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仙夫太矫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4 页

 

  陌青愁瞪着他,过了一会儿,她也转开脸。“那就快点。”

  两人都知道吵也没用,要吵也得等绳子解开再吵,地缚妖随时会追来,他们得把握时间。

  风易扬却知道,这事没这么容易。师兄给的这条绳子有诡异,现在仔细想来,当时大师兄兴致高昂地把这法器拿给他,说是给他的生辰礼时,他就觉得意外。

  自从自己被长老选出就任仙主之位后,大师兄对他的态度就有些疏冷,令他颇感遗感。

  他知道,大师兄一直很希望得到仙主之位,偏偏长老们选上自己,大师兄虽然表面上恭喜他,但实际上却是心存怨怼。

  自此后,师兄弟两人的关系便渐渐疏远了,直到这次大师兄来找他,像以往那样与他热络,还把这法器送给他,令他十分高兴,以为大师兄终于对他没了芥蒂,没想到……

  风易扬其实心里清楚,十有八九是大师兄骗了他。

  陌青愁见他脸色有异,望着绳子出神,又想到适才他说的话,仔细一推敲,便猜出了一个可能。

  “依我看,你是被骗了吧?把这法器给你的人,肯定没跟你说实话。”

  风易扬身子一僵,半天没说话,却也没有否认她的话。

  陌青愁是在魔界打滚过的人,什么卑劣、下流的手段没见过?瞧他这样子,约莫是被人给耍了。

  过了一会儿,风易扬终于开口。“你怎么知道?”

  陌青愁挑了挑眉。“哟,还真被我猜对了?”见他瞪来的视线,她也不跟他计较,冷笑道:“这种事遇多了,自然会知道。”

  见他冷漠不语,她又道:“没想到自诩正义的沧浪派,也会干这种背地里阴人的勾当,看来你的人缘不怎么好哪。”

  风易扬收回视线,不再看她,继续捣弄绳子。

  陌青愁翻了个白眼,站起身朝他走去,在他提防的目光下,大剌剌地蹲到他身边。“我试试。”

  不理会他吃人的眼神,她迳自拿出一面镜子,对镜子道:“这是什么绳子,速查。”

  镜子里映照出绳子的模样,接着镜面开始有了变化,呈现一片雾的状态。

  风易扬盯着镜子,疑惑问:“这什么镜?”

  法器中有许多镜子,种类繁多,并非每个都见过,因此他才有此一问。

  “包罗万象镜。”她说:“这镜子搜罗天下,只要让它照一下,就能显现此物的名称、功用,以及关于它的所有消息。”

  他感到意外。“这么神?”

  “那是当然的,这镜子可好用了,我拿它照你,它就会立刻告诉我,你准备去哪儿、打算执行什么任务,我不必跟踪你,都能知道在哪儿偷袭你最有利,是打架最好的必备法器,比探子还好用。”

  “……”风易扬额角隐隐抽动,拳头有些发麻。

  很快的,镜子浮现出画面,两人不约而同地把脸靠近,盯着镜子。

  镜子中浮现一名老者,此老者面相有些熟悉,他手上拿的,便是那一根红绳子,老者正笑容满面地对一名年轻的徒弟解说。

  “这根红绳叫做结命绳,它的法力比红线更强。红线绑上的男女会结姻缘,而被这根红绳绑住的男女,则会将命运绑在一起,两人不但要同生共死,还必须共患难,因为一人倒楣,另一人也会受牵连。”

  “师父,这红绳子法力这么强,斩断后,两人的命运也会分开吗?”

  “不会,男女绑上红线结的是缘,会因为各种因素而断线,但红绳不会,一旦绑上便斩不断,因为它刀枪不入、水火不惧。”

  听到这里,陌青愁和风易扬两人都紧张了。

  难不成从此以后,这绳子就将他俩绑一辈子?

  “师父,既然斩不断,岂不是从此以后两人就一直绑在一起,又岂不是以后只能同吃同睡?”

  “当然不是。”

  此话一出,陌青愁和风易扬两人四目一亮,又燃起了希望,听得更是凝神专注,连彼此的头几乎靠在一起也不自知。

  就见镜子里的老者捋了一把白胡子后,笑眯眯地说:“我这结命绳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虽然斩不断,但并非不能松绑,得靠两人合力才行。”

  “哦,原来要彼此合作才能松绑?”徒弟更加好奇了。

  “不错,想要解开结命绳,只要两人做一件事就行了。”

  “什么事?”

  老者忽然呵呵笑,这笑委实有些猥琐,令陌青愁突生出不好的预感来,而她的预感向来很准。

  “说来也很容易,结命绳结的不只是彼此的命运,这个命字嘛,也意指性命的本源。新生命从哪儿来?当然是男女交欢后所产生的,因此只要两人入了洞房,这结命绳的目的达到了,不就松绑了?”

  徒弟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哈,师父,这结命绳可真有意思。”

  “那当然,你师父我可是月下老人哪,这结命绳是天下男女结缘最强的法器。”镜子里的月下老人与徒弟说到这里,画面逐渐模糊,最后画面一换,转到了另一个场景,出现两个男人。

  “大师兄,你拿着这条红绳做什么?”就见镜子里的清浪派弟子、被喊做大师兄的男子,脸上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这条绳子不是普通的绳子,它是法器,叫做结命绳,我要把它送给风易扬。”

  “送给他?大师兄,你不是恨他抢了你的仙主之位?”

  “哼,正因为如此,我更要把这根绳子送他了。你别小看这根绳子,它可是我从月下老人那儿偷来的,不管任何人被这根绳子绑上都分不开,除非……”

  “除非什么?”

  “除行和对方行房。”大师兄露出狠毒猥琐的笑容。

  五师弟听了恍悟,但又一脸纳闷。“可是大师兄,只是行房,又不是死人,有何好畏惧的?”

  “切,你不懂,我问你,若是用这绳子将你跟一个男人绑在一起,如何?”

  五师弟听了咋舌,接着也猥琐地笑了。

  “大师兄,你这招可真毒哪!不杀人,却会让人生不如死。”

  “哼,无毒不丈夫,他三曰后要领着人马去抓地牢逃走的囚犯,我会建议他拿这绳子去套住对方,必然不会叫对方逃脱,而对方为了生存,也不敢伤他分毫,到时候就有好戏可看了。”

  “妙哉、妙哉!大师兄,你这招真狠!”

  “只要他和囚犯行苟且之事,莫说他一世仙名尽毁,这仙主之位亦保不住,仙君是绝对不会容忍自家门派的人与外人勾结,更别说还做了伤风败俗之事。”

  说到这里,大师兄和五师弟两人相视大笑,画面再度模糊,直到镜面恢复清明。

  陌青愁与风易扬两人早已黑了脸,盯着镜面,迟迟说不出话来。

  唯一的解绳之法竟是行房?

  别开玩笑了,要和对方做那种事?那还不如给他们一个痛快!

  陌青愁率先炸毛,声音冰冷如霜。“我总有一天要砍了你那个大师兄。”

  风易扬什么话都没说,依然脸色难看地盯着镜子。

  陌青愁把镜子收起,丢了句命令。

  “走吧。”

  他没看她,沉声问:“去哪?”

  “去砍你那个猥琐的大师兄。”风易扬沉默了一会儿后,便道:“去找月下老人。”

  陌青愁一听,冷笑出声。“你耳聋了吗?那老像伙都亲口说了,要解开绳子方法只有一个办法,你去找他,不就多一个人知道这事,万一他说溜嘴,你想毁了自己的英名吗?”

  风易扬紧抿着唇,拳头握得死紧。

  他的确是想找月下老人试试,但她说的没错,是他急得疏忽了,这件事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想到这里,他脸色更加沉郁,忽然踏步就走。“走吧。”

  “去哪?”

  他杀人般的目光射来,阴沉沉地说:“去砍大师兄。”

  “……”看来,气疯的不止她一个。

  两人被红绳绑在一块,这个架是打不下去了,不但不能互砍,还必须合作。

  正如月下老人那老家伙所言,两人的命运被绑在一块,他们不敢出黑谷,怕被人瞧见腰上的红绳,一旦被误会,就算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况且现在知道了大师兄要陷害他,风易扬就更不能出黑谷了。

  两人在黑谷里继续被追杀,除了地缚妖,又遇上其他妖物,害得两人不得不一边合力打妖,一边逃跑。

  为了活下去,原本敌对的两人生平第一次合作,许是平常打得太多,毋须商量,只需一个眼神和一个动作,彼此就知道对方想干什么,立即配合对方的行动。

  有时风易扬主攻,她便从旁协助,有时陌青愁在前头杀怪,他便在后头断后,两人竟是合作无间,连自家师姊妹或师兄弟都不见得有这样的默契,竟让攻击力比平常发挥了十倍有余。

  九头蛇妖——是他们在黑谷遇上最强的妖怪,九只蛇头神出鬼没,在黑雾中不知哪一只头会突然冒出来,又或者当你忙于对付一个蛇头时,另一个蛇头却从背后偷袭,让人防不胜防。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