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仙夫太矫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呵,这可有意思了,她本是魔族之人,居然变成了修仙弟子,还成了剑仙的徒弟。

  魔君麾下有四大将领,分别为黑煞、厉武、催心和艳使。魔君早想收伏剑仙,四大将领人人都想抢先立下这个功劳,身为艳使大人的她,为了收伏段慕白,曾使出浑身解数来色诱他。

  不管是装萌、装无辜、装可怜,用尽了各种计谋,却都媚惑不了他。

  剑仙独来独往,自成一派,没有在乎的人和事,却想不到他居然有一个徒弟,而且看得出来,他很疼这个徒弟。

  成为剑仙的徒弟,要收拾他,机会就多了,看是对他煎煮还是炒炸,任她挑选,还能抢在其他人之前立下大功,到时她可以向魔君请求,把剑仙居住的望月峰当成奬\赏赐给她。

  思及此,她又阴恻恻地笑了。

  第1章(2)

  段慕白走进房,她已收起邪笑,换上一张我见犹怜的神态。

  “把这碗药汤喝了。”盛着浓稠墨色汁液的药碗递到她面前。

  魄月盯着那药碗,那药汁看起来有些恶心。她故意天真地问:“师父,这是什么药?”

  段慕白含笑道:“你为魔功所伤,这碗药能洗筋易髓,化去你体内的魔气。”

  她心头咯噔一声。化去魔气?她都施展不出魔功了,喝了这药,会不会从此魔功尽失?

  不行,她不能喝!

  师父,我现在肚子很不舒服呢。说时她还故意抱着肚子,一副难受的样子。

  “也不知怎么着,感到有些恶心想吐……”

  “哦?”段慕白拧眉,想了想,点头道:“既如此,便不喝了。”

  这么好打发?她还以为要费一番口舌呢。

  段慕白端转身时,还语带遗憾地说:“聚元仙果乃是修行圣品,若是吃进肚里又吐出来,便可惜了。”

  魄月猛然一瞪。“师父!”

  段慕白闻声顿住,回头看她。

  她一脸严肃地说:“师父,我决定还是喝了它。”

  “你不是想吐?”

  “师父辛苦熬的汤药,徒儿不喝就太任性了。”她说得义正词严,光明正大,上前一把将碗接过来,低头就喝。

  别开玩笑了,聚元仙果哪!这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圣果,此果不但能修补元神和灵根,还能解千毒,修为大增。

  她咕噜咕噜地喝下肚,一滴都不浪费,喝完后,满足地把碗递还给他。

  “多谢师父。”

  想不到啊,重生在这具身子里还有这种好处,不但成了他的徒弟,还可以光明正大地要些仙果、仙品来补身;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可以骗些仙器来用用,她怎么现在才想到。

  思及此,她心情大好,也不知是不是她多心,喝下汤药后,她觉得此刻精神百倍。

  “师父,喝下聚元仙果,多久可以恢复内息?”她一双眼萌亮萌亮的。

  “聚元仙果是内功补品,吃下后,一刻钟马上就能疏通内元,存精蓄力。”

  魄月强压下内心的兴奋。照这么说来,如果她多喝几碗,是不是很快就能恢复法力了?

  正当她内心惊喜不已时,段慕白又补了一句。“待为师采到聚元仙果,就给你服用。”

  她怔住,呆呆地问:“这碗不是聚元仙果吗?”

  他听了一笑。“傻宝儿,仙果是仙果,汤药是汤药,更何况,聚元仙果是吃的,不是用喝的。”

  她又是一呆。“那您给我喝的是什么?”

  “安魂汤。”

  安魂?这名称听起来,怎么好像是让人昏睡的?才这么想着,她忽然双腿一软,身子倒了下去,在跌到地上前,已被男人伸来的双臂捞进怀里。

  “您骗我……”她全身软绵绵,还死撑着眼皮怒瞪他。

  段慕白温柔地摸摸她的脸,笑容轻浅。“是谁先骗师父说想吐,不肯喝药呢?”

  她死瞪着他,想骂人、想咬人,可惜最终还是抵不过药性,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为什么……”她不死心地问。

  他将她抱起,嗓音低哑。“睡了才能安定魂魄,不致消散。”

  声音飘远,意识朦胧,她终于闭上眼,陷入黑暗的浑沌,沉沉睡去。

  魄月再度醒来时,望着床帐发了好一会儿呆,这才想起来,她上了当,喝下段慕白给的安魂汤,然后就不醒人事。

  她坐起来,揉了揉眉心,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面对这陌生的屋子,心想这里又是什么鬼地方?

  她目光不经意一扫,忽地一僵,对上了另一双眼睛。

  她人还坐在床上,床边却有只猴子,与她大眼瞪小眼。

  她正想冷声质问哪来的死猴子,竟敢偷窥她的睡相,猴子却突然大跳起来,转身冲出去时,嘴里还在大叫。

  “醒来了、醒来了!仙子醒来了!”

  魄月嘴角抖了抖。会说话的仙猴并不稀奇,但这猴子一路火烧火燎又歇斯底里,不明白它在激动什么?

  她没料到,在猴子的吆喝下,不一会儿又窜进了一堆动物,有白鹤、银狐、黑免,还有花鹿,齐齐挤在她面前,一双双眼睛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七嘴八舌地说着人话。

  “仙子,你睡饱了不?”

  “仙子,想喝水不?”

  “仙子,肚子饿不?”

  “仙子,要出去玩不?”

  “仙子,要去拉尿不?”

  魄月顿感哑口无言。这些仙兽争相与她说话,骨碌碌的眼珠子紧盯着她,仿佛在它们眼中,她是个什么稀罕的珍奇异兽似的。

  魔界里也有魔兽,例如蛇、蜥蜴、蜘蛛和各种魍魉等等。魔之所以称为魔,就是要比坏、比强、比威慑,绝不会找那些看起来太可爱的动物来当自己的奴兽。

  魄月在魔界时,魔兽见到她,那都是小心翼翼、卑躬屈膝,因为在魔界,武力的强大决定一个人的地位和阶级,她从小魔一路爬上艳使大人的位照,成为魔君四大手下之一,其中的辛苦不可言喻。

  魔兽见到她,只有卑微或回避的分儿,哪像现在一个个挤在她面前,天真无邪地对她露出无辜可爱的嘴脸,一副不知世间险恶的憨样。

  她冷眼看着他们,当然,也只是眼晴睛里的冷意,面上她是微笑的。她现在的身分是剑仙的徒弟月宝,自然不能像以往那样把手一挥,像赶蚊子一样将仙兽拍飞。

  “这是哪里?”

  她才问出第一句话,仙兽们立即争相抢答,吵得她耳根不清静,根本听不清,她立即举手制止它们。

  “一个一个说话。”她指着猴子,命令。“你说。”

  “回仙子的话,这里是房间。”

  废话,她当然知道这里是房间。

  “房间位在哪儿?”

  “房间在这里。”

  她沉默。看来这只猴子脑子不太灵光,得换一只。

  她改而指着银狐问:“我为何会在这里?”

  “回仙子的话,因为你在睡觉。”

  她再度沉默。看来并非所有狐狸都是聪明的,她决定再换一只,转而指向白鹤。

  “我睡多久了?”

  “回仙子的话,你睡很久。”

  “很久是多久?”

  “比我睡得久。”

  她闭了闭眼,强压下想骂粗话的冲动,再睁眼时,忍耐地转头看向花鹿。

  这只小花鹿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灵动美丽,一看就很有灵气。

  “你们是谁?”她问。

  花鹿歪着头看她,似乎有些懵懂。

  怕小花鹿听不懂,她再解释清楚。“我是说,你们是奴兽,还是契灵?”

  在仙魔妖三界,都有修练成精而能说人话的飞禽走兽、植物或器物,依据修行程度不同,修为太低阶的只能当成被驱使的奴隶;而修为高的,则会被人收伏或签下血誓成为契灵,与主人一块儿修行。

  花鹿恍然大悟,回答道:“我们是畜牲。”

  “……”魄月额角频抽地盯着它。

  花鹿见她脸色难看,想了想,改口。“我们是禽兽。”

  魄月再度闭上眼,收成拳的指关节吱吱作响,不知道把这些仙兽火烤来吃是什么滋味?她很想知道。

  第2章(1)

  魄月站在屋外,看着四周云雾缥缈、山峦错落,云海相间中有青山绿水。漫步在其中,一草一木皆是景,让她浑身的戻气都不由被这静谧的天地所净化。

  仙境就是美,不似魔界那般阴暗沉重,在这一点上,仙界比魔界强多了,她表面不承认,心里是偷偷认同的。

  她一直觉得魔界太挤又太吵,喝酒、打架处处有,因为魔族的人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打门技巧和法术的增进上。

  偷袭、骗人、害人是魔界经常发生的事,弱者只能被强者压制或奴役,不想被人欺负就只能变强,也因此,魔界的戾气很重。

  与魔界相反,仙界却汇集了天地灵气,这儿的空气很清新,天空很蓝,鸟语如天籁,东边是晴,西边是雨,震光穿云而出,飞鸟穿梭彩虹。

  宁静、平和、清心。她闭上眼,感受微风的轻拂。能有此刻的安事真好,只不过……

  她冷冷回过头,脱着身后一群跟屁虫,这些仙兽一个个圆睁着天真无邪的眼珠子瞧她,都不眨眼的。

  身处仙境,只想沉浸在宁静中,但不管她走到哪里,这群蠢物就跟到哪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