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女友很陌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严九茵调查过这个叫霍天香的女人,说她是稻禾村的人,曾帮他劝服稻禾村村民和公司订下契约,所以她才有点了解他,甚至趁机想冒充他的女友。

  他虽然告诉霍天香是严九茵查到她家地址,他刚好在附近,所以就过来一趟,但事实上,他并未详读她的个资,更未记住她家地址,但他怎会知道她家在哪里?也许之前因为稻禾村签约事件他曾找过她帮忙,所以……

  「你妹知道我要跟你去稻禾村吗?」方才在家一起吃早餐,她太过惊喜,一时忘了问,但现在坐在车里没事做,她又突然想了起来。

  摇头,「她去大陆出差,后天才会回来。」

  「难怪……」啧了声,她就说嘛,若「九阴真经」在,怎么可能放他来找她!

  「我们可以上路了。」严九歌的心里其实也很疑惑,他向来极疼爱九茵,只要她的要求,若不是太无理取闹,他都依她,她一再告诫他不准接近「霍地臭」,口口声声说她是个女骗子,可他却非常难得的没把妹妹的告诫当一回事,执意要找她,还要她陪他一起南下。

  虽然他以有村民没按照契约的约定条款去做,希望她能跟他一起南下柔性劝说当藉口,但其实他心里就只是想要她同行,如此而已。

  说不上来自己到底相不相信她,可他想见她,想要她陪在身边,这点,他很确定,也不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但他就是想这么做。

  「你确定不会再让我心跳破百?」她笑着损他。

  「我开车技术很好,可以向你保证不会再让你心跳破百,但别的事,我可不敢保证……」

  他嘴角微扬,深邃黑眸直瞅着她,身子缓缓逼近她,她能感觉到他灼热的气息拂上她的脸,她不自觉屏住呼吸,两眼水柔地凝望着他。

  目光涌现深情,严九歌伸手想摸摸她白皙红润的脸颊,他觉得自己的心神几乎要掉入她柔情似水的双眸中,这眼神,他不觉得陌生……

  在他欺近她,两人的唇仅差一寸便能贴合之际,一道乍响的手机铃声,倏地拉回他的心神,他连忙坐正身子,接起手机,方才无预警的行为,就像一阵轻烟,吹一口气,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霍天香下意识的垂头拨发,假装若无其事,掩饰羞怯。

  「……我要去稻禾村,嗯,对——」手机贴在耳边,他的表情严肃,看了霍天香一眼,「我一个人去。」

  闻言,霍天香猛地抬头睐他一眼,不用问也知道是他的宝贝妹妹来电查勤,看她这个拜金女有没有伸出八爪章鱼手,缠着她哥不放。

  他说他一个人,她没有生气,如果他说她有跟来,说不定他下一次突然踩煞车,会是因为严九茵突然现身,双手大张,挡在路中央。

  挂断电话,收起手机,严九歌又再看了她一眼,嘴一瘪,彷佛想说什么,但最后仍是一句话也没说……

  方才他只是想帮她系安全带,但一靠近她,一股莫名的情愫突然涌上,他本能的想吻她,若不是妹妹突然来电,他想,他真的会陷入她温柔的眼神中。

  心情很矛盾,他尚不能确定她是否是他的女友,可靠近她,他却想做一些男友才会做的事——

  但这也可能是因为男人本性使然,对吧?

  他不风流更不下流,但他是男人,一个多金未婚的男人,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不少,其中总会有几个他觉得特别有感觉的女人,一个亲吻不是什么天大罪过,他很有可能会做的。

  正了正心神,他重新将车子开上路,想开口提醒她系上安全带,但瞄到她已经系好了,遂不再多言,专心开车,再多的疑问、矛盾先暂时抛诸脑后,他向她保证绝不会再让她受惊,他会做到的。

  见他不发一语,她偏头看向窗外,内心顿感怅然。

  明明两人同在车内,就在伸手可及之处,可她却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比天空还遥远,她就在他身边,他明知她爱他,却不相信她……

  无奈的轻叹,他失忆,她却失意。

  第2章(2)

  来到稻禾村,突然下起大雨,车子从农田小径驶入,停在一间位于空旷田野间的矮屋前,两人在车内坐了一会,严九歌听她说屋里有伞,便跟她拿了钥匙,冒雨冲出车外,进屋拿伞出来帮她撑着,顺利将她送入屋内。

  「谢谢。」照理说应该是她这个主人冒雨进屋取伞,帮他这个客人撑伞才对,没想到他不在意被雨淋,一鼓作气冲下车,她想阻止都来不及。「你全身都湿了,我去拿毛巾让你擦一擦。」

  屋内只有两间房,她走向后头那间,取了一条大毛巾出来走到他面前,她很自然的想帮他擦,可是他太高,又突然思及他们现在是「陌生人」,她举在半空中的手便往下降,把手中的大毛巾递给他。

  「你的衣服都湿了,我找件衬衫给你换。」她再度走回后面那间房。

  严九歌边擦着湿发,目光边梭巡四周,他对这间屋子有那么点印象,先前来稻禾村和村民谈合作事宜,位于一大片田野间的矮屋显得特别突出,他原以为是座土地公庙,但村民告诉他那是阿虎伯的家,围绕着屋旁的几块地原本都是阿虎伯的,可他死后,他弟弟就把土地卖了,现在霍家就只剩这间矮屋——

  但之后的事他就完全不记得了,不过他感觉自己似乎来过这间屋子,脑里闪过一个画面——前面这间房里好像有个虎头抱枕,他下意识走了过去,推开房门,果不其然,他记忆中的虎头抱枕就在房内的藤椅上。

  心头一蹙,眼神变得复杂,难道……

  「你睡过这间房,还记得吗?」手中拎了一件衬衫,霍天香抱以歉意微笑,「我放在家里的衣服不多,这件衬衫是最大件的,你将就一下……」

  「那个抱枕……」他居然对一个旧抱枕有印象,真不可思议。

  「那是我到台北工作后,用第一份薪水买来送给我阿爸的礼物,因为我阿爸的名字有个『虎』字,我看到这个虎头抱枕当下就决定要买给他。」她面露感伤,「阿爸死后,很多衣物都烧掉了,就剩这个抱枕可以让我睹物思亲。」

  心头一恸,他从未想过送父亲什么礼物,哪怕只是个不起眼的小抱枕。

  他的眼神令她心怜,当她第一次告诉他这件事时,他的眼神也是如此愁郁。「你还是没办法原谅你父亲?」

  她的话一出,他面露惊讶,猛地睁大双眼。

  「不必吃惊,你家的事,该知道的我全知道。」她淡笑,补上一句,「都是你告诉我的。」

  狐疑地望着她,他连「家务事」都和她提过?不太可能,他以前的女朋友没有人知道他和父亲不睦,因为他不曾向她们提过……

  「你跟我说你母亲在你六岁时罹癌过世,你父亲在你十岁时想续弦,无论你怎么抗议都没效,他还是把后母娶进门,你十一岁那年,后母生了个儿子,父亲对小儿子疼爱有加,相对的就冷落了你们兄妹俩,于是十二岁那年的暑假,你就带着妹妹离家出走,不到一个钟头就被找回来,但你不死心,隔三天再次离家出走,这次久了点,三个钟头才被找到,之后又再接再厉,整个暑假你和妹妹都在上演离家出走戏码,让你父亲忙翻了,最后他终于妥协,如愿的让你们离家。」她一口气把他告诉过她的「家务事」原原本本的说给他听,「他在离家不远处另外买了一间别墅,让你和妹妹住在那儿,老管家、老仆人全都搬过去和你们一起住,唯独父亲没有,国小六年级,你正式和父亲分家。」

  严九歌表情肃穆,脸部肌肉隐隐抽动,这件事他们兄妹俩从没向任何人提起,仆人也不会碎嘴,加上住的地方还算隐密,鲜少人知道他们自小就和父亲分家。

  所以……他真的和她提过这些事?

  目光紧盯着她,他的内心翻涌,对于小六时固执地和父亲对抗,他从不觉得自己有错,甚至觉得只要父亲不续弦,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所以,错的人是父亲……

  可是,得知她用第一份薪水买一个虎头抱枕给她父亲,明明就是这么微不足道的小事,却令他心生愧疚,别说买礼物,他连一句话都不想和父亲多说。

  「你还好吧?」见他低头久久不语,像是陷入忧郁暗潮中,霍天香有点担心,先前他也是如此,她问他怎么了,他却说没事。

  严九歌没有回答,只是脱去身上的湿衬衫,套上她拿来的那件,接着闷声道:「你的衬衫,太小了。」他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表露心事,现在正好趁机把忧郁起因归咎于她的衣服。

  霍天香一看,穿在她身上过大的衬衫,却塞不下他壮硕的体格,他两手往衣袖里套,却卡住动弹不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