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女友很陌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4 页

 

  「糟糕——」

  「霍天香,你到底会不会开车!」严九茵被气炸了。

  没空理她,霍天香赶紧下车察看,被撞的车主也下了车,一脸不爽,劈头就骂,「小姐,你会不会开车!」

  「对不起、对不起……」霍天香抬眼一看,咦,这男人不就是方才在咖啡店那个欺骗无知少女的熟男吗?不过可能刚才这个男人没有注意到她,所以没认出她来。

  「你说吧,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我会赔你修车钱的。」

  霍天香微微低下头,想用眼神偷偷暗示车内的严九茵别下来,所以没发现男人的视线紧盯着她的胸口,但已经来不及了,严九茵不但下了车,还清楚看见那个恶心男的下流表情。

  「小姐,如果你请我去看电影,再陪我吃一顿晚餐,就不用赔我修车钱……」男人的目光依旧紧锁在霍天香的胸前,笑得一脸淫邪。

  「要不要顺便到汽车旅馆睡一晚?」霍天香听到他居然提出这么不要脸的要求,猛地一抬头,怒瞪他一眼,回道。

  「如果你想要,我也会配合。」

  霍天香没想到他竟然还有办法接话,此时她终于感觉到他不安好心的放肆眼神,她被看得浑身不舒服,悄悄退了一步,严九茵见状,立即上前补位。

  男子一看到严九茵,火气马上直冲脑门,「你、你这个女人干么阴魂不散的跟着我,我警告你,不要管闲事!」

  「我才不想管你这个烂男人的事。」

  「那最好。」男人没好气的说:「这位小姐撞到我的车,她正在和我处理,没你的事,你滚远点!」

  「你是指我身后这个女人吗?她是我大嫂,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严九茵两手环胸,凉凉的说。

  听到严九茵说她是她大嫂,霍天香顿时呆傻住,两只眼睛瞠得大大的望着她的背影,她第一次觉得白鹭鸶的背影,真是迷人呀!

  「你……」男人气得涨红脸,他今天一定是衰到爆,才会一直遇到这个悍女人,「好,你要管是吧,赔钱,十万。」

  「十万?不多嘛,我给你。」

  「九茵……」霍天香忍不住拉拉她的衣角,虽然霍家钱多,但也不能这么慷慨,何况这男人专拐少女,不该给他那么多钱,不过就是撞到车屁股,付他修车费就好,干么他开口要多少就给多少。

  「不过我现在身上没钱,我钱多到出门必须把钱拿到警局交由警察托管,如果你要钱,就跟我到警察局去拿。」

  「你……你耍我?」

  「我就是耍你,怎样你都敢狮子大开口跟我要十万,我不耍你,难不成要被你耍着玩?」

  「你这女人很嚣张嘛,看老子今天怎么教训你……」

  男人话都还没说完,便高举拳头挥向严九茵,而严九茵动也不动,试图抓住他的手之前,有另一只手横在她面前,狠狠制住男人的手。

  「九歌。」心头慌措不安的霍天香一见到是他,大大松了一口气,高兴得快哭出来了,若他没出现,她真的不敢想像会有什么后果。

  「大、大哥……」

  手被紧紧揪住,男人只觉得疼痛万分,没听见她们喊他什么,「你给我放手,她们是你什么人,老子今天怎么老是遇到爱管闲事的人!」

  严九歌冷厉的瞪他一眼,不疾不徐地说:「她们两个呢,一个是我疼爱的妹妹,一个是我心爱的女人,你说这闲事我能不能管?谁若敢动她们一根寒毛,我绝不饶他!」

  「大哥——」知道自己还是被呵护的小妹,方才张牙舞爪的母老虎,马上变身为小乖猫。

  看到兄妹间无形的隔阂已消失,霍天香满心欢喜,他只要一句话,就能同时掳获两个女人的心,她的男人,还真会说甜言蜜语呢!

  「大哥、大哥,可不可以请你高抬贵手,我的手很痛……」男人痛得不停哀号求情。

  「谁是你大哥,他是我大哥又不是你大哥!」

  才变小乖猫不到一分钟,母老虎又发威了,霍天香哭笑不得,有这种小姑,可以想见以后的生活肯定会很精彩。

  严九歌微微勾起嘴角,心想这个男人不敢再造次,便放开他,把人交给自家小妹处理,搂着霍天香退到后头看戏去——

  「你这个烂男人,不要再诱拐无知少女了,既然你说爱老婆,就给我好好的爱,每天煮饭给她吃,家事全部都由你做,不能指使你老婆……」没有靠山,严九茵就敢呛人,这会儿最安稳的靠山就在她身后,她骂得更大声。

  严九歌眉心微蹙,低声问着身边心爱的女人,「九茵她为什么会跟人家说这些?」不是撞车纠纷吗,怎么会扯到别人家的家务事去?

  霍天香眼睛骨碌碌一转,漾起甜笑,「九茵说的那些,其实是在说给你听的。」

  「是吗?」严九歌撇唇一笑,没想到心爱的女人反应这么快。

  「希望日后她会记得自己曾说过这些话。」霍天香仰首朝心爱的男人深情一笑。「记得,不能指使你老婆去做任何家事喔,这可是你最疼爱的妹妹亲口说的。」

  严九歌爽朗一笑,搂着心爱的女人,继续看戏。

  尾声

  半年后

  位于霍家祖屋的「稻香小学堂」今天举办落成启用暨开幕茶会,严九歌和霍天香夫妻俩特地南下剪彩,出钱出力的两个人一到场,立刻获得满堂彩,每个稻禾村的村民都心怀感激。

  原本开设夜间陪读班的场所另有用途,村民正愁小孙子们晚上没地方读书,霍天香得知,和九歌商量后,决定把他送给她当结婚礼物的「超昂贵」礼物——霍家祖屋捐出来,当成夜间伴读的小学堂。

  已经资助夜间陪读班好一阵子的严九歌,在「稻香小学堂」落成后,更加码赞助成立「成人书法绘画班」,让村民晚上可以到小学堂免费学习书法和画画,孙子读书,爷爷奶奶在一旁学书画,祖孙一同进修,感情加倍。

  茶会过后,两人回到霍天香的旧家,搬出两张椅凳,面对阿辉伯的稻田而坐,看着在田里吃草的那一大群鸭子,霍天香笑道:「现在稻禾村的村民不止种稻,还养起鸭子了。」

  「托这些鸭子的福,我们有一大箱免费的鸭蛋可以吃。」他的大手轻轻搂住她的肩,莞尔道。

  「九茵若知道,一定会抓狂的。」霍天香啼笑皆非。

  五个月前,她终于成了严家媳妇,严九茵善心大发,突然做出要搬回严家住的决定,尽管她一再劝说不用这样,但严九茵却一副不以为然的回道:「我的房间给我留着,这里还是我的地盘,我只是暂时回我爸那里去住一阵子,我可不想在公司累了一天,回家还要忍受你们卿卿我我的恶心样。」

  虽然她的话有点酸,但霍天香知道,她其实是想给她和九歌有独处的空间,加上找回父爱,她当然要回去享受一下有父亲疼爱的公主生活。

  只是她偶尔也会来个突袭检查,看她有没有虐待她大哥,有时也会留下来一同吃晚餐,重点就在这,每回她和九歌回稻禾村,村民就会很热心送一些「土产」,自家生产的鸭蛋自是首选,好几个村民都送鸭蛋,集结起来,他们每次回台北,都载了满满一大箱,所以严九茵不管在哪个家吃饭,几乎天天都吃得到鸭蛋,吃到她都快抓狂了。

  「要不然把蛋分送给公司员工,他们为公司效劳,也需要补充营养。」严九歌笑着提议。

  霍天香开心的点点头,「你这个大老板做事面面俱到,照顾村民也不忘犒赏员工,难怪每个人一看到你,都露出感激不已的模样。」

  这话听起来像在损他,可她却是真心以夫为荣,方才在「稻香小学堂」,村民们热烈鼓掌,对照顾整个稻禾村村民生计,还有下一代子孙的他,感激万分,只差没把他当神,匍匐膜拜。

  「有感激得像水淹稻田那般充沛?」他望着她,打趣道。

  她眯眼一笑,「何止水淹稻田,鸭子都生蛋了。」

  说完,夫妻俩相视大笑。

  微敛起笑意,严九歌深情的凝视着霍天香,感性的道:「天香,因为有你带来福气,原本破镜的严家,才能又重圆,我真的很感谢你,也感谢你爸妈把你生下来,让我有这么好的福分能娶你为妻。」

  他这番真诚的话语,听得霍天香感动不已,「那我也要谢谢你爸妈把你生得这么帅、这么体贴,不只我,好多人你都照顾到了,我真的以你为荣。」

  「希望以后我们的孩子也能这么对我说。」他语重心长。

  童年的固执让他和妹妹失去父爱,她知道这是他内心最大的遗憾,她不会让这种事情再重演的。

  「他已经说了,你刚刚没听见吗?」霍天香娇羞的微笑眨眨眼。

  「天香……你、你有了?」严九歌兴奋的想把她抱起来跳舞,但怕伤着她和宝宝,只能搂着她的臂膀,但因为喜悦之情尚未减缓,他的力道不自觉加重了些。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