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仙夫太矫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1章(1)

  魄月双目一睁,迎目所见,竟发现自己身在陌生的石室中。

  她猛然坐起身,杀气腾腾瞪向四周的同时,一手摸向腰刀,却摸了个空,她狐疑地低头一瞧,惊得全身一僵。

  她的玄衣战袍不见了,弯月妖刀也不翼而飞,所有战场上会用到的法器全都不在了,这个发现令她又惊又怒。

  是哪个王八羔子让她光溜溜地躺在冰床上!

  她立刻捏了个魔诀,想变出一套衣裳来,却发现失效,莫说衣裳,连个肚兜都变不出来,虽然她从来不穿肚兜的。

  她愤怒地跳下床,怒目一扫,石室内除了冰床,什么都没有,唯一可用的是挂在门口的布帘,她上前扯下,充当衣裳包在身上打了个结,虽然露肩露手又露腿,但该遮的重点部位都遮了,聊胜于无。

  若被她知道是谁剥光她,她定要以牙还牙,不只剥光对方的衣裤,连人皮也一起扒了。

  她赤足踩在地上,沿着石室外的通道一路摸出去,本以为有人看守,直到出了通道,却始终碰不到一人。

  她来到洞口,方知自身所处之地是山腰的一个石洞里,洞外冲刷而下的瀑布形成水幕,让这处石洞更加隐密。

  她在洞内分不清白天、黑夜,直到瞧见水幕外高挂的明月,才知此时已入夜。

  她感到十分疑惑和茫然,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努力搜索着记忆,她记得仙魔大战、记得自己上战场,却一时想不起其他细节,反倒惹得脑袋瓜昏沉沉的。

  她甩甩头。算了,不管如何,先回魔界再说。

  她正想捏个魔诀离开此地,不经意一瞄,瞥见一抹身影,猛然一惊,立即火速趴下。

  瀑布冲刷而下是一处水潭,水潭中央有块突起的大石,石头上坐着一名男子。

  她悄悄探出半个头,一双眼紧盯着那人。

  矫情的白衣、矫情的清高、矫情的仙气飘飘──她没看错,是他,剑仙段慕白!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魔族最大的劲敌竟然在此!

  这人大半夜不睡觉,在这儿做啥?

  瞧他盘腿打坐,闭目凝神,似在修练……哦,她明白了,此处隐密,灵气旺盛,正是闭关修行的好地方。

  瞧他一身月牙白长袍,周身一圈亮晃晃的仙芒,摆明了给人当靶子,她不乘机偷袭都觉得太对不起他。

  修练闭关时,一身功法都用在打通全身筋脉,吸取天地灵气,正是天门大开、气罩护体最弱的时候,难怪他会躲在这里。

  此时杀他,千载难逢。

  她眼中杀意暗涌,猛然俯冲而下,运转魔功,五指成爪,直击他的天灵盖,夺取他的元丹。

  吞食仙人的元丹能提高法力,剑仙的元丹却能增加百年功力。

  她势在必得,一身杀势对准了他,岂料中途察觉异状,心想怪了,怎么目标好像歪了,有点对不准呀?她忙催动内息,却惊觉丹田空虚!

  她脸色剧变,摧不动内息,便施展不出魔功,这时候送上门,不等于自杀才怪!

  她俯冲的姿势向来威风,如猎鹰扑兔,在乍惊法力失效后,四肢拚命挥动,倒成了一只慌张的旱鸭子。

  完了、完了,这下子不死也会去掉半条命!

  她直直掉入潭中,水面巨大的冲击扑面而来,撞得她骨头都要散了,寒冷的水流瞬间无孔不入地包围住她,她拚命捏诀,却惊觉连最简单的隔水术也失效了。

  没了隔水术,她便无法在水中呼吸。她惊慌挣扎,四肢越是用力踢打,身子越是向下沉。

  难不成自己最后的下场竟是淹死?窝囊啊窝囊,若传出去,她不被妖魔两族笑死才怪!

  快窒息的胸腔疼得难受,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际,猛然被人捞起,哗啦浮出水面,一接触到空气,她立即迫不及待地大口吸气。

  终于得救了!她想,才松口气,待回神时,发现自己正两手抱着人家,她移开点距离,对上一双幽冷的眸子。

  矫情的白衣、矫情的清高,还有矫情的仙气飘飘……救她的人,正是仙界出了名的冷男,魔界悬赏最高的仇敌。

  魄月脸色僵硬。完了,与其被段慕白杀死,倒不如淹死算了。

  她这儿脸色比死人还难看,他那儿却目光温柔似水。

  “你身子未好,怎可轻易戏水?”

  魄月瞪着他,僵硬的表情逐渐转成一脸狐疑。仇敌见面,从来都是分外眼红,他这温柔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就算戏水,好歹也穿件衣裳,难不成你想勾引我?”

  她呆住,低头一瞄,这才发现裹在身上的布帘不见了,八成是掉下来时被水冲掉了,此刻她正一丝不挂着。

  魄月有点傻了。段慕白面对她,从来都是冷漠得跟冰渣子似的,他身上的仙气护体堪比锐利的刀刃,让妖魔无法近身,但是此刻,他不但抱着她,且目光含笑,语态温柔,说话的口气彷佛在对情人打趣似的。

  他不是段慕白!

  她沉下脸。“你是何人?为何假扮剑仙?”

  段慕白不会对她假以辞色,她勾引他足有百年之久,从没成功过,就算脱光衣服在他面前色诱,他也从不上当。

  “宝儿居然说师父是假冒的,该打。”伸手轻弹她的鼻尖,这个亲昵的小动作,惹得她目瞪口呆。

  宝儿?师父?他在说什么?

  他施了个净水术,让她身子瞬间干爽,接着手一伸,从虚空中拿出一件罩衫,包住她赤裸的娇躯,打横抱起,腾飞而上。

  她被一路抱回了石室,待她回神时,已被安置在冰床上。

  “坐着别动,冰床有助安神,乖乖躺着。”嘱咐完后,他便转身出了房。

  魄月怔怔地瞪着门外,记忆中好似有什么渐渐苏醒了,她忽而想起什么,猛然低头扒开身上的罩衫,露出一对饱满漂亮的粉嫩胸部。

  她想起来了!

  仙魔大战……身为魔族将领的她,奉魔君之命,率领一支魔军偷袭望月峰。

  望月峰是段慕白居住之处,双方兵马交战,她与他大斗法,在斗了千招后,她落居下风,来不及逃走,被他手中的噬魔剑一剑穿心,魂飞魄散。

  本该有剑伤的胸口,却只看到一片白皙无瑕,依然饱满,依然浑圆,却找不到任何伤口。

  这不可能,难道这是幻境?

  是了,只有在幻境,剑仙才会那么反常地对她温柔,也能解释她身上为何无伤。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魄月在石室里四处搜寻,若是幻境,总有破绽,她要破了这个幻境。

  谁知她无意中瞧见石室里的一缸水,在见到水中的倒影时,她惊得往后退。

  水中有人!

  她左右张望,正想开口喊人,随即又想到自己身在幻境,喊人也无用,便闭上嘴,犹豫了下,看不出有何危险,便又谨慎上前,盯着水中的倒影。

  那是一张娇嫩的面容,约莫十六、七岁,那姑娘瞪着她,如同她也瞪着那姑娘,她眨眼,那姑娘也眨眼;她低头,那姑娘也低头。

  水面映出她的脸,却也不是她的脸!

  魄月惊讶地摸着自己的脸,继而拧眉。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成了别人?

  她蓦地恍悟,难怪段慕白看她的眼神和对她的态度大不相同,分明是把她当成另一个人了。

  她肯定是被他用噬魔剑砍死后,魂魄不知怎的就跑进了这个女人的身子里,本该魂飞魄散的她,竟是藉由别人的身子重生了。难道她施展不出魔功,摧不动内息,是因为换了一具身子的原因?

  “说了坐着别动,又不乖了。”身后传来男人温柔的轻斥,健臂一搂,把发呆的她给抱回冰床上。

  “你伤了元神,虽然已无大碍,但身子还虚,要多休息。”

  还是那张俊脸,却因为不再冷漠,给人的感觉差了十万八千里。被段慕白用如此温柔的目光盯着,饶是认识了这家伙几百年,她还是不习惯他这张脸,太靠近、太耀眼、太肉麻了。

  真没想到,向来在外冷心冷情的剑仙,也有如此和蔼可亲的一面。

  对了,他喊她宝儿,又自称师父,她竟成了他的徒弟?

  下巴突然被掌心托起,对上他关怀的眼。“怎么傻了?”

  魄月眨眼瞧他,试探地喊了句。“师父?”

  “嗯?”

  看样子,他是真没认出她来,把她当自己徒弟了。

  “师父,徒儿感到丹田空虚,摧不动内息。”

  他说她身子尚虚,不知这身子发生什么事,只能想办法探听,又怕被他发现异样,只能问得保守点。

  “你遭受魔族攻击,虽然死里逃生,却伤到元神,师父虽然护住你的元神,但仍需多休养。”

  遭受魔族攻击?她懂了,看来这身子是在仙魔大战时受了重伤,原主人肯定已经战死了,她的魂魄乘机占了这个身子,藉此又活过来。

  “乖乖别动,师父还在煮药呢,去去就回。”段慕白叮嘱几句后,转身出了石室。

  待人一走,魄月眸光一转,嘴角抿出邪气的笑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