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珍宝归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8 页

 

  他在她身边翻身下马,马打了个响鼻。

  徐宁安扭头看他,目光却越过他落到了他身边那匹红棕色的马身上,走上几步,伸手摸了摸马头。

  “心情不好吗?”他问得有些小心。

  妻子向来情绪都控制得很好,也掩藏得很好,外人看到的多是她愿意让人看到的那些,而她真正在意的却总是层层隐藏着,虽然她在慢慢向他敞开心怀,但如今他还是只能从她展露出的一些情绪里隐约窥见一些东西。

  徐宁安的脸上露出抹浅淡的笑,道:“没事,有些怀念年少时光罢了。”

  闻言,萧展毅的心情一时有些复杂起来,妻子的年少时光可不是闺阁千金的锦绣生活,那是金戈铁马的峥嵘岁月。

  他伸手抱了抱她。

  徐宁安感受到了来自丈夫的安抚,微微一笑,“谢谢。”

  “你我之间谈何谢字。”

  徐宁安笑了笑,与他并肩而立,目光望向远处,随意地道:“去查看猎场了?”

  “嗯。”

  徐宁安的声音显得有几分悠远,“这里的地形山势,藏上十几万雄兵毫无问题。”

  他心头一凛。

  徐宁安却忽然扭头看了他一眼,意有所指地道:“咱们的陛下可是位明主啊,侯爷。”

  他眼神微妙起来。

  徐宁安摆了下宽大的衣袖,口气漫不经心起来,“大幕拉开,各个角色也就要粉墨登场了。”这次,恐怕真的会是好戏连台,让人目不暇给啊,她突然就有了看戏的心情。

  萧展毅头却开始有点儿疼。

  就算她如今老实地做一个内宅妇人,也不能抹灭她的眼界与智谋,她的能耐远超于一般人,若非囿于女子身分,绝对会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揣测上位者的心思是大忌,但是朝堂上的人又有哪个不在揣测上意?最难得的是揣测正确,可揣测正确之后什么都不做,欢快地搁一旁围观看戏,这种人——萧展毅又想起了曾经军中令人头痛万分的徐校尉。

  “校尉大人最喜欢看上官们勾心斗角了,他喜欢看戏。”

  “对对,校尉还最喜欢推波助澜。”

  “混水摸鱼。”

  这些对话他以前听说过,曾经的徐校尉就是军中有名的刺头,不服管教的那种。

  但军中讲究的是实力,实力强横,不服管教也就那样了,至少在战场上那真是一员悍将,平时嚣张就嚣张一点吧,反正徐校尉打的也是些欠打的。

  于是,在这种思想的作祟下,徐校尉顺利成为了军中一害。

  “要骑马转转吗?”萧侯爷果断换了话题,也成功屏除了内心不受控制的回忆。

  “那就转转吧。”许久没有骑马了,感觉自己的马术可能都退步了。

  萧展毅扶她上马,然后自己坐到了她身后,将她半拥在身前,马没有放开去跑,而是四蹄慢走,散步一般地载着两人四下闲逛。

  萧展毅不时地指着某处为妻子解说,徐宁安便安静地靠在他怀里听着,然而大概是身后靠的胸膛太过舒服,她竟然渐渐生出了点困意来。

  察觉到怀中人的情况,萧展毅调转了马头,让马保持着平缓的行进速度,将人带回了营地。

  徐宁安是被抱回他们的帐篷的。

  现在营地里所紮的帐篷已经远不是路途中那简易款可比,做好了相应的防雨防潮措施,里面的摆设也都显得精致了不少,最要紧的是,帐篷里的床榻看起来无比的结实。

  矫妻在怀的萧侯爷突然就起了些别的心思,他一向不是个委屈自己的人,想到就做,抱着妻子便大步走向床榻的方向,还不忘头也不回地吩咐了一声。“任何人都不许进来。”

  徐宁安被放到床榻上时微微睁了下眼,但神智其实还没完全清醒,有些迷迷糊糊的,她也只有在确定身边的人是安全的,在安全的怀抱里才会如此。

  萧展毅俯身压下的时候,徐宁安本能地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当他顺利进入她的时候,她情不自禁逸出一声轻吟。

  这些天一直赶路,他们即使亲热也特别克制压抑,浅尝辄止犹如饮鸠止渴,压制得狠了,一旦解开束缚就有些失控。

  “这些日子憋死我了……”萧展毅一边狠狠要着她,一边喟叹着。

  行走在沙漠里的旅人,突然遇上了大片的绿洲,整个人一下子便变得神清气爽起来,活力充斥在四肢百骸间,他精神抖擞如有神助。

  最近总是忍不住回忆往昔的徐宁安也想从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中抽离出来,对这场情事就越发地专注了,回应得热烈。

  被热情如火的妻子榨干什么的,萧侯爷完全没在怕的。

  她敢要,他就敢给。

  所以,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月上中天的时候,一切的情潮都消褪了下去。

  搂着怀里娇柔的身躯,萧展毅低声笑问:“夫人可满意?”

  徐宁安舒心爽意地窝在他怀中,声音透着情事后特有的慵懒迷人,“还成。”

  “夫人这话便伤人了。”

  “如此你才会进步。”

  萧展毅低声轻笑了起来,振动的胸腔连带着伏在他怀中的身躯都有些微颤。

  “呜,”她掩口打了个呵欠,闭眼道:“累了,睡吧。”

  萧展毅低头在她发上吻了一下,也满足地闭上了眼。

  不管怎样,她心情变好了就行。

  来了猎场,但凡有点弓马功夫的内眷都忍不住一颗蠢蠢欲动的心,换上骑装,英姿飒爽地出现在猎场上,弯弓射箭,猎场之上逐胜负。

  正式开猎那天,徐宁安也换上了骑装。

  萧展毅第一眼看到她时,眼睛瞬间就亮了,如此装扮的她飒爽而又透着娴雅,就彷佛昔日那个马上少年与今日的清雅仙子糅合在了一起,魅力加倍。

  他惊艳之后便有些不安,在帐篷里转了几圈后,果断翻出一块纱,让针线更好的红秀赶工出来了一条面纱。

  系着那条面纱,反而有种雾里看花,花更艳之感,但萧侯爷总算是满意了些。

  他的夫人凭什么要给不相干的人欣赏了去!

  为着自己丈夫的这点醋味,徐宁安也就大方的随他去了,蒙着面纱去参加狩猎也没什么,藏头藏脚,领着一群人跑去敌军大营暗夜放火这种事她也不是没有干过,如今只是脸上蒙了块纱,还是很透的那种,聊胜于无的,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对于这场行猎,抱持围观态度的徐宁安真的浑身轻松。

  她什么都不会去想,也不会去管,她就趁机放个风,骑骑马,打打猎,活动一下手脚,也免得自己的身体太久不用生锈。

  上猎场,那丫鬟什么的就不适合再跟着,除非是本就身负武功的丫鬟。

  红英、红秀显然不符合这个条件,所以最后跟在徐宁安身边的是徐家曾经的亲兵两名。

  略微生疏的手感,在徐宁安几箭射出后渐渐重回,两名侍卫就看着他们家校尉大人箭无虚发,掌握全场。

  呃,其实这片山林也就他们主仆三人罢了,因为徐宁安身上有着秘密在,又因为不想介入某些权谋争斗中,便拉着两个侍卫找了偏僻的地方自娱自乐,不跟其他人一起混。

  这次行猎,所有人进入猎场,要在其中待几天,所以大家基本都是成群结队,像皇上这样的更是被重臣团团拱卫的重点对象。

  行军打仗时什么样的困苦环境没遇上过,所以这三天这一片猎场中只要他们三人愿意,完全可以做到不被其他人发现,逍遥自在地玩自己的。

  第十二章 举重若轻度危机(2)

  夜晚的猎场也是寂静的,三个人找了个山洞,点了一簇篝火,火上烤着他们猎到的山鸡野兔,就在食物上的油滴到火堆上发出滋滋的声响时,外面传来脚步声。

  三人都是久历战事的,彼此看看,一名侍卫便起身闪出洞外。

  纷杂的脚步接近,留在洞里的两个人一齐朝着洞口看去——七、八个穿着禁卫军服色的男人簇拥着一个身着锦衣的男子走了进来。

  外出探查消息的侍卫徐六默默站回了自家夫人身后。

  “臣妇见过太子殿下。”

  虽然见到了太子,但是徐宁安还是没舍得将她手中刚刚烤好的那只山鸡放下,行礼就有些不伦不类。

  这画面让太子的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了下,一直都听说这位出身徐家的镇北侯夫人性子不同于一般闺秀,今日一看,果然。

  “免礼吧,是我等唐突了。”

  话虽这样说,但是徐宁安还是把位置让了出来,给太子歇脚用。

  看着他身边这七八个禁卫的形容,猎场果然是发生了什么。

  他们三个跑的地方已经足够偏僻了,现在太子却带着七八个略显狼狈的禁卫军跑了过来,问题恐怕不小。

  “夫人最近一直都在这里吗?”太子问。

  “是。”

  太子心情一时有些复杂,她这倒也是运气好,完美地避开了猎场内的动乱。

  他们人数有点多,徐宁安他们这边准备的食物就显得有点少,但大家分一分,勉强也能顶一顶,就没再趁夜出去猎杀食物。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