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女友很陌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3 页

 

  他一脸正色,「那不是瑕疵品,而是一件艺术品,是严大师生平第一件手工木艺品。」

  「严大师?」她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还特地翻看木桶底端有没有印上「严大师」的字样,脑袋同时搜寻附近有什么木工店的老板姓严……

  奇怪了,木桶底部没有印字,大脑也Google不到「严大师」,一抬眼,瞥见他的双眼饱含笑意,她忽地恍悟,「九歌,那个小木桶,该不会……是你亲手做的?」找什么找啊,严大师本人就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

  他挑眉一笑,「可以给我一支奇异笔吗?」

  「做什么?」他还没回答她的问题呢。

  「严大师要在第一件木工艺品上签名。」下颚昂高,得意的很。

  「九歌——」霍天香突然扑上前紧紧抱住他,感动得眼眶泛泪。

  一想到他记得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次都用行动直接表示他的心意,她的鼻头就忍不住一酸……

  「有了新的木桶,浴室那个瑕疵品就换掉好了。」他故作漫不经心地说。

  「不行,那可是严大师亲手做的。」圈着他的腰,仰首笑望着他,「我只要那个,其他的我都不要。」

  「之前不是有人一直嚷嚷着那是失败品,要把它拿去退货吗?」他揶揄道。

  「讨厌啦——」

  抡起粉拳捶向他胸膛,两人互拥斗嘴打闹,他眼中满是她,她心头涨满感动,流转在他们之间的爱意,一如炉上那锅爱心马铃薯炖鸡腿,热滚滚的……

  严九歌担心这几天自己找九茵找得太勤,会让她躲更远,所以他暂时不再找她,每天下午没事做,他就骑着单车巡田,顺便和村民聊聊有没有遇到什么难题。

  帮夜间陪读班小朋友做英文字卡的霍天香很纳闷,稻禾村明明就不大,村民也没多少,彼此都互相认识,若九茵真的躲到这儿,不可能找不到人,而且只要去菜市场绕一圈,便能听闻稻禾村的大小事,但这几天什么消息也没有……

  她想了又想,九茵是待惯办公室的时尚都会女,乡下这么热,她一定受不了,如果她人真的在这里,一定会找有冷气又可以坐一整个下午的店,如果又有咖啡那就更完美了……咖啡?

  陡地想到离村子有一小段路的街上,半年前新开了一家连锁咖啡店,那似乎是方圆几十里唯一一家可称为「高级」的地方,九茵常自恃身分和她这个村姑不同等级,高尚的她,应该会选择去那间咖啡店。

  女人的直觉让她极为笃定严九茵一定在那儿,她要马上过去找人,迟了说不定她就走了,而且不能让九歌一起去,诚如九歌所言,九茵在躲他,他去了,她一定会马上开溜,到时要找人就更困难了。

  放下做到一半的字卡,霍天香倏地站起身,毫不犹豫地拎起严九歌的车钥匙,打开车门坐上驾驶座,手放到方向盘上,突然开始微微颤抖……是这样的,她虽然有汽车驾照,但真正开车上路的经验却不多,呃,正确来说,应该仅止于在驾训班的道路练习。

  不难的,想当初她笔试、路考都满分,她只是没机会开车而已,再说乡下车少,只要慢慢开,就没问题了。

  做足了自我安慰,她发动车,放下手煞车,两手紧抓着方向盘,视线紧盯前方,缓缓踩下油门,便开着金龟小车朝「高级」的连锁咖啡店方向驶去。

  「……不要再拿你老婆当挡箭牌,你跟她生活了二十年,在你玩弄了这个无知少女的青春肉体后,会突然觉得你比较爱你那个全身肥滋滋、肉体松垮垮的老婆?笨蛋才会相信你!」

  当霍天香一走进咖啡店,果真看见严九茵在里头,当她雀跃的走近,却发觉她正在骂人,被骂的是一名熟男和一名少女,她一脸疑惑,决定先保持距离,观察一下眼前的情况再说。

  「你、你谁呀?」熟男狐疑的看着她。

  严九茵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兀自气冲冲地骂道:「你们这些少女现在是怎样,眼睛都瞎了吗?这种已经结过婚的老男人你也要?有没有道德羞耻心呀,他老婆嫁给这种烂咖已经很可怜了,他在外头玩了女人后,还装忧郁说他其实最爱的是他老婆……昨天已经演过一出,今天又来,你这烂男人到底拐了多少无知少女!」

  好死不死两次她都刚好坐在一旁的位子上,听到他口口声声说爱老婆,让少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主动离开,她真是越看越火大!

  闻言,原本哭得淅沥哗啦的少女,愤而起身,把桌上所有的餐饮全往熟男的头上倒,气呼呼的就要离开。

  「就这样?换作是我,至少甩他两巴掌再走。」

  严九茵的提醒让少女突然顿住脚步,回头用力甩了熟男两巴掌,而后悻悻然的离去。

  一身狼狈的熟男恼羞成怒,对严九茵大吼:「你——你到底是谁,干么管老子的事?」

  「我只是看不惯你这个恶心的烂男人,尽说些恶心话诓骗无知少女!」

  「你、你给我记住!」男子气呼呼的转身离去。

  「你才给我记住,要是再让我看到你拐骗少女,我见一次就拆一次你的假面具。」严九茵朝烂男人的背影大吼,一副「没在怕,有胆你就来」的带种样。

  第10章(2)

  「九、九茵……」呆站在一旁的霍天香回神后,忍不住为她捏了一把冷汗,她一个女人出门在外,若是看不惯就呛声,早晚被人家盖布袋狂打一顿。

  「你……你来干什么?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从霍天香一进门,严九茵就看见她了,只是那时她顾着骂人,没空理她,要不然,她早就落跑了。

  严九茵心虚的别开眼,她猜霍天香应该已经知道她和克蕾丝联手骗她的事,也已经和大哥「复合」了,没错,她是说谎骗她,但她若是来质问她,想要她道歉,不好意思,做、不、到!

  「我、我不知道你在这儿,我是来帮九歌买咖啡的……」霍天香婉转的说,若她直接说是来找她的,她一定不怎么高兴,何况她还在气头上,「九茵,这家店我第一次来,你觉得哪种咖啡九歌会比较喜欢喝?」

  看到严九茵在这,她只担心她会被刚才那个男人「盖布袋」,先前她和克蕾丝联手骗她的事,早被抛到九霄云外,而且人家说爱屋及乌、惜花连盆,还真是一点都没错,她,因为爱九歌,所以九茵对她所做的一切,她都可以不再计较。

  「你连我哥喜欢喝什么咖啡都不知道,还说是他的女朋友」严九茵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回头迳自向店员点了一杯咖啡。

  看着她的背影,霍天香细眉微蹙,干么吼她?她觉得自己好像被方才那个烂男人的事扫到台风尾一般,真倒楣,不过,九茵凶归凶,还是主动帮忙点了杯咖啡,看来这是个好的开始。

  「九茵,你哥一直在找你,你知道吗?」霍天香对着严九茵的背影,看似在喃喃自语,「他已经找了你好几天了,今天早上他又骑单车出去要找你,没想到回程时没注意路面,不小心摔进田里,伤到脚,这两天恐怕暂时下不了床……」

  「这么大的事,你刚才为什么没有马上告诉我?」严九茵一听,焦急不已,她当然知道大哥在找她,她在街上有看到过大哥,但她反应很快,立刻躲起来没被他发现。

  她会离家出走不是因为在生谁的气,就算有,也是气她自己吧,毕竟她做了太多蠢事,没脸见大哥。

  「我……我要先买咖啡。」很紧张喔,严九茵中计了。

  付了帐,拎着咖啡,严九茵急忙拉着霍天香就往外走,「你走快点行不行,腿干么那么短!」

  说她腿短唉……算了,这个节骨眼,她就不和她争辩这件事了。「去哪里?」霍天香装傻的问。

  「当然是去看我哥。」

  「可是,我还要去药局买纱布和药水……」若她一下子就急着应允说要带严九茵回家,以她精明的个性,一定会起疑的。

  「干么买纱布和药水,你没带我哥去看医生?」严九茵气急败坏的质问。

  「当然有,不过买了纱布和药水,明天就可以自己在家帮九歌换药了……」

  「你是医生还是护士,怎么可以随便处理,我哥可是大老板,他的生命很宝贵的。」

  言下之意就是村姑的生命不宝贵就对了!

  严九茵恶狠狠的态度让霍天香不敢再乱打哈哈,只好连忙掏出车钥匙,只不过她才刚打开车门,严九茵便将她推进驾驶座里,自己再绕过车头坐到副驾驶座,人都还没坐定,就又急嚷着,「快开车!」

  「喔。」这人还真是急性子。

  霍天香赶忙发动车子,缓慢的往前开,想当然尔,身旁又传来一阵口气不太好的催促声,她一紧张,右脚不自觉重踩油门,车子往前一冲,车头狠狠撞上前面那辆车的屁股。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