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仙夫太矫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你们跟着我干么?”她冷冷质问。

  “喜欢眼。”

  “看仙子。”

  “以前没有仙子。”

  “现在有仙子。”

  “喜欢看仙子。”

  一句接一句地冒出,回答得直白,一点都听不出她话中的冷意。

  魄月眼角抽了抽。

  早知这些蠢物听不懂人话,答非所间,她真是多此一题。

  她又走了一段路,到处看看,但是逛了半天,除了自己,竟看不到其他仙界的一让她感到奇怪。

  “怎么看不到其他人?其他人都去哪儿了?”她忍不住间。

  “人在这里。”身后传来回答。

  她诧异地回过头,不由得一惊。

  在她身后竟不知何时冒出一群人,有男有女,来得悄然无息,令她心中一沉。

  没想到自己的功力已经弱到连这些人何时近身都察觉不到。

  “你们是谁?”瞧他们一个个盯着她,那眼神怎么无端让她感到诡异得似曾相?

  “我们是人。”

  “是仙人。”

  “对,仙人。”

  “是仙人,是仙人。”

  魄月一愣,继而额角又开始抽了。

  似曾相识的蠢话、似曾相识的眼神,她终于明白,为何这群人给她似曾相识的感觉了。

  她闭了闭眼,捏着眉心。

  “你们是仙默。”

  “仙子好厉害,居然一眼看穿。”

  “不愧是剑仙大人带回来的女人。”

  “剑仙大人的女人,剑仙大人的女人。”

  畜牲变成人,说话还是很畜牲。

  她是剑仙的徒弟,不是他的女人,但是她也懒得去纠正他们了。

  这么一闹,她发现肚子的确饿了。

  换了一个身子后,失了魔功,跟凡人一样需要填饱肚子。

  她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斜眼瞟向那群畜牲,说道:“我饿了。”

  没想到她一句话,仙兽们立刻动了起来,不一会儿,他们便殷勤地送来珍馐玉酿为她张罗吃食。

  看着满满一桌丰盛的食物,再对上它们一双双欢喜的眼睛……好吧,她承认,这些仙兽蠢是蠢了点,却也不是一无是处。

  魔界吃生肉、喝生血,但在仙界只有素菜素果,她原以为自己会吃不惯,却意外地发现很美味。

  她想,或许是换了一个身子的关系吧,灵根不同,口味也不同了。

  她坐在一棵大树下,一边茶来伸手,饭来张口,一边向仙兽打探,尽管它们总是答非所间,二十句话里有十六句是废话,但起码还有四句是可以参考的。

  “剑仙大人说有我们就够吵了,所以从不带人回来。”

  “仙子是剑仙大人带回来的第一个女人。”

  “剑仙大人喜欢仙子,所以带仙子回来。”

  “剑仙爱仙子,剑仙爱仙子。”

  魄月把仙兽说的话掐头去尾,留下有用的,再加上自己的猜测,便得了以下结论。

  月宝芳龄十六,本是凡人,仙魔大战时受到波及,被魔族所伤,后被剑仙所救,因其具备灵根,便收为徒弟,并安置在石洞中,卧于冰床上疗伤。

  正是此时,她苏醒过来,便发现自己占了月宝的身子,剑仙见她醒来,始将她带回望月峰,又睡了三日,直到今日醒来。

  也就是说,这些仙兽是头一回见到她,又因为她是唯一的弟子,因此这里除了她并无其他人,这便是她逛了半天却碰不到人的原因。

  她就觉得奇怪,从不收徒的段慕白,怎会突然冒出一个徒弟?原来是最近才收的,因此这事无人知晓,也就不奇怪了。

  魄月心下奸笑。既然剑仙只有她一个徒弟,又是新收的,就不必将心自己会露馅儿,至于这些蠢笨的仙獣,就更不必应付了。

  由于心情好,她看这些跟屁虫也顺眼多了。

  吃饱喝足后,她一路逛到剑仙的院子门口,门匾上刻着“落霞”二字,只因这儿面向西方,是看日落最美的地点。

  从仙獣口中得知,这里是落霞居,段慕白一早便出门采药了。

  她眸光闪过狡点,勾起邪笑,转过头对仙兽们道:“你们是不是想玩游戏呀?”

  一听到玩,仙兽们立即像孩童似地骚动不已。

  “咱们来玩躲猫猫,我数到十,你们必须躲起来,若是被我抓到,就要受罚喔!我开始数了,一……”

  —字才出口,不过眨眼,竟是溜得一个不剩,全去躲藏了。

  魄月嗤笑一声,竟是如此好打发。她嘴上故意说要开始抓人了,脚步却是直往落霞居走去。

  她起先小心翼翼,怕触碰到什么禁制,阻碍她进入,哪知她多想了,这一路轻轻松松就走了进来,既然如此,她就不客气地到处逛了。

  她本想找些仙术秘度或什么仙器宝贝,但是翻来翻去,这屋中乏善可陈,连个像样的法器都没有,也难怪他人不在,连禁制也不设,是因为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好丢的。

  她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随手拿起一旁茶几上的水壶给自己倒杯水喝,却突然对上桌上一双眼睛,那眼睛正目不转睛盯着她,惊得她手一抖,将壶口的水泼在那眼睛上。

  一声尖锐的吼叫对震耳欲聋,她来不及逃,已被周身窜出的树须五花大绑,将她高高举起。

  她面色惨白,也不知这是什么怪物,身上缚绑的树须将她勒得几乎要窒息,而四周卷起的狂风刮得她肌肤生疼,一时暴风肆虐,风刀似要将她碎屍万段。

  正当地以为自己完了,身上紧缚的树灵却突然断裂,身子一飘,她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拉出风暴中,落入温暖的怀抱里。

  头顶传来轻声的叹息。“师父不过离开一会儿,你就把自己玩成这样了?”

  魄月怔怔地望着段慕白,他正垂眼望她,四周的风暴已经平息,遍地是断扩残瓦、裂木碎石,一片狼藉。

  不过最狼狈的就是她了,因为身上的衣物早被适才的暴风弄得碎裂四散,一块布都不剩。

  这男人抱着光溜溜的她,脸不红、气不喘,不愧是仙界第一冷男,他这么冷静,她也没什么好害臊的。

  反正上回掉入潭中就被他看过一次了,也不差这第二次。

  “师父——”她抱住他,把脸往他颈子一埋,把胸部往他胸膛一挤,哭着告状。

  “我被欺负了,呜呜呜——”

  悪人先告状,她是恶人,这状一定要推先告的。

  段慕白再度从虚空中取出一件罩衫,包住她赤裸的身子,轻拍她的背,一如既往地温柔安抚。

  “阿木不是故意的,你别怪他。”

  她抬起婆娑的泪眼。“阿木?”

  “阿木是个木头性子,难然性子直了点,但是忠厚老实,你会喜欢的。”

  切!喜欢才怪,那像伙刚才差点杀了我!

  “阿木,过来跟月宝道歉。”

  魄月顺着他的目光去找,好奇那个阿木是何方妖孽?看她不找机会整死他!

  她原以为阿木又是什么仙兽,却在望见那东西咚咚地跑上前时,她一张脸都扭曲了。

  阿木——木如其名,就是一根木头。

  正确地说,阿木是一株被砍成只剩下一节树干的木头,树皮和树根还在,扁平的树头上有一圈圈的年轮,树干上嵌了两只眼睛,没手没脚也没嘴。

  第2章(2)

  魄月瞪着这块又粗又扁的木头,对方也睁着一双骨碌碌的绿眼珠子瞪着她。

  “桌子妖?”她脱口而出的三个字,惹得对方炸毛了。

  “是神木、神木!俺乃长白山上的千年神木!臭丫头真没见识!”阿木生气地挥动树枝,身上每一片叶子都气得倒竖,大声向剑仙抗议。“是她不好,用臭屁股压俺,用水泼俺眼睛,俺才出手的!”

  魄月黑了脸。“死木头,你不想被人坐,就不要变成椅子。”敢骂她臭屁股,要不是剑仙在,她早就一把火烧了他。

  “哼!俺变成桌椅,是给剑仙大人坐的,桌上的泉茶也是为剑仙大人准备的。禀剑仙大人,她鬼鬼祟祟溜进屋里,东摸西找,肯定是来偷东西!”

  魄月心下叫糟,她支开仙兽,却不知屋里还有这等厉害的灵物,难怪院子里未设禁制,是因为根本不需要,这死树妖就是段幕白的看门狗!

  她感到段慕白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不行,她不能让他怀疑自己!于是她立即委屈地迎上他的目光。

  “师父,徒儿醒来就来找您,见您不在,便想找些书来打发时间,却不知您的居所是不能随意进入的,也不知桌椅那么小气,不给人坐。”

  不知者无罪嘛,反正她打死不认。

  阿木听了跳脚。“俺不是小气,俺是有原则,你连声招呼都不打就来压我,没规没矩!”

  她心中咒骂,面上继读装无辜。

  “谁家坐椅子时会先向椅子打招呼的?谁家桌子在人喝茶时会睁大眼睛瞪人的?我在师父书房里找书看,那你呢?在师父屋子里鬼鬼崇祟的做啥?师父的院子就你能进我不能进?你说我鬼鬼崇崇,我还说你偷偷摸摸呢,做贼的喊抓贼,哼!”

  道一连串的质问和指责让阿木急得猛跳脚,身上的枝叶抖得更凶了。

  “你你你——你诬赖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