然也无法证明她是他的女友。

  但她不会就此沮丧,放弃两人的爱情,他没说过要和她天长地久,但他提过,等他公开两人交往的事,也就是他要娶她的时候,她一直相信他们会结婚,只是现在不小心出了一个意外,导致一切突然暂停。

  她会当这个意外是他的爱情电池突然没电,只要给他一点时间充电,她相信,这段爱情会继续下去的,而且医生也乐观的说,他会好的,只是需要点时间,况且她现在别的没有,就是时间最多,因为——她被fire了。

  「你说,你在一所私立高职当英文老师?」坐在VIP病房的沙发上,严九歌瞅着她,眉头深锁,他在脑袋里搜索老半天,还是找不到有关她的记忆。

  医生判定他失去半年的记忆,半年对他而言不是一段很长的时间,造成的困扰也不大,关于公司的生意和客户往来,他妹帮他好好「复习」一遍后,他便能接上记忆轨道,唯一令他困扰的是,眼前这位「霍小姐」,口口声声说她是他的女友,并说他们秘密交往了半年——

  可无论他怎么用力回想,就是完全想不起两人正在交往的事,但他并不像妹妹一样视她如吸血水蛭,恨不得将她丢到潘朵拉星球永远隔绝,因为她给他一种……「没有恶意」的感觉,照理说,「陌生人」之于他,应该是和「防备」划上等号的,可面对她,他却意外发现自己没有任何防备之心,反而想听听她的说法,所以他让她进病房来,决定单独和她谈谈。

  霍天香轻点头,尴尬一笑,「不过那是昨天以前的事,因为我被学校开除了。」没太沮丧,因为她早预料到会有这种结果,「之前我有和你提过,私校招生不足,我的资历浅极有可能在第一批的裁员名单内……」加上她每个月都要请一天「生理假」,这理由足以让她排到裁员名单的第一号。

  第1章(2)

  他直盯着她,依旧没什么特别反应。

  「你失忆了,我知道你想不起来。」她淡笑。

  「你说,你就住在我出车祸的地点附近?」他挑眉问。秘书给他看过行程表,出车祸那天,他没理由出现在那个地方。

  「对,那天你知道我生理期来,人不舒服在家休息,你特地送姜汤来给我喝,结果……」

  「等等……」两道浓眉紧紧皱起,「你说我帮你送姜汤?不,我不可能做这种事!」除非他疯了,他的工作排到年底都做不完,哪有空特地送姜汤给女人喝?

  「但你确实做了。」干么否认呀,好吧,他失忆,情有可原。

  「那……我去哪里买的姜汤?」在他还记得的记忆中,「姜汤」一词有几十年没出现过了。

  她被问傻了,「你问我?姜汤是你买的,不是我买的,我怎么会知道?不过你是用保温瓶装来的,我想应该不是买的……」

  「所以,姜汤是我煮的?」严九歌身子往后仰,两手环胸,似笑非笑,「霍小姐,很遗憾,我从不下厨。」

  「这我知道。」细眉微蹙,她曾问过姜汤是不是他煮的,他总是笑而不答,可她知道他不下厨,因为他家有厨师。

  「你知道?」他轻笑,「我想这点也不是什么秘密。」

  难不成他也和他妹一样,认为她是半路冒出来,硬黏着他、想冒充他女友的拜金女?

  「保温瓶还在我家,我可以拿给你看。」

  「如果有我们俩的合照,我想那比保温瓶更具说服力。」

  「没有。」

  「没有?」挑眉,他露出遗憾的表情,「你说我们是已经交往半年的男女朋友,却连一张合照都没有,为什么?」

  「天知道。」她嘀咕,「这是你的要求,你希望我们低调交往,而我也同意,所以,别说合照,我家连你的一根毛发都没有。」

  她夸大的说法,让他马上想到下一个问题,「所以,我们上床了?」

  表情愣了下,脸颊马上浮现红晕,四下张望,确定不会被别人听到,她才点头轻应,「嗯。」

  这个男人失忆对她造成的困扰还真大,连这种事她都要据实以告,真是的,自己做过的事怎么说忘就忘呢!

  严九歌盯着她,唇角微扬,似笑非笑。

  「你还是不相信我?」他的表情很明显就是不相信。

  「我很想相信你,但你得拿出让我信服的『证据』。」愿意和她面对面谈这么久,他就是在给她证明的机会。

  「上星期你送我一条项链……」

  「你得证明那是我送的。」

  霍天香无奈的撇撇嘴,也是啦,如果她随便拿一条项链说是他送的,而他信了,她反而会觉得他是真的头壳坏掉,这么看来,他送她的一堆礼物,全都无用武之地了。

  「也许你可以查通联纪录,不过,我们很少讲电话就是了。」除非有特别的事,否则他们很少联络。

  她不敢希冀通联纪录能对她有帮助,就算有,也不能证明她就是他女友,毕竟他的客户这么多,也许他会认为她只是他众多客户的其中之一。

  别的情侣约会时间泰半都在午餐、晚餐,但他们是异类,选在早餐时间约会,若超过约定时间他人还没到,就代表他有事不来了,她不用打电话也不必等,直接上课去,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可有时想想,两个人好像在偷情一般。

  若早知道他会出车祸失忆,她说什么也要硬拉他拍张合照,并要求他在照片上签名,顺便注明他们是男女朋友……她从不知要证明自己是某某人的女友,会这么困难。

  天杀的,当初她干么答应他搞什么秘密恋情,害得自己现在吃了哑巴亏,他要的「证据」,她一件也拿不出来。

  「我会去查,但即便有,也不代表什么。」他盯着她好一会儿,眉心皱起,「你不觉得你的眼镜太大了?」

  她点了个头,「镜框是我阿爸的,这是他的遗物,有纪念价值。」推推眼镜,她凉凉的说。

  「你说的是真的?」他不敢置信,眉头紧皱,「干么把遗物带在身上?」是可以驱邪吗?

  「骗你的。」她轻笑,「你真好骗,被我骗了两次。」第一次见面他就问过这个问题,她用同样的话答他,他露出略微吃惊的表情,真的相信她说的。

  望着她轻笑的表情,严九歌的太阳穴突地一紧,方才他脑中似乎闪过什么东西,但是速度太快了,他来不及抓住。

  「这副眼镜是我读高中时爸妈带我去配的,我阿爸说镜框大一点,看得比较清楚,所以……」耸肩,「它一直陪我到现在。」

  「你从没考虑过要换新的眼镜?」这副过大的镜框架在她小巧的鼻梁上,感觉实在很突兀。

  「我男友也说过一样的话,他答应要带我去配新眼镜,我一直在等他实现诺言。」瞅着他,扯开一抹甜笑。

  「你是指……我?」

  「除非你不叫严九歌。」

  他直视着她,从方才她进门到现在,他一直盯着镜框下的那双眼睛,虽然隔着一层厚镜片,但他仍能感觉到她的真诚,无半点虚假,但,这不代表他相信她,「那好,我问你,我吃饭拿汤匙是用哪只手?」

  「左手,你是左撇子,但你平常都用右手。」他点头,没错,不过这个问题似乎太简单了,报章杂志随便翻一翻,说不定都能找到答案,「我喜欢吃鸡腿还是鸡翅?」他又问。

  她想了想,「这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因为我们通常都在早上约会,在我家一起吃早餐。」

  顿了下,不管是鸡腿或鸡翅他都不喜欢,因为他不吃鸡肉,她没回答,也算答对了?但更令他讶异的是,他会去她家吃早餐顺便约会?他什么时候变成早起的严九歌了?他向来工作到凌晨,隔天不到十点绝不起床的。

  见他默不作声,换她主动出击,「早餐你喜欢吃粥配肉松、菜瓜,还有菜脯蛋,有时我前一晚会先买好油条,因为你喜欢把油条放进粥里一起吃。」

  闻言,他为她默哀三秒钟,低沉嗓音缓缓反驳,「我不喜欢吃粥、不喜欢肉松、菜瓜,更谢绝菜脯蛋,油条我更是不爱。」

  霍天香傻愣愣的看着他,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登时觉得无语问苍天。「那每天早上在我家狂吃三碗粥,外加两根油条的严九歌是谁?」该不会是从潘朵拉星球来地球实习的纳美人伪装的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