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甜嘴小悍妻(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卫崇尽蓦地站起身,大步往外走。

  齐墨幽登时傻了眼,压根反应不过来。

  “阿姊,你也太缺心眼了点。”一直躲在壁角的齐化幽忍不住说话了。

  “你说什么?”她目光凶狠地瞪去。

  齐化幽抖了两下,双脚偷偷地往门口退。“你明明就喜欢卫家哥哥,你却还给薛隐送长命绳,你脑袋清不清楚?还有,你不能只在卫家哥哥面前像个姑娘,在我面前就像个夜叉,我……啊!”

  他的后腿不知道被什么给打到,惨叫出声,狼狈往前扑地,他一回头开口想骂,却见齐墨幽竟单手抓起花架上的大花瓶,吓得他手脚并用地逃出房。

  重新倚坐在床上的齐墨幽气呼呼的,一旁的薛隐神色一黯,只能强打精神安抚她。

  待卫崇尽回过神来,他已站在院子里的小花园,他有点恍神,觉得自己有点着魔,现在一回神才发觉自己刚刚似乎太小题大作了。

  有必要气成这样?他问着自己。

  他静下心想,可只要一想到挂在薛隐手上的那条长命绳,心里就冒出恶火,恨不得扭了薛隐的手。

  他厘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但隐隐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他,怎会无端生出这种感受?

  仔细想想,打从回京之后与她之间波折不断,哪怕已经与她说开,总觉得她和以往不一样,到底是接连丧父丧母,强迫她快点长大,抑或是有其他原因,横竖她给他的感觉就像变了个人。

  “卫家哥哥,你怎么在这儿?”齐化幽瘸着腿走向他。

  卫崇尽回头望去,瞧他的瘸样,脱口问:“你阿姊又打你了?”

  “对,她又打我了!”虽然很丢脸,但他还是必须找个人诉苦,搭上这么一个姊姊,他觉得人生一片黑暗。“卫家哥哥,你有空就说说她,让她知道我是承谨侯,老是把我打伤,我出门在外要怎么解释?不能老说是撞到桌角,谁的后脚跟、谁的后腰会撞到桌角?”

  齐化幽当作找到知己,絮絮叨叨地诉尽阿姊的恶形恶状,祈求盟友能够伸出援手救他脱离苦海,可他说着说着,发现盯在自己脸上的目光太过炽烫,抬眼望去,吓得倒退三步,还差点腿软倒地。

  去他的!他这个未来的姊夫是他阿姊的同党,他怎会蠢得在他面前说阿姊的坏话?肯定是因为他的脚太痛才会让他失去判断力。

  “对你,她压根没变。”卫崇尽突道。

  “嗄?”

  “可她为什么对我变了?”他像是在自问。

  是因为他离开太久了?所以她无法再像小时候那样亲近他?

  初识她时,她就是极活泼的性子,恶整弟弟毫不留情,如今倒像是个知书达礼的姑娘,却少了幼时的天真烂漫。

  傻愣愣的齐化幽将他的话想过一遍,终于明白事情症结。“阿姊变了也是正常,如果她连在心上人面前都敢揍我,天底下有谁敢要她?”恶事总要躲在暗处才好进行,阿姊揍他都是拖进屋子里处理的。

  “她的心上人是谁?”

  他声如薄刃,吓得齐化幽差点尿出来。

  “不就是你吗,卫家哥哥!”玩哪招啊,非得这般吓他?他们要真结成夫妇,他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他真的怀疑他人生的意义在哪里。

  “我?”卫崇尽呆住了。

  “你们两个不是两情相悦吗?我父亲去世后,不是有一夜你跟阿姊抱在一块?然后你去了西北,阿姊很勤奋的写信,你也很勤奋地回信,这样一来一往、一来一往,你们两个要不是互相喜欢,有必要写这么久的信吗?”不然呢?难不成一切都是他误解?别傻了,不要以为他年纪小什么都不懂,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卫崇尽还在错愕之中,但仍抓住了关键,“她从去年就没回信给我了。”

  “可是你回京的那一天,她一早就去了香衙,二楼的帐房刚好可以将街景看得一清二楚,她肯定是去那里等你,回不回信很重要吗?”他以为卫崇尽是很潇洒的性子,如今看来并非如此,不过没回信就教他追问不休……啧,婆妈。

  卫崇尽沉吟着没再吭声。

  看他陷入沉思,齐化幽摇头望天,瘸着腿走了。

  半晌,卫崇尽突地听见三长一短的鸟啼声,他随即回过神,轻弹指。

  “卫爷。”暗处有人影窜出,四人单膝跪在他面前。“近来侯府外头并无异状,也无四皇子的人靠近,还要继续盯吗?”

  “继续盯着。”他的手一挥,几名暗卫身形如影,各归其位。

  卫崇尽闭着眼站在原地,心想四皇子再怎么荒唐也不可能夜入承谨侯府,然而他的做法不过是治标不治本。

  四达子要是愿意,请皇上赐婚压根不难,说不准皇上还很愿意,到底有什么办法才能确切地护住她?

  让她早点出阁?

  他的思绪突地顿住,有什么东西闪过,又想起了齐化幽方才说的话——

  他说,他俩是两情相悦,所以……她喜欢他,而他也喜欢她吗?

  他真的不知道,但他从没想过她会出阁,他以为他俩会这样过一辈子,就像天底下的兄妹,可她早晚得出阁,一旦有了夫家,他又如何堂而皇之地去见她?

  他毕竟姓卫,她姓齐。

  可是,如果真像齐化幽说的,她喜欢他……

  他微张眼,稍嫌戾气的眸迸现笑意,他想,他很欢喜。

  不过,好像有点难为情。

  第八章 原来是两情相悦(2)

  套上鞋子,齐墨幽轻踩着地面,确定脚踩不痛了再慢慢地走个两步。

  “小姐,脚才刚好,别急着走太多步。”画瓶在旁亦步亦趋地跟着。

  “没事,真以为我纸糊的?”她好笑道。

  “小姐怎会是纸糊的?是金镶玉贵的。”

  画瓶那再正经不过的神情教她轻笑出声,正想要纠正她时,瞧见采瓶掀了帘子进门。

  “小姐,二房夫人来了,而且还一身珠光宝气呢。”采瓶皴了皱鼻子,对于谈氏的作派相当不以为然。

  齐墨幽挑起了眉,心想这倒是难得,打从二婶被曾叔祖警告过就再也没踏进承谨侯府,即便自己近来常在宴席上走动,二婶也从不主动接近她,倒不知道今天是什么风把她刮进府里。

  “让她在偏厅等我。”

  “是。”

  待采瓶一走,她便对着画瓶道:“一会把卯叔找来,问问近来有什么人去过二房那里。”卯叔是承谨侯府的护卫头子,是当年她爹留给她的人手,为了防止二房那边有什么动静,她一直差人盯着。

  “奴婢马上去。”

  两人出了门,分别走了不同的方向,接近偏厅时,见厅外站了两个丫鬟两个婆子,她不禁摇头叹气。

  二婶向来是个沉不住气的傻性子,爱慕虚荣更爱排场,也不想想二叔病了那么多年,只靠当年分家的庄子田租过活,哪能这么挥霍?而大哥又完整承袭她的性子,眼高手低、不学无术,到处攀交贵人,染上一身恶习。

  二房家里头就只剩下二哥正正经经地读书走仕途,他也没辜负自己的资助,去年进了二甲,分派到翰林院,前途看好。

  “二婶。”进了偏厅,齐墨幽神色淡淡地喊了声。

  一见到她,谈氏的眼就亮了起来,不住地打量。“果真是女大十八变,才三年不见已经是个大姑娘,也难怪有人挂心了。”

  是清冷了些,可五官精致,带着南方特有的柔媚,难怪贵人上心了。

  什么意思?齐墨幽忖度的同时眉眼又更冷了两分。“二婶忘了曾叔祖说过的话?”敢情是想要拿捏她的婚事?别傻了,就连她的及笄礼都没邀请她了,要不是看在二叔的面子上,这门亲戚她是不想认的。

  谈氏神色有点尴尬地撇了撇嘴。“说哪去了,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

  “二婶今日特地过府,所为何事?”一坐上主位,齐墨幽连跟她寒暄的意愿都没有,只想早点打发人。

  “是这样的,过几日刚好是你二叔四十岁的整寿,我想要庆祝一下,你也知道你二叔近来的身子总是起起落落,我听人说办个寿也算冲点喜,就花点银子,请相熟的人到府里热闹热闹,也许能让他的身子有点起色。”

  打量着谈氏那张不擅掩藏的脸,她打从心底不信她会为了二叔操办寿宴,要不是她请了大夫时不时让人弄了药膳送过去,就怕二叔早没了那一口气。

  这个狠心歹毒的女人又在盘算什么了?

  “那日你就带着化幽一道过来热闹热闹,你二叔是极想你们姊弟俩的。”谈氏瞧她闷不吭声,只能拿齐衍当钓饵。

  齐墨幽垂敛长睫,明知不该着她的道,可是一提及二叔,她就是硬不下心肠,只因二叔待她和阿弟极好……当初真不知道祖母怎会给二叔挑了这么个媳妇,真的教人头痛。

  算了,她有所部署,倒也不怕谈氏光天化日之下有什么肮脏手段,她就带着阿弟去,早去早回。

  “好吧,我会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