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娘子请上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3 页

 

  他笑笑地将她拉倒在身上。“原来是心疼我?”

  “说醉话了你。”她羞恼道。

  “瞧。”他从袖口里拿出一块石头塞到她手上。

  齐书容低头一看,只见灰扑扑的石头中央,有个圆滚滚的棕色图案。

  他的头凑过来,热心地为她解说:“像不像在睡觉的婴儿?瞧,这是他的头,他的腿……”

  齐书容瞧着不过是两个圆交叠,但在他热切的眼光中,她点了点头。“挺像的,在哪儿找的?真厉害。”

  他露出些许得意之色。“我随手捡到的。”

  “你最近走了什么运道,随手一捡都是宝。”齐书容忍住笑意,认真地问,这个月他都捡十几块回来了。

  一开始她还挺感动的,后来又觉得疑惑,怎么他突然留意起石头来了?

  就算要讨她欢心,偶尔来个意外之喜便是,谁想他三天两头的捡石头回来,比她还勤快,直到前两日,发现桌上堆满石头,才发现他的诡计。

  万锡铭终于金榜题名,一个半月前他来辞行,说吏部的命令下来了,他得到南方上任,即刻就出发,势必无法参加孩子的满月酒。

  两人在迎雁湖边的亭子辞行时,他预先送了孩子的满月礼,是金子打造的长命锁,另有一块造型特殊的石头,手掌大小,上头纹路特别,像极了山水画,是他上山游玩时意外发现的。

  原本想送给她,又怕给她惹来不必要的闲言闲语,所以便以满月礼为由,送给未出世的孩子,实际上却是赠与她。

  齐书容自然明白他的用意,很是为难,他却说:

  “义妹若觉不妥,我便带回去,可有些话还是得说清楚,我送这石子没别的意思,就是瞧着特殊,想送给能欣赏的人罢了。”

  万锡铭表情坦荡,光明磊落,没有夹杂任何私情,他甚至直言自己明年就要成家,让她不必多想。

  对方既如此坦荡,她却小心翼翼,倒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因此也大方收下。

  与万锡铭说了一番话后,她更觉放心,对方是真的已将她当妹妹看待,顿时收得心安理得,也祝贺他仕途顺利,娶得贤妻。

  为免曹平羡误会,齐书容自然不会多嘴把这事说出去,反正她那么多石头,他根本不会察觉。

  谁想一段时间后,他也开始送石头,起初她很是惊喜,但后来他越送越多,堆得一桌子都是,她暗示不用再捡石子回来,他也不听。

  直到有一天万锡铭送的石头淹没在他堆起的石堆中,她才明白他的用意,顿时又好气又好笑,这人老爱耍阴招,肯定是偷听到什么,所以鬼鬼祟祟的使暗招,偏偏她又不好戳破。

  她心思一转拿着手上的石头说道:“我觉得除了像婴孩,也似两个圈圈,一个大,一个小。”

  他敷衍地点了下头,心思早不在上面,生完孩子后,妻子比先前更加圆润柔软,虽然她努力想回到以前的模样,他却觉得无所谓,圆润更好,抱着舒服……

  说起来他已经好几个月没跟妻子温存了,欲念一起,手便开始不规矩,齐书容还在讲解大圈圈小圈圈,他左耳进右耳出,心猿意马。

  “……所以我觉得,图案都是人自个儿想像出来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她一脸认真。“其实都是人想太多了,望‘图’生义、穿凿附会。”

  说这一大串其实都是在暗示他不要想太多,她与万锡铭真没什么。

  可惜她一片苦心全化成流水,人家根本没听她在讲什么,当他的手抚上一处柔软时,齐书容才反应过来。

  她脸儿一红,拉开他放在胸前的手。“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嗯。”他敷衍地回应一声,将脸埋在她颈边,热情地亲着。

  齐书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方才都在对牛弹琴,她火大地拧了下他的腰。“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我醉了。”他含糊地说着。

  “别拉我衣裳。”她困窘地推他的手。“外头还有客人,一会儿你还要出去……”

  “我不出去了,我醉了。”他提醒她。“而且我们好久没有……”

  她慌乱又害羞地以手捂住他的嘴,小声道:“等晩上……”

  他才不管,反正他醉了,想干么就干么,曹平羡摸上她的臀部,手臂却被狠掐了一下。

  他低声笑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见他双眼亮如星辰,她恼道:“你装醉,你……”

  “我真醉了。”他低头亲她的嘴。

  真想拿手上的石头砸他,齐书容转开脸,急道:“一会儿我爹娘要来,算算时间也差不多……”

  “姊……”远远地,一个熟悉的声音自窗外传入。

  果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小少爷!”青桂惊喜的声音随之响起。

  曹平羡挫败地压在齐书容身上。

  怎么这么会挑时间,晚半个时辰……不对,晚一个时辰不行吗?

  “快起来。”她死命推他。“你再不挪身,我拿石头打你。”

  根本是来坏事的,曹平羡眉心纠结,抑郁地翻过身去。“你打吧,反正我有个地方也跟石头一样硬,正好两败俱伤。”

  她忍不住笑出声来,又羞又恼。“无赖,说什么呢?”她羞得都要钻地洞了,双颊烧得火红。

  他动也不动。

  “走吧。”她拉他的手。

  曹平羡不情愿地起身,任她拉着走出内室,经过摆石头的几案时,趁着妻子不注意,顺手将一块碍眼的石头纳入袖口,这才觉得心情顺畅。

  人走了就走了,送什么石头?不干不脆。

  曹平羡在心中冷哼一声,不是他小气,哪个做丈夫的能忍受?也亏得青桂那傻姑娘无意中说漏嘴让他听了去,否则他还蒙在鼓里。

  “我头发没乱吧?”齐书容摸摸头上的簪子,仰头问道。

  她一脸担忧,在他眼中却是娇媚万分,如今她已脱了姑娘的稚气,举手投足间尽是妩媚,眸子晶晶亮亮的,望着他时满是柔情,他忍不住低头在她软绵的嘴上亲了一下,惹来一记捶打。

  他笑着与她走了出去,趁她开心地与弟弟说笑时,悄悄将手上的石头丢出,正中池塘,掀起一阵水花,最后复归平静。

  他扬起满足的笑容,心情愉悦地走向妻子,开始期待夜晚的来临……

  ——全书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