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甜嘴小悍妻(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8 页

 

  “我要是说不呢?”她带着几分寻衅道。

  “那我只好把公主绑起来。”齐墨幽无奈道。

  易珂像是听见什么天大的笑话,忍不住大笑出声。

  齐墨幽看直了眼,原来美人就算大笑也是如此绝艳,教人转不开眼。

  “你看什么?”察觉她的视线,易珂硬是收了笑意。

  “公主真美,如彩霞般绚烂。”美得惊心动魄。她想,卫崇尽无法爱上公主,定是因为他本身爱男人比较多,尤其是夏烨那张脸……美如祸水。

  尽管他解释很多次,但她其实不怎么信的。

  易珂再次怔住,觉得她就是个怪丫头。“如果你没什么事了,可以先走。”真是搞不懂,她到底有哪一点可以迷得卫崇尽晕头转向?

  齐墨幽朝她福了福身,走了两步像是想起什么,回头道:“公主,假如那么一天到来,还请你跟我守在将军府,我一定会护住你。”她说得很含蓄,但她知道公主一定明白她的意思。

  凭她?易珂摆了摆手,像赶只狗儿似的。

  三日后,当几名御医接连进入皇上寝殿又全都愁眉苦脸的离开,皇上即将驾崩的消息立刻传遍宫中每个角落,更以如风般的速度传到几名皇子耳里。

  是夜,几批兵马在城外蠢蠢欲动,就等着夜色再深沉些。

  而城内早已有兵马偷偷潜入宫中,和部分的禁卫会合后,避开巡逻的禁卫,直接朝顺乾宫而去。

  据情报,三皇子尚在寝殿内侍疾。

  四皇子率着将近三千精锐来到顺乾宫外,眨眼功夫就制住了外头的几名侍卫,带着精锐如入无人之境前往宫门时,卫崇尽已领着禁卫等候已久。

  “卫崇尽,放下兵器,等我登基之后可以给你一条活路走。”易琅手执长剑喊道。

  “你说错了,四皇子,现在是我不给你活路走。”他拔出长剑,热身般地舞了个剑花,脸上的笑意怎么遮都遮不住。“你可能不知道,但我等这天已经很久很久了。”

  当初他强迫自己要沉住气,可他从来都没忘了齐墨幽险些遭毒手,这事他摁在心底,慢慢地问烧着,今日终于能够得偿所愿,要他怎能不笑?

  “你确定要挡着我?我五弟和六弟也差不多要打进宫里了,你不需要多派些人去挡着?”易琪笑得张狂,恍若已胜券在握。

  “四皇子尽管放心,睿亲王昨儿个就领着三万兵马在城外候着,待他那头清理得差不多,很快就会进宫,所以……咱们动作快一点,我可不想被睿亲王拦劫我的心愿。”

  想杀皇族人不是件容易的事,错过今晚,往后绝对不会再有机会。

  “疯子!”易琅怒斥了声,不管卫崇尽说的是真是假,他要立刻杀进宫,省得夜长梦多。“拿下他!”

  易琅身后的精锐越过他,而卫崇尽身后的神枢营身形如箭矢般地窜了出去,两方人马在暗夜里厮杀起来。

  “给我听着,四皇子是我的,谁都别跟我抢!”卫崇尽喝道,身形急如电,持着长剑横劈挑砍,所经之处莫不血流成河,那股野蛮的力道和慑人的气势,硬是让易琅的兵马节节败退。

  “前进,全都给我前进!”易琅高声喊着,然而不过眨眼间,卫崇尽已经像恶鬼般地来到面前,吓得他双眼暴瞠。

  “我心里头有数百种的方式凌迟你,可惜时间不够。”卫崇尽喃着,举剑削去他执剑的那只手。

  霎时,易琅按住肩头放声哀嚎。

  “啧……砍错了,应该要这样。”他喃着,斩去他另一只手的手腕。

  易琅痛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无力地跌在地上,原本聚在他附近的精锐全都被神枢营压着打,一路往后逃窜。

  “你怎么会以为宫变夺权是这么容易的事?”卫崇尽拄着剑俯看他。“宫中的禁卫是能收买,但真能收买全部?你怎么会把宫变这事当成儿戏,随随便便谋算、随随便便带兵闯入,真以为你随随便便就能登基当皇上?”

  易琅看着他,恐惧将他彻底包围,然而他还记得他拥有最后的筹码。“你还有时间杀我吗?你可知道我已经让一支精锐闯进镇国将军府了?”

  “你闯不进去。”

  “平常也许不能,可是有人能带我的人进去……”他气若游丝地道,脸上冷汗涔涔,像是随时要厥过去。“你的好弟弟为了向你报复,帮我的人开门,这个时候说不准你的妻子已经被羞……”

  话语戛然而止,只因卫崇尽的剑已经从他的嘴插入喉咙。

  “燕奔!”他起身吼道。

  “在。”

  “看着,一会跟睿亲王的兵马会合,誓要将人都逮住,我带着神字号先回府。”丢下这话,他拔走长剑转身就跑。

  第十五章 尘埃落定(1)

  镇国将军府。

  “快,动作快,全都往正院去,快!”火光笼罩之下,齐墨幽指挥着所有的下人放弃灭火,朝正院的方向躲避,待人都走得差不多,她压后退往正院,见易珂已经在正院了,忙问:“公主没事吧。”

  “我没事,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走水了?”

  “有人闯进来了,护卫已经去阻挡,有什么消息会立刻回报。”她说着,又赶忙将秦姑姑找来。“秦姑姑,带着丫鬟们往里头躲,剩下的小厮管事守在前院。”

  秦姑姑立刻应声,一夥人分工合作,一会就见齐化幽把她的长剑跟弓箭都取来。“化幽,一会你跟着秦姑姑走。”

  齐化幽无奈地看着她。“阿姊,我已经比你高了,你还当我是孩子吗?”虽然他常被她毒打,但不代表他打不过她,那是因为她是阿姊,他尊重她而已。

  “你力气有我大吗?”从小被她打到大,还不知道她天生蛮力吗?

  齐化幽被她这句话呛得脸红。这么多人在场,都不知道要给他留点面子吗?不是他力气小,是她力气太大好不好!

  “少夫人!”

  齐墨幽回过头去,就见一名护卫急奔而来。“状况如何?”

  “少夫人,卯爷说是卫崇兴给贼人开了后门,目前所见贼人近百人,卯爷要夫人往后撤,他已经让人出府赶去宫中……”

  话未完,护卫背后中箭,随即往前扑倒,吓得齐化幽当场瞠圆眼,后头更是爆开阵阵的叫声。

  齐墨幽抬眼望去,就见几支箭矢划过天际而来,她要闪躲已来不及一突地一把力道推开她,跌落地上时她回头望去,就见箭矢射穿了易珂。

  “公主!”她喊道,易珂的两名宫女更是吓得护在她身前。

  齐墨幽跳起身抓住长剑,将似下雨的箭矢扫落,边喊,“化幽,将公主带进门内,快!”

  齐化幽立即回神,试着将易珂托起,然而手才摸到她的后背就被染到全红,教他双手不住地颤抖。

  “快!”

  “我在快了!”齐化幽吼了声,一鼓作气地将易珂抱起。

  易珂半垂着眼,看见齐墨幽单手劈箭,一会把长剑丢开,从箭筒里抓出三支箭,拉满了弓,如流星般急速射出,且动作飞快地一再连射。

  她竟然懂武……她那张脸也太骗人了吧!

  齐墨幽看着远方急驰而来的人,蓦地收了弓,喊道:“全往正院退,快点,我要关院门了!”

  卯叔和几名护卫尽数进了正院,随即关上院门。

  卯叔立即将状况大略讲了,目前敌方人数所剩不多,只要待在正院里先守再攻,亦能突破重围。

  齐墨幽安心了些,把重新部署的工作交给卯叔,随即赶到内院探视易珂的伤势。

  还没进门,就见刘大夫从门里出来,她忙问着。“刘大夫,公主的伤势如何?”

  “没法子,箭从后背几乎贯穿到胸口……没多少时间了,我给公主上了药,只能让她少点疼痛。”

  齐墨幽像是被抽走了力气,靠在墙面好半晌才推门而入。

  “哭什么,我还没死。”易珂没好气地道。

  白薇和白芷围在床边,哭成泪人儿。

  “公主。”齐墨幽轻声喊着。

  “状况如何?”

  “暂时控制住了,卯叔说先守再攻,肯定能突破重围。”

  “那就好。”易珂疲累地闭了闭眼,忍不住又扫了她一眼,那般痩弱的身板到底是哪来的力气可以拉开五尺弓?“你懂武?”

  “武将家出身的姑娘多少是懂武的。”她徐步走到床畔坐下。

  “卫崇尽知道吗?”

  “知道。”

  啧,难不成她就输在这一点?她径自想着,看着齐墨幽泛红的眼,不禁嗤笑了声。“这是在替我难过不成?”

  齐墨幽垂着眼,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伤势已无法医治。

  “我死了,你就可以独占卫崇尽,你不是应该开心?”

  她猛地抬眼,没想到公主已经知道自己的伤势。

  “齐墨幽,我救了你,你要怎么报答我?”

  “举凡我做得到的,我倾尽一切也要报恩。”要不是公主将她推开,现在躺在这儿的人就是她了。

  “一句话,下辈子把卫崇尽让给我。”

  齐墨幽直瞅着她,鼻头酸了起来。相识太晚,否则她们一定可以交好……如果不是有太多错综复杂的问题,她和卫崇尽应该会是让人钦羡的一对,而不是断了缘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