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仙夫太矫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5 页

 

  当其中一只蛇头从背后窜出偷袭陌青愁时,她正忙着对付眼前的蛇头而分身乏术。

  “小心!”

  风易扬抱住她朝一旁滚去,躲过蛇牙嘶咬的同时,长臂一挥,手中的仙剑削掉了一只蛇头。

  “没事吧?”他问。

  陌青愁怔了下,摇头。“无事。”

  才说着,她脸色一变,猛然一个翻转,将他压下伏低,惊险躲过蛇尾扫来的回马枪。

  “没事吧?”她说。

  他只是怔了下,便道:“还好。”

  两人目光对上后,立即错开,各自滚到一边,站起身继续打斗。

  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却在两人心中种下了苗。她记得他结实的怀抱,他也记得她的身子比想像中柔软。

  不知何时,他们不再斗嘴吵架,彼此之间除了必要的提醒和商量外,没有多余的话,但目光追随对方的次数,在不知不觉中变多了。

  她小心注意着他的安危,他则尽力护她在身后,有种微妙的感觉在彼此心中滋长,但两人都不说。

  夜里,他们轮流守夜,虽然两人可以十天半个月不睡觉,但是打坐养息还是必要的,加上这没日没夜被妖怪追着跑,就算是神仙也会疲倦。

  黑谷的夜里很冷,但两人身上的气罩都能保暖,他们在一处山洞里休息,洞外设了阵法。

  陌青愁睡在洞内,风易扬则盘腿坐在洞口,各守一方,除了偶尔传来的妖咆怪叫,洞里安静得没有声音。

  今夜轮到风易扬守夜,陌青愁背对着他侧躺,但她却一点睡意也无。

  也不知为何,今夜显得有些心浮气躁,怎么样都睡不好,体内好似有一股力量在骚动着,令她有些难受。

  她强迫自己必须睡一下。

  在黑谷撑了三个月,前两个月几乎没日没夜的打,最后一个月则是忙着逃跑、躲藏,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她都感到累了,他应该也差不多,只不过两人都硬撑着不说。

  身后一股异样,让她原本闭着的眼猛地暴睁,翻身的同时,一把匕首已经抵住对方的脖子。

  “你想做什么?”她冷声质问。

  风易扬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忽然问道:“你的脸很红,是不是不舒服?”

  “不关你的事。”

  他恍若未闻,继续道:“你是不是也感到心浮气躁、口干舌燥?”

  陌青愁脸色更冷,语带威胁。“再靠近,就别怪我不客气。”抵在颈子上的匕首用了力,压出一道血痕。

  风易扬却不在乎,无视她的警告,也无视脖子上的血,一双深眸闪着跳跃的火光,映照出她同样发红的脸蛋。

  “难道你没发现,这红绳不只绑住咱们俩,它还有催情的效果,绑的时间越久,影响越大。”他眼中的慾火也越旺。

  陌青愁紧抿着唇。

  是的,她早就察觉到,只是不说罢了。

  如他所言,她越来越难受,这绳子不单把人绑死,还顺带催情,那个月下死老头不是作媒,而是拉皮条的吧!

  等这事一了结,她一定要去砍死那个糟老头!

  风易扬盯着她,即便脖子被压出了血痕,也丝毫不打算退后,而是灼灼逼视着她。

  她忍了又忍,终于忍出了火气。

  “你想怎么样?!”

  “我想解开绳子,你的意思呢?”

  意思就是要做那档事了?没想到他竟然会妥协,她还以为他会宁死不从呢。

  当她还在犹豫时,却愕然发现他的手已经在解她的腰带,令她瞪大眼,拉住腰带,气愤道:“我还在考虑!”

  “你慢慢考虑,衣裳先脱了吧,你不热吗?我很热。”

  “你——欸!别扯呀——喂!那么猴急做什么……唔——啊……”

  她连考虑的时间也没有,就被他压下的唇给吻上,她想挣扎,但他一察觉到她的企图,那压制的动作就更大了。

  “别动……我会温柔点的——嘶——收起你的爪子,否则我强来了啊——唔!别咬——我轻点还不行吗——”

  就这样,一个步步进逼,一个推推搡搡,原本就骚动的慾火反倒越烧越旺,然后男人终于把女人压制在身下。

  这一夜很长,他们做了又做,不知今夕是何夕,也忘了最初的目的,他们只是不停地彼此索取,让身子的温度抚平内心的渴望。

  一如先前打怪时的合作无间,两具身子竟也默契十足,好似对方是自己寻觅几百年的另一半灵魂,纠缠再纠缠,舍不得分开一刻。

  天,终有亮的时候,一夜的激情也因为白日而恢复了冷静。

  陌青愁离开的时候,没跟他说一声就走了。

  在她走后,风易扬便睁开眼睛坐起来,望着腰上的红绳,另一头已经解开,留下的只有余温和属于她的处子之香。

  两人都回到各自属于自己的地方,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自那一夜后,陌青愁不再找他挑衅或单挑,而风易扬再也没见过她。

  他知道,她是故意避开他,他也没找她,只不过总会在夜深人静时,一个人盯着结命绳,脑中浮现她娇媚微红的脸蛋,有着因他碰触而情难自禁的羞臊。

  三个月后,陌青愁领着自己的人马,奉魔后之命去执行一项任务,路上却巧遇沧浪派仙主风易扬一派人马,这一瞧,双方都发现对方正是久违的死敌,立即摆开阵仗,准备开打,就等着自家头儿一声令下。

  哪知等了半天,却见双方头儿只是看着对方,却没人先下令进攻,让等在一边摩拳擦掌的人马都感到奇怪。

  陌青愁看着风易扬,过了一会儿,突然转身命令。“走吧。”也不等众人反应,率先驾着黑雾而去,惹得众手下你看我、我看你,脸上都是莫名其妙。

  风易扬看着那抹背对他离去的芳影,忽然眼眸一转,沉声喝令。“进攻!”

  陌青愁闻言一僵,倏然回头,不敢置信他居然就这么打来了?

  两方人马太久没交战,一开打,身子都热了,煞时雷鸣电闪,魔功、仙术纵横交错,各自找着各自的老敌人去拚命。

  陌青愁愤怒难当。

  她不想跟他打,没想到他竟上门找她的麻烦?气愤之余,还夹杂一丝心痛,她不想承认自己不想伤他。

  那一夜的缠绵,到现在还困扰着她,她不想去想,更不想见他,她也以为他和她一样,却没想到人家根本没当一回事。

  她冷笑,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仙魔不两立,她与他根本就不可能,一切只是她的妄想。

  她出刀迎战,等着他来打,哪想到先发制人的他,丢出的却是一根绳子。

  结命绳!

  陌青愁呆住,尚未回神,身子被一股力量一扯,在空中转呀转,转到一个架悉的结实怀抱里。

  她晕头转向,连美眸中的戾气都被转得没了踪影,只是傻傻地盯着他。

  “我要你,答不答应?不答应就别想解开绳子。”

  风易扬打横抱着她,唇角勾着笑,那看似冷漠的俊眸闪着只有她才懂的灼芒,如同那一夜的目光,始终燃着跳跃之火,未曾熄灭。

  她盯着他,过了一会儿,轻轻吐出一个字——

  “好。”

  ——全书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